与Steve最配的只有Bucky
与Bucky最配的只有Steve
翻译目录:http://joankindom.lofter.com/post/3ca4d7_ee7157c9

【授权翻译】【无差】某人,某地 (6)

原作者:Squeaky

原链接:Somebody, Somewhere (is missing you now)

原系列:Already Where You Belong 吾心归处  Part3

授权及前文见:【1】【2】【3】【4】

                     【1】【2】【3】【4】【5】【6】【7】【8】【9】【10】

                     【1】【2】【3】【4】【5】


前情提要:Steve因为和Bucky的异地恋愈加缺乏安全感,缺少沟通的两人误会加深,都以为对方不在乎自己,自暴自弃的Steve决定停学去参军,并在晚餐时宣布了这个决定。Bucky对此接受得不是太好,一个人跑进了树林。



“你应该让我来开。”

Steve咬了咬牙,慢吞吞地开着那辆全地形车沿着小路前进着。只剩一边还亮着的车头灯照着他们前方的路,把前方的景象都染上了一层老相片般的色调:棕褐和棕黄;黄色和黑色。

“晚上能见度不是太好,”Steve说,“我更希望能在撞上Bucky之前找到他。”

“照你这个速度,你压根就不必担心能见度的问题,因为等你到了天肯定也亮了。”

“我这是在保证安全!”

“你开车慢得像个老爷爷。”

像是回应Tony的评论,Steve加大了油门,车子猛然向前驶去,害得Tony惊叫了一声抓住了座位后的把手:“混蛋!”

Steve降慢了速度,他们继续前进着。晚上有点冷,周围一片寂静,车子的声响让森林里的夜间动物都藏匿了起来。一片安静中只有他们车子发出的一点点声响,虽然它正以龟速前进着,Steve和Tony还是需要抬高声音说话。他们已经找了至少十五分钟了,Steve心里明白,如果找了半个小时还是没能找到Bucky的话,他们就需要告诉Phil了,好让后者去报警。一想到会有一群Bucky不认识的人对他步步紧逼(虽然是为了找他),他就恨透了这个可能。如果Bucky已经陷在低落的情绪之中,一群自告奋勇去找他的人绝不会让情况有任何改善。特别是陷Bucky于这样境地的还是Steve自己。

他们出来后,Tony就一直在给Bucky打电话发短信,但他根本不回短信,电话也不接,铃声一直响着到转进他的语音信箱。Steve有一种不详的预感,他觉得Bucky不接电话是因为他没法接。要么是他受了伤,像Phil担心的那样,要么是Steve如炸弹一般的宣告让Bucky再次不再开口讲话了。

“Bucky!”Steve对着夜色喊道,一边支起耳朵尽量在车子的轰隆声中辨别有没有其他别的什么声音,随便什么表示Bucky也想让自己被找到的声音。但是什么也没有。

“你认为他已经跑了多远?”Tony在Steve的耳边喊道,“我们起码已经开了一半的路了......”

“我不知道,”Steve也大声回喊道,“不过他不可能跑那么远的。”

“但是他跑得很快啊,差不多和Legolas*一样快了。也许他一直跑到了——哇哦!”

车灯照亮了一个团成一团坐在小路上的影子,Steve按下了刹车。车子一下子停了下来,Tony再次被甩到了椅背上。

Steve忽略了Tony的痛呼,他跳下座位,朝Bucky跑了过去。他在他身边跪了下来,双手放在他的肩膀上。“嘿,”他温柔地说,“嘿,Bucky,是我,你还好吗?”

下一秒,Bucky就转过身,把自己扔进了Steve的怀里,用尽全身力气抱住了他。Steve也回抱住他,两个人的脑袋凑到了一起。他可以感觉到Bucky靠在他身上颤抖着。他安静得诡异,令人难以置信得那种安静。

“他还好吗?”Tony有点不自在地站在车子前,因为车灯的照射,整个人被笼罩在阴影中,“受伤了吗?”

“你受伤了吗?”Steve问Bucky,后者就只是摇了摇头,脸还埋在Steve的颈窝里,身子还在颤抖。

“我觉得应该没有。”

“那就好,”Tony说,然后他又问道,“Bucky,你能开口讲话吗?”

Bucky再次摇了摇头,还是没有抬起脑袋。

Steve闭上眼睛,想压下那突然涌上来的刺痛。在Bucky沉默了十年后,要让他再次开口讲话是那么得困难。他只是在二月份之后才再度拿回了他的声音,而Steve却再一次让他回归沉默。“我很抱歉,”他在Bucky的耳边低语道,“我真的很抱歉。”Bucky没有任何回应。

Tony走近了些,但还是贴心地和他们保持着一定的距离,他很显然不知道自己现在应该做什么。“那个,跑步健将,我们能顺道捎你回家吗?”

出乎Steve的意料,Bucky点了点头,他从他的怀里脱离开去,站了起来。

“棒极了!”Tony说,他和Steve一样惊讶,“这真是太棒了,Buckyster!你,呃,想坐在Steve前面吗?”

Bucky没有回答。他把自己扔进了Tony的怀里。

“哦,哇哦。”Tony瞪大了眼睛,透过Bucky的肩膀上方看向Steve,完全不知所措。“我也非常非常喜欢你,兄弟,我很高兴我们找到你了。但是你的男朋友在那边呢?”Bucky没有动。

Steve压下心头涌上的那股嫉妒之情。Bucky向Tony寻求安慰这一举动非常合理,他想。他们在Tony和Steve离家去读大学之前就同住一个房间,两个人变得越来越亲密。他们是朋友,朋友之间会互相安慰。虽然心里这么想着,Steve还是转过了身,假装自己只是去捡地上Bucky的外套。“你肯定很冷,”他把外套套在Bucky的肩膀上,“给你。”

Bucky慢慢放开了Tony,把手臂伸进袖子里,在衣服里把自己缩成一团。他看上去狼狈极了,他的皮肤在车子刺眼的灯光下显得灰白一片,就好像在树林里的这段逃离夺走了他身上什么重要的东西。

Bucky保持着一直以来诡异的安静,爬上了后面的拖车。

“你不想和......?”Tony朝座位比划了一下,随即就因为Bucky一如既往的沉默放弃了劝说,跟着Steve爬进了座位。Steve发动引擎,开动了车子。他们开得太远了,继续前进到达小路和公路的交叉口,然后再直接开回农场去会更快一些。“我给Phil发短信告诉他我们找到他了,”Tony在Steve身后说道,他可以用余光看到Tony靠在座位上在跟Bucky说话,“你还想让我再说点什么吗?”没有回应。

Steve耷拉下眉眼,他痛苦地意识到自己到底干了些什么。至少我就要离开了,他想。虽然这让Bucky不高兴了,但是很显然,去参军是Steve可以做出的最好的选择。他已经在无意间伤害到了Bucky,谁知道如果他再继续待下去又会做出些什么呢?毕竟,在Steve从学校回来之前,Bucky都好好的。要是他能永远不回来的话,事情就会好太多。

“他会没事的。”Tony在Steve的耳边说,就好像他能看到他在想什么一样。

“没错。”Steve说。

他开着车子一路驶进黑暗。



他们到家的时候,Clint和Phil正在客厅等候着。

“Bucky!”Clint在他们踏进门的那一刻就叫了起来,他把Bucky拽进一个紧得不能再紧的怀抱里,Bucky也回以差不多同样的力度,“你没事吧?”

Bucky摇了摇头,弯腰脱掉了鞋子。Clint转头看向Steve和Tony:“他又不说话了?”

“没错,蛇眼*又回来了,显而易见。”Tony踢掉了自己的鞋子。

Phil闭上眼睛,在心里做好了思想准备。他知道Bucky因为Steve的决定难过得不得了,他不管不顾跑出去这个举动清楚无比地表达了这点。但是他又突然回归沉默这件事比Phil预想的还要糟糕。不管明天是不是星期六,Phil知道,他都必须要得在早上给Sam打个电话。

Clint转向Steve:“他为什么又不说话了呢?”

Steve低下头,半耸了一下肩。

“我很肯定Bucky这么做有自己的原因,”Phil说着和他们一起从门口往屋里走去,“我们明天早上再来解决吧。今天晚上对我们所有人来说都很艰难,让我们大脑混乱。”他用上了他的‘警察腔调’,他的这种有事说事的语气甚至会让Tony都乖乖听话,“我相信你们四个也都累了,我已经筋疲力尽了。所以呢,我想让你们都乖乖上楼,准备睡觉,躺在床上直到睡着为止。”

“但是现在还不到九点!”Tony马上就出声抗议,“在学校里现在还差不多是晚餐时间!”

“实际上,现在已经九点四十五了,”Phil纠正他道,“而且你现在在我的时区里。”他盯着Tony。

Tony看上去有些苦恼:“好吧,我猜我还能去洗个澡吧……”

“好主意,”Phil看向其他三个男孩,“你们还有其他别的话要说吗?”

“我刚刚把马儿都哄去睡觉了,”Clint瞪得大大的眼睛里透着忧虑,“我——我觉得我应该没做错什么?”

Phil心里的一部分火气因为Clint的这番话消散了些。从去年冬天开始,Clint就已经在努力表达自己的需求,也会努力为自己辩解。看到他这么做令他感到十分满足。

“我很高兴你可以告诉我自己的感受,”Phil温柔地说,“但是因为Steve让你难过了,你就这么跑开,这并不是个好选择。你知道为什么吗?”

“因为我可能会走丢,还可能会受伤,而这么做却并不能解决任何事。”Clint复述道。Phil希望有一天,他能真的把这些话记进心里去,在情绪激动的时候,能保持原地不动。他现在已经有很大进步了,但还没有做到百分百。

Phil叹了口气。“你说的没错。虽然这次离你上一次跑出去已经过去很久了,但你还是选择了逃跑,而不是告诉Steve你的感受。下一次,试着把事情摊开来讲。这很重要。”

“好的。”Clint看向Steve,张开嘴,但很快又再次闭了起来。他扭开了脑袋。

“我相信这事可以等到明天。”Phil放了Clint一马。他不知道Clint现在什么感受,但他知道自己已经太疲倦了,如果Clint和Steve再来这么一场,他是绝对没有精力去调和他们的。而且Steve对这个主意看上去也并不是特别乐意。他的下巴绷得紧得厉害,看上去好像马上就要崩掉一颗牙似得。而Bucky,很显然,他在外面不知道什么地方就已经触到自己的极限了。

“我很抱歉我要参军的决定让大家都不高兴了,”Steve咬牙切齿地说,“但这是我的决定,我对此坚定不移,大家只能选择接受它。”他转过身,大踏歩上楼去了。

Bucky低头盯着自己的袜子,手臂环着自己的身体,身体因为无法说出口的情绪而抖动着,清晰可见。

“好吧,这就是最终决定了。”Tony看着Steve消失在楼梯间。

“Steve和我明天早上会好好谈谈他的这个决定,”Phil说,“但是现在,我希望我的客厅里一个男孩都不剩。上楼去。明天早上见。”

男孩们满足地松了口气,动了起来。Clint快速给了Phil一个拥抱,朝楼梯冲去。终,客厅就只剩下Phil一个人了,真是谢天谢地。他掏出手机,给Natasha发了条短信,告诉她Bucky已经找到了,问她要在Pepper家过夜还是回家睡觉,如果她想回家的话,需不需要他去接她?

他倒进沙发里,全身心地感觉到自己真的年纪大了。他知道他最后还是得站起来去给Sam打个电话,但是现在,他就只打算闭上眼睛,假装这灾难性的一天从来没有发生过。

不管他喜不喜欢,明天早上都很快就会来的,随之而来的,是和Steve的一场艰难的、两个人都不会喜欢的谈话。

“就五分钟。”他嘟囔着,闭上了眼睛。


Clint和Bucky坐在Clint的床上,一言不发。

Tony正在走廊那端的洗浴间里洗澡,尽管Tony和Bucky住一间房里,Bucky还是跟着Clint进了后者的房间。

Steve在自己的房间里,关着门,意味着即使给Clint一百万他都不会去敲门。Steve现在很生气,因为大家对他参军的决定接受不良,Clint不喜欢别人生气。

Steve在自己的房间里,关着门,导致Bucky坐在床上,右手臂环着他的膝盖,眼睛没有焦距地盯着前方什么Clint没搞明白的地方。Clint房间的墙上挂着些动物的海报,还有Steve给他画的画,但是Clint看得出,Bucky的视线并不在那些东西上。

他现在非常、非常安静,就好像哪怕呼吸得稍微大声点,就会有什么不好的事发生一样。就像是回到了他刚来这儿的时候一样。

Clint清了清嗓子:“嘿,Bucky?”

Bucky看向他,但马上又重新盯着墙了。

Clint凑近了一点儿,现在他们的肩膀挨在一起了。

“你是因为Steve要走而难过吗?因为我就是。我真的因为他要离开这里而觉得很难过,我完全能理解你也一样。”

Bucky再次看了他一眼,闪电般迅速的一瞥,用力地点了一下头。

“没错,我就是这么想的。这就是你不再开口讲话的原因吗?”

Bucky再次点了点头,Clint也点了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我就猜到了。”

他们就这么坐着,好一会儿没有讲话。Clint在脑袋里想着自己要说的话,他试着假设如果是Natasha突然决定要离开,自己会有什么感受,这个想法让他不禁打了个冷颤。他想不出还有什么能比Natasha要离开他还糟糕。

“嘿,你知道的,要是Natasha说她要去参军,我觉得我会去和她说点什么的。”

Bucky扫了他一眼。

“我不是说你得去和Steve说点什么!”Clint迅速加了一句,“要是你不想的话,你完全不必开口讲话。我只是说,要是Steve知道你很介意他的离开的话,他也许会更容易决定留下来。”

Bucky的眼睛危险地眯了起来。

“我说的没错,不是吗?”Clint显得有些孤注一掷了,Bucky现在在生他的气,Clint不喜欢有人生他的气。他小的时候,如果他的爸爸对他生气,他就会挨打。要记住现在不会再有人随随便便就揍他这件事有点困难,不管他们有多生气他也不会再被打了。但是Natasha希望他能勇敢一点,而他知道Bucky需要听到这些话。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稍微憋了一会儿,然后慢慢地吐了出去,像Sam告诉他的那样。这起了点儿作用,“你确实很介意Steve离开这件事。我知道的。”

Bucky无声地叹了口气,点了点头,他的视线垂向床上的铺盖。

“你得去告诉他,这很重要。”

Bucky没有抬头。

“好吧,”Clint决定再尝试一次,“我知道有时候,不讲话比讲话要更有安全感,因为那样的话,所有的情绪就都可以埋在心底。我是说,我以前也会这么做,对吧?我不会告诉其他人自己是不是因为什么事情感到困扰,因为我不说的话就会感到自己更安全?但这其实并没有什么用,不是吗?我的意思是,即使我一直表现得很快乐,我的爸爸还是会揍我。”Clint说着笑了一下,但他知道这个笑有多假。

Bucky现在看着他了,他的表情带着满满的同情,这让Clint控制不住扭开了脑袋。

“不管怎么样,”Clint嘟囔着,“保持沉默并不真的安全。即使这会让人感到安全,但这其实并不真的安全。好吧,至少我是这么想的。”他抬起头,Bucky还在看他。

“好的。”Bucky说。

Clint冲着他咧开嘴:“好的。”


Tony洗完澡后走回了自己的房间,一只手抓着围在腰间的毛巾,另一只手用另一条毛巾擦着自己湿漉漉的头发。看到房间里一个人也没有,他松了一口气。虽然他非常爱Buckster,但是在学校的六个星期里,他习惯了一个人一个房间,老实说,他更喜欢在脱衣服和穿衣服的时候没有围观群众。好吧,除非这个围观群众是Pepper。如果是那样的话——

Tony重重地吐出一口气。那天晚上,他信誓旦旦地跟Steve说,他会和Pepper重归于好的,他确实是真心打算这么做的。

他只是不知道要怎么做。

她在生他的气;她是那么肯定关于Robert的事情上,她是对的,而他是错的。Tony把脑袋上的毛巾扔到了床上,在扯到肩膀上的淤青时不禁皱起了眉头。好吧,关于他被那楼梯摔得有点严重这件事她倒没错。但是他很确定关于其他的事,她都错了。是的,也许Robert脾气不怎么好,但是Howard的脾气也没好到哪里去。虽然Howard不曾打过Tony,但他也有控制情绪方面的问题,他甚至会冲他大喊大叫好几个小时。在他不忙着忽略Tony的时候。

Tony的脸缩成了一团。他讨厌想到自己的父亲。

但是Pepper是那么肯定自己是对的。她甚至表示如果他要继续和Robert做朋友的话她就要跟他分手了。想到这个,Tony的嘴巴紧紧地抿成了一条线,怒火卷土重来。在他过去的人生里,他一直就像是一个来自父母的、不被需要的产物那样被对待着。他再也不会让任何人来告诉他要怎样过自己的生活了。

即使是那个他世界上最爱的女人也不行。即使是他打算共度一生的女人也不行。也许他本来都应该选好戒指了。也许吧。

如果她还没有和他分手的话。

“她当然没有!”Tony自言自语道,一边对着挂在衣橱上的镜子梳理着自己的头发。这个念头太可怕了,他连想都不愿意想。

他只是需要好好想想要怎么做才能解决和Pepper之间的问题,同时又不能放弃自主权。没错,就是这么简单。

然后,他听到了门在身后打开的声音,然后是关门声。

“如果是你的话,Legolas,再过两秒钟我就要变成一个裸体主义者了。”Tony头也没回。

“那我会很高兴看到你的裸体。”

Tony瞪大了眼睛,迅速扭过身:“Pepper?”

她正靠在关拢的门上,穿着一条牛仔裤和一件看上去像她弟弟的上衣,一件带着钢铁侠图案的衣服,她在下摆上打了个结。她梳着马尾辫,看上去疲倦又难过,她是那么的美丽,美到有那么一瞬间,Tony甚至无法开口讲话。

“嗨。”她说。

“嗨。”Tony难以相信这么粗哑的声音是自己的,他吞咽了一下,“我没想到你会来。我正打算去买束花送给你。或者松饼。我听说松饼是个不错的道歉礼物——”

Pepper两个踏步从门边走了过来,伸出双手捧住了他的脸,嘴唇覆在他的嘴唇上。她给了他一个深深的、缠绵的吻,带着些不顾一切的味道,就好像她才是那个打算去打仗的人,而不是Steve。Tony动了起来,想伸出手放到了她的头发上,但在最后一秒钟想起了自己身上的毛巾,他温柔地打断了这个吻。

“再这么继续下去,我就不需要用手攥住毛巾了。”

Pepper笑了起来,向旁边走开了一点儿:“你想让我离开好有私人空间把衣服穿起来吗?”

“不!”Tony叫道,伸出一只手制止了她,“就只是给我一秒钟时间?”他飞速地在毛巾下套上了睡裤。

通常情况下,他并不介意在她面前裸露自己,但是现在,他并不确定她在想些什么。尽管刚才的那个吻棒极了,他也并不想越过她的界限。Tony把这第二条毛巾也扔到了床上,才转过来继续面对着她。“所以……”

“我喜欢你的裤子。”Pepper说,那是一条法兰绒睡裤,上面是一只麋鹿正在玩着曲棍球,这是Pepper在和家人一起去多伦多旅游时带给他的。也许他现在就是故意选择这条睡裤的。

“我喜欢你。”他说,把她的双手攥进自己的手里,“我非常喜欢你。”

她脸上的笑容简直夺人心魄:“我也喜欢你。”

“我很抱歉,我真的很抱歉。但是求你别和我分手。”

“我不会和你分手的!”她马上反驳道,这可真令人高兴,“哦,我的上帝,你为什么会这么想?”

“呃,因为你之前跟我说,你不能因为想要让我安然无恙就得不停地跟我吵架?”Tony重复了一遍她曾说过的话,“这话听起来挺像一个最终判决的。”

Pepper叹了口气:“有时候我真的不是特别喜欢你那可怕的记忆力。”

“我喜欢。但是,分手?还是不分手?要是我可以选的话我比较喜欢不分手,但是我猜我没得选?我母亲曾经告诉过我,应该是女士——”

“Tony,”Pepper制止了他的喋喋不休,“Tony,我没有要和你分手。相反,我永远都不会和你分手的。事实上,我来是想告诉你,我错了,我很抱歉。”

Tony眨了眨眼睛:“什么?”

“我错了,”Pepper重复了一遍,“你是对的。我不应该试图告诉你你应该和谁或是不应该和谁做朋友。我可以告诉你我的想法,但是我不应该告诉你你该怎么做。你的人生你做主。你说得没错。”

Tony又眨了眨眼睛:“我说得没错?”

“你说得当然没错,”Pepper歪了歪脑袋,“你自己不知道吗?”

“这个嘛,没错,我当然知道。我想和谁做朋友就和谁朋友。”

“是的,当然,”Pepper捏了捏他的手,“尽管要眼睁睁地看着你和一个我觉得会给你带来危险的人混在一起对我来说很困难,但是如果你想和Robert做朋友的话,我不会拦着你了。”

“哦,”Tony咧开嘴笑了,“这关过得可真轻松。”

“如果你管我们两个人冷战一天叫轻松的话!”

Pepper伸开双臂抱住了他,脑袋埋在他的颈窝里:“我再也不想像这样和你吵架了。”

“我也不想。”Tony紧紧抱住了她。他闭上眼睛,感受着她靠在自己身上的感觉。她是那么得无与伦比,善解人意,聪明机智,完美无缺,他永远都不要放开她。“我爱你,Potts女士。”

他可以感受到她贴着他的锁骨绽出的一个笑容:“我也爱你,Stark先生。”

“我会试着和Roberts做朋友。”Tony埋在她的发间。

“我知道。”她靠在他的胸口上叹了口气,“那你能至少告诉我原因吗?这个男孩身上到底有哪点那么吸引你?”

Tony的脑海里浮现出Robert的样子,回忆起他第一次注意到他的时候。他想起在生物课上第一次看到他,然后是图书馆,然后是学校边上那家嬉皮士咖啡馆的柜台后。就好像,一旦他开始留意,他就发现不管走到哪都会看到Robert一样。这个男孩简直无处不在。Tony停下来思考了一下,试图组织起语言让Pepper明白他对这个男孩的执念。是什么让Tony没办法放手,即使是在Robert明确表示他们不能做朋友之后?

“因为他太孤单了,”Tony最后说,“我在学校里的任何地方都能看到他,但我却从来没看到他和别人一起。他要么在工作,要么在学习,再要么就是在睡觉,但他永远都只是自己一个人。”Tony笑了一声:“他有点让我想起我自己。我在麻省理的时候,在Phil带我回来之前的样子。”他耸了耸肩,“也许我只是希望那时候能有一个人愿意去这样了解我。”

“哦,Tony。”Pepper吸了一口气,再次吻住了他,就好像想把她的爱意通过他们相连的嘴唇倾倒进他的心里去一样。Tony也用同样的深情吻着她。他的身体对那上涌的热烈欲望做出了反应,单单因为这么一个吻就硬了起来。他把双手插进她的发间,把她轻柔地放倒在地板上,让她平躺了下来,并开始往上拉扯她的衣服。她怎么穿了这么多。他怎么也穿了这么多。他的手指自动找到了她内衣的搭扣,自发动起来打算解开它们。

“我们不能这么做。”Pepper喘着气制止他。

“为什么不?”Tony也喘着气,“我们是处在一段充满爱意和尊重的感情里的两个你情我愿的成年人。是什么阻止我们这么做呢?”

“我们在Phil的屋檐下,而不是在宿舍里的这个现状?”

“哦,该死的。”Tony迅速放下了双手,就好像她给他当头浇下一桶冰水。

“别以为我不想,”Pepper差不多是在他的嘴边呻吟着讲出这句话的,“但是Phil就像我的叔叔。我没办法想象在他的屋檐下做——”

“别说出来!哪怕是嘴上说说都是错的!”Tony低声喊道,逗得Pepper笑了起来。他抱住她。她让他感到那么快乐。

“总有一天我会跟你结婚的,Potts女士。”他低声说着。

“我会先这么做的。”她也以同样的气音说。



TBC


*Legolas:《魔戒》系列中的精灵王子,擅长射箭,此处代指Clint。

*Snake Eyes(蛇眼):前文提到过,《特种部队》里的一个忍者角色,在师傅死后发誓再也不说话,始终戴着黑色面罩,穿着一身黑,原来是孤儿,被忍者收养才得以改变命运。

评论(23)
热度(116)

© Joa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