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Steve最配的只有Bucky
与Bucky最配的只有Steve
翻译目录:http://joankindom.lofter.com/post/3ca4d7_ee7157c9

【授权翻译】【盾冬】If You Lose Yourself, Could You Take Me?

原作者:saidsoftly

原文链接: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2214132?view_adult=true

授权:


 之前一直想翻小甜饼来为老冰棍事业添砖加瓦来着,但是自己又懒得去AO3上去找,谢谢 @alice 姑娘推荐XD

全篇都是巴基视角,很美的文,如果不美肯定是我的错╮(╯▽╰)╭

题目来自Smashing Pumpkins的Cherry,作者说她就是想写那句史蒂夫说“我抓住你了,没事的,我抓住你了。”然后我就又不可避免地想到了掉火车,呵呵...

欢迎捉虫,因为我翻得很快...迫不及待想给大家看怪我咯...

 

--------

Summary:

虽然史蒂夫和复仇者联盟的其他几位接纳了巴基,让他成为他们中的一员,但巴基还是没有找到归属感。他来到了史蒂夫的床上,想在那里找到家的感觉。

 

他不属于这里。

虽然每个人都尽了最大努力想让巴基相信他属于这里,史蒂夫尤甚,但他还是没法把那个“也许他根本不应该在这”的念头从脑海里赶出去。没有人,当然除了史蒂夫之外,真的想要他在这里。巴基是个观察力极其敏锐的人,哪怕是极为细小的身体语言都逃不过他的眼睛,他能从别人的目光里读出一些也许他最好还是不知道的东西。他知道每当他在的时候,娜塔莎总会很紧张,就好像她在等着巴基变回那个顶级杀手冬日战士,好马上启动防御模式。还有托尼在他以为巴基没有注意他的时候,向他看过来的,带着那么点厌恶情绪的目光。 

因为你杀了他的父母。

巴顿,让我们诚实点吧,他压根都懒得装作他信任巴基的样子。他是个文明人,甚至还很礼貌,但他从来都不会在巴基在他身边的时候完全放松警惕。史蒂夫尽可能地让巴基完全融入他的生活,什么事都带上他,不管是日常训练,还是作战会议,或是团队聚餐,他让巴基黏着他的程度都让巴基觉得有些负罪感了,即使这样,他还是觉得自己格格不入。

他是个过时之人,跟史蒂夫一样。但不同的是,史蒂夫的手上并没有沾染那么多无辜人的鲜血。

巴基晚上几乎从不睡觉。他睡不着。他的脑子里总会时不时地闪现出一些记忆的碎片和过去的噩梦。还有,他心里的一部分认为自己根本就不配得到宁静,也不配休息。这点他当然永远也不会告诉史蒂夫。

当他第一次在半夜走进史蒂夫的房间时,巴基都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就好像他的腿有了自己的意识,把他带来这里一样。他在史蒂夫的床前站了几分钟,咬着下唇想着要不要回去自己的房间,史蒂夫在这个时候转了个身,慢慢睁开了眼睛,嘴里嘟囔着巴基的名字,好像在问他为什么会在这里。

“我睡不着,”巴基轻声说。史蒂夫什么也没说,只是朝床的另一侧挪了挪,把被子拉了下来示意巴基躺上来。他做得那么顺手,就好像他们一直以来都是这么做的。

也许我们确实一直都是这么做的。

他躺在史蒂夫身旁,看着他重新跌回了梦乡。他把机械臂放在枕头上,枕在脑后,冰冷的铁片稍稍冷却了他有些发烫的脸颊。他的视线又回到了史蒂夫一动也不动的身影,然后自己也睡了过去。这是他几个星期以来第一次真正拥有睡眠。

 

***

 

这很快成为了一种习惯。巴基会在晚上出现在史蒂夫的床边,而史蒂夫则会一句话也不说,很自然地邀请他一起睡。巴基有次在半夜醒过来,很满意地发现史蒂夫的胸膛正紧紧贴着他的后背,一只手臂还环着他的腰。他小心地在史蒂夫的怀里转了个身,想要把自己埋进他的怀里,就在这时,他发现那双美丽的蓝眼睛慢慢睁开了。

“对不起,”巴基低声说,“我没想把你弄醒。”

“没事,”史蒂夫喃喃道,唇边卷起一抹微笑,把巴基拉得更近了,让两人的额头抵在了一起。巴基也笑了,抬起一只胳膊圈住了他的腰,把手放在了史蒂夫温暖的后背上。

在这里,在史蒂夫的怀里,他最后找到了归属感。

 

***

 

这很快成为了一种新习惯。巴基躺上床后会马上环上史蒂夫,或是侧躺在一边,让史蒂夫紧紧地贴在他的背后。他个人更喜欢后一种姿势,因为史蒂夫有时会把自己的脸埋在巴基的头发里,甚至还会亲吻他的后颈。巴基很肯定史蒂夫都是在以为自己已经睡着之后这么做的,但即使这样也不能减少巴基对此的喜欢。

有一天晚上,他早早地就去了史蒂夫的房间,坐在床沿等着史蒂夫洗完澡出来。巴基听到浴室里的水声停止了,他的背不禁挺得更直了。几分钟后,浴室的门被打开了,史蒂夫用一条毛巾擦着头发出现了。他看到了巴基,一下子停在了原地,眉头担心地皱了起来。

“巴基?你没事吧?”他轻声问道,把头上的毛巾扔到了椅背上,向他走过来。

巴基站了起来,赶在史蒂夫走到他身边之前缩短了他们之间的距离,把他颤抖的双手放在了史蒂夫的腰上,感受那片因为刚洗完澡还潮湿着的温暖肌肤,他紧张地吞咽了一下,嘴唇贴上了史蒂夫的双唇。

史蒂夫定在那里,浑身肌肉都变得僵硬起来,这让巴基突然觉得自己愚蠢至极,去吻一个没有给他回应的人,于是他尴尬地皱了皱眉,嘴唇离开了对方的嘴唇。他飞快地抬头瞥了一眼,却不敢直视史蒂夫,所以他垂下了头,盯着自己的双脚,不知道这个时候应该干点什么才合适。正当他嘟囔着想挤出一两句道歉的话然后离开的时候,史蒂夫突然抓住了巴基的下巴,抬起他的头抬来看着他。他盯着巴基的眼睛,双手捧着他的脸,吻了上去,缠绵地,深情地亲吻着他。他们就这么吻着,除了得挪出空来呼吸,两个人的嘴唇就没离开过对方。史蒂夫抵着巴基的嘴巴笑了起来,把他拉得更近,两个人躺在床上继续亲吻,他们感觉大概就这么吻了好几个小时,最后在对方的怀里四肢交缠着疲倦地睡着了。

 

***

 

接下去的一个星期,巴基每天晚上都会去史蒂夫的房间。他会在打开房门后发现史蒂夫已经醒了,正在等着他的时候略微羞涩地冲他笑。大多数时候他们会亲吻,有时也会聊聊天,或者干脆就这么抱着对方。不管他们做什么,这段时光总令巴基觉得自己是真正安全的。被需要的。就好像他是属于这里的。和史蒂夫在一起就好像回到家了一样。他甚至都没办法用语言来描述他对此有多么感激,但是他相信史蒂夫知道他这些没有说出来的情感,说不上为什么,但他就是知道。

一切都非常完美,直到巴基有天晚上脱掉了自己的衣服,一丝不挂地爬上了史蒂夫的床,带着渴求的呻吟贴上了他的后背。史蒂夫睁大了眼睛,他吓了一跳,尴尬地挥舞着双手,就好像不知道该把它们放在哪才合适。“巴基,你在干...我是说,我们不用这么做。”史蒂夫最终低声说着拨开了巴基脸上的发丝。

“我想要,”巴基低声说,蹭着他的大腿,拉过史蒂夫给了他一个激情的吻。但史蒂夫看上去还是那么地犹豫不决,不知道该干什么,巴基只好拉开了两人的距离,盯着他的眼睛,“你为我做了那么多。这是我仅能做的了。”

很显然他这句话说错了,因为史蒂夫立马就坐了起来,从巴基身边退开了。“巴基,不,” 他在巴基想凑上去继续亲吻他时低声却坚定地拒绝了他。巴基只好也退了开去,脸上带着受伤和困惑的表情,他不知道史蒂夫为什么要拒绝他。“我帮助你是因为我想这么做,因为你是我最好的朋友,不是因为我想从你身上得到什么回报。”

巴基张开了嘴巴,又闭了上去,他的眉毛不解地皱了起来,眼睛里有受伤的神色。“你不想要我吗?”他的声音几乎轻得听不到了。

史蒂夫的脸抽搐了一下,就好像他现在正处于万分痛苦之中,就好像巴基刚才的那句话是一把插进他胸膛里的小刀。“我当然想要你。”他喘了口气,“但是你几乎不知道自己是谁,我...我不能,至少不能在这种情况下。”

巴基一句话也没说地下了床,用一条被单裹住了自己,他甚至都没停下来去捡掉在地板上的衣服,只是这么急匆匆地穿过客厅,逃回了他自己的房间。他锁上门,一头扎进床上,那些昔日的恶梦又重新回来了,滚烫的泪水沿着他的脸颊滑了下来。

 

***

 

两个星期过去了,两个人几乎没跟对方说上一句话。他们的冷战对队伍里的其他人来说显然是十分痛苦的,但谁都没有去问这两个人。就连索尔也察觉到了,但这种情况已经超出了他的理解范围。

巴基讨厌这样。他讨厌这种感觉,但是他又不知道该做点什么。那些恶梦,那些自我怀疑,那些困惑,那些痛苦都像终于找到了报复的时机一样卷土重来,钻进了他的骨髓里,令他浑身发痒,恨不得就这么消失在这个世界上。他想停止这种冷战。他想重新回到史蒂夫的床上,回到他的怀抱,他想重新获得那种安全感,获得平静,回到那个仿佛什么东西都伤害不了他的地方。

他想让史蒂夫把他要回去。

但是史蒂夫不相信巴基已经重新变得完整了,不相信巴基已经有能力做出这种选择和决定。没错,也许属于巴基过去的那些记忆仍四分五裂着,但他知道的那些已经足够他做出这种选择了。他的大脑经受过太多次的伤害,曾经被撕得粉碎,又被重新凑在了一起,太多次了他根本就记不清楚到底有多少次。但他的心还是原来的那颗。他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他知道自己爱的是谁。

我必须得让他知道。

巴基站在史蒂夫的房间门口这么告诉自己。他这么在心里说了好几遍,深吸了一口气,打开了房间门。

史蒂夫还醒着,他用一只手臂撑着自己坐了起来,看着巴基关上了身后的门。“嗨,”他的声音很柔软,蓝眼睛那么严肃,严肃得那抹蓝都仿佛成了灰色,他看着巴基向床边走来,“你想谈谈吗?”

“天气很冷,”巴基突然开口了,史蒂夫完全坐了起来,有些不解地看着他,“我站在树下,那棵好像长了一张脸的树。你给我带了一条毯子还有...还有几块可颂,是Le Mans的面包师给我们的谢礼。”史蒂夫惊讶地张开了嘴,一只手捂住了嘴巴,泪水很快地在他的眼眶里聚集起来。“我的睫毛上挂着雪花,你说...你说我很漂亮,然后我们...我们...”

“我们接吻了,”史蒂夫喘着气,一滴眼泪滑了下来,“那是我们的初吻。”

巴基点了点头,小心翼翼地坐在了床上,“我当初想要你,现在仍旧想要你。”

戳这里

评论(11)
热度(280)

© Joa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