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Steve最配的只有Bucky
与Bucky最配的只有Steve
翻译目录:http://joankindom.lofter.com/post/3ca4d7_ee7157c9

【授权翻译】Revision History (上)

原作者:viverella

原文链接: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1613807

 授权:

这是个冬哥和维基百科的故事XD

原作者写得很好,欢迎去看原文,一时激动向她要了三篇文的授权。。。

没有Beta,所有的错误都是我的。

下文有很隐晦的冬盾如果我没理解错的话。


(下)戳这里


NOTE:巴基对词条的修正都用了黑体表示。



和许多事情一样,这事也同样始于一个玩笑。那天是七月四号,衬着电视上小声播放的美国历史特别节目背景音,史蒂夫在做他闻名的苹果派,而萨姆则在后院烤着肉。在华盛顿的那场混乱终于尘埃落定,巴基不再像个受伤的动物一样一直要逃开他们,而是开始慢慢找回过去的记忆,娜塔莎给自己又弄了个新身份和新的过去,并再一次剪短了自己的头发后,他们一起在这里买了这栋新房子。

等所有的事都重新上了轨道,这就过去了差不多一年。这一年里,史蒂夫找到了巴基,或者说巴基找到了是史蒂夫(没有人清楚他们到底是谁找到了谁,真的,因为这一切就好像是上天注定的,就好像事情本来就应该是这个样子,就好像他们本来就应该在隆冬的鄂木斯克找到对方,在昏暗的仓库里盯着对方,旁边还躺着一具前九头蛇特工的尸体,就好像这一切本来就该这样——巴基先把抢扔在地上,身体也接着跪倒下去,低哑着声音,轻轻又悲伤地喃喃着“你没必要救我”,而史蒂夫以“我当然会救你”来回他。他和史蒂夫东奔西跑,萨姆也跟着他们,他们走了不知多久,直到某天巴基觉得他是时候该回家了。

又这么过了一年,巴基恢复了大部分,最起码够他用的记忆。萨姆很容易就喜欢上了巴基,虽然之前发生了那么些事,但在最初的几个月,他们并肩作战,开始慢慢了解对方,巴基一次也没有伤害过他,所以就这样了。一开始,娜塔莎比他要警惕那么一点(很多),因为巴基被作为人性武器使用了那么久,她完全有理由去怀疑他,而且娜塔莎对一切都不信任的本性本来就刻在她的骨子里。但过了这么几个月,巴基从来没有威胁过她,反而在外出作战的时候救过她几次。有一天,史蒂夫回家来发现娜塔莎在沙发上睡着觉,巴基正在厨房准备午餐,他伸手就可以拿到好几把刀。而厨房离沙发不过就几英尺。真的,从那时起一切都顺利得不可思议。

好吧,今天是七月四号,是史蒂夫的生日,他已经告诉大家别太小题大做,他并不是很喜欢过生日。萨姆走进厨房去拿一罐啤酒,随口问他,“娜塔去哪了?”

“她去买喝的了,”史蒂夫回他,把苹果派上的最后一层皮压了上去。烤箱马上就预热好了。

萨姆嘴里哼哼着看向巴基,后者正一脸不高兴地站在沙发后面。他刚刚跑步回来,身上都是汗,穿着一件看上去有些大的旧T恤衫(和他的一半衣服一样,这件也是史蒂夫的),脸上的神情就好像他第一次发现电视机。萨姆扬起了眉毛。

“你怎么了,不高兴猫?”

“这不对,”巴基盯着电视,上面正放到每年必有的,向美国队长致敬的节目。屏幕上正在简单地介绍他,接下去赞美他注射了血清之后的成就。

“什么?”萨姆不知道他在说什么。

“我们那时是7岁,不是5岁,”随着巴基的声音走进前门的是抱着两个巨大购物袋的娜塔莎,那两个大袋子衬着她的身形都显得更加娇小了。

“你们谁来帮个忙?”

巴基想也没想就走上去搭了把手

“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你正在被那些大孩子们痛揍,因为你想阻止他们欺负更小的孩子,”他对史蒂夫说,把一个购物袋放在了厨房的料理台上。

娜塔莎把另一个购物袋也放在了桌子上,理了理她的头发开口道,“你得知道,对一个半数人都喝不醉的家来说,这些酒精算多了!”

史蒂夫对她耸了耸肩,“这事关社交,”他反驳道,就像他经常做的那样,“如果就只有你手里不拿酒,这会显得很奇怪。”

萨姆仍对着巴基皱眉头,“这只不过是那些新闻台在节假日的时候向观众播放的一些东拼西凑傻兮兮的东西,”他被巴基这种严肃的态度搞得很困惑,“你不能指望他们搞对所有的信息。”

巴基不高兴地抿起嘴巴,“他们说的是错的,”他不甘心地嘟囔着,又像终于把憋了很久的东西吐出来一样气汹汹地加了一句,“大家总是搞不对这些东西,尤其是在网上。”

萨姆大笑起来,“那可是因特网啊,”他说,“东西当然会出错。”

烤箱悦耳地发出“叮”的一声,史蒂夫继续把他的派拿去烘焙。娜塔莎好奇地看着他,继续往冰箱里塞啤酒。

“那是什么派?”。

“苹果派,”史蒂夫笑着说,“我妈妈的配方。我们那时候很穷,但她总是想方设法在节日的时候烤点什么。”

娜塔莎脸上的表情变成了那种每当她意识到史蒂夫对节日的迷恋时会出现的表情。史蒂夫让人很容易就忘了他到底经历了什么才到了今天,她想着,对他微笑了一下。

“好吧,”萨姆对巴基说,他轻快的声音带了一丝戏谑,“如果因特网上的那些信息真的这么困扰你,你可以自己去修改维基百科的词条啊。”

“别给他出馊主意,”史蒂夫给他的派设了个时间,一边对萨姆说,“他可知道我不少糗事呢。”

娜塔莎的眼睛亮了起来,一脸感兴趣地说萨姆的主意是她听过最棒的,萨姆听了大笑,史蒂夫无奈地冲着他俩摇头,而巴基则一声不吭,表情严肃,他们都应该知道这可不仅仅是个玩笑。

---

7小时前由匿名用户最后编辑

史蒂夫•罗杰斯(美国队长)

早年生活

史蒂文•格兰特•罗杰斯生于1918年7月4日,星期二,出生于纽约布鲁克林的一个爱尔兰移民家庭,父亲是约瑟夫•罗杰斯,母亲是萨拉•罗杰斯。罗杰斯的童年正值美国经济大萧条之时,他虽然从小就体弱多病,但童年时期却过得十分快乐。他的父亲在罗杰斯小的时候就在战争中阵亡了,母亲则在几年后,罗杰斯高中毕业之后,死于肺结核。他的母亲去世的时候,罗杰斯才刚在艺术学校上了一年的学。他母亲去世后不久,罗杰斯放弃了学业,开始工作,和他的童年好友巴基•巴恩斯搬到一起居住。罗杰斯在他七岁的时候认识了巴恩斯,当时罗杰斯正在保护一群更小的孩子免受欺侮。巴恩斯救起了他,避免了他被痛揍一顿的命运。这种模式也延续到了他们以后的关系中。两人从那时起成了彼此最好的朋友。

---

史蒂夫像往常一样走进厨房去享受他的清晨咖啡(两颗奶,两颗糖),却看到娜塔莎冲他戏谑地笑着。

“我不知道你竟然是位艺术家。”她坐在厨房的料理台上光着脚晃荡着,大腿上放着一个iPad。

史蒂夫皱着眉头看着她,手上的咖啡还没送到嘴边。“我只是去上过艺术学校,而且只去了一年,”他慢吞吞地回她,就好像在担心娜塔莎的话是个什么陷阱。“你怎么…?”

下一秒,他的脸上闪过恍然大悟的表情,隔着料理台拿过娜塔莎的iPad。她笑了起来。史蒂夫盯着手里的屏幕,不出意料地看到了他自己的维基百科词条页面。就那么随便地瞄了一眼,史蒂夫就发现他的页面有了好几处修改。

“你从什么时候开始看维基百科了?”他还是对着手里的屏幕皱着眉头。

“从我有预感我们的铁手臂朋友会切实履行要纠正因特网上关于你的错误信息的诺言之后。”娜塔莎笑着说,重新倚回自己的位置,看起来对这个情况开心得不得了。

巴基就在这个时候走进了厨房,像往常一样活动着他的金属手臂和肩膀,检查着手臂上金属片随着他动作的咬合状况,就好像如果哪天他没这么做,他的手臂就会停止工作了一样。他给自己倒了一杯咖啡(黑咖啡),靠在料理台上痛快地喝了一口。正当他准备喝第二口的时候,他才发现娜塔莎和史蒂夫都在盯着他看。

“干嘛?”他的声音还带着点刚睡醒的沙哑。

“你真是个大英雄,巴基。”娜塔莎发出夸张的声音,笑得也有点太灿烂了,“在每个角落从恶霸们手里救下我们珍贵的小史蒂夫。”

史蒂夫没理娜塔莎,“你为什么要编辑我的维基百科页面?”他问巴基,后者对此表现得十分平静。

他耸了耸肩,“我昨天晚上连觉都没睡着,”这令史蒂夫皱起了眉头,他想起巴基经常在夜晚辗转反侧,偶尔嘴里还嘟囔着些俄语单词。“原来谁都可以编辑维基百科。它上面有一堆错误呢。”

“这也不意味着你得把我私人生活的每个细节都广而告之啊。”史蒂夫干巴巴地反驳道。

他其实并不生气,真的;他怎么会生气呢?这是巴基除了每日晨跑和打拳之外第一次对什么事表现出兴趣,萨姆一直鼓励他不要太过孤僻,要找点新的爱好来打发时间,说这样对他的恢复很有帮助,可以让他有点事情做,帮助他更好地融入日常生活,而且这也意味着巴基开始想起更多他的过去,史蒂夫不想打击他的积极性。不管怎么说,这又没有伤害到谁,史蒂夫想不出为什么要不高兴。而且,他想,最坏又能发生什么呢?

---

11小时前由匿名用户最后编辑

史蒂夫·罗杰斯(美国队长)

早年生活

在他的青年时期,罗杰斯并不招女孩子们喜欢。当他的好朋友巴基·巴恩斯多次试着撮合他和其他女孩子时,罗杰斯总因为身材瘦小而无法吸引同龄的女孩。在二战期间,罗杰斯和佩吉·卡特探员发展出亲密的关系,卡特探员是英国人,负责罗杰斯所在的小队。两人在共事期间互生爱慕,但他们的感情因为罗杰斯驾着九头蛇的飞机迫降而葬生冰海无疾而终。罗杰斯自己领导的队伍咆哮突击队,队员包括了巴恩斯,蒂莫西·“达姆达姆”·杜根,盖博·琼斯,吉姆·森田,詹姆斯·蒙哥马利·法斯沃斯和雅克·德尼尔,他们是罗杰斯在战争期间的亲密战友。罗杰斯也与霍华德·斯塔克交好,后者设计并制作了罗杰斯标志性的盾牌和制服。罗杰斯近期成为了通常被熟知为“复仇者”的超级英雄队伍一员。罗杰斯目前正与巴恩斯交往中。

罗杰斯被他爱尔兰裔的父母按天主教徒的教义抚养长大。他声称虽然他信仰上帝,并视自己为天主教徒,但他的宗教信仰更多体现在文化方面。罗杰斯被认定是双性恋,他同时也是非异性恋者权利的支持者,支持男女平等。

---

“我应该恭喜你出柜了吗?”娜塔莎问他。

她和萨姆正在看电视,把双腿架在他的大腿上,有点过于甜蜜地对着史蒂夫笑,而萨姆在一边正非常努力憋着笑。

“又怎么了?”史蒂夫皱起眉头。

娜塔莎把她的iPad递给了他,史蒂夫犹豫了几秒钟就伸手接了过来。他读了一遍巴基最新编辑的部分,叹了口气。

“你们不是早就知道了吗,”他说,“而且,我也没有把我的性向当做是个秘密。这没什么大不了的。”

娜塔莎耸了耸肩,“但是目前为止,网上本来并没有确切的证据。有些人会把这当做是出柜。”

史蒂夫翻了个白眼,“别搞笑了,娜塔。”

巴基晃悠了过来,从史蒂夫的肩膀上方看向iPad,“我是不是不应该写这个?”他问,显然十分忧虑,担心自己是不是过界了。

“不,没事的,”史蒂夫迅速回他,因为这确实没什么(这从来就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就算是在他更年轻的时候,这对他都不算个什么事,但这本来应该是个很了不得的事),他不在乎,他反而更在意巴基关于他少年时期的叙述。“但是你没必要把我那时候写得这么逊吧。”

巴基瞥了他一眼,不带一丝感情地说,“你那时候本来就这么逊,史蒂夫。”萨姆终于忍不住大笑起来,当然了,这就是他感兴趣的地方。

“当你还是个孩子的时候,你肯定宝贵得不得了。”他的声音因为先前的大笑变得十分轻快。

史蒂夫叹了口气,知道他们绝不会放过这个机会的。巴基只是在他旁边耸了耸肩。

“你们这群混蛋。”史蒂夫回他。


评论(9)
热度(237)

© Joa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