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Steve最配的只有Bucky
与Bucky最配的只有Steve
翻译目录:http://joankindom.lofter.com/post/3ca4d7_ee7157c9

【授权翻译】【无差】Happy the Hard Way(完)

原作者:Homeistheimpala

原文链接:happy the hard way

授权及前文见:【上】【中】



-----

Clint觉得自己的工资给少了。

巨型怪兽?他搞得定。对付愤怒的Natasha?更难,但他也有办法。

但是还要忍受一群神经病青少年?这可不在他的职责范围内。

“这实际上是最糟的部分。”他对着通讯机说,一边朝着那些对神盾特工兵分三路左右夹击的混蛋们射了三箭.

“他们都是普通的孩子,你这么说。”Natasha的声音里有显而易见的恼怒,“他们最糟糕又能干点什么呢,你这么说。”

“他们都还没成年呢!!那个粉头发的都还没到开车的年龄吧?!”Clint闪身躲过了一击,从他栖身的地方跳了下来,什么东西在他身后爆炸了。Natasha在他身边停了下来。

“有四名神盾特工倒下了。我们得把那些东西弄得离他们远一点。“她说。

“你觉得要是我给他们糖吃,他们会把那些东西给我们吗?“Clint问她,Natasha叹了口气,拍了一下他的后脑勺,后者眨着眼睛揉着脑袋。

“谢了,Nat,我有主意了!”

“那太棒了,赶紧告诉我—Clint,你要去哪?”Natasha看到Clint朝那群青少年跑了过去。尽管那些东西是有些科技成分,但不管怎么说,它们还是由一堆破烂和旧器械做出来的。有这样的威力已经很让人惊叹了。如果让Tony和这群孩子在一起,他们一定会像去野外露营一样兴奋的。

“Nat,快弄点水来。”他在频道里低声说,一边躲过一道闪电波。该死的上帝。“Nat,用水喷它们,那技术太落后了,那东西会被毁掉的。哦,我的上帝,那群孩子怎么了?”

“先进攻。再提问。“Natasha喊道。Clint正准备回答她,就被一大波水击中了。等他再坐起来的时候,那群孩子已经被绑着手浑身湿淋淋地跪在中间了。

Natasha伸出一只手把他拉了起来。

“搞什么,Nat?你就不能先提醒我一下吗?”

Natasha冲他笑了笑,耸了耸肩。Clint已经在密谋着怎么样帮她泡一杯苦到让她一整天都不舒服的咖啡了。

 

-


“然后他们就幸福地生活在了一起,直到永远!”Clint说着双臂缠上了Steve的肩膀,Steve皱了皱眉头。

“所以说,他们只是喜欢搞破坏的孩子?”他并不是很买账。

“这是非常概括的说法。”Natasha干巴巴地说。

“好吧,但如果他们和我那天去看牙医发生的事有关联的话,那就意味着至少有六个人,或者更多。”Steve说。

“有人会处理好这个的。”

“现在才处理好吗?”Steve质问道。

“那群孩子总会开口的。”Peggy说,Steve瞪大了眼睛。

“你们在逼供一群孩子吗?”整个房间一下子变得一片寂静。

“你真的觉得我们会这么做吗?”Clint低声问。Steve挫败地吐了一口气。

“我不知道,因为你们什么都没跟我说。你们没有解释这些细节,你们什么都不告诉我,即使这事关我的生命安全。”Steve大声说,拿起外套走了出去。没有人跟出去。一部分的他觉得有些失望,但另一部分的他则觉得松了一口气。他想要知道答案,但他得不到,既然这样的话,他现在就只想一个人待着。

他漫无目的地走着,慢慢消化着自己的愤怒和挫败,在脑海中过了上百种和他的朋友们发生冲突的画面,上千句想说的话。他脑海里那段长长的、凶巴巴的独白被尖叫着他名字的声音打断了。他转过身,看到Annie正小跑着向他过来。

她那灿烂的笑脸是他看到的最后一个画面,然后他就听到了一声爆炸,接着就被烟雾和碎石包围了。他咳嗽着挥了挥手,徒劳地想让空气变得更清新一点。他听到人们在他身边匆忙跑过,发出惊讶的尖叫声和吼声。Steve也急迫地想加入他们,但他把这个想法压了下去,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他用鼻子吸着气,嘴巴吐着气。他慢慢地这么一吸一呼,过了好一会儿才让自己砰砰跳的心脏平息了下来,耳朵也没再因为血液上涌而嗡鸣直响了。他一稳定下来,就朝四周看去。烟雾已经慢慢散去了,很显然那不是毒气,尽管还有一些人仍在试着平顺自己的呼吸。

一等视线清晰,Steve就被眼前的景象吓了一跳。一圈噼啪闪着火花的电线在他们外面围成一个圆圈,有二十多个人被赶在里面。圈外的三个人站成三角形,确保圈里面的人老老实实地待在那。

鉴于他们是在人行道上,那真的是个不大的圈,里面的人得挤在一起才能避免自己被电到。有些人一脸挫败地坐在地上,还有一些人狂乱地看着四周想找机会逃出去。他感觉到有人在轻触他的手。他扭头看去,看到Annie在对她笑,她的笑容虽然有些害怕,但足以抚慰人心。

“发生什么了?”她低声问他。Steve耸了耸肩。他抓着她的手朝前挪去,直到站在了三人中其中一个人身后。他们直挺挺地站着,Steve分辨不出他们的性别,但不是这个就是那个了。

“打扰一下。”Steve说,礼貌点总没错的,不是吗?他们转过身来,锐利的灰眼睛盯着Steve看。Steve一下子就认出来了,就像被什么东西击中了一样。

“你是那天绑架我的其中一个人。”他低哑地说,但他们只是露出一抹坏笑就继续转过去背对着他了。

“这都是因为我吗?”Steve又发问了。他们并没有理会他,Steve坐到了地上,坐在人群中。Annie的手给他带来了一丝安慰和镇定。他坐立不安了好一会儿,感到十分内疚,焦虑渗进了他的身体。

他又这么动来动去了好一会儿,直到感觉有人捏了捏他的手臂。他转过身,看到一个人正温柔地冲着他笑。

“你没事吧,孩子?”Zie问。Steve有些紧张地笑了笑,但还没等他回答,Annie就开口了。

“看,他们之前也想,我不知道,绑架他,现在他也担心他们都是冲着他去的。”

那个人还在对他笑着,笑容变得有些感同身受。

“我不觉得这都是你的错。他们想这么做的。他们才是罪魁祸首。”另一个男人说。Steve感激地回给他了一个笑。

“我也是这么想的!我叫Annie。”Annie说着伸出一只手。

“Dani。”他笑着说。

“是Daniel的Dani,还是Danielle的Dani?”Annie问道。

“别这么没礼貌。”Steve柔声对Annie说。Dani还是那么愉快地微笑看着他们。

“没关系的。Dani就好了,甜心,不是男生或是女生。”

“哦,太棒了!哦,太棒了,真酷,完全酷。其实我朋友那天还讲到——”Annie热情的独白被一个男人的大声嚷嚷打断了。

“现在真的是讲这个的好时机吗?”他喊道。Annie站起来瞪着他。

“你说得倒轻巧,衣服上印着性别歧视评论的先生。这恰巧非常重要,而且——”Annie的话再次被打断了,这次是更加恶意的来源。电流蹿过Annie的身体,她瘫倒在地上。人群一片寂静,然后很快就传来了反对声,那个Annie刚刚还在跟他讲话的男人气愤地站起来开始尖叫。

Steve慌乱地检查她的脉搏,但什么都没有。他用力按了按,希望那只是自己遗漏了,希望可能只是脉搏太微弱了。他感觉到Dani轻柔地把他的手拿开了。

“没事的,我是个医生。”他的话仿佛是从很远的地方传来。他还讲了些什么,但是Steve辨别不清了。他一下子站了起来。

“不,”他摇着头,“不,把她弄醒。我来解决这个。”他注意到他们没再站成三角形了。Steve朝他们走过去,尽可能地靠近他们。

“喂!”他叫道,那三个人转过身瞪着他,但他只是这么瞪了回去。还没等他把那些因愤怒而来的言语爆发出来,突来的混乱就决定来搅局了。

那原先噼啪作响的电线发出一声响亮的脆响后就安静地落到了地上。里面的人都冲了出来,Steve停在了原地,不确定自己应该继续跟在那三个人后面,还是回到Annie身边去。但他已经做不了选择了,他被人从上方拎了起来,被带到了空中。两只脚缠住他的躯干,让他跟着一起在半空中。

“搞什么鬼?!”他喊了起来,被那三个人听到了。他们转向他,却被两个人挡在了前面。Steve匆匆一瞥,认出了Natasha,然后视线就模糊了,空气在耳边呼啸。他抬起头,看到一张熟悉的脸。

“Sam?”Steve喊道,Sam没有回应他,直到把他放在了一个屋顶上。

“感激不尽。”Steve哑着嗓子道,站了起来,拍了拍身上的灰尘。Sam看着他的表情告诉他,他对此一点儿也不感到意外。

“发生了什么?”Steve道,声音稳定冷静了许多,比他实际的情绪还要镇定。Sam深深叹了一口气,看向Steve。或者说是看向他身后的什么东西。Steve转过头看到了Bucky正朝他们走过来,一脸的诧异。

“搞什么,Rogers?”他叫道,“你才离开我的视线不到十五分钟。十五分钟。”

“眼线不错。”Steve一等Bucky走近就说道。在Bucky深深吸了一口气,也许是要开始给他一顿骂,Steve伸出一只手捂住了Bucky的嘴巴,后者低下头眯着眼睛看着他。

“他只是担心而已。”Sam说,Steve点了点头,把因为这句话带来的战栗丢在一边。

“那么,下面到底发生了什么?”Steve朝下看了看。Bucky抵着他的手心在讲些什么,他的嘴唇在Steve肌肤下的开合让后者很难忽略。

“同一帮人。看起来像上一批人。他们会解决的。”Sam的解释盖过了Bucky的嘟囔。

“好吧,我认识的一个人被他们的,我不确定,电线之类的攻击了?被电击要过多久才能醒过来?”没有人回答他,“怎么了?”

Bucky用两只手把Steve的手从他嘴巴上扒了下来,握在手上。考虑到目前的情况,他的动作有点太过温柔了。

“Steve,没有人能从那种电击里恢复过来。”Sam轻声说。Steve的手在Bucky的双手间僵住了。他想说点什么,但不知道该说什么,也不知道该怎么开口。他的大脑奇迹般地一片空白,视线变得模糊,茫然地盯着前方,没有焦距地就这么看着他眼前的东西。他的注意力集中在自己的呼吸和Bucky握着他手的温暖上。

也许就是因为这样,他才没注意到自己被慢慢领走了,直到他进入了楼道间的阴影才反应过来。Sam已经走了,Bucky在他身边的存在不容忽视。不知道走到哪里的时候,Bucky把他们的十指交缠了起来。他领着他走着,Steve跟着他走进了黑暗。

 

-


 接下去的几个星期对他来说一片茫然。要是问他的话,他可以挑出那么几个清晰得可怕的记忆。

他记得葬礼,他当然记得。葬礼在一个伊斯兰寺院里举行,他站在台阶上安静地听着那些他不怎么懂的祈祷。出席的人很多,有些人还穿着鲜亮的衣服。他记得看到了她的朋友,她看了他一眼,过来给了他一个温暖的拥抱。也许她看到了她的同伴们看她的眼神,但她没有理会。

他记得Dani来咖啡馆了。Zie看到Annie放在最前面,一如既往装饰繁复的蛋糕时笑了出来。

他记得Peggy让他坐下来,告诉他关于那群青少年的事,关于他们的目的,尽管答案详尽,Steve发现自己现在并不怎么在乎这个了。

在那些记得不怎么清楚的时间里,他记得自己好像在不停地画着Annie的肖像。他想起来自朋友们的温柔触碰,他开始注意到Clint比平常要更喜欢拥抱他。

Bucky还是会像往常一样从门外冲进来,Steve会大脑空白地盯着他看一会儿,然后去帮他点单,跟他开玩笑,但Bucky在Steve转身的时候总会显得很难过。

直到某一天,一切都改变了。

那天,Bucky了进来,没有穿他那身全黑服装。他的黑色上衣换成了一件海军蓝的毛衣,上面还有几个拇指大的洞,Steve的小心脏受不了那些拇指大的洞,还有他刚起床一样的头发。

“你还好吧?”他有些迟疑不决地问道。Bucky颇有深意地望着他。

“你愿意和我一起去吃饭吗?”他直截了当地问道,Steve瞪大眼睛看着他。

“我是说,我饿了,你差不多也要下班了,而且——”

“好的。”

“——你不愿意也没有关系——哦,好的?”

“好的,”Steve笑了,“等我去拿一下东西。”

“太好了。”Bucky有些上气不接下气地说。

“我们去哪?”他们一出门Steve就问道。

“Annie推荐的地方。”Bucky说,他们就这么沉默不语地走了三个街道,然后Bucky停了下来。Steve看着那个餐厅,不禁笑了出来。

Annie当然会推荐这么个地方。当然。

这里的设计师设计餐厅时显然是抱着一种“把你们吓进来”的理念去设计的。轻柔的粉色让他有些头疼。但这很不错。

所谓的“餐厅”,Annie显然指的是一个把你牙齿甜掉的地方。每样东西都是甜的。

他们点了单,Bucky好奇地定着音响,他不知道它会不会等下就蹦出芭比娃娃的音乐。

“你最近怎么样?”Bucky最后还是开口问了。Steve压下一声叹息。这顿饭的目的当然是这个。一个心理干涉什么的。

“我很好。”他耸了耸肩。

“Steve,我知道你的。”Bucky说。

“你知道我有两个月那么久了。”

“随你信不信,这两个月棒极了。”

“我们能不能不要这么做,拜托了?”Steve叹了一口气。他准备好了接受一波担心的安慰,但没有。Bucky只是点了点头,就换了话题。Bucky比以往来得健谈,但Steve太过沉浸在松了一口气的情绪里,没有发表什么评论。

他们谈了很多,Steve发现Bucky真的了解他,出乎意料地很了解。他不知道他们是怎么变成现在这个样子的,从熟人到Bucky竟然知道他曾经有一个脊柱支具的地步。一切都太过梦幻了,也许Steve脸红的次数太多了,但是他可以把这怪到什么疾病或其他东西的头上去。

但他不能推到疾病上头去的是Bucky在回去的路上握住他的手时他急促的心跳。这全都得怪Bucky。

 

-


它只是渣啊渣你都不放过吗

 

-


Steve早上醒来的时候,Bucky的四肢都缠在他身上。他朦胧地蹭了蹭,又睡了过去。

等他第二次醒过来的时候,Bucky正僵硬地坐在他身边。

“我看得出来你吓坏了。”Steve还是有些困。

“你怎么能怎么这么镇定?”Steve闭上眼睛,伸出手去让他们十指交缠。他摩挲着Bucky手掌的拇指让他放松了一会儿,。

“昨天,你说你懂我,我也懂你。”

Bucky吐出一声像是在笑的声音。

“Steve,你什么都不知道。”

“Bucky,”Steve叹了口气,他不知道该怎么表达自己,“我懂你的,好吗?我知道你喜欢看《老友记》重播,我知道你就是个彻头彻尾的呆瓜。我知道你为某个机密机构效力,你不告诉我是因为你不能说。我知道你做过坏事,但我也知道你是好人。如果你要跟我说自己不值得被爱的话,你就是在说我不应该爱Natasha,Clint和Peggy了。”

没有人讲话,但是Bucky也没有走开。

“如果你想走,我不能强迫你留在这里。但我知道我面对的是什么,所以不要假装你这么做是为了我,好吗?”Steve讲完了,他的眼睛还闭着。他的感官好像都集中在Bucky在他手心下的手上,和他缓慢的呼吸上了。过了一会儿,他感觉床垫在他身边陷了下去,Bucky躺了下来,把脑袋放在Steve的胸口上。

“你太好了。”Bucky轻声说。Steve哼了哼。

“是啊,我可不是那个为机密机构工作去保护别人的人。”Steve边说边用手指梳理着Bucky的头发。Steve能感觉到他抵在他胸口上的微笑,他在他的发间印下一个吻。最后,他们的呼吸慢慢融为一体,他们又睡了过去。

 

-

 

等他们第二天早上去咖啡馆的时候,Peggy正在对着手机尖叫。

“我的家族帮助创建了这个机构——如果你觉得我会——我该死的一点儿也不在乎。”她看到了Steve,有些不好意思地对他笑了笑,又继续对着电话开始叫嚷。Steve担心地看向Bucky,但后者只是翻了个白眼。

“反正他们到最后总是会听她的话的。”Steve点了点头,把注意力转到Bucky身上。

“老一套?”他咧开嘴问他。Bucky笑了起来,低下头在他的额头上亲了亲。

“差不多吧。”

“恭喜你们上床了!”他们听到Clint在厨房大叫道,“我现在做的蛋糕上就是这么写的。”

“哦,终于。”Peggy说,“不,我不会放弃的,你给我听好了——”她继续对着电话厉声说,“Natasha,给我一个好用的威胁。”

Steve因为Natasha随之而来的一长串威胁皱起了眉头,他真宁愿自己没听到。

生活没那么寻常,但这是他的生活,他真的没什么好抱怨的。


 

尾声

 

那天晚上,当他走出Sam的公寓时,觉得轻松多了。Sam说他们会有进展的,Steve相信他。其实他一开始是反对这个心理治疗的,但最后还是听了Sam的话。

他现在不会在回家的路上不停向后看了。也不会在听到有人说“Annie”这个名字的时候皱起眉头。

有进步。

等他终于回到家,也没有因为沙发上多了一个人而跳起来,他只是过去在Bucky的额头上印下一个吻,后者因为他的吻而困倦地想坐起来。

“去床上吧。”他低声说,Bucky的脑袋耷拉在他的肩膀上。他漫不经心地梳理着Bucky的头发,手指在他肩膀上的一处伤疤上停了下来。

“有人在背后捅了我一刀。字面意义上的。”Bucky在他的脖子边上嘟囔着。Steve笑了。

“真是个混蛋。”

“我知道,对吧?”Bucky打着哈欠。Steve抓着他的手,把他拉了起来,带着他穿过黑漆漆的客厅进入了卧室。

他们的卧室。

在那面墙的一个角落,有一张纸盖在了其他东西上面。那是一副肖像,美丽又简单。那双眼睛几乎掩盖了脸上的其他特征,比任何时候都要快乐的一双蓝眼睛。




END



-----

总算,拖了一年的文,要不是为了不留坑我就坑了orz果然还是要趁热打铁,无数次想放弃的我

现在就等着队3首映了,然后再看吧,心里还是有些忐忑,但不管怎么样我没有坑了不是吗~

谢谢大家阅读啦

 


评论(3)
热度(109)

© Joa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