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Steve最配的只有Bucky
与Bucky最配的只有Steve
翻译目录:http://joankindom.lofter.com/post/3ca4d7_ee7157c9

【授权翻译】【无差】里程碑(17)

原作者:biblionerd07

原文链接:Milestones

系列链接: Two Supersoldiers and a Toddler Part2

前篇见 第六子【1】【2】【3】【4】【5】【6】【7】【8】【9】【10】

授权及前文:【1】【2】【3】【4】【5】【6】【7】 【8】【9】【10】【11】【12】【13】【14】【15】【16】




Chapter 17:都是酒精惹的祸


Steve和Bucky有一个共享的电话号码。这是Tony想出来的主意;两个手机,两个号码,但是可以用另外一个号码让他们两个人同时接通进来。他说以前有分机,人们可以在家里多装几个电话,通过这些分机同时跟同一个人讲电话,所以他想法子把这个主意套用在了更现代的手机时代。

其实会使用这个特殊号码的差不多就只有Grant。他会在地下室完成练习任务后、和朋友们出去的时候、开着Tony买给他的车迷路时,还有其他什么别的情况下打这个号码。他不在乎具体是谁接的电话;他只需要他们两个中的任意一个或两个人都接起来就好。这个共享号码在少数几次Steve和Bucky被分配了不同任务时也派上了用场,让他们可以在三个不同的地方来一场家庭闲谈。Barnes家在曼哈顿上大学的表亲们偶尔也会打来,当他们路过想来拜访,顺便洗一下衣服的时候,或是他们需要一个看上去有威慑力的人去恐吓一下纠缠不休的男朋友时。


Bucky的手机响了起来,是他给这个共享号码设的特殊铃声,他跳过咖啡桌,快速冲过去接起了手机。也许这有点幼稚,他和Steve一直在比赛看他们谁先接起电话。Bucky很确定他领先了,但鉴于Steve一向是个争强好胜的人,他还是不能掉以轻心。但Steve现在还在楼下的健身房和年轻一代的复仇者们在一起,就好像他是什么夏令营的辅导员一样,所以Bucky很确定这次又是他赢。

毫不意外,这通电话是Grant打来的,于是Bucky就用那种懒洋洋的,傲慢的,拖着腔调的语气开口道:

“这里是Bucky Barnes,世界上速度最快、最有魅力的人。”

“Papaaaaaa。”Grant拖着长长的尾音,把Bucky逗笑了,有点怪异地看了他

的手机一眼。Grant上一次这么讲话还是他五岁的时候,他这么叫的时候,大声得仿佛要把眼睛都瞪出来了。

“怎么了?”Grant和朋友出去玩了,虽然Bucky不知道他具体去了哪;不管他去了哪,那里可真是太吵了。不可能去夜店这种地方,因为他们才十七岁呢,不可能会被放进去。Bucky很确定他的孩子没有假的身份证件。他最好别有假的身份证件,除非他是用来投票的,就像Tony逼迫他们看的那部关于拘留的电影里那孩子一样。该死的,他是Steve的儿子;这当然就是他会有假身份证件的原因。

“Papa,我需要——你可以......”Grant咒骂了一声,然后电话里的声音就变得模糊不清起来,像是他把电话掉到了地上。然后一系列变化在同一时间发生了;首先,Steve接起了电话,所以电话里多了Kate在为America加油鼓舞的声音,也不知道他们现在在进行什么比赛,其次,Bucky反应过来,那其实是Grant的咕哝声。

“该死的,你喝醉了吗?”Bucky大声问他。

“呃,没有?”Steve有些不解,“显然没有?”

“我不是在问你,我在问儿子。”

“什么?”Steve的声音听起来好像他的眼珠弹了出来。

“Daddy,拜托别生我的气,”Grant在那头哀求道,答案够明显了——先不说其他的,“daddy”这个称呼就已经说明了一切,Grant在八岁之后就不再这么喊他了,他觉得自己已经很大了,不适合这么叫了,“我不想再待在这里了,但是我不能开车。”

“你在哪里?”Bucky可以听到Steve在低声嘟囔着什么骂人的话。

“我得走了。”Steve对那些孩子们说。Bucky可以听到他们玩笑般的抗议声,但听不清楚是谁,然后他们的声音一下子全都消失了,就好像Steve一下子冲出了房间,把他们的声音都关在了里面。Bucky微微翻了个白眼。Steve需要改善一下他的“避免形势恶化”策略了。他现在这样会让大家吓一跳的。

“我在,呃,一个派对上。在Joey Anderson的家里。”Bucky从没听过Joey Anderson这个名字。

“你知道具体地址吗?”Bucky问他,一副分外耐心的夸张样子。

“呃......”Grant现在完全派不上什么用场。

“Will和你在一起吗?”Steve问道。

”Daddy,拜托,Will不能喝酒。他可能会不小心把别人点着的!他当然不会故意那么做,但是他——”

“好吧,也就是说他没和你一起来这个派对?”Bucky打断了他。要是放任Grant解释这些他们都知道的事,他们可能要花整个晚上在电话上了。

“Joey Anderson真是个该死的混蛋,”Grant叫道,就好像在对整个房间的人一字一句地发表这个言论,“所以我要离开这里。很显然他痛恨变种人。”

“该死的,”Bucky嘟囔了一声,“Grant,拜托别在现在和别人打架。”

“我已经打完了!我给了他那偏见的畸形屁股一脚!”Grant骄傲地喊道。Bucky简直气坏了。难道他在争强好斗的金发小子后面收拾残局的日子还没结束吗?Steve恰巧在这个时候进了门,Bucky意味深长地看着他,Steve翻了个白眼,拿起了车钥匙。

“Grant,我们不知道你在哪里,”Steve解释道,“没有具体地址我们就没办法去接你。”

“房子周围都是树。”Grant说。

“哦,这可真是帮了我们大忙。”Bucky受不地冲着电话讽刺道。

“那太好了,”Grant开心地叫道,“待会儿见。”

“别挂电话!”Steve喊道,但为时已晚。

“好吧,我们现在要怎么做?”Bucky问他。

“我不知道,”Steve叹了口气,“看看他手机的GPS定位,希望他没关掉。”

“我很确定Tony在车子里也装上了GPS。”Bucky突然噤了声,他们这才同时意识到自己还在电话上,才挂上了电话。Grant的手机关机了或者也许没电了(这是当然),他们迫不得已决定去把Tony从他已经维持了三天(Pepper去了维也纳参加一个会议)的机械工程学狂欢中挖了出来。说实话,Bucky开始有点慌张了。他们十七岁的儿子现在喝得醉醺醺的,身边围着显然不是很喜欢他的人。如果他的话可信的话,他已经痛揍了派对主人一顿,这听上去可不是很妙。

“这是一个设计上的缺陷。”Tony在他们打开门的时候叫道。

“Tony,我们需要帮助。”Steve快速说。Tony抬起头,眨了眨眼睛。

“你们在这待了多久了?”

“一个小时,”Bucky信口雌黄道。Tony又眨了眨眼睛。

“不会吧......”

“我们刚到,”Steve安抚他道,“我们需要你追踪一下Grant的车。”

Tony揉了揉眼睛:“怎么了?他去抢银行了吗?”

“很显然他喝醉了,还揍了办派对的孩子一顿,而且现在还在他家里。”Bucky有些气急败坏地解释道。Tony爆发出一阵大笑,看到Steve和Bucky一点儿也没觉得好笑的样子,他倏地停了下来。

“没错。未成年饮酒。这是错误的。”他没花几分钟就把地址查出来发给了他们。在走之前,Bucky转过头:

“该死地去洗个澡,好好睡一觉。”

“今天是星期五。”Steve加了一句。

“今天是星期五?”Tony在门关上的时候不敢置信地重复了一遍。

“我们要怎么做?”Bucky在往那个地址开的路上问Steve,“一般的家长是不是应该在这种时候给孩子们禁足的惩罚?”

“我猜是吧?他到底都交了些什么朋友?我不明白他为什么会一个人去一个没有Will的派对。”

“也许Will要去约会,”Bucky分析道。通常Will会和Grant四人约会,但他们也不是每分每秒都腻在一起的。“我觉得要是他和Will在一起就绝对不会发生这种事情,”Steve不甚赞同地嘟囔着,他这话真有些毫无道理了,考虑到那次他们被抓住在学校停车场放烟花的时候,Grant绝对是和Will在一起的。事实上,还是Will点燃了那些烟花。

他们很容易就知道他们找对了地方。在车子里都能听到屋子里震耳欲聋的音乐声,有几个孩子正在院子里亲热,虽然现在还是三月份,室外的温度只有五十五华氏度左右。*

“喂,回家去!”Bucky冲他们喊道,看到大人来了,他们一下子都散开了。

Steve一推开前门,他们两个的脸马上就皱了起来。这音乐声实在是太吵了,再想想他们还的超级战士听力吧。这算得上是物理攻击了。屋子里都是人,Bucky感觉到嘴巴有些干,这是他马上就要抓狂的前奏。太吵了,太挤了,太昏暗了——他感到非常压抑。Steve肯定注意到了他的变化,他伸出手去抓住了他的手肘,让他镇定下来,Bucky深深吸了口气,然后马上后悔自己这么做了,空气里的古龙水味道太浓郁了。

”Grant?“Bucky叫道。孩子们看到了Steve和Bucky,都瞪大了眼睛,然后急匆匆地向门口逃去。

“别开车!”Steve冲他们作鸟兽散的背影叫道,“有必要的话我可以帮你们付出租车费!”

他们转过一个拐角,终于找到了Grant。他正无精打采地靠着墙,没穿上衣,乱糟糟的衬衫现在正按在他那肿胀流血的脸上。瞥到了他们,他一下子站得笔直,低着头。他们什么都没问他,就只是跟在他后面,穿过一堆吵闹的孩子走到了门口。

“我们要叫警察来吗?”Steve问道。

“我觉得我们差不多也结束了这个派对。”Bucky说。这倒没错——孩子们正在大批大批地撤退。

“在打起来之前这里的人更多。“Grant告诉他们,声音闷闷的。Steve和Bucky都瞪了他一眼,他默默地闭了嘴,钻进了后座。Bucky把他的手和上衣推开,仔细看了一下他的脸,确保没什么部位裂了,或是需要缝针。Grant血糊般的脸和指关节让他皱起了脸。乐观点想,一切都还好。至少他们这个晚上不必以去一趟急诊室结束。

“我要去把他的车开回去吗?”Steve问他。

“别。他可以明天自己跑回来开回去。”

“这可真是残忍。”Steve说,但是他笑着上了车。

他们一直等到离开了Joey Anderson家的这片街区才重新开始讲话。

“好了,你打算告诉我们到底发生了什么吗?”Bucky开口道。

“Joey开始说一些屁话!”Grant一听就炸了。Steve看了Bucky一眼。他们听过Grant讲脏话,但是他的嘴巴今天晚上比他们过去听到过的还要脏。这主要是Bucky的错。Steve在注意自己的言行这方面要远比他训练有素,这得感谢他的劳军巡演生涯,和他作为总是帮倒忙的复仇者门面担当的角色。

“所以你觉得你可以用你的脸让他闭嘴?”Steve推测道。

“啊,不是。我踹了他的屁股。”

“那我们刚才真应该去看看他的样子,哈?”Bucky讽刺地嘟囔了一声,“话说回来,你为什么要来参加这种派对?还有,你到底喝了多少酒?”

“我不知道,”Grant喃喃着缩起了肩膀,“大概,很多吧?”

“你常常来这种派对吗?”Steve问他。

“这是第一次,”Grant坦白道,“大家都认为我是一个乖宝宝。”

“这有什么问题?”
Grant耸了耸肩:“我只是受够了他们总是挂在嘴边的那一堆屁话。所以我就来这个派对上让他们看看我是重量级的。”

“在今天晚上之前你连一瓶啤酒都解决不了,不是吗?”

他们有时候会让他喝点红酒,或是喝几口他们的啤酒,但那只是偶尔。他这一辈子大概就只在Tony的派对上喝过两次香槟。

“没错,”Grant看上去难受极了,说实话,这让Bucky的火气没那么大了,“我是轻量级的。”

“这个嘛,你才一百二十磅,”Steve说,“你实际上完全属于轻量级。”

“羽量级,从技术上来讲。”Bucky哼了一声,补了他一刀。

“哦,所以你们觉得我就应该任他大放厥词,说Will是个怪胎吗?”Grant愤怒地喊道。这实际上有些偏离话题了,但没人可以指责一个醉鬼的逻辑,“他说我们应该把变种人都干掉!”

Steve叹了一口气,Bucky伸出手抹了一把脸。他们没办法指责他,说他做错了。Steve以前因为比这渺小多的事跟别人打过架,而且Bucky也曾因为人们说Steve的坏话而打架。Steve的身体状况并不算讨人喜欢,人们觉得他的哮喘实际上只是他爱戏剧化。

“他还说Will是死基佬。”

这个词让车里的气氛变得更凝重了,Steve和Bucky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Bucky的第一反应是,难道他?然后他摇了摇头。他曾经不止一次听到人们冲他和Steve这么说,但大部分都是网上的言论,发言者不必担心会挨超级战士一拳。在Steve还是豆芽菜的时候,人们通常管他叫“小娘们”或是“怪人”。

“我气坏了,”Grant继续道,“然后操他的Sammy就和Joey一个德性,’Barnes-Rogers有个双姓是因为他有两个基佬爸爸,所以可千万别在他面前说这个词’,Joey就是不肯闭上他那张嘴,一直在说要去把Will干掉。”

他的话不是那么容易理解,一部分是因为他们完全不知道他口里的那些名字都是谁,一部分则是因为Grant的话都是含含糊糊地含在嘴里讲出来的。“也许我们应该明天早上再来进行这场对话,”Steve建议道。虽然Grant可能会宿醉,但至少他的思绪会清晰些。他们想要知道整件事的前因后果,Grant现在这个情况,他们基本上不可能达到这个目的。

“不是说这有什么关系,但Will甚至都不是同性恋,”Grant把上衣从脸上拿开了,他的鼻子停止流血了,“我们检查过了。”

“你们检查——”

“呃,这是什么——”

“我也不是。我原本以为也许我是,因为你们。我知道这不是基因遗产——遗喘——遗传的。但我们只是想确保一下。所以我们原本打算给对方来个手活,或者也许——”

“别说了!”Bucky叫道。

“上帝啊。”Steve颤抖了一下,回头看了他们的儿子一眼。他永远,永远也不想知道他儿子的性生活。他知道这有些虚伪,鉴于他和Bucky在十五岁的时候就已经搞在一起了,但他还是禁不住觉得十七岁做……呃,任何事是不是都有些太早了?在这方面上,十七岁绝对有些太年轻了。

“但即使接吻我们都觉得挺恶心的,所以我们没成功。我们试过躺在一起给自己做手活,但谁都没办法做完。”Grant的语气突然变得有些若有所思,“虽然,我是说,我不想和Will做爱并不意味着我不想和其他男生在一起,我猜。Lao|er不是我的菜。无意冒犯。但是我猜如果有那么一天——”

“Grant,”Steve打断了他,他实际上回过头用手捂住了他儿子的嘴巴,“你明天会因为跟我们说了这些而尴尬死掉的。”

“他不会记得跟我们讲过这些,”Bucky边说边拐进复仇者大厦的停车场,“不幸的是,我直到死的那一天都会留下阴影的。”

“说真的,”Steve表示赞同,“我不需要听我的孩子讲什么手活手淫什么的。”Grant翻了个白眼,发出了抗议声,没能讲什么出来,因为Steve的手仍捂着他的嘴巴。Steve摇了摇头,“在我确保你不会再出言伤害我们的心灵之前,你不准再讲话。”

Grant推开了Steve的手:“我又不是小孩子!”

“呵呵,没错啊,”Bucky讽刺道,“一个喝得醉醺醺,跟别人打了一架,最后还叫家长来接他的人如是说。”

“Bucky,”Steve语带警告,“你有点——”

“我有点厌倦每次都要在打完架后帮你们擦屁股,”Bucky喊道,“上帝啊,难道比别人矮一英尺就意味着你们喜欢和别人打架吗?”

“这么说可真不公平。“Steve嘟囔着,与此同时,Grant呻吟了一声。

“从车里滚出去!”Bucky生气地命令道。

“我已经在他家里吐过了,”Grant坦白道,“这难道不意味着我不会再吐了吗?”

然后他通过吐在停车场的地板上回答了自己的问题。Steve掐了掐自己的鼻梁。

他们在Grant再次吐出来之前成功地把他带回了自己的楼层,一到家他就跑进了厕所。

“我们在明天之前都不能惩罚他了。”

“我们应该怎么做?这算不算是惩罚?”Steve的观点被Grant痛苦的呻吟声打断了。

“Steve,他不能这个样子,把自己搞得乱糟糟的,身边却连一个可以照看他的人都没有。他今天晚上让自己处于那么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状态。如果有人蓄意跟踪他怎么办,哈?”

Steve哼哼了一声:“所以你不是在生气他喝醉了酒?”

Bucky双手叉腰:“难道我不希望能生活在一个他不用每时每刻都得提防着会有人袭击他的世界吗?我当然希望。但是我们没办法拥有那样的世界,Steve,我们生活在我们的世界,一个仍然会有人想对美国队长的儿子意图不轨的世界。再说了,他惹怒的所有人都是因为,说出来吓你一跳,他管不住自己的嘴巴。他不能像这样如此不设防。”

Steve揉了揉额头:“我也不惊讶他竟然会想通过喝醉酒来证明什么。”

Bucky把马上就要发出来的嗤鼻声压了下去。Steve Rogers,准备向别人说教,告诉他们不用向世界证明自己?是啊,没错。Steve的眼睛眯了起来,仿佛可以猜到Bucky现在心里在想什么,Bucky就只是挑了挑眉毛。

“我要死了吗?”Grant带着哭腔在厕所里叫道。

“你死不掉。”Bucky向他保证,心却不由自主地软了下来。

“我以后再也不想喝醉了!”Grant呻吟着。

“我第一次喝醉酒的时候也是这么想的。”Steve感同身受。Bucky控制不住轻笑出声。

“我记得。你先吐了我一脚,然后剩下的晚上都在哭泣。”

他们可以听到Grant在厕所里的哭声,这让他们想笑又想哭。客观来说,他们意识到现在这个情况有多好笑,但如果在哭泣,并差点把胆汁都吐出来的是他们的儿子的话,他们就不怎么能客观地去看了,虽然这完全是他自找的。

“你们两个真对不起你们的爱尔兰血统,羞耻!”Bucky嘟囔着翻了个白眼。

“不好意思哦,我就算喝光一个酒庄的酒都不会醉。”Steve说。

“停!”Grant哀求道,“别再提到’酒’这个单词了好吗?”

Grant连水都不想喝,他们逼他喝了下去,他又在厕所待了一个小时,以防万一,然后才被允许起来回床上去。Steve和Bucky对视了一眼,Bucky叹了口气。

“掷硬币决定谁去收拾停车场?”他建议道。

“我去吧,”Steve自告奋勇道,Bucky看上去诧异极了,前者耸了耸肩。

“我猜这是我欠你的,你以前在我生病的时候为我收拾的次数数都数不过来了。”

Bucky微笑着摇了摇头:”你知道我们这不是在比赛,Steve。”

“我知道,但是,”Steve又耸了一下肩,“还是我去吧。”

Bucky也耸了耸肩:“那好吧。”

“你可以去厕所看看,确保他瞄准了。”Steve无辜地加了一句。Bucky眯起了眼睛。

“欠我你个大头鬼。”他嘟囔着。Steve一路笑着往大门走去:“Stark可能已经派了个什么机器人下楼去清理了。”


第二天早上,Grant直到过了十一点才从房间里出来,也只是因为Will来了,他才迫不得已出来的。

“你他妈的真是一个该死的混蛋。”Will一看到Grant就冲他喊道。Steve和Bucky交换了一个惊讶的眼神,他们正坐在厨房里,假装自己的听力突然退化了,好让两个孩子可以继续在客厅里讲话,而不是到Grant的房间里去,那样他们就没办法再偷听了。

“随你的便。”Grant说,轻轻摇晃着脑袋。

“我是怎么跟你说Joey的?我跟你说了他就是那副德性。我叫你别去他的派对,你还是去了。”

“也许我去是因为我知道他会满嘴屁话来挑事,然后我就可以有借口痛扁他一顿了。”

“少跟我来这套,”Will回嘴道,“你去是因为你想去。你他妈的完全不在意我告诉你的关于他说变种人的那些话。怎么呢,你觉得耳听才能为实吗?如果不是你亲耳听到他说那些话,你也许会一直跟他哥俩好下去,即使在我跟你说过他说过那些屁话之后!”

“也许有些时候我只是单纯想搞点乐子,而不总是关心政治什么的!”Grant挥舞着双手,“该死的,我难道需要在每次吃东西前,先好好读读上面那些该死的标签,看它们是不是由那些支持变种人的公司生产的吗?我难道需要去询问我认识到的所有人,问他们关于变种人权利的看法吗?也许有些时候我只是想做个普通的人。”

“是啊,没错,你想做个普通人,那就去做吧。”Will轻声说着站了起来,“不是我们所有人都可以那么幸运的。”他在出去的时候冲Steve和Bucky点了点头。Steve看上去也像是马上就要去揍Grant一顿的样子,但是Bucky看了他一眼。

“你现在是什么感受?”他递给Grant一杯咖啡。他们通常并不鼓励他多喝咖啡——我们家里最不需要的就是再多一个失眠的人了——但是特殊时刻需要特殊手段。

“好得不得了,”Grant反讽般地嘟囔着,“棒极了!”

“未成年喝酒,斗殴,妥协于同伴压力,你觉得现在是个出言不逊的时候吗?”Steve挑起了一边眉毛。Grant垂下了脸,羞窘地脸红了。

“怎么回事,孩子?这不像你。”Bucky问他。

“也许我厌倦了每个人都在说我是什么样,不是什么样。”Grant咕哝着。Bucky把翻白眼的冲动压了下去。是Rogers家的DNA里有喜欢跟别人叫板的成分?还是说这只是男性后代的特性?Sarah Rogers也是个厉害的女人,但是她从来都不会出去惹是生非。至少Steve想去证明自己的初衷还算是情有可原。Steve得向全世界证明他活着是有价值的。但是Grant又想要向谁证明自己呢?其他小丑同伴吗?

“人们这么想你并不意味着你就得赞同他们,或是反对,”Steve说,Bucky稍稍斜着眼睛看了他一眼,Steve眯起了眼睛,“你觉得我虚伪,但是我很乐意提醒你,我醒过来面对的是怎么样一个公众形象。”

“这和证明自己没关系,”Grant打断了他,“不是的。”他对着他们两个怀疑的目光强调了一遍,“我只是想要正常一点。”

“这是什么意思?”Steve问他,“你哪里不正常了?”

Grant露出一副难以置信的样子:“我哪里不正常?我得担心女孩子们喜欢我只是因为想要接近我的爸爸们。班级里的同学偷拍我的照片好卖给八卦杂志。我和一群超级英雄住在一起。我最好的朋友有超能力,可以点火。我完全不知道我是不是擅长运动,或是我加入棒球队是不是只因为我的家人。我可以告诉你们八种逃离这座城市的路线,带着一袋子的衣服、钱和新身份!”

Bucky张开嘴想说点什么,又合上了。他揉了揉眼睛,完全不知道应该怎么处理这种情况。

“是的......你不正常。就因为你的身份,你永远也不可能正常了,”Steve耸了耸肩,“那奢望那些得不到的东西又有什么用呢?“

Grant吐出一口气,声音大得像是噪音:“你们这种第一次经济大萧条来的人什么都不懂。”

“那你为什么不告诉我们呢?”Bucky鼓励他道。

Grant闭上眼睛,把头靠在沙发上朝后倒去:“我受够了每时每刻都有人盯着我。每个人都想管我的闲事。觉得自己知道我对所有事情的看法。那些人甚至都不认识我,但他们觉得他们了解我,只因为他们在上学的时候读到过你们的事迹,看过你们俩的新闻,或者就因为我有两个爸爸,所以他们就以为他们知道我的看法。我完全不能做错事,因为那会给你们两个抹黑。我就只是觉得......我都不能当一个孩子了。”

Steve叹了口气,看向Bucky。Bucky耸了耸肩。他也不知道这该怎么办。他们没办法改变这个现状,就算他们放弃复仇者的身份也一样。

“你知道的,我曾经也有这样的感受,特别是我刚醒过来的时候,”Steve告诉Grant,“即使是现在,我有时候也还是有这种感觉。我很抱歉给你带来了这么大的压力。”

“但我们这种人就是这样的,孩子,”Bucky说,他可以看到Steve垂下了肩膀,他肯定觉得这都是他的错,他不能忍受他这么想,“我们对此无能为力。我们的身份注定会带来这些责任。我很抱歉你从来不曾有机会做选择,也没办法选择中途退出。这就是我们的人生。如果你想要开始叛逆期,最后闹上新闻的时候,不要去担心我们的名声,想想你自己的名声。人们知道你是谁,他们一刻不停地盯着你,这就意味着你的所作所为不会像你的一些朋友那样轻易会被人们忘却。”

“这不公平。”Grant吐出一口气,声音有些干涩,就像在抑制着眼泪,不让它们流下来。

“是的,这不公平,”Steve说,“但事实就是这样。你可以选择反抗它,也可以选择利用它去帮助别人。”

Grant吸了吸鼻子,用力地眨了眨眼睛:“我不知道该怎么样让Will不讨厌我。”

“你搞砸了,孩子,”Bucky叹了一口气,“但是你认识到了错误,并因此感到糟糕,而且你不会再犯了。告诉他。向他道歉。向他证明那只是例外。他了解你,知道那不是真的你。”

“我表现得就像个彻头彻尾的混蛋。”

“那是Barnes家族的特质,”Steve开起了玩笑,“除了Winifred,当然了,考虑到她可没有Barnes家的血统。”

“你用不着再拍我妈的马屁了,Stevie,”Bucky翻了个白眼,“她已经死了。”

“你觉得她就看不到了吗?”Steve哼了一声,“不是的,先生,我会保证把她的优良传统永远传承下去的。”

Bucky摇着头,脸上有了点笑意,但看向Grant的时候又恢复了严肃的表情:“而且你打破了规则,把自己放在一个危险的位置。”
Grant扮了个鬼脸:“我就是喝成一滩烂泥了也照样可以收拾Joey Anderson。”

“要是Joey Anderson还有后援怎么办?要是派对上的所有人都跟你对着干怎么办?和那些认为变种人应该去死的人混在一起的问题就在于,他们通常和像他们一样的混蛋混在一起,物以类聚。如果最后是五个或是六个对你一个你要怎么办?你的骨头是很硬,也知道怎么打架,孩子,但不管怎么样,你还是只有十七岁。”

“因为想融入他们的群体就打破规则可不是什么好的理由,”Steve接过话,“我们在规则、法律不公平,需要改变的时候可以打破它们。而不是在想去参加一个派对,营造哥俩好的氛围时这么做。”

“你们像我这么大的时候难道就从没喝醉过吗?“Grant挑起眉毛反问他们。

“我们那时候穷得要命,”Bucky说,“我们不能把钱花在买酒作乐上。钱都得花在买食物和药物上,你知道的。”

“而且我那时候非常脆弱,”Steve跟他一唱一和,“酒精可能会要了我的命。”
Grant垂下脑袋:“好吧,我很抱歉。”

“是的,你应该感到抱歉。而且你被禁足了。”Bucky的语气不带一丝商量的余地。

“但你可以先去向Will道歉。”Steve说。

“哦,是的,你最好去向他道歉。”

“这很公平,”Grant接受了,“我会去向他道歉,告诉他我被禁足了,然后上交我的手机。”

他回去了自己的房间,Steve哼了一声:“我们买不起酒?”

Bucky狂笑了起来:“看看这是谁在讲话啊,脆弱先生。你讨厌别人认为你很脆弱,但是在对自己有利的时候,你倒是不介意出这张牌了。”

Steve耸了耸肩:“是你先说谎的。”

“那我也比你要厉害。”

“哦,真的吗?我很确定他以前听到过我们谈起那时候去看电影,跳舞什么的,但现在我们突然就穷到买不起酒了?”

他们就这么一来一回地挑着对方的刺,调笑般地讽刺对方,最后倒在沙发上扭打起来。Bucky不要脸地利用了Steve怕痒的肋侧占了上风,但是Steve更不要脸,他的手钻进Bucky的裤子里围住了他的yin|jing。Bucky惊呼了一声。

“这不公平!”

“在爱和战争的国度里,一切都是公平的。”

“那这算哪个?”Bucky挑着眉毛问他。他把Steve的两只手都按到了他的头顶上,Steve弓起身子凑近Bucky的脸,近到都可以看清Bucky开始变暗的眼眸,和他那向他的嘴唇移去的眼神。

“战争。”他低声道,把他们两个人倒了个个,躺在了沙发下面。Bucky笑得太厉害了,简直不能再继续调笑下去了。

“呃,你们想要我的手机还是......?”Grant打断了他们,“我可以等会儿再来,如果你们想要在这里做起来的话?”

Steve大声地抱怨起来:“你最近怎么了?还有你最近讲到性的态度?我那个会脸红,在我对他进行性教育时差点就要哭出来的十三岁儿子哪里去了?”

“你确定你再对他进行性教育的时候想的不是你自己吗?”Bucky开着玩笑。

“你说的’最近’是什么意思?“Grant问道,“我还在什么时候提到过性了?”

Steve和Bucky对视了一眼,爆笑出声。Grant的脸变得越来越红。

“喂,你们两个,认真的。我昨天说了什么吗?”

“你只是告诉了我们有关,呃,”Steve之前说得倒是很随意,但现在也控制不住红了脸,“你们尝试的事情。”

“哦,我的上帝。”Grant呻吟了一声,双手捂住了脸。Bucky忍不住偷笑了起来,尽管在他的独生子处于人生最窘迫的时候这么做好像不太厚道。

“哦,打断一下,”Bucky想起了什么严肃正经的事需要告诉Grant,他往前靠去,Steve还跨在他身上,头发因为刚才的打闹乱成一团,“我们很为你骄傲,为你在喝醉的时候还记得给我们打电话,而不是自己开车回来。”

“没错!”Steve表示赞同,他仍旧握着Bucky的手腕,把它们定在他的头顶上,“我们对此很高兴,也非常乐意你给我们打电话,而不是试着用其他方式回家。”

“好的,”Grant的脸还是通红一片,羞到不好意思跟他们对视,“呃,我的车怎么了?”
“它还在Joey Anderson家。你得跑过去把它开回来。”

“跑过去?”Grant的脸色因为这个想法开始发青。

“跑过去,”Bucky仍然是那种没有商量余地的语气,“等下次有人想让你多喝酒的时候,你可以想想这是什么滋味。”

“你们真的会让我一路跑过去吗?”Grant让自己听起来尽可能地凄惨,想靠装可怜逃过这一劫,让自己看起来可悲又伤心。可惜这招对他的爸爸们不怎么管用。

他们确实逼着他,在他还处于宿醉的痛苦中时,一路跑回去把车开了回来,虽然他们其实陪着他一起去了。在以后的日子里,每当Steve告诉他那其实只是一种修辞手法时,Grant总会朝他翻白眼。




TBC


所以最好的翻文环境就是没有wifi的飞机上......




评论(4)
热度(119)

© Joa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