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Steve最配的只有Bucky
与Bucky最配的只有Steve
翻译目录:http://joankindom.lofter.com/post/3ca4d7_ee7157c9

【授权翻译】【无差】里程碑(18)

原作者:biblionerd07

原文链接:Milestones

系列链接: Two Supersoldiers and a Toddler Part2

前篇见 第六子【1】【2】【3】【4】【5】【6】【7】【8】【9】【10】

授权及前文:【1】【2】【3】【4】【5】【6】【7】 【8】【9】【10】【11】【12】【13】【14】【15】【16】【17】



Chapter 18:声势浩大


“你准备好了吗?”Bucky帮Steve正了正领带。

“准备好了,”Steve确认,“全息摄像机带了,手机带了,我还清理了一下空间好用来录像,相机也带上了。”

Bucky挑起一边眉毛:“哇哦,Steve,你觉得我们需要把这个录下来吗?”

Steve翻了个白眼:“这可是个大日子。”

“这是个大日子,”Bucky表示同意,“但我不确定我们需要五份视频录像。”

“我只说了三个。”

“这个嘛,很显然我也带了手机,你知道Sam肯定也会录,”Bucky帮他清点了一圈,“实际上,你知道吗,我们最后会有上百万份拷贝,因为Tony会假装自己根本没有录,但他会偷偷这么做。Natasha也不会表现出她会这么做的样子,但她最后肯定会录下整个视频的。”

Steve笑了出来:“哦,那就好了,起码我们有备份了。”

现在轮到Bucky翻白眼了:“就好像我们会把它弄丢一样。”

“谁知道呢,”Steve在坐进了车子里,“大厦可能会被炸掉。”

他们在去学校的路上一直在拌嘴,半真半假地争论一下汽车电台啦,车内温度啦。终于停好了车,他们才抬头去看学校门口挂着的那条大大横幅:

2030届毕业典礼

Steve飞快地捏了捏Bucky的肩膀,和他一起走了进去。一个高中一二年级模样的学生带着他们来到了家长预留席,一路上都瞪着眼睛。Steve向周围看了一圈:

“你看到他们了吗?”

就在这个时候,大家一下子就都出现了。所有人。Natasha和Clint在前面领头,Pepper和Tony正在调戏Bruce,Lily在后面牵着Jane的手,他们的另一个女儿Tyra骑在Thor的肩膀上,咯咯笑着在和Darcy说着什么,后面跟着Sam,Rhodey和Carol,他们三个正兴高采烈地说着话,可能是空军之类让人听不懂的话题。几个少年复仇者分散地坐在露天座位上。Fury也在人群中的某个地方,但他更希望不被别人看到。帮每个人都弄到票真是一场噩梦。Grant最后干脆就以免费的复仇者大厦导览来贿赂别人把用不着的票让给他。

“你们会录像吗?”Tony问。

“当然了,”Steve说着拿出了全息摄像机。Tony露出了一个笑容,每当他看到别人在用他的发明时,就会禁不住得意。他弹了弹自己的眼镜。

“我叫JARVIS在这里录了。”他像是在吐露什么秘密般说。

Sam和Bucky同时拿出了手机。“我还得拍几张照片,”Sam说,“我得放几张到我那个毕业拼贴画册里,那里面有我所有的侄女和侄子的毕业照。”

没过多久,校长就出现了,把大家的注意力吸引了到讲台上,典礼开始了。毕业生们都带着帽子,穿着长袍,两两一对排着队。Grant走过来的时候,他们那一排喧闹了起来,他的脸颊和耳朵都红了,但是脸上的笑容却分外灿烂。半个小时过去了,Bucky开始不自在地在座位上扭动起来。这椅子可真硬。他的脊背不是原本的那个。没错,他是一个被增强了体质的超级战士,但他也确确实实一百多岁了。他觉得学校应该给他准备一把舒服的扶手椅什么的。一个什么人正在长篇大论地讲今天对孩子们是多么的重要。学校本来准备叫Steve发言的,但被他拒绝了。

(“我不想在这天抢Grant的风头。”他这么跟Bucky说。

“你只是懒得写演讲稿。”Bucky揭穿了他。

“这个嘛,也算是个原因。”)

“这可真无聊。”Bucky凑到Steve耳朵边低语道,声音低到全息摄像机都不会录进去。

“我的屁股很疼。”Steve表示赞同。Bucky露出那种坏坏的笑,Steve无比嫌弃地看了他一眼,“不是那种疼。”

“我们可以偷偷溜进厕所来点那种疼……”Bucky开着玩笑。Steve哼了一声,差点把全息摄像机的三脚架弄倒了,逗得Bucky咯咯咯地笑了起来。

“你都是一百一十岁的人了。”Pepper翻了个白眼。

“一百一十三岁。”Bucky咧着嘴纠正了她。

“他把一百岁那部分给扔了。”Steve边笑边嘟囔。

台上的发言人,一个每年都会给学校捐很多钱的当地企业家,终于讲完下台了,该毕业生代表发言了。她是Grant的朋友,他们出去约过几次会,但没那么认真。Bucky本来想看在她是他儿子的朋友的份上好好听她讲话的,但她的发言也很无聊。最后,校长终于站起来宣布到了发证书的时间了。没等多久就轮到Grant了,他们的欢呼声太响了,还持续了很长时间,长到校长不得不停下来等他们平静下来,还顺便瞪了他们一眼,那个眼神让Bucky想起了严肃的修女。Steve在他身边也笑了起来,Bucky知道他们想到同一件事情上去了。

去年,学校董事会受到了很大的压力,被要求通过一项把变种人踢出当地学校,让他们和同类去上学的法令。还好这项法令没能通过,但还是让很多人至今都有些闷闷不乐。

Will的家人就在他们的前面两排,很明显有些郁郁寡欢。他的父母紧紧握着对方的手,他的哥哥和姐姐则在瞪着周围的人看。Bucky为那些被Amy抓包的人感到可怜。她是个甜美的女孩,但只要涉及到她兄弟的事情,她就会马上变身为保护欲旺盛的熊妈妈。Natasha教会了她防身术,所以大部分混蛋根本都不知道是什么打中了他们。

Will昂着脑袋接受了毕业证书,他的脸通红。Grant在Will经过他身边时伸出一只手,Will紧紧地握住了它,大概一秒钟,然后就继续朝他的座位走去了。

“那可真是一张好照片啊。”Bucky说。

“没错,我会把它从视频中截下来的,”Steve说,“我们也可以给Will拷一份。”

不幸的是,他们还得继续坐着,等着其他两百多个孩子接受完证书,典礼才算结束。可怜的Tyra才六岁,Grant过了之后没两个学生,她就开始哀嚎。她最后坐在了Sam的怀里开始玩他的手机游戏。Sam对孩子们溺爱得要命,孩子们也总能一下子就发现这点。

Bucky一直在抵抗着要靠到Steve肩膀上的冲动。他是一个狙击手。他可以一动不动地坚持几个小时——如果有必要的话甚至几天。他试着让大脑变得一片空白来对抗无聊。结果不是很理想。他转而开始想等下在复仇者大厦的毕业派对,不知道会不会有孩子找Will的麻烦。Steve在他身边不停地唉声叹气。这太隐晦了,得足够了解他的人才能明白他的意思,但这可难不倒Bucky。他从屁股口袋里拿出一个小本子,跨过Sam,从Bruce的前口袋里抽出一支笔,然后一起递给了Steve。

“真是我的英雄。”Steve低声道。

他在画画,Bucky在旁边看,两个人都得到了乐趣,然后Tyra爬了过来,开始指挥Steve。Steve在她爬过来的时候匆忙地翻了一页,免得让她看到他画的Bucky,那可有些有伤风化。Lily倒是很志得意满,Sam把他的手机递给了她,让她可以接着玩Tyra留下的游戏。

“画一匹小马,”Tyra要求道,“拜托。”

最后,在Steve几乎画完了整座动物园,他们玩了四盘一字棋后,Eric Zubrowski终于毕业了,证书总算是发完了。校长最后祝贺了毕业生们,他们开始朝空中扔自己的帽子,然后又争夺着去接住它们。Bucky一下子站了起来,他真是受够这么一直坐在那里了。Grant过了几分钟才过来,他得挤过一堆人,还得在半道上停下来跟他的朋友打招呼,但他最后还是来了,他们都开始拍手,再次为他欢呼。

“结束了吗?”Tyra双手插着腰大声问,“Mama说结束了我们就可以吃蛋糕。”

“得到Grant的派对上才可以吃,”Lily用那种大姐姐的权威又傲慢的声音纠正她道,Bucky对这种语气太熟悉了,他的妹妹们就喜欢这么命令他,“而且得经过他的同意,你才能吃。”

Tyra转向Grant,露出了她最好的,最可怜的狗狗眼,Grant弯下腰把她抱了起来:“我当然会同意给你吃蛋糕!”他说着抱着她转了一圈,把她放了下来,对Steve和Bucky咧开了嘴。“来吧!”他说,张开了双臂。

Steve笑了起来:“你真是太了解我们了。”然后他们就用熊抱包裹了他。

“我可以把你们两个都抱起来转圈。”Steve说。

“你不行,”Bucky说,“我可以。”

“你们快别折磨那孩子了。”Sam反驳道,把Steve推到一边,自己上去抱住了Grant。

“他是我们的儿子。”Bucky低声嘟囔着,但只敢让Steve听到。Natasha的手肘太锋利了,他不敢讲的太大声。

他们大概拍了上百万张照片,Bucky一次都没抱怨。他们还得赶紧回大厦去准备那些派对上要用的东西,因为他们拒绝了Tony的那些专业人士,也不让Pepper去找那些办外脍的、做装饰的,还有其他人。Sam在他们装食物的时候不满地抱怨了一下,他当然是在开玩笑。他懂的。

Will也来帮忙了,Steve忍受着Will的奶奶不时对他眨着眼睛,还有调情,Bucky在一边笑得傻里傻气。为了避免去协调两个派对的时间,他们决定就把Grant和Will的派对合二为一好了。反正复仇者大厦有的是空间。Will和Grant恰巧在他们摆好所有放食物和礼物的桌子时出现了。

“我发誓,这些臭小子们有第六感,他们知道什么时候我们干完了这些工作。”Bucky开着玩笑。

“也许他们就一直坐在大厅里,等着JARVIS给他们的’安全’信号。”Steve也应和着他。

“被你们发现了,”Grant笑了起来,“但这可真是个好主意。我下一次绝对要利用JARVIS。”

客人们没过多久就一个一个地出现了,有神盾局的特工,Barnes家的人,Grant和Willl的同学,Grant的棒球教练。Jones医生,Grant以前的治疗师,同时也是Gabe的孙女,也来了。

“哦,我真不敢相信他已经高中毕业了。”她说。

“我懂你的感受,”Steve摇着头,“他被噩梦惊醒后爬到我们的床上仿佛就是昨天的事情。”

“那就是昨天的事情。”Bucky一本正经地说,揉着Grant的头发。

“Papa。”Grant压低声音吼他,眼睛瞟向角落的一群女孩。Bucky有些抱歉地抬起双手。

“也许你可以给她们弄点喝的?”他建议道。

“我可以给她们啤酒吗?”Grant兴冲冲地问。Steve看了他一眼:“可以,Grant,这可真是个好主意。在我们这个被公众高度关注的、住满了超级英雄的大厦里向未成年人提供啤酒。”

“好了,好了,”Grant翻了个白眼,“学会听笑话好吗,老头子。”

Steve夸张地按住了自己的胸口:“老头子?”

“你本来就很老了啊。”Natasha不知道从哪里冒了出来。

“哪个是我们的目标?”她几不可查地冲角落里的那堆女孩子示意了一下。

“没有目标!”Grant抗议道,“停下来!”

他们又开了一会儿玩笑,聊了一会儿天,又见了一些人,最近很久没有这么热闹过了。Barnes家的很多人都来了,有很多甚至不是单单冲着那些免费食物来的。当然还有一些他们不认识的,Will的家人,所以Steve和Bucky,以及其他的复仇者最后都签了好几个名。好多非神盾局人员(甚至还有几个神盾特工)都敬畏又带着些担心地盯着Fury看,他戴着眼罩,紧紧地抿着嘴唇,Maria Hill对着他低声说了些什么,让他笑了出来,人们这才放松了一点。当然Tyra拒绝从他的肩膀上下来这点也帮了不少忙。

等到差不多的时候,Tony用叉子敲了敲自己的酒杯:“家长应该发言!”他叫道。Steve眯着眼睛瞪了他一眼。他的脸有些红,他肯定是自己带了酒来,因为他们准备的潘趣根本不含酒精。

“没错!”一些人开始跟着起哄。Steve和Bucky看了对方一眼,又朝Will的父母看去。Will的爸爸也苦着脸,但是他的妈妈耸了耸肩。“好吧……”她开口道,“我们为Will感到骄傲。他在学校的日子并不好过,即使有时候人们对他的态度并不好,他也还是坚持了下来,并完成了学业,我们为此感到自豪。”

“我们很高兴他从来没有失去自己的本心,”Will的爸爸补充道,“他没有被这些事情压垮,没有变得愤世嫉俗。他那颗柔软的心一直未变。我们很为你骄傲,儿子,我们爱你,我们希望,即使长大后,你也不会被这个世界所改变。”

Will的脸变得通红,他不带一丝尴尬地拥抱了他的父母。大家都看向了Steve和Bucky。Steve有些别扭地清了清嗓子。“天呐,这个指令可真难办。”他低声对Bucky喃喃,摸了摸额头,“呃,我们也为Grant感到骄傲。我们,呃......我们两个都没能从高中毕业,你们知道的,所以,这算是一项了不起的成就了。”他吐出一口气,“Grant有许多烦心事,也经历过许多糟糕事,就算他选择放弃也无可指摘。但他熬过去了,”Steve耸了耸肩,“我们为你做过的所有事都感到骄傲。”他看向Bucky,挑了挑眉毛。

“呃,”Bucky舔了舔嘴唇,“没错,我们非常骄傲。说实话,我有时候仍然不敢相信我们能如此幸运,有自己的孩子,还是这个孩子。他非常棒。好吧,说实话,实际上,你们知道吗,他其实挺糟糕的——他太固执了,跟他的父亲一个样,”他看了Steve一眼,“他比我们都要聪明,在大部分时间里。一直如此。但是,呃,我喜欢他们这个样,我喜欢那种固执地反击回去的态度。Grant差不多就是以这种态度应对他的人生的,应对所有发生在他身上的那些不好的事情,所以......好吧,我猜我想说的是,我们很为你骄傲,但我们丝毫不为此感到惊讶,我们一直知道你非常棒。”Bucky点了点头,表示自己讲完了。

Grant正低着头研究着自己的鞋子,他的脸也很红,因为在所有人面前被这么公开表扬感到一丝腼腆和尴尬。Clint笑了,把他稍稍向Steve和Bucky那边推了过去,他顺势走了过去,没有抗议,也没有去看周围的人是不是都在盯着他看,他只是过去一人一边抱住了他们,他们三个紧紧地抱在了一起。

“我们爱你。”Steve低声对他说。

“非常爱。”Bucky说。

“我也爱你们。”Grant歪着嘴对他们笑,那种在他三岁的时候,会让他们心甘情愿做任何事情的笑容。

Bucky清了清嗓子,他觉得有些哽咽。他们放开了Grant,但Steve和Bucky还抱在一起,Steve轻柔又珍重地在Bucky的头侧印下一个吻。“别在公共场合哭出来。”他低声开着玩笑。

“嘘,我才不会哭。”Bucky带着一丝微笑反驳他。Steve哼了一声。Bucky总是很容易哭,从他们还是孩子的时候就是这样。

“我知道你不会。”Steve用一种明显口是心非的语气安抚着他。Bucky绽出一个微笑,然后报复地用手肘顶了顶Steve的肋骨。

“只是——他要离开我们了,Stevie。”他低声说,看着Grant在和一个女孩搭讪。他看上很是游刃有余,Bucky有些自得地想。

Steve叹了一口气:“我知道。我们和他只有这最后一个夏天了,然后就又剩下我们自己了。”

“没有他在会很奇怪。我们养了他十五年,突然他就这么走了?这不公平。我想要更多的时间和他在一起。”

Steve让自己的脑袋靠在Bucky的头上:“我也是。”

“你们两个是在这里暗自伤神吗?”Sam双手插在腰上,“得了吧。他的学校才不过离这里三个半小时的车程。马里兰是个很棒的学校。”

“只是可惜他离开了纽约。”Bucky摇着头说。

Sam对此嗤之以鼻。

“你们当初不也是这样。”

“是啊,看看最后是个什么结果。”Bucky笑着回了嘴。Steve顶了他一下。

“这不好笑。”

“有点好笑。”

“我还以为做父母的都在为儿女离开自己而倒计时呢,”Tony插了进来,“或者那只是我的父母。”

“如果你是我的孩子......”Bucky开始开玩笑,然后稍微费劲地想了一下Tony可能有的童年,“我也不会希望你离开的。”

Tony看上去惊讶极了,Steve靠着Bucky的头发,掩住自己的笑。Tony不知道要怎么应对这种柔情时刻,就只是拍了拍Bucky的后背,去找Pepper了。

最后,派对结束了,客人们都三三两两地离开了,他们还得收拾。Tony的机器人帮了些忙,算是吧,Grant把Min-E从他的柜子里放出来,叫它去干点活,结果他和Dum-E最后撞在了一起,把剩下的蔬菜盘子都撞到了地上。所以他们就把机器人都赶走了。

Grant的毕业证书在几个星期后才到,学校要在毕业典礼后才会把它们寄出来。Steve和Bucky在收到的时候兴奋极了。

“Stevie!”Bucky叫道,“镜框在哪呢?”

“到了吗?”Steve也大声叫了回去,从走廊跑了过来,中途还跳了两下,鉴于他要一边走还一边穿着鞋子。

“到了!”证书到了,但是Grant不在;他去和Will玩了,Will明天早上就要走了。他没有选择去普通的学校,而是去了Xavier学校,他们得在暑假去Xavier英国的家里待一段时间,到秋冬学期的时候才会去纽约的学校。Grant有点崩溃,但还是用尽全力为Will感到高兴,他可以出去旅游了,而且身边将会有一群对他所经历的事感同身受的人,他人生的第一次。

Steve找到了他们特别为证书定制的镜框,马上和Bucky一起把它挂在了客厅。然后坐在沙发上好好欣赏了一番。

“万一Grant想要带着它去上学怎么办?”Steve突然发问道。

“哈,”他们完全没想到这个可能,“这个嘛,我猜那我们就得去拷贝一份了,然后把拷贝挂在墙上。”

他们安静了一会儿:“你觉得他会想带走吗?”

Bucky耸了耸肩:“我觉得大部分人都不会带的。会有人把自己的大学证书挂在办公室墙上,但我从来没有在任何一个医生的办公室里看到他们的高中证书。”

他们又安静了下来,靠着对方,一起去看那张写着Grant名字的精美纸张。

“我们的儿子要去上大学了,”Steve说,笑了笑,“大学啊,Buck!”

Bucky笑了。“我们的儿子要去一所很棒的大学上学了,”他补充道,“他还会去打棒球!”

“他对重新组建一个棒球队感到很紧张。”Steve提醒他道。

“他可以的。”Bucky非常自信地说。

“是的,他可以的。”Steve表示赞同。他把头靠在了Bucky的肩膀上,“我觉得我们干的还不错,你知道的,到目前为止。”

Bucky停不下脸上的笑容:“没错,Stevie。我们棒极了。”


TBC

评论(4)
热度(109)

© Joa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