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Steve最配的只有Bucky
与Bucky最配的只有Steve
翻译目录:http://joankindom.lofter.com/post/3ca4d7_ee7157c9

【授权翻译】【无差】里程碑(19)

原作者:biblionerd07

原文链接:Milestones

系列链接: Two Supersoldiers and a Toddler Part2

前篇见 第六子【1】【2】【3】【4】【5】【6】【7】【8】【9】【10】

授权及前文:【1】【2】【3】【4】【5】【6】【7】 【8】【9】【10】【11】【12】【13】【14】【15】【16】【17】【18】


Chapter 19:重回学校


箱子和塑料盒都已经装到车子上去了。放弃了钟爱的四门汽车,他们选了一辆卡车,卡车装的东西多,而且Tony拥有的交通工具应有尽有,所以他们不妨还是选择卡车吧。Grant选了一间有厨房的寝室,作为一个潜在的运动员,他一直有些担心自己得去学校食堂解决每一餐,所以他还带上了碗碟,还有装饰品和寝具。

他们真的要这么做了。开车到马里兰,把他们的儿子丢在一个他们完全没去过的地方,让他一个人留在那里。

不是说Steve和Bucky要抓狂了。

开过去的路上还不赖;Grant把他的手机和车上的音响连了起来,开始放音乐,Steve和Bucky开玩笑般地抱怨了一番。

“至少他不再想听那首该死的猴子跳上床的歌了。”Bucky说,这话让他和Steve的嘴角稍微忧虑地下垂了一点儿,而Grant则是不堪忍受地翻了个白眼。

“你每天都要听四个小时,”Steve怀念道,“然后还会叫我们也跟着一起唱,你自己则在自己床上或是沙发上跳。”

“还有我们的床。”Bucky插了进来。

“然后到了掉下来摔着头的部分你就会变得特别戏剧化。”

“有时候你甚至会流出眼泪。”

“也许大学毕业后你可以尝试一下去演戏。”

“你们两个,”Grant呻吟了一声,“打算一整天都这么做吗?”
“没错。”Steve一点儿也不歉疚地回答他。

“我们还会在你的新室友面前让你尴尬。”Bucky说。Grant吐出一口气,但是带上了一点儿微笑。

学校里满是在找寝室和新生导览的一年级新生。Grant有些不安地朝车窗外看去。他以前从来都不需要在没有Will的情况下交新朋友;幼儿园的第一天他就认识Will了,他们从那以后就一直是最好的朋友。

他在寝室外面草坪的折叠桌那里接过了助理辅导员给他的钥匙。他们三个两趟就把所有的箱子都搬进了寝室。有两个超级士兵父亲有时候还真是非常方便。“好吧,这里还真是......居家。”Steve说,他们被豪华高级的复仇者大厦宠坏了。这寝室看上去可真小。围着客厅有四间卧室,两个厕所,一个差不多只比Steve和Bucky战前的厨房大一点儿的厨房,但还是小的有些好笑。

“这已经比其他寝室好很多了,”Grant说,“我看了所有的照片。”他咬着嘴唇四处打量了一下。他在几个星期前就知道他的室友们都叫什么了,也和其中的几个搭上了话;他有些紧张,因为他是这里唯一的一个新生。他有五个室友;三个是二年级,还有两个是三年级的。

“好吧,”Bucky拍了拍手,“让我们看看哪些房间没有塞满东西,然后选一间拥有对周围狙击手来说最不利的角度的房间。”

“Papa,”Grant听上去有些痛苦,但Steve摇了摇头,“别试着反抗。就这么说定了。你觉得我们会就这么把你留在这里,在不确定你是不是安全的情况下离开?”

Grant抿起嘴巴,但最后还是听话地走动了起来,透过开着的门朝房间里看去。“我只能选双人间,”他提醒他的爸爸们,“只有三年级才可以一个人住一间。”

“也许他们可以带你逛一逛,”Bucky建议道,“和大一点的孩子混熟总不是什么坏事。他们可以帮你。”

“但你还是需要去参加新生导览,”Steve说,“见一见其他的新生。”

“我知道,”Grant嘟囔着,“这两个双人间都没有东西。”

“那太好了。”Bucky说,已经开始打量自己所在的房间,走到窗户边,把脑袋探了出去。Steve去了另一间双人间开始检查。

“我说,这间不怎么好,”Steve叫道,“到周围的大楼都是直线。每一扇窗户都一一对应。这可真是荒谬,从安全角度来说太可怕了。”

“这间好上一点,”Bucky也汇报道,“那就是这间了。虽然有一部分仍然可以从其他的大楼看到,但大部分都在盲区上。”他叹了一口气,“虽然我宁愿它没有朝向其他大楼的窗户,但看起来这已经是最好的状态了。”

“我不觉得有多少大学寝室会考虑到抗狙击手设计。”Grant说。

“他们应该这么做,”Bucky阴郁地说,“想想那么多的枪击案?”

“我们能不能别再讨论这个了?”Grant恳求道。

Bucky挥了挥手:“好吧,但我还是不开心你不被允许携带枪支。”

有人在这个时候在他们身后咳嗽了两声。Bucky还有半个身子悬在窗外,观测这到二楼的落地距离,以免Grant会有需要跳下去的一天。

“你好,”Grant有些尴尬地说,“呃,我叫Grant。”
“叫我Neil,”他伸出一只手,“你是新生,对吧?是队长和Bucky的孩子?”

Grant微微红了脸。“呃,是的。”他看了一眼Bucky,Neil顺着的他的目光看了过去。Bucky的屁股占了视线的主要部分。Steve刚好在这时走了进来,站在了Neil后面,吹了声口哨。

“可不是一个风景不错的房间嘛。”他笑了起来,Bucky顺势扭了扭屁股。

“哦,我的上帝啊。”Grant压低声音喊道。

Neil瞪大了眼睛。“哇哦,”他喘了一口气,“我是说——哇哦,我,呃,我知道你是队长的儿子,我查过了,但是这…….”他没讲完。Steve伸出一只手,Neil的眼睛仿佛瞪得更大了,如果他的眼睛还能瞪得再大一点的话。“我是Steve,很高兴认识你。”他用大拇指指了指Bucky,他现在终于从窗外把身子探回来了,“那是Bucky。”

“你们好。”Neil现在听上去完全就是个脑残粉。Bucky也握了握他的手,顺便隐晦地打量了他一番。隐晦到Neil也许甚至都没有注意到。Steve和Bucky根据Grant得到的名单,对他所有的室友都做了背景调查,所以即使Neil什么都不说,他们也对他有一定的了解了——他是大三生,经济专业,他的妈妈Jessica和爸爸老Neil,分别是家庭主妇和银行家。

“呃,我一个人住一个房间,”Neil说着指了指大厅对面,“我猜你大概要和Tim住一个房间。他可能会在上课前才来,他就住在这附近,所以他只有想来的时候才会来。”

“哦,你们都认识对方吗?”Steve问道。

“是的,Alex,另外一个大三的,是我大一时候的室友。Mike是他的弟弟,他和Ethan从小一起长大,他们两个在去年的英语课上认识了Tim。”

Grant看上去有些不安。和学长住在一起就已经让他觉得紧张了,现在知道他们互相都是朋友让他感觉更难受了。他总体来说还是很腼腆的;所以有Will在总是很好的,他很外向,所以在Will认识了新的人以后,Grant就也可以附带着和他们做朋友了。

Steve把手臂搭在了Grant的肩膀上安抚他:“Grant会参加学校的棒球队。”

Grant的脸红了起来。“如果我能进校队的话,”他喃喃自语着,“我还得参加选拔。”

“但是他一定可以加入的,”Bucky像是知道些什么,“我希望你们都喜欢棒球?”

“哦——呃,那真棒,”Neil迅速说了一句,“我从来都没有对什么体育项目感兴趣过,但那听上去很棒,我猜。我们寝室出了个运动员。这可真是,呃,这对我们来说是个新鲜事。”

Grant看上去悲惨极了。Steve捏了捏他的肩膀,Bucky看上去马上就要去给Neil一点颜色看看了。Grant哀求地看着他,他顺从地抿紧了嘴唇。

“那好吧,Neil,很高兴认识你。Grant要去参加新生导览了,Bucky和我要去参加新生家长会。”Steve说,他们在离开之前,把Grant的箱子都堆在了他的床上。

“这可真是太好了,”他们一出寝室楼,Grant就叹了一口气,“他们都已经是朋友了。而且他们还讨厌体育项目。这可真是太好了。”

“他可没说他们讨厌体育项目。”Steve试着安慰他,“他们可能以为你是那种喜欢欺负人的人,就像电影里演的那些四肢发达的运动生一样。他们只是还不认识你。”

“再说了,就算他们不怎么样,你也可以和其他人交朋友,”Bucky说,“你班级里的同学,棒球队的队友,也许就在等下的新生导览上!”

“是啊,也许吧。”Grant低声说。

把Grant留在新生导览的队伍里可不算是世界上最容易的事情。他看上去很忧郁,就那么站在那群新生之外,没有跟任何人说话。虽说Steve在他这个年龄,在他去艺术学校交到了些艺术生朋友之前,也没有在朋友中很吃得开,但是他从来也没有惧怕过在人群中开口讲话,不管Bucky在不在场都一样,而且除了Bucky,他确实也有其他的朋友。

“他以前就在没有Will的情况下也交过朋友,”Bucky说,嗓音有些发紧,“我是说,Will从来没有和他一起玩过棒球,而且他也总是能在队伍里交到朋友。”

“他会没事的。”Steve附和道,虽然他们两个都对自己说的话不是很自信。家长会很无聊,Bucky睡着了,Steve在一边画他,确保把口水从他的嘴角缓慢又坚定地留下来的神韵捕捉了下来,还有他的金属手臂在脸上按压留下的痕迹。他把这幅画起名叫做“变成蠢货的白马王子”。他们最后和Grant汇合了,准备一起去吃点东西。

“导览怎么样?”Bucky问他。

Grant耸了耸肩:“还不赖。”

Grant没有再讲下去了,这让Steve的脸缩成了一团。这绝对不是什么好的征兆:“有碰到什么有意思的人吗?”

“我其实没怎么和别人说话。”Grant说,一边吃着墨西哥玉米煎饼。

他们在拥挤的超市里买了些东西,好塞满Grant的橱柜,Steve和Grant在Grant拆行李的时候还在一边呆着。他们把他的床铺好了,把他的海报贴了起来,把他的衣服也挂进了衣柜。

“好吧......”Bucky有些迟疑。他们原本的计划是今晚就开回复仇者大厦的,但他可以看得出Steve现在的感受和他一个样:他们都不想就这么留下Grant。他们也不会想这么做,特别是他明显感到不安的现在。

“我们可以留下来过夜,”Steve低声说,他注意到了Neil正从大厅走过来,他不想让Grant感到尴尬,“我们可以去找一间旅馆。”

“或者我们可以睡在上铺。”Bucky开着玩笑。他们两个挤那么一张床肯定很要命。

Grant想了一会儿,吐出一口气,摇了摇头。“我会没事的,”他说,挤出一抹笑容,“你们最后还是得离开的,不是吗?”

“也不一定。”Bucky嘟囔道。Grant笑了笑。

“真的,”他坚持道,“我会没事的。”

Steve和Bucky开始无声地交谈。如果他真的想让他们离开,他们不会待着的,但他看上去并不是很好的样子。

“那好吧,”Steve说,“我们不留下来过夜。但是我们也没必要现在就走。现在才四点。我们可以一起看一部电影。”

Grant同意了,他看上去像是稍微松了口气。他们一起看了一部给小朋友看的卡通片,但是这片子是由一部Grant小的时候看过的电视剧改编的,电影院里满是回忆自己童年的大学生们。

但是电影最后还是放完了,他们一起吃了晚饭,然后就真的没有什么原因让他们继续逗留了。已经快要八点了;按这个速度,他们在午夜前也到不了家,但他们都不是很在乎。他们都用不着担心会在开车的时候睡着,或是夜色会妨碍他们的视线。

“你没有缺什么的了吧?小刀放好了吗?”Bucky再三确认道。

“我们可以把你的车开过来,再过几个星期。那样你就不用靠公交代步了。”

Grant耸了耸肩:“停车的地方不算多。”

“那好吧,那就先看看这几个星期的情况,如果你改变主意了,我们会再想办法的。”Steve提议道。

Grant在陪着他们走回停车场的路上,一直咬着自己的嘴唇,突然就像是他又回到了五岁,这简直就是幼儿园第一天的场景重现。就他的年龄来说,他仍有些瘦小——当然不像Steve曾经那么小个,但还是比周围的大部分一年级新生要小。夕阳的光芒在他那还有一些婴儿肥的圆润脸蛋上留下了一抹阴影。

“再见。”他说,下嘴唇开始微微颤抖,Bucky突然觉得自己无法呼吸了。他看向Steve,在他的脸上看到了相同的惊慌。Bucky的喉咙开始发紧。别哭出来,他在心里严厉地警告自己,这孩子现在已经够不好受了。

“你确定不想让我们留下来吗?”Steve突然说。Grant很用力地吞咽了一下。

“再拖下去也不会让这变得更容易。”他声音颤抖。

“但是......”Steve咬紧了牙关,“哦,天呐,这可真是困难。”

“我会没事的。”Grant重复了大概是这天里的第一百遍。他换上了一副坚强的表情,Bucky的脑子里只能想起那个直到六岁之前,每个月都会尿床几次的小男孩。他和Steve长得如此相像,瘦骨嶙峋的肩膀,那副逞强的样子,让Bucky想起穿着一件过大的夹克,在他母亲的葬礼后的Steve。而这完全没让他好受一些。

“你可以随时给我们打电话,”Bucky叮嘱他,“如果你在半夜醒来,睡不着觉了,就给我们打电话,我们会接的。”

“如果你在派对上喝醉了,回不了家,给我们打电话,我们会开车过来接你回去的,”Steve说,带着一个有些水汽的微笑,“但是千万别在任何派对上喝到烂醉如泥。那可不是很安全。至少得确保有人会照看你的后背。”

“你成年了,可以自己做决定,”Bucky说,“但我们希望你能做出明智的决定。”

“我不会再重蹈高中最后一年那个派对的覆辙了。”Grant向他们保证道。他现在咬着自己的嘴唇,这是他在紧张或是害怕时会做的小动作。Bucky把他揽了过来,给了他一个结实的拥抱,最后不得不放开,好让Steve也抱抱他。最后他们三个紧紧地挨在一起,来了个群体拥抱,像他们在过去十五年一直做的那样,Bucky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真的能够把Grant留在这里自己离开。

“要多给我们打电话。”Steve半是命令半是建议地说。

“我会的。”Grant向他们保证。

“在选拔之前找个什么人和你练练手。”Bucky最后提醒他道。他点了点头。他们又最后拥抱了一遍,Grant退后了一步,Steve和Bucky坐进了车里。

“等等!”Grant喊道。他打开后车门,Bucky有那么一秒异想天开地以为他要和他们一起回去了。但他只是从后座上拿了个什么东西出来。Bucky扭过头好看得更清楚些。

那是吧唧熊,因为时光的洗礼而变得有些破损,旧兮兮的吧唧熊。

“我本来不确定是不是要带上他的,”Grant坦白道,“但是我——我需要他。我知道我也许太大了——”

“这没有什么不对,”Steve坚定地打断了他,用上了他美国队长的语气,好让自己的声音不会中途破碎。

“再见。”Grant把吧唧熊按在了自己的胸膛上。他们透过后视镜看着他,直到转过一个弯,再也看不到他的身影为止。


没有Grant的房子显得很安静。他以前总是会带朋友们回来,学校小组,他约会的女孩——总有一些孩子在这。但现在只剩下Steve和Bucky了。倒不是说这不会给他们带来什么额外的福利,像是他们现在可以在客厅里(厨房里和走廊上)做爱了,但还是,感觉很奇怪。

最艰难的是Grant打电话回家的时候;他们可以从他的声音听得出,从他那小小的全息影像看得出,他在学校的前几个星期过得并不是很好。他迷了路,错过了一节课,他没有交上什么真的朋友,他和他的室友们处得并不是很好。

“我们不是真的处不来,”他很快又纠正了一番,“这没什么的。我们就只是......不是朋友。”

“那个和你同一个房间的室友也是一样吗?”Steve的表情有些难看了。Grant耸了耸肩。

“他大部分时间都待在家里的,鉴于他家很近。他有个女朋友还是什么的。我不知道。我并不怎么常看到他。”

“那就是说其实你一个人一个房间,”Bucky说,“这也不算太糟,不是吗?”

“是的,这不错,”Grant说,目前为止,他一直用这个词来形容他的所有大学生活。不错。“我告诉过你们他的名字是为了纪念Dugan吗?”

“他是他的亲人吗?”Steve问道。

“不是,他的父母是历史老师什么的。他们只是最喜欢Dugan吧,我猜。”

Bucky哼了一声:“好吧,如果他真的和Dugan有什么相像的地方的话,你最好还是注意点吧。那个该死的老千。”

Grant笑了起来:“我不觉得我们会有很多玩扑克的机会。”

他们在棒球队选拔出结果的那天焦虑不安地等着他打电话回来。“我很确定他肯定进了,”Bucky重复了一遍又一遍,“他很棒。”

“但是他是左撇子二垒手......”Steve有些不安。

“但是他的身手比大部分右手球员还敏捷。”Bucky说。

“我很确定他肯定进了。”Steve重复了一遍Bucky的话。他们的手机在同一时间响了起来,是他们那个共享号码的铃声。是Grant,但不是视频电话,Bucky伸手去接电话,有些不安。

“嗨,儿子。”

“嗨,”Grant的声音带着些警戒,“你们两个都在吗?”

“我们都在。”Steve安抚他道。

“好吧,今天球队出结果了。”Grant慢吞吞地说。

接下来是一段沉默,Steve的另外一只手攥成了拳头。

“怎么样?”

“我进了!”Grant叫了起来。

“你这个小混蛋,你让我们担心坏了。”Bucky吐出一口气。Grant在那头大笑了起来,声音响亮地笑了很久。

“我控制不了,”他为自己辩解道,他们几乎可以从他的声音听出他脸上灿烂的笑容,“通过的感觉真是太棒了。”

Steve松了一口气:“好吧,鉴于你进了,我们就原谅你吧。”

Grant听上去有些飘飘然。“我不会马上开始打比赛什么的。我也许这一整年都不会有机会上场,鉴于我才一年级,也算不上那么重要。但我进了!”

“我们会尽可能地去看你的每场比赛。”Bucky向他许诺道。

“噢,你们没必要这么做,”Grant反对道,“我非常有可能会一直做替补。”

“那你也会是史上最棒的替补,”Steve宣布道,“而且一旦教练决定让你上场,你就会大显身手的。我们绝对不会错过这个。”

Grant笑了起来:“那好吧。如果你们真的想来的话。”

挂上电话后,Steve对Bucky咧开嘴笑了:“我本来都要开始真的有些担心他了。”

“我也是,”Bucky也坦诚道,“但是他现在会有队友一起玩了。”

他们安静了一分钟,Steve把脚放在Bucky的大腿上,后者在他的脚踝上无意义地敲打着节奏,一边重新把目光放回到他之前读着的书上。Steve弹了几下舌头,Bucky关切地抬起了头。

“我有点无聊。”Steve意有所指。Bucky重新看起书来。

“再让我看个半页?”他要求道,“然后我就帮你好好吸一吸,如果你想的话。”

“我在你看书的时候干你,你觉得怎么样?”Steve表示了反对,“如果你觉得你可以把注意力放在书上而不是我身上。”

Bucky嘴唇翘了起来,有些挑衅:“哦,某人对自己的技术很自信嘛,哈?”

Steve挑起一边眉毛,已经开始解起Bucky的皮带了:“我很确定我有足够的理由感到自信。”

Bucky吐出一口气:“好吧,我们拭目以待,怎么样?”

Steve停了下来,Bucky的拉链已经被拉开了一半:“如果我赢得话有什么奖励?”

“你想要什么都可以。”Bucky喃喃着。

说真的,他们最后都是赢家。



TBC


还剩四章,我也许可以说过年前应该可以完结?

评论(7)
热度(90)

© Joa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