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Steve最配的只有Bucky
与Bucky最配的只有Steve
翻译目录:http://joankindom.lofter.com/post/3ca4d7_ee7157c9

【授权翻译】【无差】里程碑(20)

原作者:biblionerd07

原文链接:Milestones

系列链接: Two Supersoldiers and a Toddler Part2

前篇见 第六子【1】【2】【3】【4】【5】【6】【7】【8】【9】【10】

授权及前文:【1】【2】【3】【4】【5】【6】【7】 【8】【9】【10】【11】【12】【13】【14】【15】【16】【17】【18】【19】



Chapter 20:选边站



Steve叹了一口气,疲倦地拨了拨自己的头发。Bucky的手臂圈在他的腰上,在Steve去打开门的同时收紧了手臂,他们都累坏了。刚刚在玻利维亚执行完一个多星期的任务,又马上去了Grant以前高中的那个区参加了一个学校董事会的公开会议,他们又开始想把变种人学生驱逐出去了。这已经是连着第三年了。“我想要睡上两天。”Bucky嘟囔着。

“也许三天。”Steve表示同意。

就在Steve打开门的那一瞬间,Bucky在他身后一下紧绷了起来,抓住他的腰带不让他继续走进去,Steve此时也听到了有人在房间里走动的声音。

“Jarvis?”Steve用气音喊道。

“抱歉!”Will在屋子里喊了一声,“是我!”

Bucky“呼”地吐出一口气。不管过去多少年,Bucky也仍是会担心九头蛇或者其他数不胜数的邪恶组织会来抓他们。Steve在纠结到底是应该提醒Bucky Jarvis不会让任何人不经允许就闯进来,还是应该先责备一下Will,他应该不至于连这个都不知道。

“我很抱歉未能提醒二位,先生们,”Jarvis说,“我正在协助Potts小姐完成一个项目,那占据了我太多的精力。”

“没关系的。”Bucky跟大家说。Steve匆匆观察了他一下才放松了下来。当Bucky紧绷起来的时候,他也会跟着紧绷。

“我真的很抱歉,”Will再次道歉,“我等了很长时间,觉得肚子有点饿了,就自己进来了。”

“没事的,”Bucky安抚他道,“我们没事。没有人开枪。”

“Jarvis也不会让我们朝你开枪的。”Steve也跟着保证道,但这只是让Will的眼睛瞪得更大了。

“当然不会。”Jarvis也确认道。

“你是来这里随便看看,还是需要点什么东西?”Steve问他。Will常常来这里晃悠,即使Grant在大二时去了巴尔的摩也一样;他们两个做了这么长时间的好朋友,他也和Steve和Bucky都混熟了,而且他住的很近,会偶尔回来看他的父母和他们两个。去年暑假的时候,他的父母在北达科他州他奶奶家待了一个月,他那时基本上是和他们住在一起的。

“就是来看看,”Will说着咬了一口他们回来时他正好在做的三明治,避开了话题,也忽略了他们两个脸上的表情,“我听说你们去了学校董事会,结果怎么样?”

Steve的脸皱了皱,Will的脸沉了下去。“不是很妙。”他说。

“即使美国队长也不能拯救那群混蛋。”Bucky讽刺地说。

“你觉得今年会通过吗?也许因为Grant不在学校里了,你们的话语权也随着被削弱了。”Will让自己的语气表现得尽可能随意,但他的双手在轻轻地颤抖。

“我们会抗争到底的,”Steve向他保证,“我们会去参加每所学校的董事会议,我们会抗争到底的。就算那条法令真的通过了,我们也不会放弃斗争的。”

“我们会让他们付出代价的,孩子。”Bucky轻声说,在Will还没把手里的牛奶洒得到处都是之前拿过了他手里的玻璃杯。

Will点了几次头,嘴巴还是紧紧地抿在一起,就好像在克制住自己不要哭泣一样。这个表情Steve和Bucky早在他和Grant玩在一起的前几年就记住了,他们那时候要更年轻一点,但他现在其实也还没到二十岁呢。现在想想都不敢相信他们曾经那么年幼过。

“好吧,也许我应该打电话来就好了,”Will有些不好意思地说,“你们刚完成一项任务回来,不是吗?那我先走了。”

“别,用不着担心这个。”Bucky出声反对道。

“跟我们一起看Dog Cops: Bozeman。Clint快了我们差不多半季,我们还在赶他的进度呢。”Steve说。Will犹豫了一会儿,Bucky就趁这个时间把他的食物端到了咖啡桌那边去了。如果有什么会让他移动脚步,那就是食物了。“我们这周末要去巴尔的摩看Grant的比赛,给他一个惊喜,”Steve说,“你想一起来吗?我们星期六早上走。比赛在下午。”

“想!”Will一下子来了兴致,因为嘴里的薯条有些含糊不清地应和道,“我星期一有个考试,但我可以在路上复习。”

“你确定吗?”Bucky确定道,“我们会去看他的很多场比赛;如果这次时机不对,你下次去也是一样的。你的学业更重要,Will,以自己的事情为重没有什么不对的。如果你这次去不了,Grant也会理解的。我们不希望你觉得自己必须跟我们一起去。就算你真的想去见Grant,你的学业也应该是第一位的。”

Will安静地等Bucky讲完了话,要是换做是Grant的话,他早就出声打断了,因为虽然Will跟他们在一起很自在,但也没有那么随心所欲,而且Grant身上有足够多的Steve特质,他有时候就是管不住自己的嘴巴,礼貌什么的就靠边站吧。

“我向你们保证这没有关系的,”Will说,“是变种人历史的考试,你们知道我一直以来对这个多有兴趣的。”

“好吧,只要你确定了就好。”Steve把Bucky的抗议压了回去。不是说Steve觉得学业不重要;他当然这么觉得学业重要。但他却没有Bucky那么在意成绩。他们之间一直如此。Steve从来就不是什么好学生,一部分原因是他缺了太多的课,另一部分原因则是他认为很多真正重要的东西,学校根本教不了。

另一方面,Bucky在学校里一直都是全优生,如果他能从高中毕业的话,可能都能获得大学的奖学金。但他的爸爸失去了在工厂的工作,所以Bucky也只好辍学去给他叔叔打工,他的大学梦也泡了汤。

“我用我的名誉发誓。”Will郑重其事地说。Bucky也就不再纠结了。他也许是对成绩在乎了点——但还没到很严厉的程度,他就从来没有要求Grant一定要取得前几名的成绩,只是要求他要尽自己的全力,不要懈怠——但他也知道高压也不会有什么好结果。

Jarvis点了中餐,Will吃了很多。Steve在第一集字幕还没出来的时候就睡了过去。Bucky嘲笑了他一番,但是没过十分钟就和他一起睡了过去。Will拍了一张全息照片发给了Grant,还配上了字,“老伙计就是容易打瞌睡”。

Grant回了他一张自己噘着嘴的照片,也配上了字,“不准在我不在的时候跟我的爸爸们混在一起”。但现在这不是再正常不过了吗?


Will遵守了他的承诺,在路上花了大部分时间在看书,还说自己这一个星期都在好好复习,好让Bucky安心。他们早早地就到了棒球场,还有好的位置可以坐。Natasah,Sam和Clint也在他们后面开着车来了。去年的时候,每个人都去了几场在纽约的比赛,但纽约离得近,巴尔的摩太远了,不是所有成员都能来的。Natasha,Sam和Clint只是太想念Grant了,他们等不及想见到他。

他们几个人占了一排位置,把棒球帽低低地戴在头上,好遮住自己的脸。没过多久,队伍就出来了。他们都在找Grant那金色的小脑袋,和他的四号球衣,但是他们没有看到他。

“也许他还在后面,在往脚踝上贴胶布呢,”Bucky猜测道,“他几个星期之前说过这个毛病。”

但一直到队伍做完了热身运动都没见Grant出场。比赛开始了,一个别的什么人穿着四号球衣。Steve和Bucky整个人都紧绷了起来,开始担忧。

“我去更衣室看看。”Sam说。

“其他人穿着他的球衣,”Steve说,“如果他只是因为受伤不能参加比赛,他会穿着他的球衣坐在球员席上的。”

“不可能他失踪了也没有人知会你们一声。”Natasha安抚他们道,“如果他没能出现在训练中,而问了一圈也没人看到他的话,你们会知道的。”

“我昨天刚和他打了视频电话,他看上去没什么不对劲。他也没用任何紧急代号。”Clint补充道。

“也许我们可以去他的寝室看看。”Bucky阴郁地说,已经在脑海里过过一遍可能想抓他的各种组织。

“等等,”Will插了进来,“我去问问坐在下面的那个人。”他朝下面的球员席溜了过去,大家看着他靠在栏杆上,他的眉毛皱了起来,然后突然像是被人打了一巴掌一样收回了身子。Bucky不假思索地离开了身下的凳子,但Will已经朝他们这边走了过来。

“他不在队里了,”他听上去很恍惚,“他在三个星期前就已经退出队伍了。”

“什么?”Steve不敢相信。

“因为变种人的事,”Will扬起了下巴,嘴巴抿了起来,“我不知道具体是什么,但不管那个人是谁,他并不怎么看得起变种人。”Steve突然反应过来,Will是花了多大的自制力才控制住自己。他可能刚刚亲耳听到了关于变种人不配出现在公共场合之类的屁话,但他并没有用火去攻击哪个人。Steve很敬佩他的自制力,这是他到现在都不太擅长的事。

Natasha朝球员席瞪了过去,就好像在考虑是不是给随便哪个棒球队球员一点礼仪训练,但Will微微摇了摇头,就好像在清理自己的头脑一样:“Grant从来没有跟我讲过关于他退队的事。”

“也没有跟我们提过。”Steve说。Clint和Sam也摇了摇头。Natasha歪着脑袋,在思考着什么。

“好吧,有些事情现在看上去就讲得通了,”她慢悠悠地说,“几个星期前,他问过我,离开一个压迫者的群体是不是比继续留下来从内部打败他们要明智。”她笑着翻了个白眼,“我告诉他说我从来不是很确定什么是明智的事。”

Sam哼了一声。“对啊,”他挖苦道,“你现在在道德上确实很模棱两可。”

Clint笑了起来:“Sam说的对。你是现在可是个大好人了。孩子都来找你寻求建议了。是时候不要再否认这个了。”

“我觉得我们得去看看他是不是待在宿舍里。”Bucky和Steve交换了一个眼神。他们都因为他什么都没告诉他们而感到有些受伤。他们一直以来都对儿子和他们亲密无间的冠以,他对他们知无不言的状态感到骄傲。

Grant不在宿舍里,Bucky开始有些恼怒了。他的室友,一个叫Scott的男生(他的脖子上都是纹身,Steve饶有兴趣地看着那些纹身,却又假装自己根本没在看)冲他们耸了耸肩:“我猜他是去工作了。”

“Grant没有工作,”Bucky说,“他一直忙于......哦。”Grant一直没去找兼职是因为他参加了棒球队。但要是他现在已经不在棒球队了,那么确实是多出了些空闲时间。

“你知道他在哪里工作吗?”Steve问道。

“呃,他是一个什么美国历史课的助教。”Scott打量着Steve。Steve扭动了一下,缩起肩膀让自己的脸藏在立起来的领子后面。

“那他在哪里当助教呢?”Natasha问,Scott的眼睛有些贪婪地移向了她,没有回答,她挑起了一边眉毛。

“哪里。”她又重复了一遍,甚至都懒得用疑问的语气了。

他给他们指了通向那座教学楼的方向,他们到那里的时候,凑巧碰到Grant从楼梯上走了下来。他的成长期来得晚了些,现在比暑假结束去学校的时候高了至少三英寸——他现在和Will差不多高了。看到他们,他的整张脸都亮了起来,但下一秒就僵住了,露出了那种像是被车灯定住的小鹿的神情。

“哦,我的天呐,”他喃喃着,“你们开了大老远的车来看我的棒球比赛,想给我个惊喜,对吗?”

“我们是这么打算的。”Steve干巴巴地说。

“好吧,听着,这没什么大不了的。我只是不想再玩了,还在考虑要怎么告诉你们而已。”

每个人都在瞪他,大家都知道他在撒谎。“关于变种人的什么事情?”Will问他。Grant皱了皱脸。

“你从哪里听来的。”他小心翼翼地问。

“这个嘛,我问了坐在替补队员席上的一个人。”Will的声音带着挤出来的平静。Grant抿起了嘴巴。

“抱歉,”他说,很显然已经知道Will会听到哪些话了,“好吧。几个星期前,教练告诉我们全国大学生体育协会马上就要通过一项新的法令。呃,变种人不允许参加协会的任何体育项目。变种人运动员可以参加完现在的赛季,但是......”Grant叹了口气,“好吧,你既然已经和队伍里的那个人讲过话了,那你大概可以知道他们对此是什么反应了。我就只是有些......控制不住自己。也许。”

“我可真感到吃惊。”Bucky嘟囔着。

“那你为什么不跟我们说呢?”Steve问他。

Grant又叹了口气。“我没有告诉你,”他看向Will,“是因为我不想让......我知道情况很糟糕,而像这样的事情会一直发生,我只是,”他耸了耸肩,“我不想告诉你们只是因为我知道你们会失望。”

“你觉得我们会因为你离开了一群带有色眼镜的人而感到失望?”Clint怀疑地问他。

“不,是因为我放弃了!我本应该从内部抗争,改变局面,但我实在是受不了了,只好选择逃跑。”

几秒钟没人讲话,大家都在消化信息。Natasha最后打破了沉默。“有时候你就是没办法从内部抗争,”她说,“会有那种时候,你必须得确保大家知道你到底是站在哪一边的。”

“反正也许你最后还是会被踢出来的,”Sam说,“你的家人并不是很擅长对不平等的事情保持沉默,大家都知道这点。”

Steve对他不客气的评语毫不悔改地耸了耸肩:“你在冲动的时候没有打人吧,你有吗?这可能会让你在学校里陷入麻烦。”

“没有,但是我大喊大叫了一下。”Grant说。

Bucky失笑了:“你现在还有一份工作了?”

“我只是想向你们证明我没有偷懒,”Grant用鞋子蹭着地面,“我知道你们一直都在努力工作,我不想让自己看起来很懒散。”

Steve和Bucky的脸上是一样的沮丧表情。“我们不希望你不得不去努力工作,”Bucky说,“我们希望你能集中注意到你的学习上,多交点朋友。”

“我们知道你不会偷懒,”Steve补充道,“我们本来已经开始担心你夹在棒球队和学习之间会不会有些捉襟见肘。”

“我真的很喜欢辅导别人。而且我的工作并不辛苦,”Grant说,语气半是羞涩半是骄傲,“那是关于二战历史的课程。”

Clint响亮地笑了出来。“那可真算是作弊。”他开着玩笑。

Grant担心地看了Will一眼:“我猜我本来应该早点告诉你关于协会法令的事情,好让你去通知X教授。你们会跟它作斗争的,对吧?”

Will有些难过地点了点头:“我们当然会。但是我一点儿也不怀疑X教授早就知道这个了。我不知道我们可以做些什么。我们已经知道在第十四号修正法令下,我们并不是被保护着的阶级了,所以我猜我们打不赢官司。”

“我很抱歉我没有告诉你们大家,”Grant嘟囔着,Will锤了他的手臂一拳。

“别这么一副悲天悯人的样子了好吗。”他翻了个白眼。

“天啊,我都不知道他这是哪里学来的。”Clint面无表情地说。

“又不是说他认识什么这种人。”Natasha也说。

“我们认识这种人吗?”Sam假装在思考的样子。Steve无比嫌恶地看了每个人一眼。

“你们都在暗示那是我和Bucky,就好像你们自己不是这个样子一样。”他控诉道,Grant和Will笑了起来。

他们一起去吃了午饭,Grant表示他想去弄个刺青——他的室友对这个很有研究——Steve看上去很感兴趣的样子,但Bucky皱起了脸。

“我猜我身上没办法留下刺青,”Steve有些遗憾地说,“血清让我的皮肤治愈得太快了,而且墨水也没法留下印记。”

Grant开始讲起针头,Bucky想试着让自己看上去无所谓的样子,但他脸上隐忍的表情却很难不被别人注意到。Clint很快就改变了话题,他飞速地看了Natasha一眼,看得出来她和Bucky一样对此感到感激。Steve真想揍自己一拳,都怪他在问Grant关于他的室友和刺青时没有考虑得更仔细些。Bucky现在的状态要比他刚刚经历过冬日战士的磨难后回到Steve身边时好得多,但医药程序和针头仍不是什么愉快的话题,Steve也知道Natasha在这方面也有类似的问题。他有些歉疚地把手放在了Bucky的大腿上。Bucky微微笑了笑,把自己的手盖在了Steve的手上,告诉他用不着感到焦虑。

“我想说我不小心又有了一只狗。”Clint说。Lucky在十年前就去世了,他很难接受他的死亡。Grant也是一样。他在Lucky死前的整整一个星期都睡在Clint的沙发上,因为他不想离开他,在Lucky死后,他也因为想和Clint一起悼念他而继续待了一个星期。

“从哪里弄来的?”Grant问他。

“哦,从Kate那里,当然了。”Clint叹了口气,翻了个白眼,就好像他没有把Kate当作是小妹妹一样爱护似的,“鉴于他们现在已经是复仇者的主力了,所以在她和America去出任务的时候,我就负责照顾那只狗。她的名字是咆哮队长,她是我见过的最愚蠢的狗。”不管他说什么,大家都知道他已经完全爱上那只狗了。

Will跟Grant说了一些他们留在纽约的朋友的近况,还有一些Grant暑假里一起出去玩的Will的同学。

“Marcela和Robbie分手了。”Will的声音里带着一些调笑,Bucky挑起了一边眉毛。

“Marcela是谁?”Steve和Bucky一样注意到了话里的不寻常。

Grant翻了个白眼。“她是我们的朋友。”他坚定地说。

Will笑了一声。“她是我的朋友,”他说,“我不是很肯定她和Grant是什么关系。”

“你这个叛徒!”Grant低声吼道,因为他接下来就将不得不忍受长达二十分钟的,来自超级英雄们的拷问,关于这个他“从来没有亲过,也完全没到快要去约会的地步,你们也不需要去调查她的背景”的女孩。

“是啊,你就是突然想要去学西班牙语了。”Will讽刺地说,“你整个暑假都对西班牙语感兴趣得不得了。还在回学校之前拿到了她的电话号码,好让她辅导你的西班牙语课程,一个你在遇到她之前完全没有的西班牙语课。”

Grant和Sam花了二十分钟讨论了一下Grant的急救课程,Clint和Natasha时不时地插话进来,开玩笑般地说着一些“只有小宝宝才需要别人帮助处理枪伤”和“Sam完全不懂什么急救知识;他只是胡编乱造了这些好显得他很酷”的话。Grant跟Natasha说他找到了一家健身房可以继续进行格斗练习,好让她安心,然后Will就开始跟他们说Xavier学校里的实践训练场,以及可以根据各个学生不同的能力而调整的障碍课程。Natasha想试着让自己表现得随意些,但任何了解她的人都可以看出她眼里饥饿的光芒。

最后,再又吃了一些东西和冰激凌后,他们分小组玩了一盘短而紧张的leaf-fight游戏,终于还是到了要返回纽约的时刻了。Grant挤出了一丝笑容,但大家很容易就感觉到他的难过。Steve和Bucky也不能假装自己一点儿也不难过。

“我会找个周末回家的,鉴于我现在不用参加棒球队训练了。”Grant跟他们保证。他跟他们每个人都告了别,在Natasha的脸颊上吻了吻。Steve和Bucky很用力地抱了抱他。

“嘿,”Bucky在他耳边低声道,“我们为你感到骄傲。”

“是的,”Steve也附和道,“你做了正确的事情,而且你还这么刻苦。”

他们每个人都捏了捏他,然后开车走了。车子里安静了几分钟,他们驶出了大学城,朝高速公路开去。Bucky在座位上扭动了几下,用一种极其严厉的目光牢牢地盯着Will。

“好了,”他语气严肃,“告诉我们所有关于那个叫Marcela的女孩的事情。”

“从她的姓开始。Steve说,指了指Bucky的手机。他们没有必要去调查她的背景并不代表他们不会去。



TBC


评论(4)
热度(124)

© Joa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