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Steve最配的只有Bucky
与Bucky最配的只有Steve
翻译目录:http://joankindom.lofter.com/post/3ca4d7_ee7157c9

【待授权翻译】【盾冬】心之所欲-下

原作者:CinnamonCake

原文链接:listen to your heart (but don't say goodbye to me)


 @rainash 抱歉拖了这么久哈,感觉还是上篇有手感=。=


*

在冥界的第一天,史蒂夫在宫殿花园里,在黑白的树木和荆棘丛之间吻了巴基。史蒂夫吻了他,他尝起来就像蜂蜜,带着辛香。他们头上的树枝开出了花,这在冥界还是头一回。


*

好孩子不能看


*

在地面上,第一片叶子开始变黄。


*

巴基带史蒂夫去看他的世界。看着他兴致勃勃又充满好奇的样子,巴基的胸腔涌起一种自豪感。他们沿着冥界的河流走着,晶莹的水流从这片土地各处流过来。史蒂夫在边界几英尺的地方停了下来,看着地平线,还有那些运送亡灵的小船。

“它们看上去就像萤火虫。”他说,巴基看向河流的另一边,看到了史蒂夫说的东西。每艘小船上都孤零零地点着一盏灯用来照明,几十艘这样的小船安静无声地在倒映着一片漆黑的水面上滑过。史蒂夫蹲了下来,盯着流动着的河流,他向前伸出手,离水面就差那么几英寸。

“别。”巴基有些惊慌地喊道,史蒂夫抬头看向他,有些困惑地皱着眉头,“不要碰河水。不要吃这里的食物。那是为他们准备的,不是我们。”

“如果我碰了或是吃了会发生什么?”史蒂夫这么问他,但他已经站了起来,朝河流远离了一步,巴基控制不住自己,充满保护欲地圈住了史蒂夫的手腕。

“你会被这个世界诅咒。”

史蒂夫缩短了两人之间的距离,嘴唇在巴基的嘴唇上磨蹭着:“那有这么糟糕吗?让我永远地留在这里?”

巴基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嗅到了史蒂夫身上的香气和温暖,他靠得离他那么地近,这种感觉在这里令他感到陌生。他现在还是会半夜惊醒,生怕转过身会看到史蒂夫冰凉的身体,皮肤和睫毛上挂着火葬留下的余烬。他只有用嘴唇去感受史蒂夫手腕上的脉搏,那安静跳动着的节奏,才能再次闭眼睡去。

“但不是以这种方式。”巴基说着碰了碰史蒂夫的脸颊,让他看着他,“不是这种让你别无选择的方式。”

史蒂夫盯着他看了很长时间,才点了点头,抓住了巴基的手,明了一般地捏了捏。


*

巴基带着史蒂夫去看他的世界,史蒂夫适应良好,就好像他本来就生在这里。这片死亡之地顺着史蒂夫留下的足印开出花来,巴基控制不住自己,只是一个劲地盯着,他的胸腔充满了什么他不敢说明的感情。日光花会在史蒂夫靠近的时候朝着天空张开花瓣,在那些亡灵们自由飘荡的草地上,绽开更鲜活的色彩。

“他们能看到我们吗?”史蒂夫在他们从那些闪耀着银色光晕的亡灵之间穿过的时候问他。巴基摇了摇头,给一个跑过来的小男孩和小女孩让了个路。

“他们看不到我们。他们只能看到和他们一样的灵魂。”巴基说。那个小女孩却突然转身看向史蒂夫,然后躲在了一棵树后面,他笑了起来。小女孩时不时地从树干后面探出小脑袋来,绿色的眼睛闪着光。

“他们快乐吗?”他问,在那个小女孩的头顶,那棵树的枝桠上突然绽出了花朵,花瓣像雪花一样缤纷落在了地面上。小女孩兴奋地尖叫出声,史蒂夫大笑起来,笑纹堆积在眼角。巴基想他大概永远也不会厌倦这声音。

“是的。这个世界不是我创造的。是他们。死后的世界是由这里的每个人创造出来的;是他们在穿过那条河后所向往、追求的。我只是确保一切都能维持这个样子,能保持这种他们应得的平和。”

史蒂夫转头去看他,眼里闪耀着巴基还不曾习惯的惊叹。他感觉到一股热气从脖颈向上攀升,听到史蒂夫说:“这太棒了,你做的事情。”

巴基在小女孩朝史蒂夫跑过来,分散了他的注意力时几乎要感激涕零了,这样他就不用对史蒂夫的话做出回应了。史蒂夫的笑容在小女孩示意他蹲下去,在他的头顶放上了一顶樱草花冠的时候变得更加灿烂。

“谢谢你,这可真漂亮。”史蒂夫说,小女孩红着脸跑开了,高高的草只能让她的头顶若隐若现。史蒂夫坐直了身体,巴基几乎不会呼吸了,那个樱草花冠垂到了他的额头上,黄色的花瓣在他的肤色映衬下更亮了,但他很适合这个花冠。他笑了起来,那个笑容让巴基不得不压下心里那汹涌的感情。他把史蒂夫拉近了些,他们的嘴唇融化进了吻里。

他们那天晚上.......做......|........爱........了,两具身体像是和谐的音律舞动着,巴基低声讲出那些他不能在史蒂夫的心上大声讲出来的话。

*

在死亡之河边缘的睡莲开了,银色的花瓣上绽满了从花心蔓延开来的血红脉络。在它们之上,河水变得冰冷,柳树也枯萎了。

*

“我的王国还没有过这么多神族的访客。是我办了什么庆典却不自知吗?”巴基站在阳台上俯视着下面。在他身后,他可以听到那脚步声,一个男人从门外走了进来,站到了他的身边。他的身上向外辐射出光辉,像是他身体里的每个细胞都带着火焰,当他低头看来的时候,他的眼睛像融化的铜一样闪烁着。

“我来亲眼看看。”阿波罗说。他把玩着一支箭;箭在他的手指尖小心地扭动着,手指碰到箭的地方会发出闪烁的光。巴基分神看了它一眼,然后顺着他的视线看了过去。在下面的花园里,他可以隐约看到史蒂夫在散步,他走过的地方开出白色的花朵,枝蔓优雅地在树干上缠绕蔓延开去。“你在地上造成了轩然大波。”

“我听说了。”巴基说,他的声音里没有一丝内疚。他的笑声甚至还很轻松,令人不敢相信。

“谁又能想得到地狱之王是那个从人间偷走夏天的人?”阿波罗说着转过了身,手肘抵着栏杆,那支箭松松地搭在他的手指间。他冲着巴基的方向好笑地挑了挑眉,后者甚至都懒得回应他。

“他在这里看起来很开心,”阿波罗说,巴基无法抑制自己,他的嘴角绽出一抹笑容,“你也是。这可真令人苦恼。”

“我很开心,”巴基说,他的每个字都发自真心。他扭过头去看向那另一个神,眼里发出光来,“他不会回去的。”

阿波罗抬起一只手,想要安抚他:“我不是来把他从你身边带走的,我向你保证。”

“只是来警告我的,我猜?”巴基说,他的声音透出些苦涩。

“也不是,”阿波罗摇了摇头,叹气道,“我只是来传话的。”

“我不认为你会干这种事情。”

“我是不会,”阿波罗回答他道,“但这也影响到了我。地上的世界变得越来越冷,这肯定和他有关。”他说,脸上的表情随着他的话变得冷硬起来,“你把他带来了这里,现在死神正像瘟疫一样在地上的世界里村村蔓延着。现在还不算严重,但那天总会来的。”

巴基收紧了下巴:“为什么要跟我说这些?”

“也许我们是神,但这也意味着我们有永恒的时间不得不来面对自己造成的后果。你应该比我们大部分人都更明白这点。”阿波罗回头看向史蒂夫,他的嘴唇扭出一个惋惜的弧度。

“我不能失去他。”巴基说,他憎恨自己声音里的绝望。

“我很抱歉,”阿波罗叹了一口气,他手里的那支箭化作了一道光,消失了,“但是你需要问问自己,他是不是值得这一切。或者,更重要的是,他是不是觉得他值得。”

巴基感到自己放在栏杆上的双手收紧了,紧到金属在他的手指间扭曲起来,吱吱作响,随着他感受到的,血液里流淌着的惊慌,断裂开来。

“我将不会是你最后一个访客,”阿波罗说,他的声音听起来很空远,“下一个来的,将不会像我这样友好。小心。”然后就只剩下巴基一个人了。在他的面前,一切都照常,丝毫不受影响。


*

地上的世界,冬季肆虐,巴基坐在他的王座上,看着越来越多的灵魂出现。在他身边,死神什么话也没说。

“多少?”巴基问道,声音有一丝颤抖。

“太多了,我的殿下。”死神的声音从他的周围传来。巴基可以感觉到胸腔里那鼓胀起来的尖叫,整个世界因为他的力量颤动起来。


*


那天晚上,他紧紧地抱住史蒂夫的身体,就好像那是他最后一次这么做一样。在睡梦中,史蒂夫伸出手握住了他的手,他将他们十指交缠起来,巴基在他的肩颈处印下一个个吻。他的眼睛因为眼眶里不愿滴落的泪水变得热烫,他像是祈祷一般低声唤着史蒂夫的名字。

史蒂夫睁开眼睛的时候,睡意朦胧的笑容还挂在嘴角,但那马上就凝固住了。

“发生了什么?”史蒂夫问道,巴基把一切都告诉了他,虽然他宁愿把地上的世界烧成灰烬也不愿意听到自己说这些话。史蒂夫听着,当他吻上巴基的嘴唇,绝望又热烈地吻着他的时候,那就像是希望,又像是在告别。


*

当巴基走向王殿,看到那里的男人时,他一点儿也不感到惊讶。

“也许你是王,”巴基在宙斯从王座上低头看向他时说道,“但这不是你的地盘。”

宙斯面无表情地看了他很长时间,终于站了起来,愉快地对巴基微笑起来。他的嘴唇翘了起来,牵动了左眼上的那些伤疤,让它们变得更加明显,就好像是夜空下的闪电。

“那这难道就是你的地盘吗?当我把这个世界给你的时候,你的职责应该是好好守护它。现在看看你,更快地从人间偷取人类的灵魂,好建立起你自己的王国吗?”

“你怎么敢?”巴基的声音在空荡的王殿里显得格外响亮,愤怒地回荡着,“你怎么敢假装你自己,或是别的什么人,在乎他们的灵魂?只要合你的愿,你完全不在乎让他们供你取乐,然后把他们像是不值一文一样抛到一边。也许你是拥有他们的生命,但我才拥有他们的永恒。我看过他们从地上带来的悲伤和痛苦,所以不要来这里假装你有多高尚。”

宙斯眯起了眼睛,周围的空气里突然弥漫出臭氧和电的味道。

“那么当你从他们那里偷走了他,让他供你自己享乐,不顾地面在一寸一寸死去的时候,你和我又有什么不一样呢?”

巴基觉得所有的生机都被从他的肺里抽走了。

“他自己做了选择。”巴基说,他的手在颤抖,声音却一丝也没泄露出来。

“不,他没有,”宙斯说,他走得更近了,太近了,巴基手臂上的汗毛都立了起来,“你扭曲了他。这不是他的世界。是什么让你觉得像他那样的人会在这里停留?会想在这里停留?”

“我带他来是因为我爱他,他留下来是因为他爱我。”巴基说,他的唇角上弯出锐利的弧度,注意到了宙斯眼里的犹豫,“要是他想的话,我愿意为他对抗整个奥林匹斯山,甚至是你,要是他想的话。但这就是你我之间的不同了,我的王,”他恶狠狠地吐出这些话,“我在乎。他也在乎。你将会得回你的夏天,但是不要以为这是因为你,或是奥林匹斯山上的任何一个谁。这是因为我,因为我们,在乎。现在,在我忘了要怎么做一个亲切的主人,决定要让塔尔塔洛斯撕碎一个新的灵魂之前,离开这里。”

巴基转过身,在他血管里的火焰燃烧起来之前走了,忽略了身后霹雳作响的闪电火花。在他几乎就要走出房间的时候,宙斯又开口了,声音低沉,响雷一样回荡在房间里。

“如果他违反了我们的规定再次回来这里,或是你再次追随他去,我会保证亲自把灵魂带给你的。”

“不要在我的家里威胁我,宙斯。你忘了我也是王吗。”巴基说,下颚咯咯作响。

“这是我的提议,随你怎么做。”

巴基身边的土地发出噼啪声,太迟了。又只剩下他一人。


*

“我很抱歉。”巴基说,他的声音让每个音节都显得那么破碎。史蒂夫的双手插进他的头发里,他看向巴基的时候,眼里有光芒在闪耀,动摇了巴基整个人。

“我不抱歉。我永远不会因为你感到抱歉。”他说着吻了巴基,他尝起来像是蜂蜜,香料,还有些别的东西,别的什么这个世界的东西。花园在他们身边几乎凝固了,史蒂夫把巴基推到了地上,他的动作显得那么饥渴又绝望,他的牙齿咬进他的锁骨,他的指甲在他的屁股上留下了红色的印记。史蒂夫低声喊着他的名字,就像是一声声恳求,巴基愿意给他任何他要的东西。

他没有注意到他们头上那棵树上挂着的红色果实。


*

“我会回来的。”史蒂夫说。他在巴基的下巴,他的脸颊,他的睫毛上印下一个个吻,巴基紧紧闭着眼睛。他抓着史蒂夫,把他们的额头抵在一起,想要记下他呼吸的节奏和他皮肤的温度。

“我爱你。”巴基的声音沙哑,像是他想要尖叫出声,史蒂夫在他的唇边绽开一抹笑容。

“我从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就爱上你了。所以我会回来的。”

“你不能,”巴基说,但是史蒂夫吻住了他,不让他讲完后面的话。这个吻是那么热烈,史蒂夫如饥似渴地在巴基的嘴里肆虐舔舐着。他的双手握住巴基的脸,让他靠得自己紧紧的,不让他动。

“我会回来的。”史蒂夫分开了这个吻说,他的声音如此笃定,巴基不禁睁开眼睛看向他。史蒂夫低头看着他笑,自信的笑容缀在他的嘴角。他眼里闪耀着光芒,巴基突然领悟过来,史蒂夫也是不朽的,他是神,拥有着远比他能想象到的还要多的力量。空气在他们周围嘶嘶响着,巴基点了点头。

“你会回来的。”他说,史蒂夫的笑容灿烂得几乎要闪瞎他的眼睛,然后他消失了。

当他一个人的时候,巴基才注意到他舌头上的味道。他低下头看向脚边的地面,地上撒着些红色的,几乎透明的红色石榴籽。他发出了响亮的笑声,几乎像是那种神经混乱的笑声了,他几乎能感受到骨子里的震动。


*

巴基坐在河边数着经过的灵魂和他自己的心跳。直到灵魂越来越少,他的心跳也慢下来后才离开。

在地面上,第一个花骨朵被光照到了,树根更深地扎进地下寻找更多东西。


*

“我从来没见过那个大家伙如此生气。”阿波罗说,他的眼里闪耀着愉快的光芒。巴基只是耸了耸肩,想表现得无动于衷些,但却控制不住自己脸上的坏笑,阿波罗从他倒挂着的树枝上发出一声嗤笑。

“规矩又不是我定的。”巴基说,他的手指抚弄着马蹄莲的花瓣边缘,看着那花朵随着他的手势扭动着。

“奥林匹斯自从天鹅事件后再也没有这么兴奋过了,”艾瑞斯说,在一支光箭飞速穿过她的左耳扎进她身后的树桩时脸色都没变,“你应该什么时候来一趟。”她的笑容带着恶作剧的味道。

“谢谢你的邀请,但还是不了。”巴基说着抬起头来。石榴树上缀满了果实,压得那枝桠低低地垂了下来,巴基笑了起来。“夏天马上就要结束了。”他说,他身边的阿波罗和艾瑞斯对视了一眼。

“他真的会回来的,对吗?”阿波罗说,巴基迅速点了点头,非常肯定。已经过去六个月了,而地下世界依旧茂盛,史蒂夫存在在每一片草叶,每一朵花朵里。六个月了,史蒂夫得回来了。

“规矩又不是我定的。”巴基说。

艾瑞斯的手放在巴基的后颈上,那感觉很好,巴基回头看向她,她开心地翘起了嘴角。

“不管付出什么代价,他都会回来的。他甚至愿意为你发动战争。你要在这点上相信我。”她冲他眨了眨眼睛,巴基吸了一口气,任她的抚摸让他平息下来。史蒂夫会回来的,他就是知道,而这对现在的他来说就已经足够了。他突然感觉到一支箭穿过脸颊,那箭挨得太近了,近到他的头发都随着气流晃动了一下,他透过艾瑞斯的头顶朝后瞪了一眼。

“说到发动战争,你们来这里的举动也许不是那么不为人知?”他问,阿波罗耸了耸肩,他倒挂在那里,手臂垂过头顶,让他的这个动作都基不可察了,两支新的箭出现在他的手指间。

“你好像忘了,我们也得选边站。我们做出了选择。”他说,看向在一边点了点头的艾瑞斯。

“最近这里都没那么阴郁了。”她说着捏了捏他的肩膀。巴基感激地看了他们一眼,在艾瑞斯接住一支箭又转而扔向阿波罗的脑袋时笑了出来。


 

*

一阵冷风穿过森林,巴基感觉到那阵气流吹过了他的头发,让他整个脊柱都战栗起来。它带着暴风,还有晚熟果实的味道,他周围所有的树叶都开始抖动,低吟出一首他才刚刚开始搞明白的歌。但巴基没有去细听这首歌,他察觉到了离他越来越近的轻柔脚步声,他闭上眼睛,祈祷这不是他在胡思乱想。当一双手臂从背后抱住他的时候,他胸中的那团结块一下子松了下来,几乎要让他停止呼吸了,膝盖都要打结了。

“六个月了。”史蒂夫低叹道,他的嘴唇贴着巴基右耳后的肌肤,巴基的脸上露出一抹灿烂的笑容,灿烂到都让人为他感到疼痛了。他朝后靠去,史蒂夫收紧了手臂,他的手臂显得那么温暖又坚定,比巴基记忆中的还要好。


*

其实就很纯洁啊


*

大都会博物馆的楼梯上都是人,他们急匆匆地走进去,走出来,游客们匆匆忙忙地去买票,青少年们在找着空位置,好坐下来享受夏日阳光提供的最后一缕温暖。似乎没有人注意到那个穿着深蓝色双排扣短大衣,坐在楼梯最下面,脚边放着两杯咖啡的身影,但是所有人都下意识地避开了他身边几英寸的空间。

巴基从他的太阳眼镜边缘观察着世界,把手臂搁在膝盖上等着。像往常一样,他并不需要等太久。他在听到史蒂夫之前就感受到了他,他周身那不容错辨的空气涌动,巴基在史蒂夫在他身后的台阶上坐下来,双腿把他的身子包裹起来时微笑起来。史蒂夫的双臂圈住他的胸膛,下巴搁在他的肩膀上,巴基朝后靠去,情不自禁满足地叹出声。

“秋天快乐。”史蒂夫说,用鼻子蹭了蹭巴基的耳朵后面。

“一年中最喜欢的日子。”巴基把史蒂夫放在他胸膛上的手和自己的十指相扣起来,放在他的心口上。

“我也是。我都记不起是为什么了。”巴基朝着他的肋骨用手肘来了一下,让他发出一声不怎么体面的惊呼。他笑起来,吐出的气让巴基脖子后面外套边缘的皮肤痒痒的。巴基转过头,和史蒂夫鼻子碰着鼻子,他想他永远也看不厌史蒂夫的这个样子。史蒂夫笑起来,像是刚修剪好的草坪,和苹果,像是雨后的城市。他的鼻梁上有一些雀斑,巴基知道他的后背和肩膀上也有一些,像是星系一样,巴基等会儿就会用手指和嘴巴好好画一番这些星系。史蒂夫很美,巴基永远也无法抵抗。

“你好。”史蒂夫的眼睛在发光。

“你好。”巴基这个单词都还没发完全,史蒂夫就吻上了他。他就像知道他是他的一样地吻着人。他们头上的太阳开始慢慢落下,长长的影子铺在台阶上,他们就那么坐在那里,沉浸在对方的温暖中。“我真想你。”巴基说,把脑袋搁在史蒂夫的肩膀上,“你的狗也想你了。”

他的声音很轻,言简意赅,他想说的远不止这些,但是他没有开口,他害怕他开口了就停不下来了。但是史蒂夫懂,他总是懂他的,因为他笑了起来:“哪只?”

他在巴基笑起来的时候吻了吻他的太阳穴,他闭上眼睛:“回家吧。”

巴基甚至都没点头,就任着落下去的太阳带走了他们。


END


评论(4)
热度(89)

© Joa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