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Steve最配的只有Bucky
与Bucky最配的只有Steve
翻译目录:http://joankindom.lofter.com/post/3ca4d7_ee7157c9

【授权翻译】【无差】无处不在的耳朵

原作者:Sproings

原文链接:Ears Everywhere

原系列:Surveillance

授权:



*有点酸爽,请注意。


如果耳朵无处不在的话,那就意味着有人得做这个监听的工作。我讨厌我的工作。



我讨厌我的工作。

它不应该是这样的。我加入神盾局是为了改变这个世界。为正义战斗。为了砍掉一个头,和其他取而代之的头。

但是不知为什么,它最后变成了这样。我戴上了耳机,我没有叹气,因为麦克风会把这个收进去的。

“他怎么样?”我问。

一个熟悉的声音回答道:“还不赖,今天。他吃完午饭后看了《太空炮弹》。听到他笑出声来总能令人愉快。”

“是啊。”我说。我不认识那头讲话的人。我不知道他们的名字,也不知道他们长什么样,更对他们的人生一无所知。但我知道他们和我干的是一样的事——有一次,我上线的时候,他们的声音听起来像是哭过了一样。我过后查了一下记录,这其实是不符合规定的,但我懒得管了。我查了一下记录,那天他第一次看了《兄弟连》(*描述二战的电影)。

我指的不是我的同事。我完全不知道他们是男是女,也不知道他们之前有没有看过《兄弟连》。

不。他。是他。队长。我们国家所知道的最伟大的英雄。

那个被我们侵犯了隐私的男人。

我们不应该知道是他的,这是当然。他们好像认为,没有摄像机我们就不会知道他是谁了。就好像我们认不出他的声音,或是——

“那我下线了。”我的同事说。

“收到。”

监听那头是一片寂静。然后传来了点击鼠标的轻微声音。我猜另有其他人负责监视他的电脑使用记录。我曾经试着想过他的浏览记录,为了给自己找点乐子。“布鲁克林发生了什么?”或是“我们为什么还没有会飞的车?”或是“1944年至今的外星人袭击。”

这些事情在我第一次听到他哭着睡着之前还是蛮有趣的。

一个小时之后,传来轻柔的脚步声(对他这么一个大个子来说是够轻柔的),冰箱门打开又关上的声音,然后是微波炉打开又关上的声音。微波炉转了几分钟,“哔”地叫了一声。我把所有这些都记录在了我的平板上。我猜另有其他人专门负责记录他的饮食。两包Lean Cuisine瘦身套餐,一包奇多,四分之一盒Chunky Monkey冰激凌。这可算得上大胃王了。

他有一次接到了一个电话。他开了公放。这让我很兴奋。那是史密森尼博物馆的档案员打来的。对方对竟然是他本人接的电话感到吃惊。两个人就博物馆打算展出的一件展品讨论了很长时间。非常长的时间。就好像其中有一个面对偶像难以自持,而另一个则愿意攥住任何可能和人交流的机会一样。

或者只是我在胡思乱想。

我上线的时候,他刚把盘子放进水槽。6:28PM,然后他打开了电视,我把这个记了下来。6:29PM。

我花了十分钟不到就猜出他是在看《新科学怪人》。上帝啊,如果这开启了他的一系列喜剧观影之旅不是也很好吗?也许他就又会大笑出来了,就是那种响亮的笑声,他之前只这么笑过一次,是在——

电视关掉了。他在喃喃自语:“上帝啊,我们以前好歹还有该死的Technicolor(*影视娱乐集团)。”

6:47 PM

他也许在看书。是了,那是纸张翻页的声音,没有铅笔画在纸上的声音。我希望他读的是本好书。我从来不知道他都在读些什么,当然了。只知道有些书需要他去做一些网络搜索,这让我感到很难过。如果他需要像完成学校项目一样去读书,那这些书怎么可能让他有多享受呢?话说回来,享受对他来说基本上算不上是目标。

书本啪的一声关上了,半秒钟后传来一声响亮的声音,非常有可能是它被远远扔开的声音。该死的。

7:34 PM

抽屉打开的声音。该死,可千万不要啊。一阵清脆的金属碰撞声。穿在链子上的狗牌。这声音我熟悉得不得了。

我把这个记录成是他口袋里的钥匙声。

“你会喜欢《太空炮弹》的,我猜,”他说,“我是说,你得先去看《星球大战》,但我知道你会喜欢它们的。射线枪和光剑,还有魔法。你肯定会很喜欢它们的。操,我真希望......”

狗牌碰撞的叮当声,他的呼吸变得有些不稳。

“我爱你,Buck。操你的生日快乐。”

然后是不容错辨的、被什么闷住的啜泣声。我猜他是把脸埋进了枕头里。

上帝啊,我讨厌我的工作。

3月10日,7:28PM至8:24PM——数据转换器发生故障,声音记录无效。当值技术人员记录目标在这段时间里一直在安静看书。

我可以不干的,但是这样他们还是会派另外的人来干这个的。



END


评论(4)
热度(181)
  1. 铁板乌冬烧Joan 转载了此文字

© Joa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