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Steve最配的只有Bucky
与Bucky最配的只有Steve
翻译目录:http://joankindom.lofter.com/post/3ca4d7_ee7157c9

【授权翻译】【无差】监听(5)

原作者:Sproings

原文链接:Surveillance

原系列:Surveillance

前文及授权:无处不在的耳朵 

                  【1】【2】【3】【4】



Chapter 5:照片行动


简直令人恼火的愚蠢。

先是有传言说Fury局长出了什么事,这点倒是大家都知道。但是是车祸?枪伤?昨天下午?昨天晚上?他受伤了?死了?没人知道。

在我的耳机那头,一切都很安静,空洞,但是背景音太嘈杂了,就好像所有窗户都开着。这不符合常理。

在我开始值班一小时后,新命令下达了。我们被要求用脸部识别软件扫描照片,锁定Steve Rogers/美国队长。

我现在都不怎么确定Steve Rogers长什么样了。我知道他梳头发的声音,但我不知道他梳得是什么发型。我怎么会知道呢?我刻意避免了关于他的新闻,或是查找他的照片,因为我不能冒着被别人知道我已经知道了自己监听目标身份的危险。

但是现在我却在这里,翻看着像是从滑稽表演秀里出来的那些自怕照。那些照片上都有名字。即使是我最糟糕的监听目标,他们的名字都受到了保护,但是现在却完全没有匿名这一说了。Tariq Lewis和一个高个子、金头发、穿着闪闪发光衣服的英俊男人合了一张影,并加上了“Captain Assmerica!”的标签。这不是我应该知道的事,而且这也没帮上谁什么忙。 

一切都乱了套。美国队长值得我向他提供我最好的工作,而这可不是最好的工作。

我进入了某些我不应该知道的系统里,发现了Rogers队长已知的最后现身地是——这里。他曾经出现在这里过,在三叉戟。

三叉戟内的监听监视系统非常、非常完善。我找到了他进入电梯的视频,我还可以选择不同的角度。他穿着那身不容错辨的制服,盾牌背在后背上,至少我现在知道他梳的是什么发型了。

但是我找不到电梯的内部视频。这个文件丢失了,我差不多可以确定它是被人为删除了。

我打了一个冷战。没有人有权限查看这些视频。除了我们没有任何人有这个权限。

也许是我太疑神疑鬼。但我找到了监听目标的文件,开始进行删除。有人在系统里,我绝不会把我的工作成果拱手送给他们。虽然我想不起来我监听下来的东西里有任何信息是可以帮他们找到他现在的下落的,但我不想冒这个险。

语音监听文件总是另外保存起来的。他们真的相信如果我们看不到目标,我们就不会知道自己在监听谁。

我查找了一下,找到了丢失的那个视频同时间段内电梯里的录音文件。

我完全知道我现在听到的是谁。我对他足够了解,了解到他晚上躺在床上时,我甚至可以从他的呼吸声判断出他已经睡着了还是醒着。他在电梯里显然是清醒的。

“队长。”

“Rumlow。”

Brock Rumlow,特战队队长。他们曾经在一起训练,一起出任务,那么不管发生了什么,他至少还有后援。他们讨论屋顶上的光纤,让战略小组准备好什么的。我的监听目——Rogers队长想先看看那到底是什么任务。

下一个是Tony Stark的文件。我曾经在他在阿富汗被绑架之前监听了他几个星期,所以我知道要去哪里找他的文件。我开始删除他的录音记录和所有登录记录。

他们开始寒暄,说的是关于Fury的事,但他们只是泛泛而谈,并没有透露什么我不知道的消息。电梯哔哔了两声,更多人走了进来。然后是电梯下滑的声音。

“在我们动手之前,有人想出去吗?”哦,他不是很开心,我很快就知道这是为什么了。

完完全全的大混乱。我完全听不出来是谁在攻击他,但他反击得很艰难。一部分的我焦虑得想去做点什么,但这个录音已经是过去的了。事情已经结束了。

我删完了Stark的文件。下一个对象我只知道他的名字。Bruce。Rogers队长曾经问起一个叫做Bruce的人,说他是Tony的朋友。

“哇哦,大个子。我只是想让你知道,队长,这不是私人恩怨!”是Rumlow,他说完就跳了起来发起了攻击。

哦,该死的。

就在Stark“死”前,Rumlow打电话把Steve叫走了。一个涉及甚广的刺杀总统阴谋,但美国队长却恰巧去进行一个无法对外沟通的训练。这时机真他妈的凑巧啊。

很痛。队长很痛,我从来没有听到过他这种肉体拍打的声音,还有玻璃破碎的声音。什么人摔在了地板上。

沉重的呼吸声。他粗着嗓子说:“感觉挺私人的。”

我的手在发抖。有很多人叫Bruce,但只有一个和Stark有关系。我把能找到的所有监听Bruce Banner的文件都删掉了,虽然其实并没有多少。

电梯又响了起来,门开了。

枪械准备好的声音“放下盾牌,举起双手!”

缆线的噼啪声,电梯突然开始急速下落。

查找黑寡妇的音频似乎不是个好主意。她并不需要我的帮助,就好像Rogers队长并不需要我的帮助和宇宙鲸鱼怪物打斗一样,而且我非常有可能因尝试这么做而丧命。她总是有办法的。

电梯突然停了下来。他撬开了门。

外面有一军队的脚步声在靠近中。

我们。那是我们。那些是我们的人,我们的枪。

他又把门拉上了。

“投降吧,Rogers,把门打开。你无路可走了。”

搜索“鹰眼”并没有找到任何监视文件,正如我预料到的那样。“Thor”也没有。

一大片玻璃碎掉的声音,然后电梯里就没有任何声音了。

我尽可能地掩盖了自己的痕迹,但如果真的有人查下来,他们会发现我做了什么的。

我不在乎了。

我加入神盾局是为了改变世界。为正义而战斗。砍掉一个头,和其他所有重新长出来的头。

我不知道还有什么战斗会比这个更好。而且我这场仗还没打完。


TBC


评论(6)
热度(70)

© Joa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