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Steve最配的只有Bucky
与Bucky最配的只有Steve
翻译目录:http://joankindom.lofter.com/post/3ca4d7_ee7157c9

【授权翻译】【无差】监听(6)

原作者:Sproings

原文链接:Surveillance

原系列:Surveillance

前文及授权:无处不在的耳朵 

                  【1】【2】【3】【4】【5】



Chapter 6:删除



西北角电梯外大厅的视频也丢失了,大门外的桥上也是一样。不管他们做了什么阻止他逃走,他们都不想公之于众,这肯定意味着他们的行动失败了。毕竟我们现在还在找他。我真希望他完好地逃出去了。

在三叉戟之前,他最后被看到的地方是医院,所以我回去查看了那边的视频,以防那里有他要去哪里的线索。

那不止有线索。他就在那里。他穿着连帽衫和运动裤,头低着脸朝下,一个红头发的女人靠近了他,他把她推到了一个摄像头看不到的角落,他的脸因此出现在了视频里,大概有半秒钟的时间。

尽管视频的丢失会引起注意,我还是删除了这半秒钟的视频部分。我尽可能快速地看了一遍,最后又想办法调出了整个医院的安保视频。模糊的影像并不会引起面部识别软件的注意,没有人会执着于再去亲自看一遍整个视频。除了我,我猜。

我只能在他们一起离开的时候,辨别出她的红头发。

这里的文件还包括了任何一个他打过两次交道以上的人。一个十七岁女孩生活和社交的分类文件,只因为她好几次跟他提起Chunky Monkey冰激凌。还有那个卖报纸给他的人。史密森尼博物馆的档案保管员。一个他每天早上晨跑都会碰到的帅哥。

我选中了所有人的文本记录,用google翻译把它们翻成了三种语言,又贴了回去。所有的,除了最后一个。我没有更改他文件的权限。我甚至都没有查看的权利。Wilson绝不是个普通的伞降救援兵,他是个精英到被选中参与一个高级保密的试验性飞行服项目的伞降救援兵。我希望他是站在我们——站在队长这一边的。

Sitwell·“把手放在甲板上”·特工说他要去和一位参议院午餐。我不知道他是站在哪边的。看起来只有坏人才知道并不是所有人都站在统一战线上的。

Bruce Banner的记录只能溯回到几年前。他只有一个联系人被列在里面,是Tony Stark。

然后是Stark的联系人。那简直就数不过来了,包括了Ellis总统、Ross将军,Rhodes上校。我一路看下来,总算找到了我可以更改的文件,像是他的司机和他公司的CEO。

我的动作被打断了,我也无能为力了。

面部识别软件确认了新的图像。有一段来自一辆巴士内部的视频,美国队长撞破车窗飞了进来,他扫干净了身上的碎玻璃,又继续投入了战斗。

一个红绿灯摄像机发回了新的片段,有一个长头发,眼神空洞,有着一只金属手臂的怪物扔开了盾牌,就好像他曾经用了半辈子一样地熟练。不知道为什么,在他们激烈的打斗之后,他因为Steve说的一个单词停下了动作,但是我找不到该死的语音文件。

有人朝那怪物的脑袋踹了一脚,他身上戴着那个火辣的晨跑男人曾经在战斗中戴着的试验性翅膀飞了起来。又有人发射了一枚火箭炮,镜头被烟雾遮住了。

还有一段来自新闻直升机的视频片段,Steve Rogers跪在了昨天那群在电梯里攻击他的特战队面前。

他们把他关押了起来,我们被通知可以回家去了。


* * *

我都不知道为什么我今天还要来。我昨天晚上看了新闻,鉴于比起我最近干的那些事,这已经完全算不上是冒险了。新闻上没有任何关于他的事。

他们说到一个‘独行客’射翻了一辆巴士。幸运的是,特战队刚好在那片区域,他们很快制服了他。

没有任何新闻提到米德堡的EXO(*机械外骨骼)作战服遭窃,但是那对翅膀肯定是从什么地方来的。

也没有任何信息提到火箭炮,金属手臂或是美国队长。

这肯定意味着什么,但是我不知道是什么。

我做着被指派的工作,监控天空母舰之间的通讯。这很无趣,我真看不出这会带来什么危害。

我还查看了有没有新的高级囚犯,但没找到任何记录。

突然,广播系统被打开了。当那里面传来第一个呼吸声时,我就知道,他还活着。

我真希望自己能有时间集中听一下他的发言,但我没这么做,我登录了本地语音系统的服务器。我在这个系统创立起来时就有个管理账号。我把其他人都设置成无法连接,并改掉了密码。

我就只是领先了那么一点点,我知道接下去将会发生什么。

一波信息将会传输进来,DDOS攻击*将会关闭语音系统,所以我接着屏蔽了IP地址。

但是不知道怎么回事,有个拥有比我还高的权限的人登录了进来。我不知道他们得需要要多高的权限才能做到这个,但我知道自己没这个权限。然而队长的声音丝毫没受影响,所以很有可能那个人是跟他一边的。

“......如果我是唯一的那一个,我也甘之如饴。但我很愿意相信我不是一个人。”

我很确定我要吐出来了。

在我周围,大家的手都探向了各自的武器。我听到一声不容错辨的、拉开手枪保险的咔哒声,Brock Rumlow正在房间里巡视。

会有人死的。很长一段时间里,我耳边只有自己的心跳声。

“我不会发射的。队长的命令。”他的声音在颤抖。那是我听到过的,最勇敢的举动。

然后所有就乱了套。到处都是枪击声,这个空间显得拥挤极了。

等一切都尘埃落定的时候,我的听力差不多也已经完蛋了。没有了它,我一无是处。

我像个胆小鬼一样逃走了。



TBC


*分布式拒绝服务(DDoS:Distributed Denial of Service)攻击指借助于客户/服务器技术,将多个计算机联合起来作为攻击平台,对一个或多个目标发动DDoS攻击,从而成倍地提高拒绝服务攻击的威力。


评论(6)
热度(54)

© Joa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