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Steve最配的只有Bucky
与Bucky最配的只有Steve
翻译目录:http://joankindom.lofter.com/post/3ca4d7_ee7157c9

【授权翻译】【无差】Learning To Say Hello​ -上

原作者:heartsdesire456

原作:Learning To Say Hello

授权:




*队长戏份不多,有探鹰提及

据说队3原设定集里Clint和Bucky交谈关于洗脑的片段,可惜....稍稍弥补一下吧orz


Clint在大概三个星期前的某个早晨醒过来(好吧,他猜差不多有三个星期。反正肯定不止一个星期。也许吧。),跌跌撞撞地来到客厅,却发现自己家的沙发上有个男人。那个男人恰好是冬日战士,Clint刚好知道他其实是Steve最好的老朋友。Bucky Barnes。

Barnes正在和Lucky进行一个瞪眼睛比赛(Clint注意到,Lucky为了公平起见,闭上了一只眼睛),Clint决定随他去了,他还是先来点咖啡再做打算吧。

(鹰眼和冬日战士交起了朋友,并发现了Steve和Bucky不为人知的、史诗般伟大的爱情故事。)




Clint皱着眉头把目光从手里洗着的碗上抬了起来。脑子里出现了一个刚才就应该有的想法。“嘿,Barnes?”Bucky从沙发那头抬起头来,放下了手里看的书(托尔斯泰的,要是问Clint的话,他得说,他太刻意往一个陈规模式里套了),挑起了一边眉毛。“呃,你为什么会来这里?”Clint直截了当地问了出来。

Bucky微微皱起眉头。“因为你没叫我离开?”他说,听上去对自己的说法也不是很确定。

Clint点了点头。“是的,不,那没事的,我不是在叫你‘出去’之类的,”他有些嘲讽地摆了摆手,“我是说,你为什么会来这里?来我这里,而不是......”Clint对着边桌上一张复仇者全员在进行一个吃热狗比赛的照片点了点头,“去找一个真正成熟的成年人什么的。”(尽管从那照片来看,也许他们中到底有没有人符合‘成熟的成年人’这点还有待商榷。)

Clint在大概三个星期前的某个早晨醒过来(好吧,他猜差不多有三个星期。反正肯定不止一个星期。也许吧。),跌跌撞撞地来到客厅,却发现自己家的沙发上有个男人。那个男人恰好是冬日战士,Clint刚好知道他其实是Steve最好的老朋友。Bucky Barnes。

Barnes正在和Lucky进行一个瞪眼睛比赛(Clint注意到,Lucky为了公平起见,闭上了一只眼睛),Clint决定随他去了,他还是先来点咖啡再做打算吧。最开始的几天,Bucky都不怎么说话,但是Clint总会确保自己留下了干净的毛巾和几件衣服,他也会时不时去查看食物是不是有减少(他就当是Bucky自己吃的,而不是喂给Lucky的吧)。大概过了一个星期后,他才开始和Clint交流,Clint这才发现他其实蛮好玩的。Clint也非常喜欢比较武器(不是什么委婉的指代,谢谢你了,他们确实讨论了枪支、弓和其他各种武器),没过几天,Clint就开始教Bucky怎么用电视机,给他解答《Dog Cops》里他看不懂的地方,这差不多就是Bucky出现后的日常了。

但是现在,Clint迟到了三个星期还是多少的疑问才冒了上来,他一直都没问Bucky为什么选择在他家待这么几个星期(除非Nat觉得Clint需要一个保姆,而Bucky在这里是为了暗中照顾Clint,而不是让Clint去照顾他。)

Bucky耸了耸肩,把从脑后小揪揪(Clint记得怎么帮女士弄头发,他在马戏团里学过,所以他弄得很顺手)里散落下来的一簇头发塞了回去,目光重新放回到书本上:“让我想起了我和Steve在战前住的那栋楼。”

Clint嘟囔着:“我已经在修整了,需要点时间,好吗?”

Bucky摇了摇头:“不,不是那个意思,你这里有可以正常运作的水暖系统,这就已经比以前好很多了。”他朝窗户那边点了点头,“我们住的那栋建筑都称不上是楼房,但是你这栋大楼的外观,和我们那时候很像。”他微微侧了侧头,“而且我一直都很喜欢Bed-Stuy。我家住在Williamsburg的贫民窟,但是Steve住在Red Hook,所以我们经常约在Prospect Parker,所以我会经常路过这片地区。”他轻轻哼了声,“那时候还是比较好的地区之一。”

Clint挑起一边眉毛:“那么你和Steve是怎么认识的?我一直以为是因为你们住得很近。”

Bucky摇了摇头,唇边绽出一抹小小的微笑(上帝啊,他笑起来真滑稽.....还有点辣,但Clint马上就把后半段想法给按了下去)。“其实我和Steve相遇在我们平常都不会去的地方。”他合上了手上的书,稍稍往后靠了靠,“我爸爸的工作是运送机器配件,有时候他的老板会允许他带上我一起去。他有一辆专门送货的卡车,有机会和他一起坐那辆车是我每个月最高兴的时刻。”Clint脑子里出现了还是小男孩的Bucky坐在卡车里的画面,这突然让他想起他每次去兜风的时候,Lucky总是把脑袋伸到窗户外面的样子。“那一次,他要去地狱厨房送点东西,我很好奇人们说的那些东西。好奇那些爱尔兰黑帮之类的是不是真的——”

“哇哦,你是要告诉我Steve的父母是黑帮吗?”Clint问道,惊恐地咧开嘴笑了,“拜托告诉我他们是的。”

Bucky哼了一声:“不是。”(Clint控制不住撅起了嘴。他才刚因为这个想法兴奋起来呢。)“我趁着爸爸在卸货的时候在旁边转悠,那真的是平民窟,上帝,看上去比我们家在Williamsburg的地方还要糟糕。我正准备回去我爸那边,就听到有人在打架。我想去看看发生了什么,你知道那种想法的,好奇心什么的。”Bucky也咧开嘴笑了,“那个骨瘦如柴的小东西正被两个大一点的男孩打个半死,但每次那两个男孩把他打倒之后,他总会拖着他那个小身板爬起来继续举起拳头。”他摇了摇头,“我朝他们冲过去,叫他们有本事去找和他们一样大的人打架,但我猜是因为他们不认识我,他们担心我身上可能会带着刀,所以他们就跑了。”

Clint笑了起来:“然后Steve谢谢你救了他一命?”

“哈!”Bucky响亮地笑了一声,“才没有!我听到人们说的关于爱尔兰人的话是对的,他们就像炮仗一样。Steve虽然人很小,但他身体里的那种爱尔兰火焰可一点儿也没少,更可怕的是,他就和骡子一样固执。他的衣服上都是血,一只眼睛都被打得睁不开了,但他还是挣扎着朝我走过来,抬头看我——他大概只到我的胸口——开始冲着我叫嚷,说我打断了他和别人打架。“

Clint哼了一声。“不知道为什么,我可以很轻松地想象出那个画面。一旦Rogers做出了决定,他一步都不会让。”Clint扭过头,“然后发生了什么?你们最后怎么会成为朋友的呢?”

“Steve告诉我说他来这里是为了给一位老太太送他妈妈好不容易弄来的药的,那位老太太以前和她还有Steve的爸爸同一艘船过来的。她从那以后就一直和他们有联系,也会不时帮助他们,因为她有工作,而很多那些人都已经老了。”他把头发从眼睛边吹开,“虽然那是在大萧条之前,但那种贫民窟的老人生活得也很窘迫。”他耸了耸肩,“Steve不小心说漏了嘴,在外面并没有人照看他,我就问他家住在哪里,还以为就是在这片街区,但他说他住在Red Hook。我把这告诉了我爸爸,给他看Steve的样子多么可怜,到处都是血,被打得很惨,他就让Steve和我们一起回Brooklyn了,鉴于我们还有些空余时间,他甚至一直把他送到了他住的那条街上。

Clint突然坏笑起来:“是你缠着他一定要他和你做朋友的,对吧?”

Bucky也笑了起来:“我该死的当然是这么做的。碰到这么一个小个子大架子的家伙怎么能放过呢?”

Clint的脸色黯淡了些:“你在他妈妈去世之后搬过去和他住在一起了,对吗?”

Bucky叹了口气,严肃地点了点头:“Sarah Rogers是一个坚强的女性,她独自一人带大了Steve,还有一份工作,那个时候甚至很多男人都找不到工作,因为她是一个护士,很多人都不想当护士,尽管这样,还是有人因为她选择自己工作,而不是嫁给一个有工作的男人而看不起她。Steve的父亲在他还是小宝宝的时候就死在战场上了,他的妈妈可真是个了不起的女人。Steve一直体弱多病,但除了一个健康的身体,他什么都不缺。她让他有东西吃,可以去上学,不管布料有点廉价,也总是保证他有干净衣服可以穿。她很聪明,也养大了一个聪明的孩子。”他带着宠溺的神情陷入自己的回忆里,“她在Steve二十三岁的时候去世了,而Steve因为他的身体情况,一直没能保住自己的工作,我在码头有份工作,用来补贴家用,我的爸爸也依旧在工作,如果没了我,那就少了一张嘴吃饭,所以我想,既然他不愿意来和我们一起住,那我就去另外找一个地方,照顾好他。”

Clint朝他们周围比了比:“所以就在贫民窟找了个地方?”

Bucky对此嗤之以鼻。“两居室,一间卧室,一个客厅和厨房,一层楼公用一个卫生间,没有热水。没有冰柜,没有电话,虽然那时候很多大楼都起码有一个。窗户在夏天没办法打开得足够大好让风吹进来,到了冬天又关不拢,有灯泡但是没有灯罩......也只能说‘好歹我们没有住在两个街区外的棚户区里’。”他摆了摆手。

Clint笑了。“事实上,我觉得我赢了。”他说,Bucky冲他挑了挑眉毛,Clint指了指他们周围,“这是我人生里第一个固定的家。”

“说真的吗?”Bucky问道,他点了点头。

“没错,我是说,在我还很小的时候,我们曾经有过一栋房子——我家在爱荷华——但是我的父母常常把我们打个半死,等我和我哥哥终于解脱出来之后——我父母死了——我们就一直被孤儿院和寄养家庭踢来踢去。后来我们逃了出来,加入了马戏团。”他耸了耸肩,“你们没有热水,但我们那时候连干净的水都没有。我是说,我们有水喝,但是洗澡?差不多就是拿破布在马槽里蘸蘸湿,擦一下就完事了。如果我们在路上,就睡在放大象食物的拖车里,在某个地方表演的话,就睡在关马的帐篷里。”

Bucky哼了哼:“然后呢?”

“我十来岁的时候就一直四处漂泊,”Clint说,“进了SHILED后,他们在基地分给我一个床位。有了进展之后,我有了个‘房间’,差不多就是一张搭起来的小床,一张桌子,一把椅子和一个卫生间而已。不赖,但那算不上是家。”他靠在沙发上,伸开双臂放在椅背上,“但现在我有自己的房子了。”他不无骄傲地说。

Bucky轻声笑了起来。“你听上去就像Steve,”他摇了摇头,“他到欧洲之后分到了自己的帐篷,然后就一直洋洋得意地说他终于可以自己一个人睡一张床了。”

Clint挑起了眉毛。“你二十几岁搬去和他一起住,但你们还是睡在一张床上?”他问,Bucky耸了耸肩。

“没必要买两张床,一张床冬天更暖和,也不用再买多余的床单被子。”他低下头清了清嗓子,“再说了,Steve那么一丁点小,真的算不上什么。要不是我得用胳膊圈着他的腰免得他掉下去,我甚至都感觉不到他的存在。”

Clint瞪大了眼睛,眼里是控制不住的喜悦。“美国队长是小勺子*,”他严肃地喃喃道,“Yeeeeeeesssssss。”这可真是最棒的脑补画面了。小勺子STEVE。(哦,上帝啊,他有这个世界上其他人都不知道的情报。这真是太棒了!他等不及要去告诉Phil——哦。)Clint用力吞咽了一下,把这个想法按下去关进了那个“Clint永远也不去想”的盒子里,重新挂上了笑容。“那么,Bucky,”他挑了挑眉毛,“小勺子,上帝啊。在我听来,你和我们老队长的那条五彩裤子贴得挺近的嘛,如果你知道我在说什么的话。”

Bucky突然抬起头:“你在说——”

Clint举起双手。“我不是说这有什么问题。这完全没问题!”Clint迟疑了一下,“你.......确实知道这个在现在算不上什么问题了,对吧?”Bucky带着怀疑的目光看了他一眼。Clint在他们之间比了比,又想了个办法解释。“呃,那种——那种男人之间的事。”他做了一个复杂的手势,“你知道的,把钉子固定进缝隙什么的?现在完全没什么问题了。”

“Barton,你该死的到底在说什么,你现在正在脑子里做家具吗?”Barnes问,有点奇怪地盯着他的手看。

Clint叹了一口气。“哦,看在该死的上帝的份上——听着,现在是二十一世纪了。男人和男人在一起,女人和女人在一起,这种事情?现在没有什么问题了。我是说,当然还是会有人很混蛋——主要是共和党人,他们真的烂透了——但是像是......”他耸了耸肩,“我曾经爱上过一个男人。”他坦诚道,再一次把那种情绪深深地按了下去。

Bucky朝周围看了一圈,好像以为有人在偷听一样。“等等,所以说那种男人——同性恋?这个?没有关系了?”他问,看上去异常地期待。

“是的,Bucky,”Clint温柔地笑了笑,“我是说,不仅如此,还有一大堆不同的“某某性恋”单词。我并不知道所有的单词,我也不是特别在乎。我是这么看的,你爱一个人——或者说,也许你只是想和一个人上床,随便——是因为你爱那个人。这和有人偏爱金头发没什么差别。有些男人喜欢金发美人,有些人喜欢老|二。”

Bucky吃惊地笑了起来。“该死的。未来听上去真不赖。”他说,Clint扮了个鬼脸。

“是啊,但是别太乐观了。其他很多事还是很糟糕。”他干巴巴地说。

Bucky挑起眉毛:“你在跟一个被洗脑的杀手说话。相信我,我懂的。”

Clint有点难过地笑了笑:“我知道你的感受,兄弟。我是说,虽然我才经历了几天,不是几十年,但还是。烂透了。”(上帝啊,在过了这么久之后,这感觉依旧还是很糟糕。)

但Bucky就只是把目光重新放回到他的书上,低下了头。很显然他们的对话暂时告一段落了。Clint懂得怎么看眼色。

(闭嘴,他有眼力劲的。)


~

Clint完成了在屋顶上的目标练习进了屋,却马上就停了下来,他看到Bucky在看那张他特意面朝下放在应急包里的照片,因为放在那里他就永远不会看到,但也不会弄丢。“这是他吗?”Clint从自己的思绪了跳了出来,看到Bucky正在看着他,挥了挥那张照片。“那个男人?你说你曾经爱过一个男人.......”

Clint有些泄气,难过地点了点头。他走了过去,坐了下来,把他的弓放在了沙发扶手上,眼睛一直盯着那张照片。“Coulson——Phil。”这是他仅有的一张Coulson的照片。那上面是他、Natasha和Phil,他们浑身上下都脏兮兮的,只除了眼睛一圈因为刚拿下的防风镜而留下的白痕,有人用Natasha的照相机给他们拍了这么一张照片(Clint忘了那是谁)。他们刚完成了一个超级疯狂的任务——不危险,也不麻烦,就是很奇怪——包括了在沙漠里骑骆驼、朝沙丘扔手榴弹造成沙暴来挡住敌人的视线,结果Phil把一条蛇扔到了那人的脸上,那个人被咬了一口,他马上就投降了,好让他们把他送到医院去,救他一命。

Bucky哼了哼:“他看起来挺老的。”

Clint把喉间的肿块咽了下去。“他不是——他才四十几岁,”他伸出手去碰了碰那张照片,“今年应该有五十岁了。”

Bucky看向他:“啊,我知道了。”

“不是我做的,”Clint大声说道,与其说他在跟Bucky说,不如说他在跟自己说,Bucky表情奇怪地看着他,他干巴巴地笑了笑,“洗脑。不是我做的,但是——是我提供了情报信息——让这件事发生的。所以我只是提醒自己他不是我杀的。”

Bucky看着那张照片,有些犹豫地咬了咬自己的下唇。“这——这个管用吗?”他问,Clint耸了耸肩。

“值得一试?”他建议道。

Bucky点了点头。“那么,跟我说说他。这个女孩——她是Steve的朋友。那个带着什么蛰的人。”他说着晃了晃自己的手腕,Clint笑着点了点头。

“Natasha。她很棒。是我最好的朋友。我把她从一次任务中带了回来,Phil愿意让她归我管,只要我喂饱她,带她去散步就好。”他开着玩笑,Bucky对此嗤之以鼻。他看着照片里Phil的微笑,有那么一瞬间,Clint几乎都要忘了把那呼之欲出想哭的欲望压下去了。(他真他妈的讨厌他的眼球,特别是当它们决定开始渗水的时候。真是烦人。)“他是我的上司。他是第一个给我机会的人。他在别人都叫我闭嘴的时候愿意听我讲话。”

Bucky点了点头。“那么......你们就是这样的?是——现在人们管这个叫什么?”他问。

“同性恋?”Clint问他,摇了摇头,“才不是这样的。Phil是我唯一有过感觉的男人。我唯一想要和他在一起的男人。”他有些挑逗地冲Bucky眨了眨眼,“我欣赏帅哥,但这不意味着我想要和帅哥亲吻。”

Bucky哼了哼,自顾自地点了点头:“有意思。那么这算什么?”

Clint耸了耸肩:“我猜是双性恋?我真的不确定。对我来说就只有女人和Phil。所以我确实不怎么喜欢往自己身上贴标签。我喜欢女人和Phil。没必要去想应该把自己算在哪个分类里。”

“我懂了,”Bucky轻轻碰了碰照片的边缘,眼神柔软了下来,“我对你的男人感到抱歉。”他嘟囔着,Clint笑了起来。

“他从来就不曾是我的,但是不管怎么说,谢谢你。”

Bucky皱起了眉头:“我还以为——现在这个没什么问题了,那为什么不是呢?”

Clint轻笑了起来:“同性恋是没什么关系了,但这并不能改变什么,从世界开始之初,就一直有像我这样的可怜虫,喜欢上已经有另一半的人。”

Bucky的脸皱了起来。“哦,我懂了,”他窃笑起来,“我曾经因为和有男朋友的女孩子出去而惹了很大的麻烦,我可没你这样的烦恼。”

“你这个花花公子!”Clint目瞪口呆地看着他,带着点嘲弄,他轻笑了起来,“才不是这样,Phil的身边有一位女士。她是一位非常棒的女人,所以即使Phil对我有同样的感觉,我也不会这么对她的。她的名字是Audrey。他们在一起很好。”他摇了摇头,“她是配得上Phil的女人,我为他们俩感到高兴。他值得这么幸福,她让他感到幸福。”

“我妹妹在发现了我和Steve的事情的时候也是这么说的,”Bucky说,Clint挑起了眉毛,Bucky的脸红了红,“这个,你那天猜得差不多了,我没必要否认这个。”

Clint露出一个坏笑。“看吧,看吧,看吧,我想我刚刚赢了一个关于美国队长是不是处男的赌注。”他洋洋得意地说。

Bucky不敢相信地看了他一眼:“说真的?为什么会有人该死地觉得他会是个处男?”

“我们听到的版本是他并不太受女孩子的欢迎,没有女孩子喜欢过他,他也从来没有和女孩子约会过,然后他又没机会和Peggy Cater在该死的战争期间深入下去,自从他解冻以来,他也完全没有表现出对任何人有兴趣。”Clint耸了耸肩,“虽然这么说,我还是下注他不是处男。”他笑了起来,“我可没想到你身上,我只是觉得大家都忘了一个事实,他可是和二十位漂亮的女人进行过全国巡演的男人,我猜这些女孩子们身边可没有太多的男人,她们巴不得把自己挂在他身上吧。我打赌如果他想要的话,他一定可以至少找到那么几位饥渴的跳舞女郎吧。”

Bucky咬了咬嘴唇。“他......他醒来之后都没有和人约会过吗?”他皱着眉头,“他醒来也有好几年了吧。”

Clint点了点头。“是的,但是他......好吧,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他耸了耸肩,“他醒过来之后,看上去适应得挺好的,但是Nat说我不了解他,所以我没有意识到他在加入‘复仇者’之后和之前有多么不一样。她说他其实很会挖苦人,这可真令人吃惊。”

“该死的没错,他就是这样的,”Bucky哼了一声,“告诉过你了,那个自作聪明的家伙,那个脾气可真和他那副小身板不相称。”他给了Clint一个有点难过的笑容,“那么他其实过得不怎么好吗?”

Clint耸了耸肩。“是不怎么好。至少第一年的时候,他看上去是还不错,但是据Nat知道的,她说他就像是一个充满怒气的大气球,还很抑郁。后来她和他在一起工作了一年多,他们两个很亲密,她说他变得有趣多了,和他在一起也很好玩。”他摇了摇头,“但是自从华盛顿那件事之后,他就不怎么好了。真的很糟糕。”Bucky低下了头,“主要是感到内疚。我猜他是把发生在你身上的事都归咎于他自己身上——”

“我就知道他会这么做,”Bucky嘟囔着,用手抹了一把脸,“愚蠢的混球,我是那个七十年里杀了几十个人的人,他当然会把这个怪到他自己身上。”

Clint凑近了点看着他:“他责怪自己和你责怪自己有什么区别?”

Bucky看着他,就好像他疯了一样:“我是那个扣动扳机,或是割断喉咙,或是闷死——”

“是的,但是你不是幕后主使,”Clint跟他争辩道,“你那个时候并不是Bucky Barnes。你被控制了,如果你不听从命令就会被折磨。你责怪自己和Steve责怪自己有什么区别,和Steve责怪他当初没有去找你,没有在第一时间抓住你的手,责怪自己邀请你和他并肩作战——”

“好了,我知道你的意思了,”Bucky不满地嘟囔着,“想到Steve在过去几年对一切都感到愤怒,然后等事情终于有所好转了,他却又因为我感到负罪,这真让我想去死。”他叹了口气,用一只手揉了揉眼睛,“从不和除同事之外的人交朋友,也不出去约会,完全不享受这该死的未来。上帝啊,Steve。”

Clint耸了耸肩。“他......那个,Sam?Sam是他除了同事之外的朋友。我猜他本来有试着去了解他的邻居,但结果她是一个SHIELD秘密特工。”他偷笑了起来,“别以为我没注意到你用PTSD转移了关于‘我和Steve’的坦白。”(也不是说他很介意这个,Bucky很显然有很多问题。像是......Tony那么大的问题。这可是很严重的问题了。)

Bucky笑了起来。“怎么,你以为一个男人和另一个男人混在一起是最新的发明吗,年轻人?”他开着玩笑,眼睛里的悲伤连他的语气都掩盖不了。(上帝啊,Clint在‘感情’这方面真是越来越在行了。很难相信他曾经直到一个女孩把他甩了才知道自己竟然有过女朋友。)

“你说你妹妹发现了你们?”Clint问,Bucky点了点头。

“是的,是的,她发现了。”他摆出一副苦相,“上帝啊,有那么一瞬间,我觉得我们完蛋了。”他伸出一只手揉了揉脸,“她有天早上到我们这里来,我们前一天晚上很迟才回来,我还在宿醉中。Steve已经起床了,他把她放了进来,但是我不知道。她就坐在沙发上,但是卧室的门是朝着厨房开着的,所以我靠在卧室门的墙边时没看到她,我说,‘Stevie,你怎么起来了?快回到床上来,还早呢,我们应该做点不穿衣服的事’......Rebecca很显然听到了我的话。”他摇了摇头,“Steve看上去马上就要晕过去了,Rebecca抽了一口气,我这才朝那个方向看去,看到了她,她看上去马上就要哭出来了。她站起来就走了,我慌了神,这才去追她。我在走廊上追上了她,开始嘟嘟囔囔,她让我闭嘴,说如果我再不闭嘴的话,其他人可能会听到,说她不想让我去坐牢,所以我最好还是赶紧闭上嘴巴。”他有点感伤地笑了笑,“她从此以后再也没提过这件事了。她从没问过我或是Steve任何事,也没和任何人说起过这件事。但是有一次我回我爸妈家,我跟他们说我得早点回家,因为Steve生病了,她跟着我一起到了门外,她就那么看着我,说,‘我只希望你能快乐,Bucky,如果你感到快乐,我也为你感到快乐。”他咧开嘴笑了,“她没有明说,但我知道她在说我和Steve。”

“哇哦,”Clint也笑了起来,“这可真甜蜜。”他叹了口气,“上帝啊,我需要一个女朋友。或者一个女性朋友。我喜欢女孩。她们很友善。好吧,除了Natasha,她不是特别友善。”(Natasha很坏,Clint的一切她都可以拿来取笑。她很棒,但她绝对不算友善。)

Bucky只是翻了个白眼:“上个星期你还说你的一个女性朋友带着你的狗跑了,你不得不去追着她把他要回来。很显然不是所有的女孩都很友善。可不能一概而论。”

Clint若有所思地哼了哼。“这倒没错。”(确实没错。该死的Kate。她可真够朋友的。)“好吧,我需要好人出现在我的生活里,不是什么混蛋超级英雄,也不是什么闷闷不乐的超级英雄。简而言之,我需要不是超级英雄的朋友。”

Bucky咧嘴笑了起来:“好吧,你现在有个超级坏蛋朋友,这算吗?”

Clint嘟囔着站了起来。“你的玩笑一点儿也不好笑,Barnes。”他说着走开了。

(.......好吧这有点好笑,但这个玩笑太让人郁闷了,所以不算数。)




TBC


* 以防有人不知道这个比喻,右边外面的是big spoon,里面的就是little  spoon





评论(21)
热度(178)

© Joa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