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Steve最配的只有Bucky
与Bucky最配的只有Steve
翻译目录:http://joankindom.lofter.com/post/3ca4d7_ee7157c9

【授权翻译】【无差】Learning To Say Hello​ -中

原作者:heartsdesire456

原作:Learning To Say Hello

授权及前文见:【1】


------~

Clint喝醉了。

也许吧。

大概。

至少是有点微醺。

他凑近去看那瓶啤酒(因为很显然它背叛了他)。“你不应该让我醉的。”他指控道。

“哈?”Clint抬起头,看到Bucky正一脸滑稽地看着他,手上也拿着啤酒,“你在说什么,Barton?”

Clint叹了口气。“没什么。”他看向Bucky,“嘿,Bucky?”他了眼Bucky完整露出来的金属臂,他今天穿了一件圆领无袖衫,“你为什么不再是冬日战士了呢?我是说,是什么让你想起来了呢?”他很好奇,又醉到懒得含蓄发问。(倒也不是说他清醒的时候就知道要怎么含蓄发问。)

Bucky点着啤酒瓶身的标签。“Steve。”他嘟囔着说,抬头直直地看向前方,身体向后靠在沙发靠垫上,双腿伸直放在了咖啡桌上。“我在桥上跟他对打的时候看到了他的脸,我之前就见过他,但那时候天很黑。但当我在桥上看到他的时候,我.....我认识他。”他耸了耸肩,“我不知道他是谁。我只是知道自己认识他,”他哼了一声,“他看到了我的脸,叫我‘Bucky?’我不知道‘Bucky’是谁。我也不知道自己是谁。直到后来我才该死地知道了自己的名字。”他的脸皱了起来,“当我跟他们说我认识他的时候,他们又给我洗脑了,我再次把他忘了。但等我再次看到他时,再一次的,我知道自己认识他。”他自顾自地笑了笑,“Steve一直在跟我说我的名字。他一直在告诉我我是谁,但我不知道谁是James Barnes。我不知道Bucky是谁。我不知道他是谁,但是我认识他。”Bucky强调道。

Clint哼了哼:“怎么会这样呢?为什么你会觉得自己认识Steve,但却不知道自己是谁?”

“很简单,”Bucky沉重地叹了口气,“即使在我一无所有,在这世间没有任何希望的时候,我也总是有Steve。”他冲着Clint笑了,“Steve曾经说过我们是布鲁克林最富有的混蛋,因为不论我们有多穷,我们总是还有对方,这才是最重要的。‘酒足饭饱不如满腔爱意’。”他哼了一声,又喝了一口啤酒。他把啤酒咽了下去,呻吟了一声,“他那张嘴有时候可真会讲话,和他大部分时间的小混蛋作风完全相反。”他耸了耸肩,“除了Steve,在一切发生之后,我去看了展览,确定了自己的确就是Bucky Barnes,然后我就离开去找更多关于我自己的信息。这一路上,过去所有的系统都瓦解了。我花了好几个月时间,等我最终来到你这张沙发上的时候,我已经差不多是我了,只是不知道要怎么像过去的我一样活下去。”他对着Clint笑了笑,“顺便说,谢谢你帮了我。”

Clint喝完了剩下的酒,倾身去把空瓶子放到了一边。他往前靠了点,抓住了放在桌子上的照片(他把它放在了桌子的正中央,以防被懒得像坨屎一样的Lucky够到),握在了自己的手上。他看着照片上开心的自己,一只胳膊圈着Nat,另一只胳膊圈着Phil。他的手指悬在Phil的脸上,然后又迅速把照片放了下来(勉力说服自己胃里的灼烧只是因为太多的酒精,和其他无关)。“嘿,Bucky?”他向后靠去,抬头看向天花板,“你还爱他,对吗?”

Bucky在Clint的右边沉重地叹了一口气:“是的,Barton。我还爱他。”

Clint迟疑了一下。“你——你觉不觉得,”他不知道要怎么问出自己想要知道的答案(这难道不是他自己人生的写照吗?),“你觉不觉得你也许应该告诉他这个?你还没有去见过他。除了和我一起去遛Lucky之外,你在房间里待了有一个世纪了。把大家都关在外面是不对的。特别对他来说。”

Bucky发出一声轻柔的,甚至有些受伤的声音:“他不需要我回到他身边了,Clint。我——我之前一直希望他身边已经有其他人了。也许Sam和他......在你告诉我他从没有和任何人出去约会过之前,我以为他已经找到一个什么人了。”他哼了一声,“还是那个Steve。眼睛瞎到看不到女孩子看他的眼神,自己又太害羞,不敢那么看人家。”

Clint瞪着那张照片,它被面朝下放在桌上,但他的脑海里还印着它的内容:“Bucky......要我来说。如果他是你一无所有也依然拥有的人,如果你对他来说也是如此。即使——即使他已经缓过来了。也许对‘他以为是邻居的邻居’友好是他想认识新的什么人的举动。但是......然后你回来了。”他朝Bucky看去,后者正一脸好奇地看着他,“你回来了,我很确定在他看到你的那一瞬间,在这对他来说你已经不在了的不到四年时间里,他所有打算继续‘生活下去’的举动都化为乌有了。”Clint知道Bucky这么看他是因为自己有些虚弱又沙哑的声音,但他停不下来。(愚蠢的啤酒。)

“Barton,他值得拥有一个比只剩下他曾经爱过的人的空壳更好的——”

Clint打断了他。“请原谅我这么说,但是你不知道失去你爱的人的感觉,Barnes,”他的声音有些粗鲁,他控制不了,Clint摇了摇头,“他曾经失去过你。他眼睁睁地看着你死去,并且认为那是自己的错。”Bucky的样子就好像Clint打了他一拳,“他在未来醒了过来,那个他以前一直拥有的人不在那里了,他也许曾经梦到过醒过来会再次看到你,然后他醒了过来,那却只是一场梦,然后他重新记起了你已经不在了的事实,他再也听不到你的声音了,他怀着这样的痛苦生活了那么长时间,他从来没想过这样的痛苦有一天会停止,因为那看起来将伴随着他的一生,但是——”Clint突然停了下来,他突然意识到不知道从哪里开始他就不再是在说Steve了,他的脸色变得苍白。(他那该死的眼睛又开始渗水了,混蛋。)“呃,总而言之,”Clint擦了一把脸,想着‘去他妈的’,反正Bucky已经看到了,“我想说的是,你没有死。你回来了。你像Steve也许曾有过的那些梦一样死而复生了。你活了过来,你又在他身边了。”

Bucky开口讲话的时候,看上去几乎要为自己感到羞愧了:“我不再是他曾经爱过的那个人了。”

“你觉得他会在乎这个吗?”Clint直白地说。“操他妈的。”他一把抓过照片,直直地放在Bucky眼前,“你看到这个了吗?在你把它拿出来之后,我甚至他妈的都不敢把它摆出来。我太想念他了,想到我得把这张照片藏起来,这样我就永远也不用看到他的脸了,我没敢把它摆出来,我只能不断地拿起它,不停地看它,因为我已经两年没看到他的脸了,而我们根本就没有在一起过。我这么远远地暗恋着他,甚至完全不嫉妒那些可以得到他的爱的人。能听到他的声音就足够我高兴的了,因为那样就够了。我连Steve拥有的一半都没有,但是你知道吗?”他轻轻挥了挥那张照片,“如果我能像Steve的好运拥有这样的奇迹,如果我能够再次见到他的脸,听到他的声音?我完全不在乎他是不是已经忘记了我,不在乎他是不是连他自己也不记得了,不在乎他是不是来杀我的。我什么也不在乎。”他咬牙切齿道,“因为他已经他妈的死了两年了,但是我没有一个星期是没有下意识地想到些什么东西是想等下去告诉他,或是给他看的,然后我就想起来了。他不在了。我再也没机会告诉他任何事,再也没机会给他看什么好玩的了。再也没机会了。”

Clint发出了一声哀鸣:“吸取我的教训。如果你想要的话——如果你不再爱Steve了,或是你想在去追寻爱情前先自我疗伤一段时间,我绝对不会逼着你回到他身边——但是如果你也想要的话,我敢向你保证,用不着一个心跳的时间,他就会回到你身边的。半个心跳的时间。只要你告诉他你还爱他,他会愿意为你移山填海的。”

Bucky吞咽了一下。“我不——我不知道一旦涉及到他了,我是不是能够信任自己。”他摇了摇头,“我爱他。我想——我想见他,我想和他说话,我想告诉他说自己很抱歉离开了他。但是如果我再伤到他怎么办?我轻而易举就能伤到他。”

Clint摇了摇头。“没有什么比失去你伤他更深了。”他说,Bucky因为这句话的真意皱起了脸。


~----

(第二天早上,他们两个都默认永远不会再提起关于昨天晚上,两个人向对方倾诉了‘压在心底已久的沉重感情’这件事了。)


~----

这天,Bucky遛完Lucky回来,刚好撞见一个女人离开了Clint的公寓。她怒气冲冲地穿过他身边,连一眼都没有给这个住满了穷人的大楼过道里这个穿着皱巴巴夹克衫,戴着棒球帽的男子。Bucky喜欢不引人注意。他走进了公寓,Lucky朝Clint冲了过去,跳到了坐在沙发上的他的身上,舔着Clint放在自己眼睛上的手。

“那是谁?”Bucky问道,“我是说这不关我的事,我知道,但她看上去挺生气的。”

“前妻,”Clint咕哝道,把Lucky的口水从他脸上蹭了下来,“好吧,我觉得她是我的前妻。也许不是。”他用手指算了算,“不,是的,我们的婚姻持续了两个月,是的。”

Bucky无趣地看了他一眼,坐在了他对面的椅子上:“你连自己到底结没结过婚都不知道?”

Clint哼了一声。“哦,不,我绝对结过婚。我只是总会忘记是两次还是三次。”他扮了个鬼脸,“事实上,第一次和第三次是和同一个人,说来话长,我们在一次任务中心血来潮就结了婚,然后我们又分手了,三年后我们又结了一次,然后我们才意识到自己是白痴。”他哼了哼,“好吧,也不算是‘话长’。但刚才的那个是我的第二个前妻。她那时候并不知道我是一个间谍,直到后来我发现她也是为另一个组织工作的间谍。我们在试过没办法杀死对方后就离了婚。”他咧开嘴笑了,“这还挺酷的。我们打斗了差不多六个小时,在城市里来回地你追我赶地一直打到了我们的秘密武器库,最后才承认我们两个谁也不算赢,然后决定离婚。”

Bucky对此嗤之以鼻:“那她今天来干什么,为什么这么怒气冲冲?”

Clint重重地叹了一口气。“她希望我能加入她的组织,鉴于现在SHIELD已经玩完了,她已经就这个事情纠缠过我两次了,我不想去,把她惹毛了。”他挥了挥手,“涉及到女人,我做的决定都很糟糕。这就是我的人生。”他伸出一只手开始列举,“我准头不错,但是有一堆信任危机,棒得不得了的屁股,却是个糟糕的男朋友/丈夫/情人/其他。”(上帝啊,这些都是真的。)

Bucky坏笑起来。“啊哈,有了这张吸引人的脸,我还以为女孩子都巴不得挂在你身上呢。”他开着玩笑,Clint朝他竖了个中指。

“喂,我对调情和上床的部分很在行的!我只是搞不定谈恋爱而已。我会变得黏糊糊的,会想和那个女孩一直待在一起,然后她就恼火了,然后我就会给她足够的空间,直到忘了我们晚上还有个约会,而是在这里自己一个人看糟糕的电视,这么了四次之后,她们就生气了,把我甩了。“他撅起嘴巴,“我该死地很容易就会陷入爱河。”Bucky偷笑了起来,惹得Clint把Lucky的磨牙玩具朝他扔了过去,他用金属手臂挡了一下,“你呢?所有的历史书上都称你‘受到女士的热烈追捧’。你是确实很老练呢,还是这些都只是夸大其词?”

Bucky耸了耸肩:“我那时确实很是风度翩翩,我猜,但是和我在一起的女孩都是那种没想找男人定下来的女孩,如果你懂我的意思的话。”

Clint挑起了一边眉毛:“我还以为那时候的女孩子都一心想找个丈夫呢?”

Bucky翻了个白眼:“就好像新世纪的人们以为是他们发明了毫无意义的性爱一样。相信我,写那些历史书的人是那些相信他们的女儿是‘有教养的基督女孩,会为她们未来的丈夫保持处女身’的老家伙。那时候又不是没有人做爱。上帝啊,我们那时的军队装备就包括了安全套,因为太多的士兵和妓女有亲密接触,这会引起疾病率的上升。”

Clint皱起了脸。“该死的,我甚至都不知道那个时候就有安全套了,”他说,Bucky无语地看了他一眼,“怎么了?!我可没上过高中,我也没上过健康知识课,不准评判我。”

Bucky轻笑了起来。“问题是,和我一起出去约会的女孩子们都知道我不会和她们结婚的,而她们也不想找一个想要和她们结婚的男人,她们只想要一个能让她们‘好好享受’的男人。”他耸了耸肩,“我有一双漂亮的眼睛,把她们夸得天上有地下无的。受她们的欢迎并不是什么难事。”

Clint坏笑起来:“那男孩子们呢?你受他们的欢迎吗?”

Bucky的笑容消失了,他摇了摇头:“才不可能。我可不敢这么做。和女孩子乱搞,就算把她肚子搞大了,你的最终后果也就是被逼着娶她而已。和男人乱搞,如果被抓住的话,被关进监狱里都算是你走运。那么做的男人,最终的下场都是浮尸江上。我倒是抓住机会和女孩子交往过,但我可不要被人打死。”

Clint挑起一边眉毛:“我还以为你说你和Steve是一对?”

Bucky有些难过地笑了:“是的,但这是因为我们住在一起,没有人会在哪条后巷里抓住我们。我们从来不会去那些像我们这样的男人会去的酒吧,我们还是会跟女孩子出去四人约会,只不过我不会和我的约会对象回家罢了,大家都以为我们只是两个住在一起的好朋友,因为Stevie的妈妈去世了,他需要有人来照顾他,没有人会怀疑我们是那种关系。”他哼了一声,“该死的,我们不得不换上个好点的窗帘布,就为了在上床的时候可以不必担心被对面大楼的住户发现去告发我们。因为这个原因,我们也不得不保持安静。如果我们不想在地板上做的话,通常情况下我们会打开收音机,虽然床板大多数时间并不会发出吱嘎声,但万一它吱嘎作响了,我们就完蛋了。”Clint偷笑起来,Bucky瞪了他一眼,“喂,这不好玩——”

“不,不是的,我不是在嘲笑旧时代同性恋人士的挣扎,”他打断了他,Bucky扫了他一眼,“我只是一直想到关于Natasha告诉我的,说Steve和她去其他地方做任务的时候,总是选择睡在地板上。”

Bucky轻笑出声,摇了摇头:“我很确定这是那时候在地板上到处睡留下的后遗症,那种在冰凉凉硬邦邦的地板上做|爱好不让我们被发现,以免被某个愤怒的黑帮分子干掉可不是什么‘美好的旧时光’。”

Clint再次笑了起来,挑起了眉毛:“这我可从来不知道!也许你留下的不可磨灭的印象可不是这样的。我很确定那些女孩子愿意和你去约会可不是因为她们听说你床上功夫不好。”

Bucky嘟囔道:“我最好留下个好的不可磨灭的印象,鉴于我是在死之前唯一和Steve上过床的人。”

Clint不再笑了:“哦,操,真的吗?真该死。”他有些抱歉地笑了笑。

Bucky点了点头,露出了有些黏糊糊的笑容,陷入了回忆:“不知道为什么那些我试着撮合她们和Steve的女孩子没有一个看到我在他身上看到的东西,但是她们确实没有。我们住在一起之后的一段时间里,什么都没变,因为虽然我非常爱他,我有一种感觉,觉得他也爱我,但那是要判死刑的,你知道吗?我想要保护他,所以我不断地和女孩子出去约会,撮合他和别的女孩,但她们从来都不喜欢他,我觉得他也不喜欢她们。每天晚上,当我带着一身和我出去约会的女孩身上的香水味回来的时候,Steve就会回避我的视线,但是等他终于看向我的时候,那个眼神就像是在说我做了什么让他心碎的事。”他摇了摇头,“那真他妈的让我想去死。该死的每一次。那个男孩的眼睛诉说的内容比一本书还要多,你懂得吧?”他的声音很柔软。

Clint点了点头,想了想Steve的“美国队长队你很失望”的脸。(那比Coulson的还要糟——别。停下来。大脑。)“那你们两个最后是怎么在一起的?”Clint问他。

Bucky那种怀念的微笑变成了全然贱兮兮的坏笑:“Stevie决定他受够了看着我和不同的女孩子出去,心里该死地明白我想要他,而不是什么女孩——更别说到了最后,每个和我去约会的女孩都是瘦骨嶙峋的金发女孩,而不是我以前常常约会的那种曲线玲珑,体态优雅的女孩——有天晚上,我下班回来之后,Steve在我去清理自己的时候说他去准备晚餐,但等我回到公寓时,那个小混蛋正站在炉子边上,身上就只穿着一件我的T恤,除此之外什么都没有,一副我见过最沾沾自喜的样子。”

Clint哄笑出声。“这他妈的不可能吧!”他叫道,试着在脑海里想象做出这种大胆举动的Steve Rogers。”

Bucky点了点头:“他个子很矮,小小的一个,但双腿却比他这个体型的男孩子来得都要长,所以我的T恤就长了那么几英寸,我什么都看见了,而且那领口还滑下了他的肩膀,露出了一大片苍白的、细腻的皮肤和他那该死的ru tou,我尽了自己最大的努力表现如常,不掉进他的陷进,但是他还不停地去够柜子顶上的东西,把那T恤越拉越高,还叫我帮他拿一下,我不得不走过去,但他却站在那里没动,我只能贴在他背后去够那东西,等我把那个碗递给他的时候,他看上去就好像偷了腥的猫。”他笑着摇了摇头,“那个固执的小混蛋。他扇着他的长睫毛看着我,说着什么‘谢谢你,Buck’,还踮起脚尖亲了我的脸颊,他就知道他赢了,因为我最终投降了,我抓住他的腰,吻了他,他邪恶地大笑起来,毁了我们的初吻。”

Clint也笑了起来:“现在我相信了。Rogers看上去像是那种赢了之后会这么做的人。他会变得超级洋洋得意。”

Bucky有点害羞地笑着点了点头:“我们把土豆烧焦了,但还是解决了它,我们也没什么心思去在乎这个了,我们脱光了衣服在厨房的地板上就做了起来,结束之后就那么坐在那里吃完了焦土豆,他就那么一直看着我坏笑,就好像在什么比赛上打败了我一样。”

“哦,兄弟,这游戏你绝对赢不了他,”Clint开着玩笑,“那个男人知道自己要什么,并且会该死地勇往直前直到达到目标。”

Bucky重重地叹了一口气,嘴角翘起一个小小的弧度,眼里却透着悲伤:“关于我,Steve确实总能得到他想要的。我不知道其他人怎么能够拒绝他。我猜,也许是因为我爱他,所以他在我眼里也是不一样的,但是当他用那双蓝色的大眼睛看着我,眨着那长长的睫毛,撅着粉红色的嘴唇,我就完蛋了。”他摇了摇头,“他就是用这种方法得逞的。如果他真的因为什么事不开心,我就受不了了,我会做任何事让他开心起来。要是我因此干了什么蠢事来逗他开心,他就会冲我大吼——就像有一次我把自己攒了好久打算去买工作手套的钱拿去给他买了新的铅笔,他原来那支在打架的时候弄断了——但只要他别露出那种难过的表情,我不在乎被他吼。”

Clint有些好奇地看着Bucky。“你知道的.......我明天要去和其他复仇者碰面,”他慢吞吞地说,“你可以和我一起去?”他建议道,“我很确定Steve一定会很高兴见到你的。”

Bucky摇了摇头,他咬紧了下巴。“我——我想再次见到他,但这——”他叹了口气,“我选择你这里,是因为这里离Steve够远,我不会碰到他,免得我再次暴走,但也足够近到等我准备好的时候可以去找他。”他闭上眼睛,扒了扒头发,“我还是害怕如果我看到Steve就会变成他。我宁愿自己去死,也不愿意再伤害他了。”

Clint也重重地叹了口气。“Bucky,你来这里之后一直都没有变成冬日战士。你不可能比现在这一刻更能确定这点了。”看到Bucky垂下了肩膀,他摇了摇头,“我明白的。你很害怕。我不会逼你的。但是我真的觉得你应该考虑一下我的建议,好吗?”

Bucky点了点头:“好的,兄弟,我会的。”


TBC


评论(3)
热度(154)

© Joa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