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Steve最配的只有Bucky
与Bucky最配的只有Steve
翻译目录:http://joankindom.lofter.com/post/3ca4d7_ee7157c9

【授权翻译】【无差】Learning To Say Hello​-完

原作者:heartsdesire456

原作:Learning To Say Hello

授权及前文:【1】【2】


----

Natasha放下双手,其他人都咒骂了一句,呻吟着看她盘点着自己的胜利果实:“男孩们,总有一天你们会学乖的。”

“我才不会!”Stark说着扔出了更多的钱,“这一次我一定要拿下你!”

“大家,”一个声音响了起来,Clint抬头看到了Steve和Sam从电梯里走了出来,“你们应该学聪明点,至少知道自己绝不会打败Natasha那张扑克脸的。”Steve说着朝桌子走了过来,“不管你们有多想赢,你们还是赢不了她的。”

Clint脑子里突然栩栩如生地出现了前一个下午Bucky告诉他的,关于Steve怎么勾引他的画面,他嘴巴里的啤酒一下子喷到了桌子对面,甚至因为疯狂的大笑呛住了自己。“恶,Clint!”Natasha抱怨了一声,甩了甩她的牌,“你把啤酒都喷到桌子上了!”

“哇哦,你从那么远的地方竟然都可以喷到我的眼镜上,”Bruce说着把他的眼镜取了下来,在自己的T恤上擦了擦,“什么东西该死的这么好笑?”

Clint摆了摆手,还在上气不接下气地咯咯笑着。他一直到不能呼吸了才平息下来。“哦,上帝啊,哦,耶稣,”他大喘着气,“哦,上帝,这都是Steve的错,我对天发誓!”

Tony挑了挑眉毛:“啊,是吗?他说了什么?我可没听到什么好玩的。”

Clint贼笑了起来:“Steve和他的‘想要’和‘赢’让我想到了他就穿着一件大T恤,露着大腿去勾引一个男人的画面,我控制不了自己!”

Steve的脸一下子变得通红。“我的上帝啊,为什么没有人告诉我这是大家都知道的事了?!”他质问道,一边在尽职地模仿一颗番茄。他用手遮住眼睛,坐到了Natasha身边给他留着的空位置上,“这事大家都知道了吗?”

Clint摆了摆手:“才不是,这是Clint Barton独家情报。我直接从当事人那里听来的,别担心,兄弟。其他人都不知道。”

Steve抬起头,眉头皱了起来:“你说从当事人那里听来的是什么意思?什么当事人?”

Clint挑起眉毛。“呃,Bucky在跟我解释你们当初是怎么在一起的时候告诉我的,要不然你以为我从哪里听来的?”大家都安静了下来,没有人动,Steve的脸色一下苍白了起来,他瞪大了眼睛,“哦,该死的,其他人都不知道你是同性恋吗?!啊,Steve,该死的,我非常抱歉。”

“你该死地说是‘Bucky’告诉你的是怎么回事?”Natasha突然发问道,“你为什么会和他说话,又为什么会叫他‘Bucky’?”

Clint停顿了一下,挑起了另一边眉毛,一脸困惑地看着她:“呃,他在过去的一个半月里一直和我住在一起,他为什么会不和我说话,而且不叫‘Bucky’我要叫他什么?”

冬日战士和你在一起住了多久?!”Tony叫了起来,他的眼睛都快从眼眶里蹦出来了,“Barton,上帝啊,你还好吗?!”

Clint突然一下子想明白了,他有点窘迫地看向Natasha:“呃......所以你并没有叫Barnes去和我一起住,对吧?”她面无表情地看着他。“怎么?!”他举起双手,“那我还会怎么想?!有一天我醒过来就看到冬日战士坐在我的沙发上在和我的狗狗玩!除了‘他需要找个地方来恢复,其他人选了我的地方’这个原因我还能怎么想?!”

“你哪怕都没有一秒钟想到我们会放监视器,或者至少会问问他的事?!”Sam不敢相信地问道。

Clint深吸了一口气:“作为一个在被洗脑了几天之后被操他妈地扔进一个该死的精神控制室关了四天的人,也许我希望我的朋友们能更人性化一点,不是把他当作什么实验室的小白鼠,而是选择给他时间,让他和我们中间那个最能了解他经历过什么的人一起疗伤。”

“他让你叫他Bucky?”Clint抬头看向Steve,后者的声音听上去期待得甚至有些绝望了,同时又带着害怕。Steve的眼睛瞪得老大,表达了很多东西,就像Bucky说的他们那个时候他还不是美国队长时的样子,“他——他知道自己是谁了?”

Clint微笑着点了点头:“是的,兄弟。我是说,一开始他真的很安静,但在最近的这几个星期里,我们聊了很多关于他,他的过去和你的事。”他鼓励地看了看他,“他差不多把战前所有的事情都想起来了。让他记忆比较混乱的是他被九头蛇抓住后,在你救了他的地方的那些事,他在战争期间的最后一段时间,还有很多作为冬日战士时做任务时期,但在被俘虏之前的事情,他都回忆起来了。”

Steve的肩膀迅速地放松了下去,他这一放松差点让自己倒在了桌子上,他把脑袋搁在了手掌上,突然,他僵住了,抬头瞄了Clint一眼,脸上再次布满了红晕:“呃,那么......就这个故事而言,我猜——”

“你猜我已经知道了你是历史上最狂妄的人?”Clint的玩笑话让Steve呻吟了一声,“我得说,兄弟,‘大胆’是一回事,除了一个男人的上衣之外什么也不穿,还诱惑他靠近你好把你自己按到他身上直到他受不了着了你的道又是另外一回事了。”Steve把自己的脑袋“咚”地一声砸在桌子上,再次呻吟了起来。

Natasha暂停了一下自己的怒火,跟着笑了起来。“该死的,Steve,我还以为你是什么容易脸红的老处男!”她重新转向Clint,声音里不带一丝笑意,“但是说实话,Barton,你知道这有多危险吗?!你甚至都没有跟我们确认是不是我们派他去的——我们并没有——就这么冒冒失失地收留了一个历史上最致命的杀手,然后你们就怎么着?!坐在一起帮对方涂指甲,讨论Dog Cops?”

Clint吐出一口气。“喂,我们还喝酒,谈论了各自的感情呢,不要小看我们的友谊,男人们也交流情感的!”他开着玩笑,但是她并没有笑。

“Clint......他就算往好里说,也有潜在危险,”Bruce温和地说道,“万一他因为想起过去的记忆暴走了怎么办?就算是适应PTSD症状最好的人,也会在创伤刚结束时出现记忆闪回——”

“听着,我现在知道了,我那么做是不对的,”Clint争辩道,“好吧,当我问他为什么选择来我这里的时候,我以为是你们让他选择我的,现在想想,‘因为这里让我想起我和Steve以前住的地方’这个理由更好地解释了他只是在他恢复期间随意地选择了一个复仇者,但是你们听着,他在恢复。”他强调道,“那个在我公寓里的人是Bucky Barnes,不是冬日战士。”他说着摇了摇头,“他当然还是内疚得要命,但是当他和Lucky一起玩的时候,还有我们在聊天的时候,他看上去都放松极了。我现在知道了,或者说我们今天不小心发现了,Steve和Bucky史诗般的爱情故事,Bucky知道了我从来没有告诉任何人的事,因为他对我的坦诚,所以这也意味着我欠他的。”Clint看了看桌子一圈,“也许我理解有误,但是我们不会为了这事采取行动。”

“哦,我们不会,哈?”Sam问道,Clint瞥了他一眼。

“是的,我会像往常一样回家去,继续劝说Bucky不要再这么躲着了,劝他去和Steve谈谈,我会像往常一样坐在沙发上告诉他一些关于我过去在神盾局的事情,然后他也会像往常一样告诉我一些他过去的趣事,比如Steve是怎么差点让自己被揍得半死,或是差点让Bucky被揍得半死,然后我们会像往常一样去睡觉。这就是我们的日常生活。”

一时间没有人讲话,直到Tony转向Steve,脸上带着坏笑。“你知道的,这真的让我爸爸告诉我的一些故事讲得通了。”他说,Steve从交叉着遮住脸的双臂间举起一根手指头作为回应。


~

Clint悄悄进了门,期盼着Bucky已经睡着了,这样他就可以迟一点再向他坦白他告诉了其他人Bucky在他家的事,但不幸的是Buchy正坐在那里,膝盖上搁着Lucky的脑袋,正对着电视机里的什么东西哈哈大笑。“喂,Barton,你看过这个节目吗?这个小家伙真是个小混蛋,”他说,对着屏幕上的那个小女孩轻笑出声,然后他抬头看向Clint,挑了挑眉毛,“你这个表情是怎么回事?你看上去就好像刚刚把别人家的狗给碾了。”

Clint吐出一口气,他被冒犯到了。“哇哦,这个指控太可怕了,”他说着坐了下来,深深地叹了一口气,“呃,Bucky,我也许得向你坦白一件事。”Bucky一下子紧张了起来,Clint露出一副苦相,“我好像......不小心说漏了你和我住在一起的事。”

Bucky凑近了看着他,“你是怎么说漏嘴的?”他问,Clint因为他的语气皱起了眉头。

“你没有......生气吗?”

Bucky深深地叹了一口气,用金属手摸了摸自己的脸:“这个嘛,我并不感到高兴,但我也早就猜到你迟早会告诉他们的。现在已经过去一个半月了。”

“兄弟,”Clint急忙为自己辩解道,“我对上帝发誓,我以为是他们叫你到我这来的!”Bucky干巴巴地看了他一眼,“怎么了?!我把你说的话理解成你在所有人的地方离里选了我这里!要不然我还能怎么理解你突然出现在这里,和我混在一起啊?我是说,别误会我,我从来没有介意过这个,但是我以为是他们因为我最能知道你经历过什么才把你派过来的!”他扮了个鬼脸,“那么你为什么会选择到我这里来?”

Bucky耸了耸肩:“我自己也不知道。我记得我那时知道你是一个复仇者,所以你大概比较厉害,可以在我发狂伤到别人之前制止我。我不想自己一个人待着,万一我发了狂,伤害到了无辜的人——鉴于我已经把‘自己’找回来了——那会让我想去死的。”他耸了耸肩,“我还以为你自己把我的原因搞明白了呢。”

Clint有些难过地看了他一眼:“Bucky......你真的应该跟我一起去见见其他的复仇者们。该死的,在我不小心说漏嘴,说你住在我这以后,Steve没有跟着我一起回来的唯一原因是Nat说服了,她说也许你在看到他之后,会被他这个你最后的任务目标激发,而在我这里,你想逃脱简直是轻而易举的事。”

“我也担心这个,”Bucky嘟囔着,“我觉得我应该不会......但是我最后一个被输入的任务就是刺杀美国队长。”他抬起头,严肃地摇了摇头,“Clint,如果我真的发起狂来去攻击他的话,一定要制服我。我不介意你是不是得杀了我才能做到这个,但请不要让我伤害到Steve。”

Clint摇了摇头。“我不会的,兄弟,”他笑了起来,“我只会对着你的膝盖来上两箭。如果你走不动了,你就不能再追着美国队长跑了吧。”

Bucky笑了起来:“哦,那这样就再理想不过了。既然我现在已经自由了,我还是想活着比较好。”

(Clint真心希望Bucky能一直这么自由下去。)


~

结果到了最后,Bucky也没有决定是不是要去见其他复仇者。在Clint说漏了嘴的两天后,他接到了一通电话吵醒了他,下一秒他就听到了客厅里发出一声哗啦声,然后就是Bucky在楼梯上的脚步声。“BARTON!”他叫道,把门一下子打开了。

Clint眨着眼睛看着手机屏幕,然后抬头看向他:“怎怎怎么了?”

“他们现在非常需要你,”他说着走向卧室门后那个Clint自以为没人知道的镶嵌板,按了按角落的开关打开了它,“快穿起来。”他把Clint的制服扔给了他,“情况很糟糕。他们在曼哈顿大桥上,我刚刚看到那该死的新闻直升机被九头蛇的混蛋打了下来。Banner和Stark不在国内,Thor这星期甚至都不在地球,所以他们急需人手。”

Clint呻吟了一声:“不——现在还太早,还没到当超级英雄的时间。”他哀嚎道,但已经坐了起来,开始脱掉身上的衣服,换上他的制服。

“快点,Barton,两个普通人和一个Steve完全不够阻挡住一整个该死的全副武装突击队。如果你不赶紧的话,你就得失去几个朋友了,你的朋友好像本来就不多。”Bucky说。(哇哦,这么刻薄?没有这个,Clint可行动不起来)

“好的,好的,要是你这么担心我朋友的数量的话,为什么你不穿戴起来,带上枪和我一起去呢?”Clint说着拉上了马甲的拉链。他忽略了Bucky脸上滑稽的表情,绑好了他的箭鞘,检查了一遍自己的装备都齐全了,然后看了一下手机。

需要帮点小忙。可能需要有人在高处作战。猎鹰5分钟后会到达你家屋顶。

“哦,真好玩,”Clint说,在走过Bucky身边的时候把短信给他看,“我要去和一只鸟一起飞了。”Bucky只是在他的肩膀上拍了一下,看着他跑去屋顶和Sam汇合。


~

情况确实很糟糕。

Clint注意到那桥上大概有三十几个人,他们中有好多肩上都扛着火箭炮,所以Sam一在塔桥上降落就再次飞到地面上去了。Clint被敌人发现了,他不得不一路跑着躲避着火箭炮,一边护着自己的小命。最后,他不得不从那塔上跳下来,拉着一根绳索降到了大桥上,和其他人一起地面作战。这和理想中的战斗差远了。

“这不妙,不妙,不妙。”Clint在他们背对背战斗时反复嘟囔着,他和Natasha面对着四个敌人,各个都有枪,他猜Steve和Sam那边大概有六个,“呃,嘿,那个,有谁想坐下来好好谈谈的?”他大声问道,向身后瞥了一眼,看到Sam正准备在他们开火的时候打开翅膀拼一下。

“你知道的,Clint,要是我在曼哈顿大战和华盛顿战斗中幸存下来,却被这十个人干掉,这可真是糟透了。”Natasha说,Clint轻笑起来。

“是啊,这看起来可不怎么好——”

突然,防不胜防地传来一声枪声,他们面前的一个敌人倒下了。九头蛇的人看了看他们四个,没人手上有枪,他们犹豫了一下。就在他们犹豫的空档,再次传来四声枪声,又倒下了四个人。这给Clint和Natasha争取到了时间分别跑向两边,各自躲到一辆车后面,也给了Sam时间再敌人来得及开火前一把抓起Steve飞了起来。现在没人挡道了,Clint却也只来得及射出一支箭击中了一个敌人,然后一串密集的枪声放倒了剩下的人。

Clint和Natasha站了起来,从他们藏着地方向外看去,Sam也降落了,丢下了Syeve。他们走出来,小心地看向四周,寻找那阵枪声的来源,也提防着会有更多的九头蛇特工,然后四个人碰面了,各个都困惑地皱着眉头看着其他人。“呃......那么,事情就这么发生了。”Sam说,把他的护目镜推过头顶。

Clint举起一只手:“好吧,那不是我。我可没有魔法枪什么的。那么那是谁?”

Natasha在其他三个人都朝她看去时吐出一口气:“是啊,没错,就好像这是我干的一样。”

Steve皱起了眉头:“如果不是你的话,那是谁呢?”

“嘿,Barton!”他们抬起头,Clint在看到塔桥上Bucky的身影时眨了眨眼

他皱了皱眉头:“Bucky?!你该死的在那干嘛呢?”

“高处作战,”他喊道,“要不然你该死地以为我在这里干什么?!我救了你的命!好了,如果你能够好心一点的话,我该死地需要一根绳子,从这么高的地方跳下去我肯定会摔断腿的。爬上来容易,爬下去就难了。”

Clint大笑起来:“该死的,我没想到你竟然真的会穿戴起来,带着枪和我一起来帮忙。谢谢了,兄弟!我们刚才那一秒真的以为要完蛋了。”他抽出一支带着滑索的箭射了出去。Bucky看着它扎在了离他几步远的地方,走了过去,抓起绳子用金属手拽了拽,然后从塔桥上跳了下来,顺着滑索落在了地上。他降落在Clint的面前,后者伸出手臂抱了他一下,拍了拍他的后背:“准头不错。”

Bucky笑了起来,把Clint放在柜子里的那把来复枪还给了他:“枪不错。我也需要一把,兄弟。”

Clint回头才发现其他三个人都站在他们后面盯着他们看着。“呃,嘿,怎么样,Bucky很酷吧,对吧大家?”他说。

Natasha上下打量着Bucky,开口说......好吧,开口用俄语说了些什么(Clint的俄语糟透了,如果他愿意对自己诚实一点的话),但Bucky只是耸了耸肩,嘟囔了些什么,让她惊讶地挑起了眉毛:“回答得不错。”

Clint皱起眉头。“呃,哇哦?”他试着引她解释一下,但Natasha只是冲他翻了个白眼。

“Bucky?”Clint回过头去,他的呼吸因为Steve那小小声的呼唤一紧。他看着Steve脱掉了头盔,瞪着眼睛就这么看着Bucky,看上去几乎像是害怕自己在做梦。(Clint完全能感同身受)

Bucky有些难过地笑了笑。“嘿,Stevie,”他有些紧张地把头发朝后拨了拨,换了换重心,“那么......我刚才救了你一命,这能不能补偿我上一次见你的时候朝你开的那几枪?”他有些害羞地笑了笑,Steve几乎是在瞬间消灭了他们之间的距离,伸开双臂抱住了Bucky的肩膀,把他拉进了一个看上去就很痛的拥抱里。

Steve叹了一口气,发出一个微弱的笑声,把自己的脸颊贴在Bucky的肩膀上:“哦,我的上帝,但你依旧是个混蛋。”

Bucky也伸出双臂环住了Steve的腰,在他的拥抱里放松了下来。“是啊,那么,你也还是那个蠢兮兮的需要我来救你的混球。”他说,Steve又发出一个带着水汽的笑声,肩膀颤抖着微微拉开两个人的距离,好让自己看进Bucky的眼睛。Bucky轻轻摇了摇头,伸出一只手按在Steve的颈侧。“别这样,没必要为我哭泣。”他说,Steve声音沙哑地笑了起来。

“闭嘴,Buck,”他有些哽咽,把自己的脸埋进了Bucky的颈窝,“快闭上你那该死的嘴,你不知道你让我经历了什么,我没有揍你都算你走运的,你这个混蛋。”他声音含糊不清地喋喋不休。

Clint咧开嘴笑了,当他在Steve身后对上Bucky含泪的眼睛时,他感觉自己的胸腔一暖。“你觉得自己要抓狂了吗?”他问,Bucky摇了摇头,一只手伸进Steve的头发里,按住了他的后脑勺。

“除非有人要把我从这个位置拉开。”他说,声音竟然带上了一丝警告,Steve靠着他的肩膀笑了起来,收紧了自己环着Bucky腰上的双臂。

(Clint非常确定Bucky快要喘不上气来了,但看他现在的样子,一点点窒息也许算不上什么。)





END


好烦,这才是重逢的正确打开方式啊,隔着一张桌子问“你认识我吗”算什么啊?!(╯‵□′)╯︵┻━┻


评论(9)
热度(188)
  1. 婺苳芜Joan 转载了此文字

© Joa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