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Steve最配的只有Bucky
与Bucky最配的只有Steve
翻译目录:http://joankindom.lofter.com/post/3ca4d7_ee7157c9

【授权翻译】【无差】我们(2)

原作者:Squeaky

原链接:The Idea of Us (is stronger than we are)

原系列:Already Where You Belong 吾心归处 Part1

授权及前文见:【1】



Clint


Phil无精打采地坐在不舒服的椅子上,双手撑着下巴盯着眼前病床上那个昏迷不醒的身影看着。

Melinda走了进来,站在了他的身后。她把包放在了地板上,一只手安抚地放在了他的肩膀上。

他抬头看了她一眼,又重新把注意力转到床上。“医生们跟你说了些什么吗?”

“只是说手术很顺利,除了一些并发症,他会完全康复的。”

“这真是好消息。”

她很大声地呼出一口气:“是啊。”

Phil又抬头看了看她:“但你听起来好像并不觉得这是好消息。”

“他被打得这么惨,甚至伤到了肝脏,脾也破裂了,Phil,”Melinda的声音干巴巴的,“他们那么用力地踩在他的胸口上,把他的肋骨都踩裂了,那些干了这些的畜生没把他的头骨打裂都算是一个奇迹了。也许我是太生气了,生气到感觉不出什么好消息了。”

他抬起手盖在她的手上,轻轻捏了捏:“我和你感同身受。”

“他才不到十五岁,”Melinda继续道,“但是却被认识的人打个半死。”她摇了摇头,“真令人难以置信。”

“他的生活并不容易,不是吗?”Phil露出一抹微弱的笑容,“看到他的档案时,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我知道,”Melinda的嘴角勉强翘起一丝微弱的弧度,“ 正常人谁是在马戏团长大的呢?”

“那些在十六岁前就成为神射手和马术技巧展示者的男孩们是,很显然。”Phil说,指了指另外一把椅子,“你想坐下吗?”

她摇了摇头:“我生气到坐不下来。”

Phil吐出一口气,像是一声笑声:“这才是我认识的那个Melinda。”

她也跟着轻轻地笑了出来:“我能坚持这么久都是奇迹了。”

“因为你真的很关心这些孩子,”Phil说,“是这个支持你坚持下来的。”

“听听是谁在讲话,‘专门领养最难安置孩子’的先生,”她戳了戳他的肩膀,“Natasha怎么样?”

“非常好,”Phil掩盖不住自己的笑容,“她和我请来的那些老师相处得都不错,也一直在农场上帮忙。你知道在我们房子边上开垦一块菜园是她的主意吗?她七月份刚开始干的时候,我不觉得那能成,但她可真有园艺天赋啊。她在菜园子里种上了很多东西,虽然我知道其实她并不喜欢吃蔬菜,可能连一半我们冻起来的蔬菜都不会吃——”

“听听你自己,骄傲的老爸!”Melinda扬起一抹促狭的笑容打断了他,“我在上次回访的时候看到了那个菜园,确实令人印象深刻。”

“她真的非常棒。”

“顺便问一句,她现在在哪呢?你带着她一起来的吗?”

“没有,她睡在Pepper家,”Phil说,“她们两个现在已经是好朋友了。她是个很棒的女孩,”Phil继续道,“坚强,有毅力......”他抬起头和Melinda对视,“谢谢你把她带来给我。我是真心感谢你的。”

Melinda拍了拍他的肩膀:“谢谢你收留了她。也谢谢你收留这位。”

“要是我们能在这一切发生之前就找到他就好了。”Phil转头看向那个还在昏迷的男孩,嘴唇抿成一条直线。

“至少我们现在能帮他了,”她说,“他现在很需要帮助。”

“我知道,”Phil点了点头,“没有接受过正式教育,也许根本就没有接受过任何教育,母亲在三岁的时候就去世了。被虐待成癖的酒鬼父亲养大,还有一个崇尚暴力的哥哥试图把他带上犯罪的歧路,在他拒绝之后还想杀了他。”他叹了一口气,“可怜的孩子。”

“是啊,”Melinda也跟着叹了一口气,她看向单人病房的窗外。现在还是三月初,窗外的景色看上去更像冬天而不是春天,晚上还是黑得那么早,气温也并不高,“天色已经不早了,我还得准备一堆文件明天给你。我得走了。”她把包从地上拿起来,又看了他一眼,“你今天晚上会来我们那吧?”

“不了,”Phil摇了摇头,“谢谢你的邀请,但我还是待在这里吧。”

“医生说他身上的止痛剂会让他睡一会儿的。”

“没事的,”Phil说,“我希望在他醒来的时候在这里。”

Melinda笑了:“你是个好爸爸,Phil。”

Phil也回给她一个笑容:“我希望Clint也是这么想的。”


十天后,Phil来接Clint出院。

“你准备好了吗?”Phil走进Clint的病房,那个男孩正站在病床边上,看上去等得有点焦虑不安。

他脸上的淤青已经退化成黄绿色的痕迹,鼻梁上的缝针也已经拆掉了线。但是他的右手腕上还绑着石膏,两根手指还被包在一起。但总的来说,他看上去比Phil第一次见他的那副昏迷、因为伤口而肿胀的样子好多了。

这男孩有种不同寻常的、粗糙的帅气,长着一双大大的灰蓝色眼睛,他的鼻子很显然在这次创伤之前就被打断过。他的头发是一种难以描述的灰棕色,也许在夏天,他的发色看上去会更浅些。他看上去一副不确定,却希冀的样子,那双大眼睛里甚至还有一丝幽默和乐观。Phil发现自己在不由自主对着Clint微笑。他非常确定他想要了解更多的他。

Phil看了看他身上穿的衣服。一条灰色的条纹裤子,灰色的毛衣,两件衣服在他身上显然都有些过大了,脚上是一双黑色的工地靴。靴子的前端还贴着一块胶布,很显然靠着它才能合在一起。

Phil眨了眨眼睛:“东西都带好了吗?”

“我没什么东西,”Clint说,手指漫无目的地在毛衣下端动来动去,“May女士给我带来了这身衣服,我就不用穿着一堆破烂回家了,”他停了停,“这不是我偷来的,我发誓。”

“我从没这么想过,”Phil一派轻松地回道,没让那因为Clint的回答而涌现出来的难过情绪显示在脸上,“但我希望你能有更多的东西带去农场,你知道的,可以让那里感觉更像是你的家。”

“除了马戏团,我还没在其他地方住过,”Clint说,“我不是很确定你会希望你的地方闻起来也像那个样子,所以,也许我什么都不带是最好的。”他因为自己的玩笑咧开了嘴,Phil马上就觉得自己不由自主地笑了出来。Clint的幽默很有感染力。

“那我要觉得自己很幸运啦,”Phil笑了起来,“但这会让我们的回程多了点内容。你介意我们在Target停下来去给你买点东西吗?”

Clint对他眨了眨眼睛:“你要给我买东西?”

“是的,”Phil说,“你知道的,像是裤子衣服和肥皂什么的。那些你会在新家需要的东西。”

“哦,好的,肥皂!”Clint叫了起来,他的笑容咧得更大了,“洗掉马戏团的味道。”

Phil大笑起来:“没问题。”

Clint也跟着笑了起来,但是很快就按住了自己的身侧:“啊,我的肋骨。”

“你还好吗?”Phil走到他身边,“我可以叫护士......”

“我很好,”Clint冲他挥了挥手,“只是有点酸痛。”

“你需要止痛片吗?”Phil手上有一包给Clint的东西,包括了还剩一半的瓶止痛片,还有一本小册子教你怎么护理脾切除手术后的伤口恢复,还有一本关于怎么处理他断掉的肋骨的小册子,以及第三本关于他的石膏和破裂的手指。对Clint来说,现在最要紧的事是有足够的休息,并且在完全恢复之前不要做任何剧烈运动。

“你需要吃点止痛片吗?”Phil说着去摸那个瓶子。

“我早餐的时候吃了一点,”Clint说,“应该可以支撑几个小时。”他用那双大眼睛抬头看向Phil,“那时候我们就该到家了对吧?”

Phil点了点头:“当然。但是我们得先去Target。”


事实证明,和Clint购物简直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也许‘不可能’不准确,Phil在试衣间外面等Clint的时候这么想着。倒不是说Clint很挑剔,而是他不愿意对任何事做出任何决定。他试的每条裤子都舒服极了,每件衣服都很好,所有颜色都很棒,这让Phil有些抓狂了。这孩子在三角裤和四角裤之间都没有什么偏好,这显然是不可能的。没有人会两种样式的内裤都喜欢。到了最后,Phil不得不扔了好几件黑色和灰色的三角裤和四角裤到购物车里,Clint的样子就好像他刚刚中了乐透。

Clint从试衣间里走了出来,上身什么都没穿(再一次的),只是穿着Phil挑给他的另一条牛仔裤。他的手术伤口在因为住院而变得灰白的皮肤上很明显,在试衣间昏暗的灯光下,他那因为被踢得太用力而导致肋骨破裂的淤青也很明显。Phil堪堪能控制住自己不因这个皱起眉头。

“那么,”Phil等了一会儿,没等到Clint对这条裤子的任何评价(再一次的),他只好开口道,“这条怎么样?”

“很好!”Clint毫无悬念地这么说道。

Phil在心里叹了一口气,挑剔地打量了一番这条牛仔裤。Clint因为在马戏团的多年生活而颇有些肌肉,但是他的个子不高,所以要找到一条他穿得进去,又不会显得腰围过大,也不会拖到地上的裤子还是有点难的。但是这条看上去好像还不错。

这可是个奇迹,Phil可不打算就这么放过去。“很好,”他重复了一遍,“就这条吧。”

“棒极了!”Clint笑了起来,重新回到了试衣间。

“你想要哪个颜色?”Phil问道,虽然他已经知道自己会听到什么答案了。

“都很好!”Clint喊道。

“当然是都很好了。”Phil嘟囔道。最后他买了五条,每种颜色一条,甚至包括一条水洗的,Phil发誓即使是在上世纪八十年代,这颜色也不算流行。当然了,Clint一如既往地非常愉快。

他们最后总共花了一个小时就搞定了足够换洗的衣服,以及Clint的盥洗用品。Phil本来还在纠结要不要带这孩子去买一双鞋的,但是到了现在,男孩的体力已经有些不支了,他不停地揉着自己的肋骨和小腹,好像在忍受着疼痛。

“你想要吃点药吗?”Phil在收银员给他们扫码的时候问他,指了指商场的饮水机,“我可以给你拿点水或是苏打。”

Clint摇了摇头。“我不能那么吃药,”他对Phil说,Phil看上去有点忧虑,“在医院里,他们都给我配苹果酱的。”

“该死的,”Phil嘟哝道,收银员已经差不多把他们买的东西扫完了,Target当然也卖食物,但是那要在商场的另一端了。他在心里纠结了一番要不要跑去拿一罐苹果酱,但是又改变了主意,“我们还有二十分钟不到就可以到家了,你觉得你能撑到在那个时候吗?”

Clint点了点头:“我没事的。”


他们出了商场,来到了过道旁。现在已经是三月中了,春天很快就要来了,但是天气还是有点冷,风也很大。Clint靠在购物车的把手上,看上去很凄惨的样子。

“给你,”Phil把自己的外套披在了Clint的肩膀上,“你和购物车待在这里,我去把车开过来。很快就好了。”

“好的。”Clint说,很显然他已经没有了一开始的热情。Phil一路小跑朝他的车去了,暗暗在心里责骂自己竟然觉得Clint会在刚出院后就有体力去逛商城。他现在就只希望能赶紧带他回家,让他坐在沙发上手捧热茶,给他足够多的苹果酱用来配止痛片,让他好受一点。

可惜的是这个世界并没有如他的意。停车场被挤得满满的,停车场上的人又都蠢得不得了,Phil花了将近十分钟才把车子从停车位开到了Clint等着的门口。

Clint待着的那角落多了一辆巡察车,现在,一名警察正双手叉腰站在他的面前。即使隔着两辆车那么远,Phil都能感觉到Clint的害怕。

“该死的!”Phil停下车跳了出来。

他刚好听到那个警察在问:“如果你的爸爸和妈妈都已经去世了的话,那么这些东西是谁买给你的?”

“我买的——”Phil大声喊着绕过了车前端,朝通往Clint的人行道上走去,但还是迟了一步。

Clint把购物车冲那个警察用力推了过去,像后面有魔鬼在追他一样没命地沿着商厦跑走了,Phil的外套掉在了他身后的地面上。

“该死的!”Phil追在他后面,“我是他的父亲!”他在路过那个警察身边时冲他喊道,没有回头去看后者是否听到了他的话。Clint在前面一个拐弯处拐了个弯,消失在大楼的那侧,Phil觉得自己胸腔一紧。如果他把Clint搞丢了......

事实证明他不需要担心这个。Clint在拐弯处几英尺的地方停了下来,背靠在墙上,吃力地喘着气,双臂抱着自己的小腹。

“Clint!”Phil一边喊着一边跑到他身边,把他拉进自己的怀里。Clint马上就靠在了他的怀里,Phil这才反应过来自己正跪在人行道上,Clint半躺在地上,差不多全身的重量都靠在了Phil的胸前。

“你需要救护车吗?”Phil问他,听到了自己声音里的惊慌。他的儿子,他的儿子现在这么痛苦,但他什么都不能做。

“我没事,”Clint嘟囔着,他闭着眼睛继续道,“只是需要休息一会儿。”他绽出一抹微弱的笑容,还是没有张开眼睛,“那个护士说不要进行剧烈运动的话是对的。”

“真高兴我们吸取了教训。”Phil说,把他抱得更紧了。他们身边开始慢慢聚拢了一些人,Phil冲他们挥了挥手,快速地解释了一下Clint刚刚经历过手术,正在康复,没什么大碍。

那辆巡察车停在他们面前,之前的那个警察出来了。

“他需要救护车吗?”他问。

Phil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你该死的为什么要骚扰他?”

那个警察眨了眨眼睛:“什么?”

“你在质问他那些大包小包哪来的!”Phil依然很生气,“就好像那些东西不付钱就可以带得出来一样。你没看出来他受伤了吗?”

“哦,不,不,不是那样的!”那个警察反驳道,“从他的石膏我看得出他受伤了。他看上去好像马上就要晕倒了一样,我只是想问问他是跟谁一起来的,好让那个人赶紧带他回家。他说他的父母都去世了......”

“哦,”Phil说,“我很抱歉,他们确实都去世了,他刚刚被领养,他只是——”

“不,不,没事的,我懂得,”那个警察说,“你是他的爸爸。如果有人把我的孩子吓成这样,我也会很生气的。”

“他刚刚做完了手术。”Phil解释道。

“该死的,”警察说,“很抱歉我害你跑起来了。”

“对不起,我不应该跑开的,”Clint嘟囔着,睁开了眼睛,“很抱歉我用购物车撞了你。”

“没事的,”警察笑了起来,“我把你们的东西都放进行李箱了,免得它们被人拿走了。”他指了指Clint,“我们赶紧把他弄进巡察车里吧,别在外面吹风了。”

“没错,真是个好主意。”Phil说,和警察一起小心地几步把Clint扶进了后车座。

“棒!”Clint说,“这还有个笼子!”然后他皱起了眉头,“噢。”

“Clint,”Phil说,“我先让你和这位——”他看了看站在他身边的警察。

“Thawne警官,Eddie Thawne,”警察说,“我才来到镇上,刚才中央城调过来。”

“很高兴认识你,”Phil说,转向Clint,“那么我就麻烦Thawne警官陪着你,我去商城买点苹果酱来让你配着吃点止痛片,好吗?”

“我中饭还剩下一个布丁杯,”Eddie说,“你觉得那个可以吗?”

“布丁也很棒!”Clint叫道,声音几乎恢复了他平常的热情。

“是香草布丁,”Eddie说,“可以吗?”

“我相信Clint一定会喜欢香草味的。”Phil叹了口气,Clint同时叫道,“我爱香草!”

警官先生去后备箱拿他的布丁了,Phil蹲了下来,和Clint平视:“我知道你刚才吓坏了,但是你不能就这么跑掉。”

“以前每次我爸爸生气的时候,我都会这么跑开,”Clint耸了耸一边肩膀,有意地避开了和他目光对视,“我猜我是养成了这个习惯。”

“我相信这一招肯定帮你保护了自己不被你爸爸伤害,”Phil温柔地说,“但是你现在不需要逃跑了。逃跑没法解决问题,只会产生更多的问题,好吗?这就是一个例子。那位警官只是想帮助你,但是你在知道这点之前就跑掉了。”

“我很抱歉。”Clint喃喃道。

“就只是答应我下次你再感到害怕的时候,就在原地待着,等我来帮你,好吗?”

“我会尽量的。”Clint说。

“好吧,这么说也行。”Phil冲他笑了笑,开心地看到Clint也回给他一个小小的微笑。

“一份Jell-O香草布丁杯,来了!”Thawne警官说,很显然他特意等着Phil和Clint说完了话才上场的。Phil决定他要寄一封表扬信给波基普西警察局表扬一下Thawne警官,“还有一个勺子。”

“勺子?”Clint的眼睛里闪着笑意,叫道,“这真是太棒了!”

Phil翻了个白眼:“哈哈。”


TBC



评论(10)
热度(112)

© Joa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