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Steve最配的只有Bucky
与Bucky最配的只有Steve
翻译目录:http://joankindom.lofter.com/post/3ca4d7_ee7157c9

【授权翻译】【无差】我们(3)

原作者:Squeaky

原链接:The Idea of Us (is stronger than we are)

原系列:Already Where You Belong 吾心归处 Part1

授权及前文见:【1】【2】



Steve


“我真的非常感谢你能提供地方给我住,先生。”Steve说。他的双手紧紧攥着行李袋,关节都紧得有些发白了。

Phil转过去看了他一眼,然后转过去继续小心地把卡车停到农场宽敞的停车位上。通常情况下,他可以用正常的速度停车,但在刚刚经历了一个下雪繁多的冬天,又迎来了一个较往常相比要更暖和的春天后,渗进土地的积雪融得太快了,导致路面上出现了好些凹槽。要是他不想每次回家都像在进行卡车滑冰表演的话,他真的得早点用碎石把那些凹槽填起来了。

“你知道我不仅仅是想提供地方让你住对吧,”Phil边说边小心翼翼地绕过另一个坑,“我的计划是领养你。”

Phil用余光看到Steve咽了口口水:“是的,先生。”

Phil把那声叹息咽了下去。“我知道要接受一个新的家长对你来说肯定很不容易,”他说,“没有人可以取代你妈妈——”

“她已经去世了四年了,”Steve打断了他,他英俊的侧脸线条收紧了些,“我想我已经习惯她不在我身边了。”

“也许是这样的,”Phil说,试着让自己保持平静。不用心理医生在场他都能看出现在的局面让Steve非常焦虑,Phil最不想做的就是增加他的焦虑,“但我也很明白接受一个新的家庭,有一个新的爸爸,和两个新的兄弟姐妹并不是那么容易的事。”他终于把车在房子前面停了下来,熄灭了引擎,解开了自己的安全带,转过去面对Steve道:“但我向你保证,我、Natasha和Clint会尽我们所能让你适应得更容易些的。”

“我很感激,先生,”Steve说,“但你并不是过去几年来第一个跟我这么说的人,所以请原谅我暂时保留我的看法。”他蓝色的眼睛与Phil的眼睛坚定地对视着,他的肩膀挺得直直的。只有他仍紧紧攥着行李袋的发白的关节泄漏了他的焦虑,Phil知道他很焦虑。

“合情合理,”Phil表示赞同,“我需要的只是你给我们一个机会。”

Steve点了点头,但是他的注意力已经转向房子门口站着的两个年轻女孩和一个男孩了,很显然他们在那里等着Steve下车。Phil看着Steve,看他盯着他们看了一会儿,又重新转向他:“哪个是你的女儿?”

“Natasha是那个深红色头发的,”Phil指了指站在Pepper和Clint之间的Natasha。很显然他们三个刚从马厩回来,Pepper和Natasha的马靴都还没换下来。Clint和往常一样光着脚,虽然现在才五月,天气还不算太热,但他已经把上衣脱了,上身什么都没穿,手术留下来的伤疤很明显:一道笔直的、鲜红的切口疤痕从肋骨下方一直蔓延到肚脐上方,恰好把他紧实的腹肌一分为二。Clint对衣服有特殊的癖好,他喜欢穿尽可能少的衣服。Phil猜这是因为他在马戏团里老被逼着穿戏服的缘故,只要那并不会影响到他的健康和安全,也不会不体面,他也就随他去了。

Phil没有忽略Natasha刚好站在Clint前面,就好像已经做好了准备,要保护他不受到Steve可能带来的危险。

“另一个女孩是谁?”Steve问道,还是没有下车。

“那是Pepper,”Phil说,“她是我们的邻居。”至于Pepper和农场千丝万缕的复杂关系,Natasha最好的朋友、马儿的管理人、Phil的没有血缘的侄女,这也许等Steve待得久一点后,他自己就会明白的。

如果他选择待在这的话。在那一秒,Phil并不确定如果现在他打开卡车门,Steve会不会直接撒腿就跑,虽然他现在表现得非常镇静自持。

“Clint是你的儿子?”Steve继续问道,就好像Phil在把他从上一个寄养家庭接过来的时候没跟他解释过一样。他转头看向Phil,“他的肚子是怎么回事?我是说,如果你不介意我问的话。”

“Clint会自己告诉你那个的。”Phil说,Clint在他心情好的时候很外向,也很健谈。Phil很确定只要Steve发问了,Clint会马上告诉他他的伤疤是怎么来的。从他身上少得可怜的衣服可以看得出来,Clint并不是很在乎自己的隐私,相反,他还很自豪他的伤疤,认为那是他活下来的证据。

“好吧。”Steve说,透过车窗看着他们三个。

“你可以自己去见见他们。”Phil在Steve过了一分钟后还没打算动后开口道。卡车上的空调已经和引擎一起被关掉了,虽然现在还是春天,但没有空调的车里很快就热了起来。Phil有些坏心肠地想留下Steve一个人待在车里面,让他自己做心理准备。

“哦,好的。”Steve说,就好像他刚刚才想到还可以这样做一样。他吸了一口气,下了车。

“谢天谢地。”Phil轻声嘟囔道,很快跟在了他身后。

Steve站在了其他孩子前面,后背依旧挺得直直的,就好像在准备接受军队检查。“你们好,Pepper,Natasha,Clint,”他说,每说一个名字就直直地看着那人的眼睛,“我是Steve Rogers,Coulson先生说我要和你们在一起待一段时间。”

Phil因为Steve不由自主透露出的布鲁克林口音微笑起来,他把‘你们’说的像是‘您们’一样。他把手放在Steve的后背上,想借着自己的触碰传递出一些抚慰和安全感给他。

“我希望我们能让Steve在这里待得足够惬意舒服,舒服到他想永远留在这里。”Phil跟大家说,在他接到Melinda关于又有一个‘难以安置’少年想让他见见的电话后,这些话他就已经和他们三个说过了,在去接Steve之前,他又跟Natasha和Clint重复了一遍。但他知道,让Steve亲耳再听一遍会更有用处的。

虽然Steve看上去满脸的美国正气,又礼貌得不得了,他被放在‘难以安置’的名单上还是有原因的。事实上,还有好些原因,Steve不会笨到不知道这个。

“我们很高兴你来了,Steve。”Pepper用她的热情和自信破了冰。她马上就要十六岁了,已经和Steve差不多高了,后者差不多快6英尺(1.82米)了,而且还在长高。他们握了握手,正式得就像在开董事会议。

“你好,Steven。”Natasha说,她的一本正经和微微眯起来的绿色眼睛透露出她对于和Steve见面的紧张。Natasha对于那些她不认识的人总是很拘谨——几乎是有些害怕的拘谨。但一旦你了解她了,就能感染到她的在乎和幽默了。Phil把Clint一开始能适应这里全部归功于她,他那时候仍旧是多处淤青,还处于手术后的疼痛中,她马上就让他坐在了沙发上,在电视上放起了《海绵宝宝》,在开始的几天里,除了他的名字,她其他什么也没问。当Phil从谷仓里回来,看到Clint靠着Natasha的肩膀睡着的画面仍旧是他珍藏在脑海里的几个珍贵记忆之一。

他希望她能把这个魔力也用在Steve身上。

“你好。”Clint轻轻挥了挥手,绽开一抹灿烂的笑容。Clint和Steve的身材都差不多健壮,但Clint矮了Steve好几英寸,看样子也赶不上来了。营养不良以及童年时遭受的难以计数的虐待意味着也许他永远超不过5.8英尺(1.75米)了。根据Steve的身体健康资料显示,他的身体现在还在发育中,他将很轻松就超过6英尺。

“你好。”Steve跟Clint说,然后在他们四个人之间蔓延开一阵尴尬的沉默。Steve换了换重心,把他的行李袋抓得更紧了。

“Clint,”Phil在Steve彻底放弃,准备跑路之前开口道,“能麻烦你带Steve去楼上,给他看看那些还空着的房间吗?他可以选一间他喜欢的。”Phil当初选这个农场,主要是因为这里无边的土地,包括了几英亩的草地和更大的森林,像一把巨大的扇子一样围绕着房子。这片地产上甚至有一个池塘,还有一片野苹果林,但最吸引人的还是这个宽敞的屋子。Phil当初并不是存心买这么大的房子的,但它总共有五个卧室,这也就是说,除去他自己的一间,他还可以轻松地收留八个孩子,如果他们愿意两个人拼一间的话。在开始领养申请的时候,他没有认真想过自己总共想要几个孩子,但是在他领养了Natasha之后,他就知道了,一个还不够。他很高兴可以有足够的空间准备好给Steve。

“我自己的房间?”Steve满脸诧异,“我不需要这个。我不介意和谁共用——”

“也许很快你就得这样了,”Phil微笑着轻推着Steve往前门走去,他的手还放在他的背上,“但就现在来说,你不妨好好享受一下自己一个人的空间吧。”

“来吧,”Clint神采飞扬起来,显然很高兴自己被赋予了一项任务。他带着Steve穿过了前门,“我的房间是最小的,但是我很喜欢它,因为它很舒服,而且有很多阳光。你也许会想要靠近后面那间的第二大的房间。那是除了我的房间之外,光照最好的。”

他让两个男孩在他之前上了楼梯,来到了通往楼上卧室的短小走廊,让他们有机会熟悉彼此。他靠在走廊头上,听着Clint在带Steve参观二楼空间。

“......这是我们放毛巾和肥皂还有其他玩意儿——我是说东西——的地方——”Clint说着,伴随着他打开又关上浴室柜子的声音,“Phil还准备了多余的牙刷之类的,以防你没带或者什么的。”

“我带了牙刷。”Steve有些僵硬地说,就好像认为他会这么冒冒失失什么也没准备地就来是一种侮辱一样。

“那太好了!”Clint说,显然为Steve感到高兴。Clint出院的时候,除了自己的一双靴子,什么都没有,“别碰这些东西,”Clint接着说,“这些是Natasha的。这些都是Natasha的。如果你用了她的东西,她可能会干掉你。”

“为什么我会想用她的指甲油?”Phil可以脑补出Steve疑惑的表情。

“因为它很漂亮?”Clint说,“我喜欢那个闪闪发光的,如果我好声好气地恳求她的话,她有时候会帮我涂指甲。”

Phil因为Clint的直言不讳笑了起来。鉴于Clint是在一个马戏团里,穿着紫色表演服长大的。涂指甲对他来说也就没什么大不了的了。

“你不会因为这个被人取笑吗?像是你的同学们?”Phil可以听出Steve声音里的不可置信,就好像不因这个被取笑简直就是不可能的事一样。

“我们在家里学习,”Clint很愉快地回答,“Foster女士和Carter女士还有Odinson先生每天都到这里来教我们。他们没有人,Pepper和Phil也没有,他们都不在乎我有没有涂指甲油。他们为什么要管这个呢?”

没有人讲话了,很显然这是Steve在消化Clint的回答:“哦。”

Clint和Steve出了浴室,他们开始沿着走廊走去,Clint看了Steve一眼。

“这是Natasha的房间,”Clint在路过一个关着的,门上贴着用明亮颜色加粗的‘别进来!’和‘擅入者死’海报的房间时说,“照着海报上说的做,”Clint警告他道,“要是你没经过她的同意就进去的话,她会杀了你的。”

“她听上去,呃,有些暴力。”Steve说。

“是的,”Clint表示赞同,Phil可以听出他声音里的爱慕,“她棒极了!”

他们消失在另一扇门后面。“这里,”Clint作为一个天生的表演者,展示出了他所有的戏剧性,“是你的房间!”

Phil听到了Steve把行李袋放在了地板上的声音。“这——这是我的?”

“这个嘛,如果你想要它的话,”Clint说,“走廊那头还有一个房间,比这个大一点而,但是就像我说的,这个房间的光照是最好的。”

“这里的光照很棒,”Steve说,“我喜欢画画,那么......好的,这里的光照很棒。”

Steve喜欢画画,Phil想着,这个信息可没有记录在他的档案里。下次他去镇上为Steve买生活用品的时候,他得记得要去艺术用品商店一趟。他很确定Steve带着的那个行李袋里可没有画板或是铅笔。

“你可以随便选一张床,”Clint正在说,“所有的房间都有两张床,我猜这是因为Phil真的非常喜欢孩子。”

“那我就选靠窗户的那张床吧,”Steve说,他停了一下,然后又开口了,声音更轻了些,“Phil是个什么样的人?”

“他很棒!”Clint一下子热情起来,Phil控制不住自己微笑起来,“他从来都不会打你!就算你违反了规定也不会!他每天都给你吃饭,任何时候饿了都能吃东西,不是饭点也可以。当你某件事情做得好的时候,他还会表扬你。我真的很喜欢这里。”Phil的微笑随着Clint的叙述逐渐消失了。让Clint感到高兴的每一件事都是孩子们视作理所当然的平常事,他在心里暗暗发誓要对Clint更好一点,给他更多的爱和更多的鼓励,要更频繁地表扬他。要多拍拍他的肩,跟他有更多的身体接触,要是Clint乐意的话,甚至可以多抱抱他。上帝知道他可能这一辈子都还没有过太多的善意拥抱呢。

“那么——那么其他的呢?”Steve问道,“比如说,他介意涂指甲油的事吗?”

“他不介意的。就像我说的,”Clint说,“好了,你想去看看马吗?”

“那么还有其他的事呢?”Steve还在坚持不懈地问,“比如说,如果你是同性恋呢?”

Phil站直了身体,瞪大了眼睛。他原本以为Steve之所以会这么难被领养是因为他总是很容易就跟别人打起来,以及他过去的身体状况。他从来没想过是因为性取向的问题。他的档案里也完全没有提到这个。

“但我不是同性恋啊,”Clint说,很显然他没有领会到关键所在,过了一秒钟,“等等,你是吗?”

“这会是问题吗?”Steve反问道,声音里是Clint曾被提醒过的好斗的前兆。他朝房间走近了一步,随时准备着在两个男孩对话不顺利的时候介入。他并不知道Clint对于性取向的看法。在Clint和他们待在一起的两个月里,谁也没想到过这个问题。

“不会啊,”Cllint随意地回答他,“我在马戏团里的一半朋友都是同性恋,或是双性恋,或是泛性恋,或是其他的。”

“哦,”Steve回答道,Phil从他的这么一个音节里听得出他诧异地大大松了一口气,他一下子就放松了下来,这让Phil的心脏感受到了一丝疼痛,“哦,那很好。”

没有人讲话,然后Phil听到Clint开口道:“你在担心Phil会觉得这是个问题吗?”Clint也许没有多少文化,但是他有极其敏锐的直觉。他能理解到Steve没有讲出来的担心完全没让Phil感到惊讶。到了现在,Steve刚才的极度焦虑和他非常确定自己不会留下来的态度就容易懂得多了。

“那么,他会觉得这是个问题吗?”Steve问道,他声音里那种挑衅又出现了,“Phil曾经是个警察。我以为他们都讨厌同性恋。”

“你可以自己问他,”Clint说,“他就在走廊里。”

Phil脑海里出现了Steve吓了一跳的表情,他咧开嘴笑了。

“也许我会。”Steve说,他走出了房间,站到了Phil的面前,就像是一个准备好了面对一队炮火攻击的士兵。这个孩子真是太勇敢了!Phil在心里默默想着,他对Steve的尊敬又提升了一个等级。他不仅在才认识了Clint没几分钟的时候就向他出了柜,他现在还准备向Phil坦诚。Phil控制不住自己的笑意。

“你有什么想要问我的吗,Steve?”Phil随意地问道,就好像他完全没有听到他们的对话一样。

Clint也跟着从房间里出来了,正饶有兴趣地看着他俩。

“我是同性恋,”Steve开门见山地说,“我以前的一些寄养家庭对这个都挺有意见的。我想知道你对此是不是也有意见——对我——有意见。”

在Steve的坦白里隐藏着许多伤痛,Phil不得不花了点工夫控制自己的表情,才没让那突如其来的,对所有曾经让Steve觉得真实的自己很糟糕的人的愤怒体现在脸上。

“首先,”Phil说,“我非常骄傲你有勇气告诉我这个。”他对Steve笑了笑,看着他惊讶地张开了嘴巴,“其次,我对你的性取向,或是我其他孩子的性取向唯一在乎的是,你们能和一个待你们友善,给予你们值得的爱和尊重的另一半在一起,不论他们是男是女。”

“第三,”Phil在Steve开口前继续道,“你好像对我的角色有些误解。我不是你的养父。我打算成为你真正的父亲。你下半辈子的一个永久的、真正的父亲。”他朝Steve靠了过去,一直近到足以把手放到他的肩膀上,他看进了这个男孩的眼睛里,“我打算不久后可以领养你,Steve。如果你愿意的话。”

Steve重重地吞咽了一下,他的蓝眼睛瞪得大大的。“哦。”他冲Phil绽开一抹颤抖的微笑。

Phil也冲他咧开嘴笑了,觉得自己也松了一口气。多亏了Clint的帮忙,他和Steve总算有些关系上的进展了,这真是个不错的开始。

“看到了吧?我告诉过你Phil不会介意这个的,”Clint一副理应如此地表情说道,“现在你想去看看那些马了吗?”

“好的,”Steve还带着微笑,“我想去看看。”


那是九月份的最后一个星期,Phil正在他一楼的办公室里。那是客厅隔壁的一个小房间,带着飘窗,可以欣赏到后院的美丽景色,同时也可以让他在工作的时候也能靠近孩子们。

他正在打电话,计划着让人送来一些喂马的干草,然后他听到了一声愤怒的叫声,跟着是一个很响的东西碎掉的声音,接着是痛呼声,最后是前门被用力关上的声音。

“我得待会儿再给你打电话了。”Phil马上对电话那头说,挂上了电话。

“这里发生了什么?”Phil冲到客厅喊道。

“不是什么我们处理不了的问题,先生。”Steve说,Phil注意到他在不高兴的时候总会表现得过分礼貌,“我们没事。”

Steve和Natasha正站在房间的中央,就好像他们正被关在笼子里一绝死战一样。咖啡桌、游戏手柄和两杯很显然是本来放在桌子上的杯子被打翻在地。他刚才听到的东西碎掉的声音就是它们撞在地面上的声音。Steve的双手紧紧得握成拳头,他正在用力地呼吸着,就好像正在用尽全身的力气好让自己冷静下来。他的一侧颧骨上有一片红痕,就好像——

“Natasha!”Phil转向他的女儿,“你是不是打了Steve?”

她用俄语冲Steve恶狠狠地说了些什么,眼睛像猫一样眯了起来。

“说英语,Natasha!”Phil命令道,“我在问你们两个;发生了什么?”

两个人都没有回答。

“好吧,”Phil暂时放弃了他们,开始找第三个人。“Clint?”他朝Steve和Natasha身后看去,这两个人仍然在试图用眼光杀死对方,“Clint去哪了?”

“他在咖啡桌被打翻的时候跑掉了。”Steve说。

“跑掉了?”Phil重复了一遍,“跑去哪里了?”

“我不知道,先生。”Steve说。

而Natasha只是在瞪了他一眼之后又重新转向Steve。

Phil双手揉了揉脸。“好吧,”他让自己的怒气先压了下去,“我先去找Clint,在我去找他的时候,你们两个上楼去自己的房间里待着,直到我回来为止。然后我们再来谈谈,你们不会喜欢我们的谈话的。明白了吗?”

“是的,先生。”Steve说,大步穿过Natasha身边朝楼梯走去。

但是她在他走过她身边的时候推了他一把。Natasha今年十一月就要满十四岁了,她很苗条,还不到5英尺(1.52米),而Steve七月份就已经十七岁了,他很健壮,肌肉发达,个子超过了6英尺。她的动作本不应该对他产生什么影响,还会有点好笑,但是Natasha却出乎意料地很厉害,他们的武术老师把她教的很好。

Steve痛呼了一声朝后踉跄了一步,双手按住了身侧。

“Natasha!”Phil叫道,对她的行为感到不可思议。

“你不能拥有Clint!Clint是我的!”她冲Steve尖叫道。然后转身朝楼梯跑去。然后就是她的房间门被她用尽全身力气关上的声音。

Phil扶着Steve坐在了沙发上:“你没事吧?”

“只是有些喘不上气来,”Steve吐出一口气,“她比她看上去要有力气得多。”

Phil按住Steve的肩膀:“我得去找Clint了。你一个人会没事——?”

他的电话响了起来。Phil叹了一口气,把它从口袋里拿了出来。他看了眼来电显示,稍微犹豫了一下之后,用大拇指滑动接了起来。“Pepper,”他说,“我现在有点事在忙——”

“好的,”Pepper说,“但是我想告诉你Clint在谷仓里,他不知道为什么爬到了屋梁上。我想我得让你知道一下。”

Phil感觉自己稍稍松了口气:“他在那上面还好吗?”

“他看上去还可以,”Pepper说,“他什么也没做。就只是......躺在那里。盯着马儿看。”

“他为什么要跑到那上面去?”Phil还是忍不住问了。

“你等等,”然后是Pepper问他的声音,“他说他隔着距离能看得更好点。”

“他当然会了,”Phil嘟囔着,“谢谢你告诉我,Pepper。请帮我告诉Clint,他还可以在那上面再待上个十五分钟,然后他就得回到屋子里来。”

“我会的!”Pepper有些开心起来,很快地说了声“拜拜”就挂上了电话。

Phil吐出一口气。知道Clint现在很安全让他放松了一些,虽然他在农场里的这六个月并没把他一害怕就往外跑的习惯改过来这点有点令人难过。Phil在脑子里暗暗记了一笔,他得在Clint下次和Sam谈话之前把这个告诉Sam,好让他们两个能谈一谈。他自己也会跟Clint谈谈这个问题的,他会很直截了当地跟他谈的。

然后他在Steve身边重重坐了下去,看着咖啡桌。

“销售员跟我说这个玻璃是钢化玻璃,摔不碎的。”Phil看着玻璃桌面上的裂痕,“我猜他骗了我。”

“我对造成的损失感到抱歉。当然了,我会赔你的,”Steve有些僵硬地说,“但是你可能得有点耐心等一等了,鉴于我得等下一个寄养家庭做好准备——”

“什么?”Phil打断了他,感觉自己好像被谁甩了一巴掌,“什么?”

“我和你的女儿产生了肢体纠纷,”Steve还是用他那副过分正式的语调说着,“很显然这对一个寄养小孩是不能接受的举动。只有让我——”

“Steve,”Phil说,举起一只手打断了他,“别再说了。”

Steve眨了眨眼睛:“先生?”

“我永远也不会放弃你的。我永远也不会这么做的。你是我的儿子。”

Steve摇了摇头:“Coulson先生,你没必要这么说。我知道我自己有多难搞。我真的不介意——”

“Steve!”Phil厉声说,“我觉得你没在听我说话。我并不只想在你高兴、好相处或只是个单纯的孩子时想要你。我想要你,那个真正的你。”他把手放在Steve的肩膀上,“你是我的儿子。”

“但是我是同性恋,话还很多,我的身体还有那么多毛病——好吧,曾经有——我还经常会跟人打架——”

“不,不,”Phil晃了晃Steve的肩膀,“这些都没关系。所有这些。我不得不再重复一遍,我想要你。那个高大、帅气又花话多的同性恋男孩。”他用他那可以穿透人心的目光看着Steve,“我表达清楚了吗?”

Steve的眼睛有些可疑地闪了闪:“是的,先生。”

“过来。”Phil说,把Steve拉进了他的怀抱里。令他感到高兴又吃惊的是,Steve没有任何不乐意。

玻璃杯和咖啡桌的残骸被清理干净并丢进了垃圾桶里,游戏手柄和其他控制器放在了一起。Clint,Natasha和Steve坐在沙发上,看上去都不是很高兴,有些懊恼但又有些挑衅。Phil注意到Natasha坐在了Steve和Clint之间,让自己和Clint挤在一起,这样她和Clint是一边,Steve则一个人孤零零地坐在另一边。

“好了,”Phil觉得自己有点像坏掉的录音机了,“发生了什么?”

不出他所料,Steve和Natasha都没有回答。Steve盯着Phil的肩膀,而Natasha则全神贯注地看着她手里拿着的小马玩偶。出于他的断案直觉,Phil看向了Clint。如果他们中有谁可以被突破,那就是他了。

Clint舔了舔他的嘴唇,有些紧张地看向Natasha,然后又看向Steve:“没事?”

Phil吸了一口气,让自己冷静一点:“Clint——”

“都是Steve的错!”Natasha在Clint被攻破前叫道,“都是他!”

Steve脸上的表情气愤得都有些滑稽了:“什么?”

“是你的错!”Natasha转向他,“你!你邀请他一起玩电子游戏,跟他说笑,开玩笑!还用你的手臂搂着他——”

“我对你的男朋友没意思!”Steve叫道,“也许我是同性恋,但这不意味着我会喜欢每一个在我身边的男孩!”

“我不是她的男朋友。”Clint不知道在跟谁说话。

“他是我的!”Natasha冲Steve吼道,“他不是你的朋友!他是我的!”

“我可以当你们两个人的朋友......”Clint举起双手想安抚他们。

“够了!”Phil冲他们三个喊道,很满意地看到三个人都闭上了嘴巴。

“好了,”Phil说,“我想我大概知道是怎么回事了。Natasha因为Steve和Clint在一起玩而感到难过,然后发生了点什么,她最后就打了Steve。对吗?”

“你忘了提她跳过咖啡桌去揍Steve的脸的那一段了!”Clint的声音里带了过多的激情。

“所以这解释了为什么这个咖啡桌被打翻在地了,”Phil嘟囔着,看向Steve,“你还手了吗?”

Steve做了个苦相:“没有。”

“你应该还手的,”Phi说l,“如果有人打你,你完全有立场保护你自己。”

“我会保护自己!”Steve说,“但我从不打女生。”

“给你个建议,”Phil说,“你应该打任何试图伤害你的人,不管对方是男是女。”他又转向Natasha。“Natasha,”他说,“这是真的吗?”

“Clint是我的。”她嘟囔着,用大拇指把玩着小马的脖子。

“是的,”Phil表示赞同,“Clint是你的。他是你的朋友。但他也是我的儿子,是Pepper的朋友,也是Steve的朋友。也许有一天,他还会觉得自己像是你的哥哥。”Natasha看向Clint的眼神让Phil怀疑她对他的感情并不是妹妹对哥哥的感情,但这个他得迟一些时候再管了,但不管怎么样,他表明了他的观点,“我想说的是,Clint在很多人的生活里扮演着很多不同的角色。他可以爱你,爱我,甚至可以爱Steve。”他看向他的儿子,“对吗,Clint?”

Clint激烈地点了点头。“哦,是的。”他说。虽然他们俩之间的空间有限,但他还是设法在这仅有的空间里转过去面对着Natasha。“你知道我有多么爱你,”Clint的眼神让Phil突然意识到,也许Natasha并不是在单恋,他真的得对此做点什么了,宜早不宜迟,“像爱一个朋友,我是说。”Clint突然加了一句,“一个朋友。但是我也爱Phil,像爱一个爸爸一样爱他,”他迅速冲着Phil绽开一抹笑容,就好像中了乐透一样,“我也喜欢Steve。”他也迅速对着Steve笑了笑,但是比较羞涩,“但这些都不会改变我对你的感觉,Tash,”他说,“永远不会。”

“但是你更喜欢Steve,”Natasha哀嚎道,就好像她的心碎了一样,“他更成熟,还很聪明,长得也很英俊,而且他的电子游戏玩得比我好多了。要是你喜欢他了,你怎么可能还会喜欢我呢?”

“我不英俊,也不聪明,”Steve对Natasha说,“我没什么特别的。我只是一个来自布鲁克林的孩子而已。”

Natasha冲他眯起了眼睛:“你在取笑我吗?”

Steve坐了回去:“什么?我没有!”

“那你为什么要说自己不英俊也不聪明?”她质问道,“你从来没有听到过Carter小姐和Foster小姐对你作业的评价吗?你从来都没有照过镜子吗?”

Steve脸红了,看上去非常非常别扭:“呃。”

“这不是问题的关键,”Phil迅速插了进去,“问题的关键是Clint的心很大,大到可以同时爱很多人,Natasha。包括我,包括你,包括Steve。”

“没错,”Clint热情地点着头,“我可以爱很多人。我喜欢Steve,这是当然的!但我最喜欢的并不是他。”他笑着说,Natasha试探地回了他一个笑,握住了他的手。

“我也是,”Phil说,“我爱你们,爱你们每个人。非常爱。”他确保在说话的时候和每个孩子都双目对视了,他就这么和他们对视着,直到确保他们听进了他的话。

“好吗?”他问道,看向Natasha。她点了点头,看向Steve。

“我很抱歉我打了你。”她说。

“没关系的,”Steve耸了耸肩,咧开嘴笑了,戳了戳自己颧骨上有些发暗的地方,“我很久没被打得这么用力了。”

“下次当你不高兴的时候,”Phil跟Natasha说,“先试着讲讲道理。”

她点了点头。

“好的,”他又转向Clint,“还有Clint,”他说,等着对方的大眼睛和他对视,“我猜,当Natasha打Steve的时候,你一害怕就跑了。对吗?”

Clint垂下了眼睛:“是的。”

“你能不能告诉我为什么这么做是不对的?”

“因为我会走丢,或是受伤,”Clint一一列举道,“而且这不能解决问题。”

“没错,”Phil说,“那么下次你要怎么做?”

“待在原地,尽量记住我现在是安全的?”Clint抬起眼睛说。

“你是安全的,”Phil说,“你们在这里都是安全的。包括小俄罗斯职业拳击手。”他因为Natasha的咯咯笑声而笑了起来。

“我很抱歉我打坏了你的桌子,papa。”Natasha说着从沙发上跳起来去抱他。

“没关系,小公主。”Phil回抱了她,在她的头顶上吻了吻,然后放开了她。

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转向Steve:“我真的非常抱歉。”

Steve耸了耸肩。“虽然我是新来的,”他看着她的眼睛说,“但我真的没有想把Clint从你那里抢过来,我发誓。”

“我知道。”Natasha说。

“你知道的,”Steve说,“在我来到这里之前,我一直是家里唯一的孩子。我从来没有过一个妹妹。我想我喜欢有一个妹妹。”他握住她的手,“你觉得呢?”

“我想我也很喜欢能有个哥哥。”她说。

“干得漂亮,兄弟。”Clint伸出手拍了拍Steve的肩膀,“好了,现在我们可以继续玩马里奥赛车了吗?”

“不行,”Phil在Steve回答前开口道,“不准玩电子游戏。如果你们接下来一个星期里,没有人打架、没有人叫嚷对方的名字、也没有人冒冒失失地跑出去的话,才可以玩。明白了吗?”

“好吧。”Clint和Natasha哀嚎着倒在了沙发上。

“好的,爸爸。”Steve说,露出一个微笑。


“Clint,我可以跟你谈一谈吗?”

Phil自从在今天早些时候Natasha和Steve打了一架后意识到了Clint和Natasha也许互相有好感之后,他的脑子里想的就都是这个了。一小部分的他想就这么忽略掉算了,但更理智的那大部分知道自己必须得解决这个,而且越早越好。说Clint和Natasha的幸福取决于他们的这次谈话也不算夸张。

但话说回来,这也不意味着他们的这次对话就会有多轻松。

举个例子来说。Clint看上去就是那种在听了Phil的请求后就会焦虑得跑掉或者呕吐的人。即使Clint已经和Phil在一起愉快地生活了六个月,他还是不习惯在大人向他提出要求或请求后不以被毒打一顿结束。他坐在Phil对面的那张餐桌椅的一角,眼睛瞪得比平常还要大。十指开始在桌面上扭来扭去,这是他准备要落跑的一个前兆。

“你没做错什么,”Phil马上说,想试着至少减缓一些Clint的担忧,“我只是想问你一些事情。”

Clint咽了口口水:“什么?”

Phil向前靠去,让自己的表情平和又愉快。他之前思考过要怎么开始这次谈话,但事到临头,还是没有什么简单的办法。“我猜你和Natasha互相喜欢,”于是他就这么直截了当地开始了,“我说的没错吧?”

Clint一下子站了起来,快到椅子都被他带倒了。“我从来没有碰过她!”他大叫道,伸出双手像是在准备抵抗谁要给他的一拳,“我对上帝发誓,我一根手指头都没碰过她!”

“我从没想过你会这么做,”Phil在面对一个几乎就要歇斯底里的少年时尽可能镇定地说,“我没有指控你做了什么,Clint。我只是问了你一个问题。我保证。”Clint仍旧瞪大眼睛看着他。“Clint,”Phil温柔地说,“没事的。坐下来。”

Clint小心翼翼地把椅子扶了起来,坐了下去,在这过程中,他的眼睛一直盯着Phil,就好像随时等待Phil来揍他一顿。“我从来没有碰过她。”Clint又重复了一遍,双手紧紧抓着桌子的边缘。

“我知道,”Phil用和刚才一样温柔的声音说,“我知道你永远也不会伤害她的。”

Clint眨了眨眼睛,就好像在判断Phil这话的可信度一样:“那你为什么要问我是不是爱她?”

这下该轮到Phil眨眼睛了。Clint之前过的到底是什么生活,竟然会把爱一个人等同于暴力和强迫?“因为我觉得——不,我知道——你是那种即使爱一个人也不会伤害他们的人,”他说,“而且我觉得你就是这么爱Natasha的。”

Clint的额头挤出了抬头纹:“像一个妹妹一样?”

Phil笑了:“我不觉得你是像爱一个妹妹一样在爱她。”

Clint倒抽了一口气,低下了他的视线。“我很抱歉,”他说,“我曾经试着像一个哥哥一样对她。但是我做不到。我不是故意的。”

“我知道,”Phil把手放在Clint的手上,安抚地捏了捏,“如果能安慰到你的话,我也不觉得她把你当哥哥。”

Clint一下子抬头和Phil对视了:“真的吗?”

“真的。”

然后Clint就露出了闪瞎眼的笑容:“那真是太棒了!”

“那可以很棒,”Phil谨慎地表示同意,“但是你们两个都太年轻了,我很肯定Sam已经告诉过你了,你们两个都有各自的问题得先解决,才能准备好拥有一段成年式的感情。但只要你们两个都继续这么友善地对待、尊敬对方,没什么理由你们的感情最后不能开花结果。”

Clint又皱起了眉头:“所以你的意思是说,我们喜欢对方是没有关系的,只要我们暂时不要采取什么行动?”

Phil耸了耸肩:“差不多吧。”

Clint叹了口气:“这可真糟糕。”

“如果这意味着你们的感情可能会有机会发展,这也不算糟糕啊。毕竟Natasha才十四岁。你也才十五岁。你们还很小。”

“对Romeo和Juliette来说就不算小。”Clint咧开了嘴。

“首先,我很高兴你真的从Carter小姐那里学到了东西,”Phil说,“其次,我不确定他们是最好的典范,鉴于他们最后都死了。”

Clint的笑容更灿烂了:“不要在乎这些细节。”

Phil和Clint一起笑了起来,然后他收起了他的笑容:“Clint,我不是在叫你不要再和Natasha在一起了,事实上,我觉得让你们两个花更多时间去熟悉对方、知道怎样照顾对方很重要——但是要先以朋友开始。”他动了动,现在可以直直地看进Clint的眼睛里了,“我需要你们在把你们的友谊变成其他超越友谊的感情之前先等一等。你觉得你能做到这个吗?”

Clint没有说话,很显然在思考他说的话。然后他舔了舔嘴唇。“她对我真的很重要。”他轻声说。

“我看得出来。”

“我真的很想——和她一直在一起,如果我们最后能在一起的话。”Clint继续道,等他抬头和Phil对视的时候,笑容又回到了他的脸上,“她值得我去等待。”

“很好,”Phil冲他笑了,“你也是一样。但在你承诺要和Natasha在一起之前,我还得跟你说一件事。”

“什么事?”

“如果你想要和Natsha在一起的话,我就不能正式领养你了。”

Clint瞪大了眼睛:“什么?”

“兄弟姐妹——领养的也一样——之间结婚是违法的,”Phil解释道,“我去年就已经领养了Natasha。如果我也领养了你,你们就不能在一起了。”

“该死的。”Clint抽了一口气。

“这是个很重大的决定,”Phil叹了一口气,“我不期待你能现在马上做出决定,但我想要你能明白自己的选择。”

“但是......但是如果你不领养我的话,会发生什么呢?”Clint很小声地问,“我得离开这里吗?”

“不!”Phil差不多是喊了出来,“不,绝不可能!我会成为你的合法监护人。我会在法律角度上对你负责,但不能当你的爸爸。仅此而已。”

“所以你不会是我的爸爸了?”现在Clint那双蓝绿色的眼睛开始水光闪烁了。

“哦,不,”Phil从他的椅子上站了起来,跪在Clint身边,“不是这样的,Clint。在我在医院看到你的第一眼,我就已经是你的爸爸了。你是我的儿子,这点永远不会变。我不需要用什么文件来证明这个。”他把手放在Clint的颈后,轻轻揉了揉,“以我的心为证就够了。”

“好吧,”Clint点了点头,擦了擦已经滑下脸颊的泪水,露出一个带着水汽的笑,“好吧。”

Phil站了起来,但他的手还放在Clint的脖子上:“我能给你个拥抱吗?”

“好的。”Clint说,也站了起来,让Phil把他拉进他的怀抱里。

“你永远都会是我的儿子,”Phil又重复了一遍,“不管你选择什么,我永远都不会离开你的。你永远都会是我的。”

“好的。”Clint叹了口气,把他抱得更紧了。他们就这么拥抱了一会儿。“这样可真好。”Clint嘟囔着。

“是的,真好。”Phil因为Clint的话轻笑了起来。

“我也可以这么抱Natasha吗?”Phil听得出Clint这话肯定是咧着嘴笑着说出来的,“你知道的,就像你抱我的这种完全柏拉图、家人之间的拥抱?”

“这个有待商榷。”Phil说,Clint大笑了起来。



TBC


评论(23)
热度(148)

© Joa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