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Steve最配的只有Bucky
与Bucky最配的只有Steve
翻译目录:http://joankindom.lofter.com/post/3ca4d7_ee7157c9

【授权翻译】【无差】我们(4)

原作者:Squeaky

原链接:The Idea of Us (is stronger than we are)

原系列:Already Where You Belong 吾心归处 Part1

授权及前文见:【1】【2】【3】



Tony


Phil正坐在自己的办公室里看着窗外。现在已经是十月末了,他在房间里可以看到Natasha,Steve和Clint正在她的菜园里辛勤劳动着准备过冬。Clint抓了一把枯叶子,把它们朝Natasha扔了过去,Natasha尖叫了一声,把他绊倒作为报复,她倒是把Thor教给他们的武术技巧运用得很好。Steve正环着Natasha的腰把她从Clint身上拽下来,哪想到Clint的回报竟然是抓了一把土朝Steve扔了过去。他透过窗户都听得到他们略带些沙哑的笑声。

Phil也不由自主跟着笑了起来,他很高兴看到孩子们相处得这么愉快。他把注意力从窗外收了回来,叹了口气,继续专心地去处理农场事务了。NYPD给他的退休金相当慷慨。这个,加上他的伤病补助金,他年轻时候操作得当的一些投资,还有从领养中心获得的一笔因为他选择这些‘难以安置孩子’而得的费用,意味着钱不是问题,只要他谨慎地做预算,并且不管Pepper怎么用她那双蓝色的大眼睛看他,他都绝不妥协再去买一匹马的话。他们现在已经有八匹马了,如果算上Pepper自己那匹的话,有九匹了,她的那匹马早就入住农场了。这些应该足够了。

他现在正在处理付给他为孩子们请来的三位老师的工资。他们其中的两个是刚从当地大学教育专业毕业的应届生,Jane Foster教科学,Peggy Carter教英文、历史,并负责其他和科学不相关的学习项目。他们的第三位老师是Thor Odison,他是Jane的未婚夫。他教户外项目、环境科学和武术。Thor在挪威接受的训练,他的学位也是在那里获得的,他在那边大学的时候还参加过混合格斗队。目前为止,他和孩子们相处得都棒极了,孩子们对哪一位是他们最喜欢的老师一直决定不下来。

Phil刚刚算完Thor的实际教学课时(这个男人一直会忘了把他的格斗指导时间算进他的教学时间里),他的手机就响了起来。

他拿起手机,拇指滑到了‘接听’:“我是Coulson。”

“你不当警察已经有三年了,”电话那头响起的Nick Fury的声音一如既往的粗哑,“你要什么时候才会开始用‘你好’来接电话呢?”

Phil笑了起来:“什么事值得您屈尊降贵,Nick?”

“Melinda今天早上接到一通来自波士顿警察局的电话。她给我打了电话,所以我现在又给你打了。”

“我在波士顿谁也不认识。”

“你马上就要认识了,”Nick隐晦地说,“看到新闻了吗?”

“今天的还没看,”Phil回答,“我错过什么了吗?”

“你最近有没有关注Anthony Edward Stark的车祸事件?”

Phil皱起了眉头:“这不是那个谁的儿子吗?你知道我不怎么关注八卦杂志的。”

“如果你说的‘那个谁’是指Howard Stark的话,你说的没错,”Nick说,“Tony Stark是他聪明无比又荒唐绝顶的十六岁儿子。”

Phil在椅子上坐直了一点,开始慢慢反应过来Nick这话的意图:“他的父母最近去世了,对吧?”

“没错。”

“但是肯定有其他亲人可以照顾他,”Phil说,但是Nick没有回答,“不是吗?”

“是的,”Nick说,“他父亲的商业伙伴,一个叫做Obidiah Stane的自以为是的混蛋曾经是Tony的监护人。”

“你说‘曾经是’。”

“所以你才会是我最好的探员之一,”Phil听出了Nick声音里的笑意,“让我们这么说吧,亲爱的老Obidiah最近放弃了这项殊荣。”

Phil的心脏因为想到这个才十六岁的男孩在失去了他的父母后又马上被他的监护人抛弃而紧缩了一下。他马上回想起了Steve,想到了他的勇敢,即使他在变成孤儿后一次又一次地被他的寄养家庭抛弃。“为什么?”他控制不住问了出来,“发生了什么?”

“Tony很聪明,”Nick说,“真的非常聪明。无与伦比的聪明。他刚满十四岁的时候就从那专转给有钱的白人佬上学的私人高中毕业了,被麻省理工学院录取,表面上,他在过去的两年里都在那里上学。”

“表面上?”Phil说,“什么——”

“让我把话说完,”Nick喊道,“不管怎么说,他确实是去上学了,像个好学生那样,但在他的父母在今年早些时候去世后,他就乱套了。”

Phil已经可以想象出Nick接下来要说的话了:“然后呢?”

“然后,”Nick接过去说,“波士顿警察局在处理一个校外失控party时发现了他。他差点就因为酒精中毒死掉了,Phil。”

“我的上帝啊。”Phil倒抽了一口气。

“就是该死的我的上帝,”Nick说,“他真该庆幸警察来的刚是时候。party上的其他混蛋没有一个想到要去看看他是不是安好。”

“他差点就死了?”

“是的,”Nick说,“如果这还不够糟糕的话,媒体知道了这个消息,大肆报道说Stark集团有一个未成年酒鬼继承人,然后Obidiah就让这一切结束了。”

“结束了?”

“啊哈,他抛弃了Tony,把他交给了儿童保护机构照看,并声称Tony可以在满二十一岁,振作起来之后再去看他。事实上,Tony将会在满二十一岁的时候继承Stark集团,但在那之前,他被断绝了一切经济来源。”

“上帝啊。”

“还有呢,”Nick继续说道,“他在他的父母死后破罐子破摔,所以学业已经一团糟了,再加上他基本上没再去上过任何一节课,这意味着他——我引用原话——‘被建议劝退’。”

“这可真是够善解人意啊,”Phil干巴巴地说,“他现在在哪里?”

“他从波士顿回到纽约了,希望他在Maria Stark纪念医院能好好恢复一点理智,并且接受他现在已经不再是麻省理工的学生,不再是亿万富翁,并且,对你来说更要紧的是,不再有家人的这个事实。”

“但为什么是我呢?”Phil问,“我是说,肯定有其他人愿意照顾Tony吧?”

“Melinda想让我把你作为首选,她建议还是由你来照顾他比较好,”Nick说,“不管你信不信,他现在是‘难以安置收养人名单’榜首了。”

“一个亿万富翁受过良好教育的儿子?他为什么会‘难以安置’?”

“用一用你的推测技巧吧,”Nick说,“他是有钱人家的孩子,需要远离狗仔队和他自己那种疯狂的生活方式。而且没有很多收养家庭可以抗拒Stark这个姓氏代表的光辉。再说了,他说不准是个瘾君子、酒鬼,他的双性恋倾向及‘爸爸问题’已经在网上被讨论了好多年了。不会有太多人愿意自告奋勇的。”

Phil靠回椅子上:“我也不确定我可以应付这个,Nick。”

他听到Nick在电话那头哼了一声:“你以前可从没多看一眼这种好莱坞式的作秀。”

“是的,”Phil说,“但我现在已经有了Natasha和Clint以及Steve——特别是Steve——得考虑。”光是想到Steve眼里揉不得沙子的正直和他听到的那些关于Tony的莽撞自大凑在一起就让他的脸缩成了一团。“我不是很确定Tony可以和他们处得来。”

“他需要一个他能相信的人,Phil,”Nick说,“一个他知道在乎他并不是因为有机会染指他的财富的人。你就很符合。”

“这可真让我受宠若惊了,”Phil说,“但是Steve——”

“Phil,”Nick打断了他,“他只剩下他自己了。”

Phil闭上了眼睛:“好的。”

他可以听到Nick声音里胜利的笑:“棒极了,如果那些文件可以如期完成的话,Melinda会在星期二中午送他过去。”

“别忘了我不是一个暂时的养父,Nick,”Phil在对方挂断电话之前警告他道,“你知道我的目标是真正地领养那些你们派给我的孩子们。Tony需要知道这点。”

“Tony已经被抛弃了,”Nick说,“不管他有一个多么如雷贯耳的姓氏,他已经进入了领养系统。”

“你要确保他自己明白这点。”Phil重复了一遍。

“保重了,Cheese。”Nick说,挂断了电话。

“操。”Phil自言自语地咒骂了一声。他看向窗外,Natasha和男孩子们已经做完了园务,现在正在Phil和Clint在菜园后面的空地弄出来的射击场上。Clint正在给Steve展示怎么拿弓,而Natasha正在对着靶子射击。她的准头越来越好,马上就要接近中心了,而Steve的箭(大部分)都射在了二环上。Clint正在朝那个最远的靶子射击,结果当然是箭箭正中红心。他们在大笑,愉快地交谈着,完全不知道自己的人生马上就要变复杂了。

Phil站了起来,低声地咒骂了一句。Pepper可能还在谷仓里照顾那些马儿准备睡觉呢,所以他最好还是先找到她,把他们四个集中起来,一起告诉他们Tony要在后天来了的这个消息。最好在灾难来临前让他们有点准备。

他希望他们能够准备充分。


Phil正和Steve和Clint打扫马厩,他的手机响了起来。

他们已经干了好几个小时了,虽然现在已经快十一月份了,但这么长时间的劳作,再加上透过窗户射进来的阳光,让他们即使脱掉了毛衣也不觉得冷。Clint(可以预见到地)脱掉了他的上衣,他的胸膛上沾着一层薄薄的、来自马厩木地板上的灰尘。

Natasha和Pepper正在马具室清洗马鞍和缰绳。她们要在Phil和男孩们完成他们的工作后喂饱这九匹马,还要帮它们洗个澡,就Phil看来,这样的安排很不错。Pepper平常做的工作要远比她应负责的马厩打扫多得多,虽然Phil确实付了她钱;而Natasha呢,她在Clint来之前一个人干了半年多,所以她这个周末不想做这项带着味道的工作也是情有可原。

他把手套塞在了口袋里,用大拇指滑开了手机:“我是Coulson。”

“Phil,我是Melinda,”她说,“我们有麻烦了。”

“好吧。”Phil慢吞吞地说,把铲子立起来靠在了墙上。

“Tony不见了。”

Phil觉得自己整个人都僵在那里:“你这话什么意思?”

“他之前一直待在Stark纪念医院,”Melinda解释说,“他本应该明早出院,然后我就直接把他从医院送到你那里。但是我今天早上打电话到病房想问问他的情况时,他们告诉我说他已经出院了。”她停顿了一下,“我不知道他现在在哪里。”

Phil的呼吸卡在了喉间,他认识Melinda很长时间了,在他还在NYPD的时候就已经和她一起处理过一些挺严重的儿童虐待案。但他不记得曾经在她的声音里听到过接近恐惧的语气。但他现在听到了:“你觉得他会去哪?”

“我不知道,”Melinda说,“Nick让他的下属去查了,也通知了边境保护局注意他的行踪。但Stark的房子遍布全国,他不需要出境也可以消失得无影无踪,即使Obidiah已经截断了他的经济来源,但他还有他妈妈的信托基金。更别说他还有驾照。他现在可能在任何地方。”

“该死的,”Phil低咒了一句。Steve和Clint已经停下了手里的活,有点担心地看着Phil。他看上去肯定很焦躁,因为Clint已经朝门口退了好几歩了,就好像他马上就要跑出去一样。Phil抬起一支手指头制止了他。“最近的Stark产业在哪里?”Phil问道,开始用他的破案大脑来思考,“我想首先看一下方圆五十英里所有的Stark产业,他也许会跑到更远的地方,但是他才刚从医院出来,也没什么补给。鉴于他这么聪明,肯定知道我们会查询他的信用卡——”

外面传来了不可错认的汽车轮胎摩擦着地面的声音。

“等等,”Phil说,转向Steve,“你能去看看那是谁吗?”Steve点了点头,拿上他的夹克衫出去了。

Clint朝Phil走近了一点,很显然不是很确定他应该更害怕Phil的坏心情还是外面更不确切的未知。Phil朝他迈了几步,一只手臂环着Clint的肩膀。“抱歉,Melinda,”他继续对电话道,“有位不速之客。”

“没事的,”Melinda说,“我无意打扰你,但是我觉得你应该得知道这个。如果我们有了进一步的消息,我会叫Nick给你打电话的。”

在Phil挂上电话的同时,谷仓的门开了。Phil转过身去,预计着会看到Steve回来告诉他他们的客人是谁。

但那不是Steve。那里,站在谷仓门口的是一个戴着一副稀奇古怪的太阳眼镜的年轻男人。他把一件看上去十分昂贵的皮衣甩到了肩膀上,另一只手上拿着一个看上去就非常贵的行李袋。他深色的头发凌乱得颇有艺术感,身上穿着一件正宗的阿兰毛衣(*棒针毛衣),是自然的羊毛色,下面是一条设计师卡其裤。从那对大得要命的镜片下露出的面部线条,看得出拿掉那副眼镜他应该是很帅气的。他脚上穿的鞋子看上去可能得花掉Phil作为警察时的一个月工资。

“那么,我们就是在这里玩牛仔游戏的?”那男孩说,转过了身,抬头看了一下屋梁。Steve走了进来,那男孩透过眼镜上方打量了他一番,然后又看向Clint,他坏笑起来,“那么,你们谁要先来骑我?”

“Melinda,”Phil说,“我想我们找到他了。”


Phil站在客厅,双臂环在胸前,低头看着Tony:“请你摘掉眼镜。”

Tony正四肢摊开靠在沙发上,两只脚都放在了新的(木制)咖啡桌上,两只手臂大大张开着,这幅姿势就好像这个地方是他的。“我不能,”他说,冲着站在房间远远那头的Natasha和Pepper随意地比划了个手势,她们都快要靠近那堵隔开厨房和客厅的半墙了,“我要为女士们保持我的神秘气息。”

“我看不到你的眼睛,”Phil说,“这样会让我们接下来的对话变得更加难办。请你摘掉眼镜,”他重复了一遍,“我在好声好气地要求你。”

“那我拒绝。好声好气地。”Tony挂起了一抹明显得不得了的假笑。

“你真的想这么来吗?”Phil叹了口气,“你要因为你的眼镜这么明确立场吗?”

Phil让自己的声音尽量平和,让自己尽量镇定,但他的内心在颤抖。Tony完全出人意料地出现在这里,很显然他自己搞明白了Melinda要带他去的地方,然后自顾自地决定——以一种典型的Stark方式——自己来处理这个问题,就这么自己一个人来了。这是典型的不尊重权威的一种示威。Phil知道,如果他不能马上赢得Tony的尊重的话,Natasha,Steve——以及,特别是Clint——对他的信任就会被动摇。如果他连一个任性的青少年都搞不定的话,他怎么能保护他们呢?Phil知道自己可以用武力来恐吓Tony,但是他绝对不会这么做的。

但是在他的内心深处,Phil知道自己还没有准备好迎接Tony。他和Natasha和男孩子们处得都很好,他并不怎么习惯这样不得不反复重申他的要求。

“你知道他们怎么说的,老头子,”Tony甜腻腻地说,“得寸就会进尺。”

“那只是眼镜而已,”Clint说,他和Natasha和Pepper一起站在墙那边,“为什么你就不能把它拿下来呢?”他上半身还是没穿衣服,仍旧因为刚才在谷仓劳作而灰扑扑的,Phil看向他,他可以看到他脸上明白无误写着的担忧。Clint不喜欢冲突,很显然他已经觉得Phil不能控制场面了。

“那你为什么不自己过来把它从我脸上拿下来呢?”Tony斜着眼睛瞥了他一眼,“我是说,反正你已经半裸着了,”他坐直了一点,“除非不穿衣服在这里代表着什么?因为我完全拥护这个。”

“你真是个白痴,”Natasha冲他冷笑了一下,站到了Clint前面,“你为什么不回自己家去呢,有钱男孩?”

“我还以为这个质朴的小木屋会是我新的‘远离故乡的家’呢!难道我关于‘我的家就是你的家’理解错误了?”Tony带着些嘲弄地反问道,又有点被冒犯到了。他站了起来,“好吧,当我不受欢迎的时候我感觉得出来......”

“Tony,请坐下来。”Phil说。

Tony歪了歪脑袋:“如果我不呢?”

Phil压下了自己的怒气,他知道如果自己发脾气的话,那就正中这个男孩的下怀了。他张开嘴巴准备回答——

但Steve先行动了。“不准再跟Phil顶嘴了!”他指着Tony说,“他比你强十倍还不止!”

Tony慢吞吞地绕过了咖啡桌,在Steve的面前站定了:“用什么货币计量?因为最近加币涨了不少——”

“你以为自己很了不起,”Steve冲他喊道,“有钱人的孩子,穿着华丽的衣服,开着奢侈的跑车。没了这些,你又是什么?”

“花花公子,拥有信托基金的天才,”Tony马上反击道,“那辆奢侈的跑车是奥迪 R8 Spyder,我在家玩玩的。”

“我才懒得关心你开的是什么车,”Steve说,朝Tony又迈进了几步,“我也不关心你。你应该照Natasha说的 ,回自己家去。”

“Steve!”Phil的声音带着警告。

“至少我有一个家,”Tony有些邪恶地笑了起来,“你吃了太多的麦片,所以妈咪把你踢出来了?”

Steve的脸变得通红:“你别把我妈妈拽进来。”

“Tony!”Phil喊道,他简直吃了一惊。但是Tony和Steve谁也没看他。

“哦,所以这是你的痛脚?”Tony嘟起下嘴唇,“大男孩要哭了吗?”他用一只手推了一把Steve的胸口。

Steve抓起了Tony的上衣领。

Phil朝他们走去,但Tony已经用了什么自卫术挣脱了Steve的束缚,用力给了Steve的胸口一下,用力到后者向后踉跄了一步。但他很快站稳了,反推了Tony一把,让他也晃悠悠地往后退去。

Tony很快就站稳了,开始反击。Steve没料到他会挥拳,被他打得差点摔倒。然后这场打斗就开始了。Steve朝Tony冲过去,狠狠地打中了他,把他一下子推倒到房间中间那么远。

“停下来!”Phil喊道。他快速朝两个男孩中间跑去,但他离得太远了。Natasha离得近。她像一道红色的闪电一样越过她。她发出一声恶狠狠的叫声冲Tony冲了过去,她一扫腿,把他们两个都弄倒在地上,差点就要撞到沙发靠背了。最后她坐在了他的身上,用两条腿把Tony的双臂固定在地上,双手拽住了他的衣领。

“通常情况下,女孩得先买杯酒给我才能这么做,”Tony喘着气,“但就你的情况而言,红头发,我就为你破例了。”

“Steve是我的!”Natasha冲他吼道,“你怎么敢伤害他!”

“他没有伤到我,”Steve说,他走到了Natasha的身后,“你打得比他打得要重多了。”

“如果他再开Tash玩笑的话,我也要揍他了。”Clint喊道,他没有跑走,这可真算是小进步了。

“够了!”Phil叫道,很庆幸这一回他们真的都停了下来。他真不敢相信事情是怎么这么一下子就失控的,也不敢相信他竟然花了这么久才让他们听他的。自从——好吧,自从他站在Loki枪下错误的方向之后他就没再感觉过这么无助了。那是一种他期望永远不要再次体验的感觉。“Natasha,让Tony起来。Steve,Clint,后退。这不是我期望你们处理冲突的办法。”

“他侮辱了你。”Steve瞪了Tony一眼,后者正在慢吞吞地起身,又重新倒回到沙发上。

“我可以应付。”Phil说。

“但是——”Steve开口道。

“Tony的嘴巴是他身上最大的问题,”Phil说,“我可以对付他。”

“那可不是我身上最大的东西,”Tony说着瞥了一眼Clint,“喂,既然你还是半裸着的——”

Clint往后退了一步。“我觉得我要去给马洗澡了。”他跑掉了。

“你真该庆幸我没有干掉你。”Natasha冲他叫道,转过身,“来吧,Pepper,”她对另一个一直保持沉默的女孩说道,“我们去把那些马鞍洗完吧。”

“他真的是Tony Stark吗?”Pepper在她们朝外面走去的时候低声自言自语道,“我不知道他原来这么糟糕!”

“哦,这可真伤人!”Tony拍了下他的胸口,“我受伤了!”

“你会比受伤更糟糕——”

“Steve!”Phil警告地喊道,“到楼上去!”

“好吧。”Steve嘟囔着,恶狠狠地瞪了Tony一眼就怒气冲冲地走了。

“那可真是一条听话的宠物狗啊,”Tony带着虚伪的羡慕说,把双脚再次放到了咖啡桌上,“你觉得我也可以搞一条吗?也许棕色的.......”

“闭。嘴。”Phil居高临下地看着他,“你来到了我家,不请自来,然后惹怒了住在这的每个人。包括我。在我把你踢出去之前,这是你应得的,给我一个我不这么做的理由。”

“我来告诉你吧,”Tony说着站了起来,“我来让你容易些。”他从沙发背上抓起了自己的外套,把行李袋从地板上捡了起来,Phil都还没来得及眨眼他就已经出了门。

“该死的!”Phil低咒道,意识到自己搞砸了。他套上了自己的外套,跟着他一起到了外面。

他打开门,正准备叫住Tony,然后就一下子闭上了嘴巴。

Pepper在外面,她正在打量Tony的车,Tony在打量她。

“这是R8 GT Spyder。”Tony洋洋自得地说着把他的行李袋放在了过道上。

“你说过了,”Pepper漫不经心地回答他,透过窗户去看操作板,“说实话,我还以为能看到更炫酷的。”

Tony眨了眨眼睛:“炫酷?炫酷!我来让你知道这辆车就是由炫酷组成的!这就像是汽车里的Barry Allen(*闪电侠)!这车——”

“——对跑车来说有点太实用了,你不觉得吗?”Pepper说着转向他,“我是说,《名车志》倒是很喜欢它,但是杂志上说这车的方向盘像和开车的人有‘心电感应’,但是这听上去有点太温顺了。”

Phil可以看得出Tony对Pepper的话感到吃惊:“你看《名车志》?”

“是啊,”她随意地答道,“要不然我怎么能知道最新的汽车潮流呢?”

“当然了,要不然怎么能呢,”Tony嘟囔着绕过她,靠在了车上,阻断了她打量车内饰的视线。他拿出了钥匙,把它在手间转动着,“但就这辆车来说,怎么夸它都不为过,”他挑了挑眉毛,“想去兜个风吗?”

“我不能去,”Pepper叹了口气,“我还有活得干。”

Tony扮了个鬼脸:“别干就好了。”

“不行,”Pepper摇了摇头,“Phil付了钱给我。再说了,如果我不干活的话,那些马儿可不会自己就饱了。”

“它们会没事的,”Tony诱哄着她,“来试试吧,你会喜欢的。”

Pepper笑了:“我也喜欢履行我的责任。”

“听上去真无聊。”Tony说。

“对你这种人来说,也许是的。”Pepper说。

“‘对我这种人’?”Tony重复了一遍,“这话什么意思?”

“哦,你知道的,”Pepper说,“花花公子,拥有信托基金的天才?我相信这种人肯定有很多比履行责任更好的事要做。”

Phil因为Pepper的话皱起了眉头。他以前从没听过她讲这么尖刻的话,更别说是对他的孩子们了。但是Pepper今年已经十六岁了,她很成熟,也很聪明。于是他就这么靠着门,想看看她想干什么。

“也许我只是想选择自己的责任而已!”Tony眯起眼睛,“相信我,当你像我一样总是被别人指手画脚——”

“哦,我相信你的生活异常艰辛,有那么多为你效力的人。更别提让你的生活正常的Stark科技,还有那么多钱!”她嘲讽地带着同情摇了摇头,“真是太艰辛。”

他双臂抱在胸前:“你对我一无所知。”

“是吗?”Pepper说,“让我们来看看。”她开始掰着手指头,“十三岁的时候创造出了他的第一个人工智能,十四岁高中毕业,被麻省理工录取,在那里的第一个学期就写出了scruffy反逻辑(*人工智能的某种逻辑方法)系统论文,随后研发出了如果能投入应用则可能为整个城市供电的方舟反应堆技术。虽然被从麻省理工踢出来确实有点可惜。你将在年满二十一岁的时候继承Stark工业,但在那之前你只能靠Maria Stark留给你的信托基金生活。你的个人资产大概在250亿美金上下,其中四分之一来自基于你的人工智能发明的收益——”

“你要么是我的狂热粉丝,要么就是一个变态的跟踪狂,”Tony说,“你为什么知道我这么多事?”

“我研究过美国所有大公司的CEO,”Pepper马上回道,“Aldrich Killian,Justin Hammer,Norman Osborne......我梦想着能有一天拥有自己的跨国公司。从最优秀的人身上学习才是明智的。”

Tony扮了个鬼脸:“你觉得Aldrich Killian是最优秀的?还有Justin Hammer?他们都是混蛋!”

“也许吧,”Pepper耸了耸肩,“但是至少他们现在并不怕刻苦工作,不是吗?”

“Ouch,”Tony整张脸都缩了起来,他捧住了自己的心口,“这可......真令人受伤。”

“真相总是会令人受伤的。”Pepper说。

“但这不是真的,”Tony抗议道,“我可不怕刻苦工作!”

“是吗?”她挑起一边金红色的眉毛。

“我不怕!”

“我注意到你带着你的行李袋,”Pepper继续说道,“也就是说你打算离开。我猜这是因为待在这里看上去好像会有很多麻烦。你知道的,比如工作什么的。”

“我想离开是因为Phil和他那群快乐的孤儿小团体烂透了,”Tony说,“我不知道你有没有注意到,我才刚到了半个小时不到,就被他们中的两个揍了!两个!通常情况下,至少一个小时过去才会有人气得想跳到我身上......”

“我注意到是你先表现的像个混蛋的,”Pepper说,“但我想也许对人友善对你来说也太难了吧?”

“我可以很友善!”Tony再次抗议道,“我就是由友善组成的!友善就是我的中间名!”

“你的中间名是Edward,”Pepper说,“再说了,如果你对我也那么粗鲁的话,我也会揍你的。”

“我只会在形势所逼下粗鲁——”Tony说。

Pepper翻了个白眼。“随便你用什么借口吧,Tony,”她说,“事实是对你来说,逃走要比待在这里坚持到底容易得多。”

“我可以坚持到底的。”Tony反驳道。

“农场的工作很辛苦,”Pepper说,“Phil定的规定很公平。但是遵守规定很难。跟三个会在你犯混蛋的时候指出来的孩子一起生活也很难。”她耸了耸一边肩膀,“我不是很确定你可以承受这些。”

“我可以承受,”Tony说,“怎么,你不认为我可以承受这些?我生下来就是来承受的!”

“我确实不太确定,”Pepper说,“好了,恕我失陪,我还有活要干。”

“等等!”Tony伸出一只手按在了她的肩膀上,“等一下。”

她转过身:“怎么了?”

“就算——就算我想留下来,”Tony的声音低了下去,Phil得很用力才听得清,“我觉得其他‘脱线家族*’已经表示得很清楚我并不受欢迎了。”

“我觉得是你自己花足了工夫确保他们有这种感觉的。”Pepper说。

“好吧,我猜我的工夫没白花,”Tony拨了拨自己的头发,“那么,雅典娜,对于这个,你有什么智慧建议吗?”

“友善点,”Pepper说,“我看过YouTube上的视频,当你想的时候,你可以很有魅力。只要散发你的魅力就好了。”

Tony咧开嘴笑了:“我当然可以很有魅力!魅力是我的中间名!”

“Edward才是你的中间名。”

“不是的,我的中间名绝对是‘魅力’。Anthony·魅力·Edward Stark。”他笑着说。

“好吧,Anthony·魅力·Edward Stark,”Pepper嘟起上嘴唇,“你要留下来吗?”

Tony夸张地看了看周围:“好吧,天色已经很晚了,要再开回纽约去起码要两个小时。而且如果我现在就走了,也许你就永远没机会坐我的车去兜风了,那对你来说可是一个巨大的悲剧。所以,不走了?”

“很好,”Pepper说,“那么快去告诉Phil你要留下来了。”

Tony转向Phil,显然他一直都知道Phil的存在:“我要留下来!”

“我很高兴。”Phil说。

“去把你的行李放到你的房间里,”Pepper吩咐他道,“然后你可以来和我汇合。”

“然后我们去兜风?”Tony开心地问道。

“然后你可以帮我一起喂马,”Pepper说,“我会和Natasha一起待在谷仓。你可以到那里去找我,然后向她道歉。”说完她就准备出发了,在走之前她对上了Phil的视线。他感激地向她点了点头。“不客气。”她无声对他说,消失在谷仓里。

Tony拎起他的行李袋,转身向屋里走去。

“那个女孩可真棒,”Tony在经过Phil身边他进门的时候说道,“我也想要一个。”

“那个女孩叫Pepper Potts。”Phil跟着Tony一起进到了房子里。

“哦,那个女孩将会成为Stark工业未来的CEO,要是我有权利决定的话。而我确实有这个权利,因为,那是Stark集团嘛。”Tony说着把行李袋放在了地上,在沙发上坐了下来。他看了一眼咖啡桌,“所以我的眼镜原来在这里。”

“我很高兴你决定留下来。”Phil说。

“是啊,好吧,Pepper相当有说服力,”Tony说,“而且她还很漂亮。反正我不是为你留下来的。”

“我懂,”Phil说,“你现在留下来的原因是什么并不重要,在这里,重要的是你会不会继续和其他孩子打架。每个人在这里都应该感觉到安全。包括你。如果你再用任何方式嘲弄、侮辱、取笑或是伤害他们的话,你将会被处罚。这就是规则。明白了吗?”

“Ooh,”Tony夸张地说,“被处罚!我会被要求脱光裤子吗,还是说这里是按‘英国住宿学校’那样管理的?”

Phil笑了起来:“这是不一样的,程度更轻一点的处罚。举个例子,你有手机吗?”

“有啊,”Tony说,“是Starkphone。”他从外套口袋里摸出了自己的手机,“怎么了?”

Phil拿过了他的手机:“当你违反规定后,你就失去了这个权利。在你赢回去之前,这个就先由我保管了。”

“什么?”Tony哀嚎了一声,跳了一步想把它拿回来。Phil轻轻松松地躲过了他的尝试。Tony摆出一副桀骜不驯的表情,然后很快就变的闷闷不乐起来,“这就是Pepper提到的‘公平的规定’之一吗?”他双手在半空中打着引号。

“没错。”

“好吧,拿破仑。我要怎么做才能把它拿回来?”

“一整个星期不要惹Steve和Natasha给你的脸上来上一拳,然后我们再来说这个。”Phil指了指楼梯,“现在嘛,为什么你不上楼去放下你的行李收拾收拾呢?”

“Pepper想让我和她一起照顾马。”

“那你就不应该让她久等。”

Tony听话地拿起他的行李袋和外套,朝楼梯走去。

“别忘了你的眼镜。”Phil提醒他道。

“哦,没错,”Tony用另一只手把它从咖啡桌上拿了起来,“呃,那么,”他说,全神贯注地盯着手上的眼镜,“那么,呃,你对我借住在这里没意见?”

“这是你的家,Tony,”Phil温柔地说,“没有人可以赶你出去。我向你保证。”

“好吧,当然,”Tony点了点头,没对上Phil的眼睛,“那么,我上楼了。”他上了楼梯。

“你的房间在右手边的第二个,”Phil喊道,“就在Steve房间的对面。”

“棒极了!”Tony也回喊道,“这真是太好了。”

Phil闭上了眼睛。


“谢谢你们能来这一趟。”Phil说着递给Nick一罐啤酒,隔着咖啡桌在他对面坐了下来。

“谢谢你邀请我们来,”Melinda说着小口喝了口她的啤酒,“你知道我们很喜欢来看你的。”

“那是你,”Nick哼了一声,“我希望这个混蛋在曼哈顿买一栋豪宅,也省了我们开车的时间。”

Phil笑了起来:“下次我会带着孩子们去看你们的,我保证。”

“没事的,”Melinda瞥了Nick一眼,“Nick不是这个意思。他喜欢来这里。”

“我就是这个意思,”Nick纠正她道,“但我也不希望那三个男孩靠近我整洁漂亮的房子。但是你可以带Natasha来,随时欢迎。”

“你的圣诞节过得怎么样?”Melinda问道,“我注意到你的圣诞树还没拆下来。”

现在已经是一月的第二个周末了,但是他们的客厅还被圣诞装饰装点着。“很棒,”Phil说,“孩子们看上去过得很愉快,他们也很喜欢给他们的礼物。顺便说一句,他们说了‘谢谢’。Clint承诺他会为你们烤点什么,为了感谢你们送他的厨具。我相信Steve也会画点什么送给你们的。”

“我们收到了他们的祝福邮件,”Melinda说,“他们可真贴心。”

“他们都是贴心的孩子,”Phil微笑着说道,“我很幸运。”

Nick看了一圈客厅,他那只好的眼睛把一切都尽收眼底:“话说回来,他们去哪了?他们肯定不在这里。这里太安静。”

“他们确实不在,”Phil肯定了他的猜测,“Thor和Jane带他们去镇上滑冰了。不过他们会回来和我们一起吃晚餐的。”

“哦,谢天谢地,”Nick说,“我还担心我们会有一餐安静的、没有孩子的晚餐呢。”

Melinda用手肘打了他一下:“闭嘴。”

Phil拿出手机:“Pepper给我发了他们滑冰的照片,如果你们想看看的话。”

Nick拿过手机,举起来好让Melinda也能看到。那是一张Natasha和Pepper的自拍,Tony在她们后面做着鬼脸;一张Clint只穿着一件毛衣,围着一条围巾,带着一副手套转着圈滑冰的照片;一张Thor和Jane拉着手接吻的照片,甚至还有一段Steve试图保持平衡,结果摔了个屁股着地的短视频。

“真可爱,”Melinda笑了起来,“Clint还是和他的衣服过不去,对吧?”

“是啊,”Phil表示同意,“如果哪天我能让他好好地穿着上衣,那肯定是个好日子。”

Nick大笑了起来:“Steve看起来倒像个运动员,但他动起来就像个呆瓜。”

Melinda转头看他:“Nick!”

“他说的没错,”Phil似笑非笑道,“因为身体原因,他的童年几乎都是一个人待在家里的,等他的身体好起来后,他妈妈又去世了。他没多少时间运动。”

“至少他现在有机会出门和其他孩子一起玩了,”Nick看着Phil道,“他们怎么样?你知道的,和其他人相处的情况?”

“是啊,”Melinda也身体前倾问道,“我知道你叫我们今天早点来不是毫无目的的,特别是你明知道孩子们今天不在家。”

Phil叹了口气。“我确实有事想跟你们两个说,”他说,“想问问你们的意见。”

“快说,”Nick喝了一口啤酒,“我们没做过父母,但是Melinda确实非常理解那些小混蛋们。”

Melinda翻了个白眼:“请再次提醒我一下我当初为什么要嫁给你。”

“因为我权威的气质。”

Phil笑了起来,然后又叹了口气:“是Steve。”

Nick向后靠过去:“我......有点吃惊。我还以为会是Tony。”

Phil点了点头:“没错,Tony也没那么容易搞定,但他不是问题。”

“发生了什么?”Melinda问道。

“还记得我告诉过你们的,关于去年九月的时候,Natasha和Steve打了一架的事吗?”

“记得,”Nick点了点头,笑了起来,“那女孩把他放倒了。该死的,我真希望等她长大后会想去当警察!”

“等我死了再说吧,”Phil嘟囔道,“但即使那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了,那场架至今还影响着他。”

“怎么说?”Melinda问道。

“我猜,简单来说,Steve看起来很孤单。Clint和Natasha很要好,Tony和Pepper的关系也越来越好了。Natasha显然觉得Steve是属于她的。Clint和Tony处得很好,因为Clint和所有人都处得很好,但是Steve......Steve实际上还没有和任何一个人建立起更深的联系。”

“他们会和他打架吗?”Melinda问道。

“没有,”Phil否决道,“他也和其他人一起玩,一起开玩笑,和其他人的合作交流都没问题。他甚至对Tony都表现得很热心,虽然他们彼此的第一次见面不怎么友好。但他在这里没有一个最好的朋友。我想他是因为这个原因才看起来很孤单。”

“我有个办法也许可以帮到Steve,但也有可能让情况恶化。”

Nick看了她一眼:“我还以为你还要再等等才会提起这那个。”

“你是说提到他,”Melinda纠正他道,“是的,我本来是这么想的,但这可能会是解决Phil问题的好办法。”

“Phil就在这里,”Phil说,“你们在说谁?你们的办法是什么?”

“有一个男孩吸引了我的注意力,”Melinda说,“他现在仍和他的寄养家庭在一起,但是他们处得不好,一旦他们申请了转调他,他就绝对符会登上‘难以安置’的名单了。”

Phil皱起了眉头:“那你为什么会觉得他可以帮助解决问题呢?”

Melinda和Nick对视了一眼。

“请别再用你们的‘超级间谍’语言交流了,谢谢,”Phil说,“我知道你们是老夫老妻,所以有了心电感应,但如果你们能把你们脑子里的想法大声讲出来我会很感激的。”

“这个孩子今年十六岁,父母双亡,他六岁起就一直在这个领养系统里了,”Melinda说,“这十年来他一直在‘难以安置’的名单里居高不下。”

“为什么?”Phil觉得简直难以想象,“一个六岁的孩子做了什么会让他‘难以安置’,还连续十年?”

“不是他做了什么,是他不做什么,”Nick说,“说话,他不说话。”

Phil眨了眨眼睛:“你是说,完全不说话?”

“一句话也不说,”Melinda说,“自从他的父母去世后他就没再开口讲过任何一句话了。”

“是因为他受伤了吗?”Phil问道。

“是的,”Melinda说,“他在那场夺去他父母生命的事故里失去了左手臂。但他没有受其他的伤,没有其他可以解释现在情况的伤害。”

“他不说话是源于心理原因。”Nick补充道。

“医学名词是精神缄默症,”Melinda继续,“但通常情况下,这种症状不会持续这么久,也不会这么严重。但他十年都没再说一句话了。”

“哇哦,”Phil倒抽一口气,看向Melinda,“那我猜你的意思是希望我能领养他?”

Melinda点了点头:“我们是这么希望的。”

“你为什么会觉得我领养这样一个有着严重精神问题的孩子可以帮助Steve变得不再孤单呢?”Phil问道,“我看不出——”

“这个男孩将会需要很多帮助,”Nick打断了他,“Melinda只是跟你说了个大概。简单地说,如果你领养了他,每个人都需要一起来帮助他。他绝对会需要一个朋友,也许Steve会挺身而出。”

Phil往后靠去。“这是个很大的决定,”他说,“我需要好好想想,才能向你们做出承诺。”

“我理解,”Melinda说,把一份文件夹放在桌上滑给了Phil,“这是他的档案复印件。”

Phil眯着眼睛看她:“大部分人不会在社交拜访的时候带着工作文件。”

“大部分人的工作不是一天二十四小时,一星期七天连轴转的,”Melinda说,“再说了,我想跟你说他有一段时间了。”

“好吧,我很高兴我给了你开口的机会。”Phil干巴巴地说,

“就先看看吧,”Melinda翻了个白眼,“像往常一样,欢迎给我打电话问任何问题。也许我们过几个星期可以再讨论讨论?”

“这听上去还不错,”Phil翻开了那个文件夹,“这可真厚啊。”

“这个男孩经历过很多事。”Nick说。

“呃,”Phil看着第一页,抬起头看向Melinda,“他叫什么名字?”

“James,”Melinda说,“James Barnes。”


 


END


詹姆斯·史蒂夫童养媳·巴恩斯将会在下一部隆重登场


*脱线家族 Brady Bunch:70年代美国的一部家庭情景喜剧

*奥迪R8 GT Spyder,顶棚好像是可以伸缩的





评论(18)
热度(156)

© Joa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