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Steve最配的只有Bucky
与Bucky最配的只有Steve
翻译目录:http://joankindom.lofter.com/post/3ca4d7_ee7157c9

【授权翻译】【盾冬】小死一回(1)

原作者:xxjinchuurikixx

原链接:A Little Death

授权:



是汤上2016StuckyBigBang的一部分,所以原地址里还有配图的链接,有兴趣的可以翻个墙

关于本文的攻受,这里的Steve和Bucky设定应该是互攻,语言里也有提及冬盾,但是具体开的车都是盾冬,作者也表示此篇的产生源于她对盾冬的渴望。因为正文里实质上并没有冬盾,所以没有打tag,请洁癖的GN绕道,如果因为这两个字伤到你的眼睛了我感到非常抱歉。



他们一起逃亡了有一段时间了,Steve觉得Bucky在日渐好转。

但是Bucky需要再次感觉到自己还是个人。

他需要Steve。像他一直以来那样需要他。

或是

Steve和Bucky在山间的一间破旧旅馆里,除了彼此,和一段Steve没想到Bucky会想起来的记忆之外什么也没有。



-----

“情况本来有可能比现在更糟。”Steve心不在焉地说,一脚踢在水槽下的水管上。这种金属曲管通常会被隐藏在各种柜橱里。水龙头还在滴着水,水管有些潮湿,上面甚至还有些绒毛,并不是Steve喜欢的环境,“我们本来有可能在森林里打地铺的。”

不管怎么说,还有比这更糟的落脚地。Steve从不觉得自己很挑剔。他经历过战争,曾经在比这更差的环境里睡过觉。

他和Bucky和Natasha、Sam在几个星期前就分头行动了,他们的任务是全面彻底地铲除九头蛇。就目前来看,这任务完成的太过成功了。他们手上掌握的线索差不多都被成功地解决掉了,他们同时也尽可能地找出了隐藏着的奸细,根据他们的线索顺藤摸瓜地拉出了九头蛇大本营。九头蛇在慢慢消失,也许速度不算快,但它在消失。从技术层面上来说,它已经要彻底退出历史舞台了。Bucky确切地记得还有三处基地,而他们的上一个线索告诉他们还有五个。再过不到一年的时间,他们就会凭着铁拳和炮火铲平那几处基地。每一个爆炸的仓库,每一个被捣毁的系统都是一个个胜利,都离正义的伸张和更安全的明天近了一步。

对Steve来说,这也意味着Bucky离摆脱黑暗,拥抱光明近了一步。

当然了,这种胜利如果可以在一个有着干净床单,离最近的麦当劳不到一英里的旅馆里庆祝,将能让他们更能品尝到胜利的甜美。但至少这里的床单要比森林的地面干净。

Natasha一个月前去了大洋的另一边,可能是俄罗斯。Sam去了巴西,而Steve和Bucky呢?

他们去了加拿大。

非常好。

Steve只是有些高兴,Natasha和Sam在那些本可以自然而然发问的时候,并没有质问他为什么他和Bucky没有分头行动,因为这样可以探索到更广的区域,追踪到更多的线索。但是他们不能分开。如果Bucky发生了什么.......Steve刚刚在不久前才重新找回Bucky。他不能再让他离开他了。

所以他们就到了这里,某处山脉下热烘烘的旅馆里,跟丢了线索。

不是说这家旅馆很差。但它也绝对算不上是什么好旅馆。

他们刚到的时候,那个看门人——或者不管你怎么称呼一个快要散架的旅馆里的钥匙管理员——正人事不省地趴在桌子上。这样对他们来说反而好,Steve这么想,考虑到他和Bucky还穿着破破烂烂的兜帽衫,双手沾满着敌人的鲜血。所以他就只是从桌子后面顺走了一把钥匙——金属的,还有齿距的,根据钥匙把上那巨大的标志找到了他选的房间。

他想过,如果他选了不同的房间,后果还会不会是一样的呢?

这个房间看上去很久没有打扫过了;被褥皱不拉几,地毯上还留着脏兮兮的脚印;窗帘被磨得很薄;外面闪烁着的‘空房’的标志给一半的房间留下了难看的红色。房间里放着一张双人床和一个床头柜,床头柜上放着一盏台灯,Steve已经把灯打开了。另一盏台灯放在电视机旁一张比较高的桌子上面,Steve把那盏也打开了,黄色的明亮灯光充斥了整个房间。他开始探测房间,五步就从油漆斑驳的大门走到了浴室,他顺手把盾牌和帆布背包放在了床脚。浴室看起来是整个房间最好的部分,里面有一个巨大的长方形瓷浴缸,上面还有黄铜把手和水龙头。没有浴帘。渗着水的圆形铜制水槽嵌在了墙里,旁边没有桌子。至于厕所部分嘛.......看那个样子,Steve宁愿在外面找一处灌木,在后面解决他的问题,也不想在他冲水的时候面临水管破裂的危险。一台老旧的电视机被放在两块煤渣砌块上的胶合板上,只有五个台。(Steve检查过,他之所以知道有五个台,是因为里面只显示了五种不同的灰色方块。)

Steve开口的时候,Bucky正站在过道前的地方心不在焉地看着那五个台中的一个。Steve还说了些别的话,说他们可能可以一起在浴缸里挤一挤。除非Bucky愿意为这张床的归属权打一架,Steve向他保证,Bucky可能现在就可以赢。但是Bucky并没有回应他,Steve扭头朝后看去。

那双灰眼睛正牢牢地盯着屏幕,看着那上面的黑白像素不断地快速交替起伏着。他的眉头紧紧地皱在一起,双唇微启,双手插在衣服口袋里,Steve看不到他的手。几缕刘海从他脑后扎着的小辫子里掉了下来,深色的头发和他的肤色形成了明显的对比。Steve马上察觉出有什么不对劲。

可能是缺乏睡眠,鉴于他们上一次在旅馆住宿还是在三天前的尼布拉斯加。但是Steve知道这并不是原因。

“Buck?”他轻声喊了他一下,但Bucky的表情根本就没变。他只是继续把自己缩成一团,表情甚至有些痛苦。

Steve抿紧嘴唇,他盯着卧室地毯和浴室瓷砖交接处裂开缝隙的水泥,“我们可以谈谈吗?”

就是这个。

Bucky等的就是这个。

他有好多话想说。他这几天都想和Steve谈谈。在一致决定九头蛇需要被连根拔起、灰飞烟灭后,他们已经这么奔波了差不多有一个月了。在逃命的时候,谈话什么的并不那么容易。

逃命……

在离开冷冻舱那么久后,Bucky尽可能地磕磕绊绊地生活了下去,直到他坚持不住了。他在布鲁克林的一栋旧公寓楼的楼梯下睡着了,却在Steve的沙发上醒了过来。很显然,他找到了他们以前的旧家。很显然,Steve那个晚上刚好就在那附近。

巧合,Bucky这么说。命运,Steve则这么认为。

Bucky不记得自己在被Steve轻摇着唤醒后贴在他身上,不记得他让Steve把他像是他毫无重量般抱着走过二十个街区回到了他和Sam在华盛顿事件后暂居的公寓里。

他醒过来时躺着的沙发可要比水泥地板好得多,而趴在他身边,Steve熟睡的身影,足够说服士兵留下来了。在他的饥饿促使他不得不轻拍Steve的膝盖时,他的心跳已经回到了正常水平。Steve那双婴儿蓝的眼睛眨动着睁了开来,因为看到Bucky的脸而闪烁着泪光……Bucky受不了这个。Steve问他,哦,他是那么小心翼翼,问Bucky他能不能抱抱他?

Bucky说可以。接下去就是乱七八糟的四根手臂缠在了一起,两个脑袋搁在对方的颈窝里喘着气,直到Sam醒了过来,问他们要不要培根和咖啡,他们才分开。

在那之后,Bucky在Steve的笑容里慢慢把自己拼凑了起来。他记得成为Bucky Barnes代表着什么,记得在Steve Rogers的身侧代表着什么。

Bucky又走神了,他想着他应该一个人行动的,想着他应该把Steve抛下,他们在追他,而Steve和他在一起。Steve会受伤的,Steve很危险,Steve不安全。Steve应该离开他......Steve......

“Bucky,喂。”Steve又喊了他一声,温柔的,轻缓的,等Bucky意识到他的朋友已经站在了他面前,双手放在他的肩膀上时,他吓了一跳。

“抱歉,Stevie......我没有——”Bucky停了下来,因为他还真没什么可说的。

“你想要谈谈吗?”Steve又问了一遍,透过厚厚的毛衣织物,Bucky可以感觉到Steve手指温暖的压迫力,他的拇指打着圈,像是要探究出些什么,“你受伤了吗?你没有中弹吧,你有吗?”

Steve希望他没有。他在蒙塔纳的时候小腿中了一枪,把那子弹挖出来的过程可真他妈的疼死他了。操他妈的九头蛇,Bucky咬牙切齿地吐出这么几个字,他用金属手指把那子弹捏得扁扁的,另一只血肉之手盖在伤口上。Steve大笑起来,Bucky没有多话,就只是把双氧水倒在了自己的伤口上,Steve马上就停了下来。Bucky吞咽了一下,试着在脑袋里乱七八糟闪过很多思绪的时候,控制住双腿不因一天的疲劳而颤抖。

“Steve,我......实际上,我有些东西想说。有些事情想问你,这已经困扰了我一段时间了。”Bucky嘟囔着,Steve又凑近了一步,低下下巴,想和Bucky下垂的目光对视。

“Buck,是什么?”他吸了一口气,把Bucky的肩膀攥得更紧了。

Bucky抬起头,就好像是在表达什么叛逆的态度,他那更加无情冷酷的目光和Steve温暖耐性的凝视对上了。

Bucky有上百万种开始这段对话的方法。

他选择了最没有技巧的一种。

“你为什么还没操我呢?”

Steve的双颊和耳朵变得像草莓一样红,他张开嘴巴,放开了Bucky的肩膀。

“我——我——我,呃,我很抱歉?我不是......Buck,我觉得我——”Steve结结巴巴地说着,脸上的红晕一直蔓延到了他的发际线,Buck咬紧牙关,别过脸,看着Steve的双手垂到了他的身侧,十指不自在地扭动着。

“我猜我应该更好地开始这段对话……”Bucky叹了口气,甚至感到有些羞耻。

Steve笑了一声,一只手揉着手臂,一边摇了摇头。Bucky没有转头去看他,只是站得更直了点,盯着电视屏幕。

“我记得,你知道的......”他嘟囔着,咬着自己的嘴唇,“你还是小个子的时候......我记得你的屁股在我手里是多么的合适,把你抱起来有多容易——像我想要的那样抱着你,”他轻轻地,就事论事一样地叙述着,“你在我手臂里的感觉总是那么好。”Steve瞪大了眼睛,嘴巴也大开着,说实话,他完全没想到这会是Bucky告诉他,他记起来的事。

“……Bucky。”

“我还记得我喜欢压在你身上,虽然你比较喜欢骑在我身上。但是你那小小的肩膀总是没办法坚持太久。如果时间太久的话,你就会开始咳嗽……但是在有了血清之后,你可以就那么做上好几个小时。我也可以。”

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感觉自己的肺没能张开的足够大,他透过自己浓密的眼睫毛向上偷偷瞥Steve。

“…….我喜欢双手按在地上跪着,”他低语着,一种危险又带着点罪恶感的东西像水里滴下的墨汁一样穿透了Steve现在的尴尬,“喜欢吻你直到太阳升起;你的吻技总是很好。”

“我喜欢在码头上干活的时候还能感觉到你在我的内衣下留下的淤青。喜欢在旷野追踪Schmidt的时候也能感觉到。我记得你尝起来是什么味道——你在我嘴里高潮的时候。你永远也拒绝不了我的舌头。”Bucky声音有些沙哑,要是他还没因此情动就操他的吧。(也许Steve会这么做。)

Steve皱起了他金色的眉毛,伸出手揉了揉自己的颈后,Bucky知道他那里的体温肯定已经升高了。Steve的嗓子因为激动的情绪有些紧:“Buck,这些记忆是怎么突然一下子出现的?你——你记得这些有多长时间了?”Bucky挂起一抹坏笑:“我一个人待了两年的时间,Steve。我记起了很多事情。但说实话,这些东西......就像梦一样。就像是什么九头蛇的伎俩——就像是他们从我身下一下抽走的什么地毯。这些记忆对我来说一直不怎么令人信任,直到在三天前的蒙塔纳。”

Steve脸上的表情不由自主地缩了一下。

然后他记起来了。

所以这就是Bucky过去的这三天里举止异常的原因。是他总是睡不好的原因。他张大了嘴巴:“你那时候在做噩梦。你一直在呼唤我,在喊我的名字。”

Bucky摇了摇头。“那不是噩梦,Stevie。”他叹了口气,脖颈染上了些红晕。

Steve的脸变得更红了:“上帝啊,Buck,你还让我抱着你。我还亲你的头发——像把勺子一样贴在你的身后。”

“我得说,在刚做了一个那样的春梦后,让你在后面那么戳着我的屁股真的很容易让我释放出来,”Bucky自嘲道,Steve紧闭双眼,“我猜这是我脱离九头蛇以来的第一次高潮;我自己的,我自愿的,七十多年来第一次……很显然,除非是为了什么任务,要不然士兵根本没有那种需求,在冷冻舱里进进出出这么多年,解决我的生理问题并不是我脑子里的第一件事。”Bucky简单地说,“我就只是闭上眼睛,弄湿了我的的短裤而已。”Steve想象了一下,为自己的这个举动在心里咒骂起来。要是他知道的话,他的自制力也许会变得更差一点,要是他还记得的话。

“你甚至都没注意到。我记得怎样保持安静。我们那时候不得不这样。公寓里的那四面薄的像纸片的墙。Abernathy夫人有一天晚上来敲我们的门,因为你没办法闭上嘴巴。她还以为你病得要死了,或者受伤了。”

Steve抬头看向天花板,好像想从那里知道自己要怎么做。“可怜的Abernathy夫人。”他回忆道,想起Bucky第一次激烈地碾压着他的前列腺时,他不得不咬着枕头尖叫。

“可怜的Bucky。那天晚上我都没能做完。”

两个人都因为这段回忆轻笑起来,Bucky说的没错。那次惊吓之后,他们一起坐在厨房里,在沉默如墓地的厨房吃完了剩下的最后一点燕麦片。

“没有那次Morita过来叫我们去吃晚饭,结果发现我正在睡袋里面帮你口的时候糟糕。”Steve就事论事地补充道,Bucky笑得更厉害了。

“我从来没有听过一个男人竟然可以尖叫成那样。”

“Dum Dum说他知道。”

“我记得。我们那时候生怕他们会把我们踢出军队——或者更糟。”Bucky的声音渐渐低了下去。

“但是他们并不在乎......那些我们真正在乎的人从来都不在乎这些。”Steve低声道,感觉到了这句话的重量,和其中明明白白的真相。

然后Bucky的表情变得了阴郁起来,他那双灰色的眼睛变得阴沉而冷酷。Steve意识到他现在变得如此沉浸在自我的世界里,注意到他缩起了肩膀,他躲避着他的目光,就像是一只被长期虐打的狗狗。

“Buck?”Steve压低声音喊他。

“为什么你之前都不告诉我?哈?为什么你之前不试着提醒我这些?”Bucky向前迈了一步,Steve可以感觉到他吐出的热气变得离他那么近,“为什么你不提醒我我是你的?为什么你不帮助我记起来?”

Steve吞咽了一下,喉结在他依旧粉红的脖颈喉间滑动了一下:“……你不能告诉别人说他们爱你。”

“这不是借口。”

“Bucky,你需要时间。”他很确定Bucky现在仍旧需要时间。

“我有足够的时间了。就像我说的,我一个人待了一会儿,Steve。我有过时间。非常多的时间。虽然我的记忆还没能全部拼凑起来,但是足够用了。过了一段时间,它们都回来了,所有的,但没有什么像我需要你来继续呼吸这件事一样容易被我想起来。”

“不要这么说。我想要你想起来。我一直为你疯狂,Buck。但是等我找到你的时候,却没有时间了。我们一直没有时间。”

“我们现在有时间了。”

Steve用力地吞咽了一下,他的眼神明亮,眼睛里闪耀着水光。

“你和我......我们不一样了。我们身边的世界也不一样了。我不得不一个人学习那么多东西,一个人搞清楚那么多东西。多亏了网络。我们曾经拥有的东西,我们现在可以再次拥有,现在没事了。我们......我们没有错。”

“Bucky,这——”

“我可以拥有你。这个世界变得太多了,唯一不变的只有你和我对你的感情,”他的声音依旧沙哑,“这个新的世界把我们重新送到了一起,它把我送还给了你,我不用再对这份感情遮遮掩掩了。我不需要再躲避的事情……这几个月我渴望你渴望得要死。我记得我们的曾经,我们曾经拥有的东西,你没有任何借口。你肯定已经知道了我们是可以在一起的,但是这么长时间里,你甚至都没怎么亲我的脸,也没有告诉我说你爱我。”Bucky控诉他道,眉毛紧紧地皱在了一起,再次别过脸不去看Steve。

Steve瞪大了眼睛,他抓住Bucky的前臂,把他拉近了些,举起一只手小心翼翼地抓住他的下巴。“Buck,不是这样的,我……我是说,考虑到所有的事情……”他重重地叹了口气,重得肩膀都颤抖了一下,“我必须得小心对你,Bucky。我得照顾好你。”

“这不是你的责任,Rogers。”

“这一直都是我的责任。”

“Steve,Steve,你没在听我说话,兄弟。”Bucky喊道,把手臂从Steve手上挣脱出来,往后退了几步。

Steve眨着眼睛看着他,把发紧的喉间有些热涨的肿块吞咽了下去。

“我准备好了再次成为那个Bucky。或者说,至少准备尽可能地接近那个Bucky,而我需要你成为那个Steve......这是唯一的办法,Steve,”Bucky解释给他听,恳求地看着Steve。

“Buck......你知道我愿意为你做任何事。我只是.....我不明白。帮我明白——你需要什么?”Steve有些绝望地问道。

过了很长时间他都没有回答,电视机的静电是唯一的声音。

“我需要感觉到自己仍然在呼吸……我需要你来……”Bucky叹了口气,垂下目光看向地板,”我需要你来让我觉得自己像个人。“

Steve的心脏气愤地挤压着自己的肋骨,突如其来的刺痛把空气都挤出了他的肺。Bucky脸上那狂乱的表情太过了,那种极度的痛苦,他突然之间就变得如此迷茫,如此无望的迷茫的样子。

“我记得曾经的自己,也知道现在的自己。我曾经是个人。我曾经是个好人——曾经活着,会呼吸,温暖的人。和你在一起?那是唯一能够提醒我那是什么感觉的事情,”Bucky用他血肉的手指捧着金属手,抚摸着它就好像那是什么在发痒的旧伤疤,“我好像静止了,像是有种墙立在了我的面前,我没办法越过它,也推不倒它。我需要你的帮助。”

“Buck,任何事——”

“我需要你触碰我。”Bucky说。

Steve的喉间一紧。

“我需要你找到所有破碎的部分,再把它们拼回去。我已经很接近了,非常接近,Stevie。我知道我可以再次变好的。我知道我可以配得上你的——如果只因为我太需要你了。我想不到其他办法了,我,”他用力摇了摇头,“你的笑容让寒冷退去。你该死的就是我的阳光,Stevie。你是我该死的生命里的光。上帝请帮帮我,我需要你来碰我。我想要你碰我;又不是说我会因此受伤。我需要你像对待原来的Bucky那样对待我——那是让我能重新找到回家的路,找到回到你身边的路的唯一办法。能完整的,彻底的回来。你不能变回原来的那个Steve,我也永远变不成原来的那个Buck。但是这……这没关系的。我现在知道了——我现在明白了。我们可以只是我们,只要我们在一起......”

Steve觉得自己要哽咽住了。要不是他知道自己的身体状况,他发誓他现在要哮喘发作了。Bucky说的就像是他的梦中幻想。Steve想要他回来,需要他回来。他们以前的那种感情,如果没有,他也可以活得下去,但是Bucky现在在要求它——几近恳求想再次拥有那样的爱——Steve没法抗拒。

金属手指缠着他的手指,他任Bucky举起他的手,把它贴在他的脸颊上。他的皮肤冰冷,在Steve的手指下显得很柔软,他的手掌贴着Bucky下巴上的胡茬。

“我想要你碰我。我想要呼吸,想要再次成为人。我想要这个——我想要你。如果你在等我的准许,或是完全同意,你该死的得到了,兄弟。我是你的。”Bucky猛地向前,像一个渴求的动物一样贴近了Steve的触碰,双眼帘合了起来。

Steve的手指试探性地握住了Bucky的脸,感觉到了这层新的金属肌肤下同样蜷曲起来的弧度。他的触碰换来了一声轻轻地吸气声,当Bucky握住他的另一只手时,他聪明地知道要举起他的手握住Bucky的另一侧脸颊。

Bucky身上传来了一阵颤抖,那是Steve以前未曾看到过的,他的瞳孔放大,那不是欲望......

那是恐惧。

Bucky在害怕。

他应该害怕。毕竟经过了在九头蛇的那么多年,那些Bucky不想要的记忆,Steve知道可能他已经把触碰和折磨等同起来了。

所以Steve就等着,一直等到Bucky的目光变得柔和下来,他的大拇指温柔地摩挲着Bucky脸颊上收了口的伤口。

Bucky叹了口气,闭上了眼睛,Steve什么时候靠得这么近了?Bucky那有些冰冷的鼻尖什么时候离Steve那么近,近到他可以在上面吻一下了?

Bucky的眼睛颤抖着睁开了,那深邃的,像是蕴含着暴风雨般的灰色瞳眸因为星光般的泪水而发着光。

“……我想再次成为你的Bucky......”

Steve不能,永远不能,也永远不会,拒绝他的Bucky的任何请求。

他妈的任何请求。

特别是如此简单的,他轻而易举就能给予的东西,一如他的心。

“我想让你成为我的Steve,”Bucky呼吸颤抖着,轻轻地用手指扭了扭Steve的双手,带着些恳求。他的声音带着疑问,他那吸了一口气,又屏住呼吸的样子,他那盯着Steve的双眼,又移到他的嘴唇上的样子。

“……你不能变成那个Bucky也没有关系,”Steve低声说,“因为我也永远变不成当初的Steve了。我们都变了——我们成长了。我不在乎。我对你的感情还是一样的。”

Bucky笑了:“你不在乎我不能再成为他了吗?”

“我只想让你成为你自己……成为我的Bucky。”

哦,上帝,如果这还算不上是世界上最他妈甜蜜的话。

Bucky觉得自己可以哭出来了。Steve看上去也差不多:“那你能成为我的Steve吗?”

“……除了这个我什么也不是。我永远不会是其他什么人,Buck。”

“那么你仍旧爱我……”Bucky说。

“从来不曾停止。我会永远爱你的。如果你想要我,如果你需要我,我就在这里。我的全身心都是属于你的,Bucky。直到时间的尽头。”Steve说着他们的誓言,大拇指珍惜地抚摸着Bucky的脸颊。

Bucky轻轻摇了摇头。“时间没有尽头……我……我爱你,”他呼吸颤抖着说出这些话,Bucky从灵魂深处知道,他自由了。他自由了。所以他又说了一遍,“我爱你,Steve。Steve,我好爱你。”

“我能吻你吗?”Steve的声音变得沙哑,接近恳求。

“你永远也不必问我。”

Steve把它记在了心底,把Bucky的脸拉得更近了点,他们的身体纠缠在了一起,他吻住了他思念已久的双唇。

哦,操,他可真想念这个。

Bucky的唇瓣很柔软,他下嘴唇上那处小小的裂口尝起来像铁锈,Steve伸出舌头顺着双唇的缝隙舔舐着。

Bucky在他的唇边喘息着,放开了Steve的手腕,转去缠着他的脖颈,他的金属手指拽着他的毛衣,另一只手指陷进了他颈背的肉里。就好像所有的线突然都被斩断了,Bucky的整个世界都在下落,静止,他觉得自己轻飘飘的,却又觉得要陷落在Steve的唇间了。

有什么东西在他的肌肤下面颤抖着,就好像什么碎片,又像细细的玻璃渣。Bucky说不上来为什么,但这种感觉算不上是不舒服的。事实上,那很舒服。就好像什么东西终于圆满了。

这个吻很纯洁,温暖,小心,柔软,非常像夏天,非常像Steve。

Bucky叹了口气。“你可以对我再有点激情,Rogers。”他开着玩笑,Steve退后了一点,眼睛还微闭着,嘴唇已经有些发红了。虽然Bucky在颤抖,但他也在微笑。他看上去像是随时可以反驳Steve些什么,虽然他的自制力也命悬一线了。

“已经快有一个世纪没人亲过我了。”Bucky提醒他说。Steve笑了,一只手臂圈住Bucky的腰,紧紧地把他按在了自己的身上。“我保证你以后再也不会有任何一天缺少亲吻了,”他发誓道,他看着Bucky,就好像刚刚才偶然发现了什么宇宙的真理,“我爱你,Bucky。”

Bucky想大笑,想嘲笑Steve多么容易因为‘爱’这个字眼而脸红。某些东西是不会变的,即使过了一个世纪也是如此。但是他太过于沉浸在这三个字给他的心带来的震动里了,那让他的血液都燃烧了起来,完全地摧毁了他,同时也让他重生了。

他没办法作出回应,就只是再次吻住了Steve,这一次更加深,更狂野。

Bucky在Steve的嘴唇边饥渴地呻吟了起来,Steve在Bucky张开的双唇间咸湿地喘着气。这是一个穿越了几十年,消灭了距离的吻,一个意在弥补他们在坠落、复活和重逢之间的那所有的吻。



TBC

心走完了,下面开始走肾


评论(15)
热度(324)

© Joa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