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Steve最配的只有Bucky
与Bucky最配的只有Steve
翻译目录:http://joankindom.lofter.com/post/3ca4d7_ee7157c9

【授权翻译】【无差】高歌一曲(5)

原作者:Squeaky

原链接:Sing Your Song (I'm listening)

原系列:Already Where You Belong 吾心归处 Part2

授权及前文见:【1】【2】【3】【4】

                     【1】【2】【3】【4】


总算赶上了九月份的尾巴,真是久违的一章,抱歉啦,可能大家剧情都忘得差不多了.......


前情提要:

James的到来引起了不小的骚动,让每个孩子都或多或少地受到了影响。Tony因此砸了厨房,也弄伤了自己的手。Phil决定把James送走,没想到他的这个决定被Steve不小心听到了,他非常不能理解,在愤怒地表示反对后和Natasha一起去了谷仓。在那里,孩子们决定去镇里吃个早餐散散心。他们偷偷地开走了Phil的车,但却在半路上因为Tony的失误刺激到了James,Clint因为救James也受了伤,大家只好放弃早餐先去医院。另一方面,Phil在Sam的开导下终于弄明白了自己想把James送走的决定还是源于他之前受伤的经历,却在这时发现孩子们都不见了......


------

不难看出James讨厌医院。

他们一到医院,Natasha就用自己的手机交换了Tony的钱包,去给大家找吃的了。她走了没几分钟,Tony就去了治疗室重新缝合他的伤口,Clint被送去拍X光片,检查他的手腕。

他们把Steve和James两个人单独留在了等候区。医院里还没那么忙碌,鉴于现在才刚过了早上9:30,而且今天还是星期一。Steve这辈子还从来没有因为人少而这么开心过。

他完全能理解James对医院的厌恶之情。他也讨厌医院;在他还是一个病弱的孩子时,他在医院里度过了太多的时间,而自从他的妈妈死在了医院的病床上后,他就对医院深恶痛绝了。医院总让他感觉不舒服,让他坐立不安。

随着时间的推移,James变得越来越紧张,到了医生过来帮他检查的时候,他差不多已经抖起来了。医生想把James带去诊疗室,很显然是希望帮他单独检查,但James抓住了Steve的手腕死都不肯放开。

所以Steve现在正看着医生拿着手电筒在照James的眼睛,

“瞳孔无扩张,对光线有反应。”她没有特意在跟谁讲话,然后竟然不知道怎么地让James脱掉了外套和上衣,James居然也没有挣扎。

“你是怎么失去手臂的?”她问。

James听到这个问题后就紧紧闭上了眼睛,Steve可以看到他喉结处血管的剧烈跳动。他仍旧牢牢地抓着Steve的手腕,用力到几乎都要伤到他了。

“他,呃,不喜欢说话。”Steve在James的手里扭了扭自己的手腕,想让他放松一点。

很奇怪的,这让他想起了他在他妈妈去世时牢牢握着她的手的样子;她的手那么轻,柔若无骨,就好像连她的骨头都在慢慢消逝。

医生对他眨了眨眼睛:“他不喜欢说话?”

Steve摇了摇头,同时也想把他妈妈的身影从他脑海里甩掉:“他过去受到了很大的创伤?”

“看得出来,”医生说,“从他的断肢可以明显看出。你知道他是怎么失去他的手臂的吗?”

“不知道,”Steve坦白地说,Phil只告诉他们James小的时候发生了很糟糕的事情,Steve就以为他是因为这件事情才失去手臂的,“但那是很久以前的事了。”

“从他断肢的愈合程度可以看出。”她说,转身面向James,双手开始利落地帮他检查,从头颈到手臂。

“疼吗?”她问他。

“他也不喜欢别人问他问题。”Steve在James有点痉挛般地吞咽了一下后解释道。

“好吧。”医生深吸了一口气,停了下来。“James,”过了一会儿她开口道,“如果我碰到哪里让你感觉疼痛了,我需要你举起右手臂示意我。如果你听懂了的话,请举起右手臂。”James乖顺地举起了右手臂,连带着把Steve的手也举了起来。“非常好。”医生继续她的检查,在各个地方都停顿了一下,看James的反应。她一直检查到了他的脚腕,他都没有什么动静,医生转身面向Steve,“我猜他脸上的伤口是刚刚的事故留下来的?”

Steve点了点头:“Clint把他按倒了——”

“我从另一个男孩那里了解了全部过程。”医生又重新面向James,“在包扎之前,我得先帮你把伤口清理干净。”她跟他说,然后起身去柜子边拿出了一种气味浓烈的药水和一些纱布。这种气味马上又让Steve想起了他曾经在病床上的妈妈,他用袖子盖住了鼻子,想避开那种味道。

James在医生帮他清理脸颊伤口,最后整齐包扎的过程中一直很耐心地坐在那里。

“你怎么样?”医生一边扔掉纱布一边问Steve,“你也为了躲开卡车被推了一把吗?”

“什么?”Steve从自己的思绪回到了现实,他在想他的妈妈在最后的那些日子里有多么的苍白,和她的呼吸声,很响又很刺耳。他的喉间突然一紧,难以呼吸。

“你脸上的伤口。”她用手术钳指了指他的脸。

Steve顺势碰了碰自己的眼睛边,马上皱起了眉头。他忘了他的右脸颊还因为昨天James给他的那几拳而青紫着。“这个淤青是昨天的。”他嘟囔着。

“你们这些孩子的生活可真精彩啊,”医生说,“你需要我帮你处理一下这些淤青吗......”

“我没事。”Steve说。

“那你们两个都可以走了。”

James穿上他的两件上衣,一把抓过外套,医生话还没讲完他就已经走出了诊疗室的门。

“呃,我最好还是......”Steve用大拇指指了指James逃走的方向。

“照顾好自己,”医生在他身后喊道,“叫他离公路远一点!”

Steve点了点头,追着James去了。

一出去他就松了一口气。他没有意识到再次来到医院会带给他这么大的影响。他在离急诊室大门几英尺的地方看到了James,他正在敏捷地穿过救护车车道,朝路边,也就是自由走去。Steve快速走到他身边。

“我们不能走太远,”Steve说,“Natasha和其他人会找不到我们的。”

一如往常,James就像没听到他的话一样,他的手塞进了外套口袋里,低着头。一副沉浸在自己世界的样子,在自己和外界之间竖起了一堵看不到的墙。

他的外套敞开着,问Clint借来的帽子和围巾不知道跑哪里去了,可能是落在了医院里。虽然今天天气晴朗,但还是冷得刺骨,Steve知道James也感到那寒冷了。

“来,”Steve特意走到James面前,“让我把你的外套拉起来。”

James停了下来,在Steve帮他拉拉链的时候,直挺挺地站在那里。他的眼睛盯着人行道路面,面无表情,只除了眉间那小小的褶皱。但Steve可以感觉到他在沉默里被焦虑淹没了,就好像他周身的空气都在颤动。

他知道那是什么感觉,因为他也曾体验过。在他妈妈垂死的时候,在他从一个寄养家庭到另一个寄养家庭的时候。在Phil领养他之前,有好多时刻,Steve觉得他永远不会再有其他感觉了。

“嘿,”Steve轻声道,“我觉得你刚才在那里真的非常勇敢,像那样让医生检查你的伤口。”他试着露出一个笑容。但是James没有和他对视,Steve一把拉链拉到他的颈下,他就干脆利落地绕过Steve,继续往前走去。

“等等,”Steve边喊边小跑了几步赶上James,“James,”他抓住了他的右边肩膀,“我跟你说了其他人可能在等我们。你不能就这么离开。”

James在Steve的触碰下一下僵在了那里,就好像一只在躲避捕猎者的猎物一样。这真的很令人心碎。Steve放下了手。

“我们得回去,James,”他说,“求求你。”

只有James迅速扫过Steve的那几眼透露出他听到了Steve刚才说的话。

Steve的心沉了下去。要知道想要James做些什么是很困难的事——不,那是不可能的。除了把他拉回去之外,Steve不知道自己还能做些什么。他伸出手在自己的发间拨弄了一下,觉得有些挫败。自从他的妈妈去世后,他就没再觉得这么无助过了,他那时就只能坐在她的病床边,握着她的手,恳求她不要死......

更令Steve感到恐惧的是,他开始哭了。

滚烫的眼泪很快就流了下来,在脸颊上留下热烫的痕迹。他双手捂着脸,胸膛因为悲伤和羞耻甚至有些疼痛。他自从十二岁,在看着他妈妈的骨灰洒在障碍赛码头之后就没再哭过了。

有人在抚摸他的后背。

Steve抽了抽鼻子,擦了擦眼睛,他强迫自己停止哭泣,希望这个陌生人不要问他为什么要在救护车车道前面哭鼻子。但抚摸他后背的是James,他靠过来,像昨天晚上那样抚摸着他。他没在看他,没有盯着他看,他只是用眼角的余光偷偷瞥着他,很明显是在安慰他。

“谢谢你,”Steve声音沙哑地说,他咳嗽了一声,清了清嗓子,他可真讨厌自己声音里的哽咽;讨厌自己有种随时会再次哭出来的感觉,“谢谢。”

James短暂地跟他对视了一下,伸出手轻轻用一只手指碰了碰Steve湿漉漉的脸颊,歪了歪脑袋。显然是有些困惑。

“我只是想起了我妈妈。”Steve说,挤出一个微笑,James再次伸出手碰了碰Steve的脸,但是这次,他的手指沿着他的脸滑了下来,就好像在描画着他的泪痕,他的手掌挨着Steve的脸,大拇指在他的脸颊上摩挲着。他的目光在Steve的脸上扫过,然后他转开了,放下了手,

Steve再次吞咽了一下,但是这次是因为完全不同的原因。他的脸上被James触碰到的地方感到异常的热烫,他的心跳得很快。昨天看到James的时候,他就本能地被他吸引了,他们在一起相处的几个小时让这种吸引力只增不减。“我没事。”他最后这么说,算是回答James疑问的目光。但是Phil要把James送走了。Steve要再次失去一个他在乎的人了。

他颤抖了一下,感到很绝望,像是马上就要被自己的情绪再次淹没,感觉马上就要再次哭起来一样。他擦了擦眼睛。

James拉了拉他的肩膀,像刚才那么对Clint做的一样,把他们两个朝急诊室的方向带去。

“好的。”Steve松了一口气,“我们可以进去。”虽然这不能缓解他现在的情绪,但至少找到Natasha就很可能意味着他们有食物吃了,虽然他现在不饿,但是他知道他得吃东西。Tony会很好地分散他的注意力,让他摆脱现在的情绪的,而且他还想知道Clint是不是一切都好。

James点了点头,碰了碰Steve的左手掌心,又碰了碰他的右手腕,然后摸了摸他的肚子。

Steve眨了眨眼睛,因为James为其他孩子们着想的样子笑了出来。“是的,”他说,“我们去找Tony,Clint和Natasha。她可能已经找到吃的了。”

James迅速笑了笑,当作回应,他还盯着人行道看着。但是他已经抓过Steve的手腕,开始往前走。就在这时,一辆熟悉的Subaru停在了急救室前。Sam Wilson正坐在驾驶座上,Phil坐在旁边的副驾驶座上。车子还没完全停下来,他就已经半个身子探出车门了。

“该死的。”Steve嘟囔了一声,闭上了眼睛。



“请进去。”Phil把门打开。

五个孩子乖顺地像一排小鸭子一样,一个一个地挨个走了进去。Tony还在舔着他那个完好的手指上残留的汉堡酱汁,他看起来对早上的事件所造成的后果完全不关心。Natasha牢牢抓着早餐的垃圾,双手环在胸前,脸上的表情严肃得有些扭曲。她看上去被吓坏了,又有些生气,Phil不得不克制住自己不要伸手去把她抱进怀里。他想要安慰她——他想要安慰他们所有人——但是他得先处理好他们干的好事。

Clint晃了进来,脸上带着一抹微笑,他虽然笑着,但那抹微笑并没有触及眼底。他的手打上了石膏,团在胸前,另一只手拎着一袋快餐食品。他看上去好像什么东西也没吃。Phil皱起了眉头。不吃东西可不像Clint的作风,他怀疑他是不是在他刚才去医院接他们时掩饰了自己遭受的痛苦?

Steve走了进来,James紧紧跟在他的身后。Steve的手也紧紧抓着James的手腕,给他提供了无声的慰藉。James一如既往地盯着地板,但Steve看着Phil的眼神却完全和友好无关。

Sam Wilson也跟着他们一起回来了。他同情地看了Phil一眼,拍了拍他的肩膀。

“会没事的。”他在走过去的时候对他低语道。

Phil挤出一个笑容,在大家后面关上了门,特意站在那里等了一会儿,等着他们都脱下了外套和靴子,并且都走进了客厅。

James站在门边,整个人都带着紧绷的气息。

“没事的,”Phil低声说,“你可以去坐到Steve旁边。”

James扫了Phil一眼,走了过去,坐到了沙发上,在Steve的旁边,或者说他把自己紧紧地贴在了Steve的身上。Steve伸出一只手臂环着James的背,他还是气愤地拉着一张脸。

Clint重重叹了口气,坐到了James的身边,把他那袋基本上没动过的食物放在了咖啡桌上,把打了石膏的那只手臂举高到了胸口,闭上了眼睛。但是让Phil吃惊的是,Natasha并没有坐到Clint身边,而是坐到了沙发左边的扶手椅上,她在上面缩成一团,双臂抱着膝盖。

Tony坐到了Clint身边,也把自己受伤的左手举高放到了胸口前。这让他们两个看起来就像两个在照镜子的可怜虫。Sam过来站到了Phil身边,在大家的面前,他的身体语言一派轻松,表情也很轻松。“难熬的早晨,哈?”他问他们。

“那要看情况了,”Tony说,把他那只完好的手臂展开放到了沙发靠背上,“看我们惹了多大的麻烦?”

“这要看Phil了,”Sam说着回头瞥了Phil一眼,“我来这本来是为了你们今天早上逃掉的心理咨询。你们知道的,就在你们偷了Phil的车之前。”

“如果Clint知道钥匙在哪的话,那怎么能算偷呢?”Tony挑起一边眉毛,“我认为你这说法太机会主义了。”

“所以是Clint把钥匙给你的?”Phil低声问道。他刚才还一直在想是谁发现了谷仓里的备用钥匙呢。他知道Pepper知道那个地方,但是他不是很确定还有谁知道。现在想想,是Clint的话也说得通了。他的观察力非常棒,而且他们中数他在谷仓里待的最久。

“该死的,”Tony马上露出了懊恼的神色,“真抱歉不小心出卖了你。”

“没事的,”Clint说,睁开了眼睛,“反正我也是要跟他坦白的。”

“这会是个很好的决定,”Phil说,“但是不去拿那把钥匙会是个更好的决定。你们有谁介意跟我解释一下到底发生了什么吗?”

Tony扮了个鬼脸。“Clint把它们给了我们。”他转身看向屋子里的其他孩子们,“我们难道刚才没讲吗?我很确定我们刚才讲了这个。”
Phil慢慢呼出一口气,非常努力控制住自己的脾气。他非常肯定他和Steve早上的争吵得为他们的出走负全权责任,而他知道那全都是他的错

但是他控制不了自己,他还是因为他们的行为而感到气愤。他知道这种情绪更多是因为这让他不得不去医院把他们接回来。

“我是说,你们为什么选择一开始就开车出去,而不是来跟我谈谈你们的感受,”Phil直截了当地说,“你们谁介意跟我解释一下这个嘛吗?”

“但是我确实已经告诉了你我的感受,”Steve说,他动了动,直挺挺地坐在沙发上,一只手抓着James的膝盖,“你告诉我迟点再跟你谈。”

Phil张嘴准备回答他,然后又闭了上去。“你说的没错,”他最后说,“你确实告诉了我你的感受,但是我没让你再讲下去。我很抱歉。”

“你应该感到抱歉,”Natasha说,她还是在沙发上把自己缩成一团,“你想把James送走!”

“没错!”Steve马上附和道,“你不能这么做!”

“你们也不能就这么偷了车,然后一不高兴就离家出走!”Phil说,胸腔因为怒气绷得紧紧的,“你们知道当我发现你们都不见了时是什么感受?你们知道当我知道你们都在医院时我又是什么感受?你们本来可能会死的!”

James马上从沙发上站了起来,朝大门走去。

“不准!”Phil严厉地说,“James你是我们讨论的一部分,你不准离开!”

“你吓坏他了!”Steve也跟着站了起来。

“我也被你们吓坏了!”Phil意识到自己喊了出来,但他控制不住自己了。他不断地回想之前收到Natasha那条 ‘Clint,Tony和James都受伤。在医院。’的短信时他的感受,他不知道他们到底伤的有多重;那种可怕的、让他想吐的害怕和无助占据了他。他非常庆幸是Sam开的车,要不然他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能平安到达医院。他用双手揉了揉脸。

“那是我的错,”Clint愁苦地说,“我就不应该把钥匙给Tony。你应该把我也送走。”

“作为司机,差不多有大概,88%,是我的责任吧,”Tony说,“而把钥匙给我,大概就只有,12%,的责任吧,所以要是有人得被送走,那也应该是我。”

“而且这本来也是你的主意。”Natasha非常及时地补充道。

“是你建议的餐厅!”Tony马上反击。

“没有人会被送走!”Phil喊道。

“只除了James!”Steve也朝他喊道,“你看上去非常热衷于把他送走!”他在James身边动了动,后者朝他身上又贴近了点,他紧握着拳头,盯着地板看着。

“听着,”Sam打断了他们,“我们现在都很难过。我觉得我们也许应该需要一点时间先冷静下来,然后再来谈谈这个。我说的对吗?”

“没错,”Phil点了点头,“这也许是个好主意。”

Steve伸出一只手臂圈住了James的肩膀。他的眼睛就像蓝宝石。“我只需要知道一件事情。你会,还是不会把James赶出去?”

Phil明显地看到James因为Steve的话僵在那里,他的心沉了下去。他太过于沉浸在自己的感受里,以致于没有仔细想过他和Steve今天早上大声的争吵带来的后果。他知道Steve和Natasha会告诉其他人,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他没有想过他的决定对James来说意味着什么。James虽然不会说话,但是Phil非常明白他在听别人说话,也能理解别人说的话。到这里还到二十四小时就被人威胁着要被赶出去,对他来说肯定很糟糕。

“不,我不会。”他吸了一口气,“实际上,我欠James一个道歉。我欠你们所有人一个道歉,为我竟然提议要把James送走。”他看向Steve,“今天早上我说的话都是事出有因,但这跟James其实一点关系都没有,是因为我自己的过去。我把自己的情绪发泄在了James身上,这是不公平的,也是不对的,我感到非常抱歉。”

“哦,”Steve消化着Phil的话,整个人的姿态都柔软了下来,“那么说,James不用走了?”

“是的,”Phil摇了摇头,他朝James靠近了点,但是也没靠的太近,以免这个男孩觉得被侵犯到了私人领地,“事实上,我希望James能愿意待在这里。我希望他能原谅我,希望他想留下来。”

James仍旧盯着地面,他的右手还是紧紧地握成一个拳头。Steve的手也还放在他的肩膀上,但看James对此的反应,他大概仅仅把它当做是一件外套了吧。他看起来就和Phil第一次见到他时一样的孤单、疏离。

“我很抱歉,James,”他低声说,“我就不应该威胁着要送你走。我做错了,我很抱歉。”

整个房间突然变得异常的安静。James还是盯着地板看着,但他突然抬起了头,Phil的视线撞进了一双烟灰蓝的眼睛里。他伸出手,用指尖轻轻碰了碰Phil的胸膛,点了点头。

Phil感觉到胸腔一轻。“谢谢你。”他对James说,仍旧看着他的眼睛。

“好了,我很高兴这一切都结束了!”Tony说着站了起来,伸展了一下,“James可以留下来了,车子在车道上,每个人都做了交待。那么我要去洗个澡了。”

“不,你不能。”Sam冲他曲起手指,“过来。”

Tony的眼睛夸张地瞪得大大的:“什么?”

“你把厨房给砸了,”Sam说,“我们得谈谈这个。”

“但是那些厨房的人今天中午就会来了!我们会有新的壁橱和所有的东西!”Tony反驳道,“都会好的!”

Sam摇了摇头:“你把厨房砸了,Tony。我们这里不是这么处理事情的。”

“Steve?”Tony恳求地看着另一个男孩,“你喜欢谈论情绪。你想先去吗?”

“你今天已经试过这招了,记得吗?”Steve说,“我后面再去。”

“你们‘后面’都得去,”Sam说,“所有人在今天都得和我来一场小小的谈话。”他看向还坐在扶手椅上的女孩,“Natasha,你是下一个。”

她坐直了:“什么?”

Tony发出一串大笑:“活该!”

她冲他扮了个鬼脸:“我可不介意和Sam谈谈。”

“那你可以第一个去……”

“Tony!”Phil斥责道。

“好吧,”Tony叹了口气,走向Sam站着的地方,冲他皱了皱眉头,“但是我会非常无聊的。无聊到你会希望自己是个会计。”

Sam一掌拍到Tony的肩膀上。“我觉得你甚至都不知道 ‘无聊’是什么意思。”他领着Tony进了Phil的书房,关上了门。

“您希望我们剩下的人做什么,Coulson先生?”Steve在Tony离开后打破了沉默。

“这个嘛,”Phil说,“我让Odinson先生回家去了,取消了下午的课程,所以你们都得去做一些阅读来赶上课程。而且,你们在早上出去之前没有喂完马,这些杂务都得有人去做。”

“先生,”Steve说,“那我就带James去完成这些杂务,在您的允许下?”Phil的心因为Steve如此正式的用词而刺痛了一下。这意味着这个男孩还是很不高兴,但在试图掩盖自己的情绪。虽然他说James可以留下来,但很显然Phil还要做更多努力。他希望和Sam的谈话可以让Steve开始这个过程。

而James已经在大门口等着了,他正在把那些御寒装备重新穿回去,但Phil随他去了,他猜他已经到达极限了。于是他对Steve点了点头,大男孩马上匆忙地穿上了自己的靴子,外套和手套,走了出去。

现在就只剩下Natasha和Clint了。

“你想让我做什么,papa?”Natasha问道。她已经再次把自己缩在扶手椅上了,这让她看上去小小的一个,比十五岁还小很多。

“你能把Clint叫醒,然后扶他去他的房间吗?”Phil柔声说。Tony一离开房间,Clint就全身舒展地躺在了沙发上,马上熟睡过去了。Phil知道他昨天晚上睡在谷仓里肯定又冷又不舒服,再加上一早上的戏剧,他刚刚骨折的手腕都让他筋疲力尽了。Clint甚至连中饭都没碰,这让他感到很担心。要知道Clint可从来不会放弃任何吃饭的机会。

Natasha看向Clint,她咬了咬嘴唇,透露出不符合她性格的脆弱:“我们不应该就让他睡在这里吗?我会很安静的。”

“他在床上睡会更舒服些。”Phil说着仔细观察着她。拒绝帮助别人不是Natasha的一贯作风,特别这个别人还是Clint。这让他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漏掉了什么。

“好吧,”她说,走到了沙发边,但她看起来却仿佛走入恐惧的深渊,“Clint,”她喊道,摇了摇他的肩膀,“Clint。”

他的眼睛一下子睁开了,发出受惊的叫声,然后整个人抖了一下。

“没事的,”Phil说,“你在客厅睡着了。没事的,你很安全。”

“哦,”Clint说着坐了起来,左手的指关节揉了揉一边眼睛,慢慢眨了眨眼睛,“其他人都去哪了?”

“Tony和Sam在一起,Steve和James去喂马了,”Phil说,“Natasha正准备帮你上楼回房间去睡。”

Clint转过头去,看到Natasha正坐在他身边的沙发上。接下去发生的事让Phil吃了一惊,他看到Clint用肉眼可见的动作从她身边挪开了。“不用了,”他说,“我可以自己上去。”

“我想帮你,”Natasha说,然而她的表情却异常的不确定,“拜托?”

这两个人之间肯定发生了点什么。Phil还从来没见过他们两个对对方这么不确定过,即使是Clint刚来的时候也没有。

Clint看着Natasha,表情既渴望又害怕。

“Phil可以帮我上去。”他吞咽了一下。

“好吧。”Natasha低喊道,动作流畅地站了起来,朝楼梯跑去。一秒钟后,楼上传来她不容错辨的摔门声。

“我真希望她别这么做。”Clint喃喃着。

“别摔门?”Phil问他。

Clint摇了摇头。“像这样跑掉,”他说,“每次她不高兴的时候,她总是会像这样跑掉。”

“她被强烈的感情吓到了,”Phil为她辩解道,“她去她的房间,是因为她在那里感到很安全。”

“有点像我跑出去?”Clint说,他瞪大了眼睛看着Phil,“或者像James碰到这种情况就会走开一样?”

Phil点了点头:“就像那样。或者像Steve说话会变得非常正式,Tony则变得非常大声一样。我们在害怕的时候都会做一些事来让自己感到舒适。”

“哈,”Clint哼了一声,看向楼梯,然后又扭头看向Phil,“这么做——遇到事情就跑掉——这么做……证明我是胆小鬼吗?”

Phil皱起眉头。“当然不是!这是人想要获得安全感的自然反应。特别是像你们这些经历过很多不好的事情的孩子们。”他摇了摇头,“你不是胆小鬼。千万不要有这个念头。”

“好的。”Clint说,但他看上去仍不是很确定。他的视线游移到了楼梯上。

“你和Natasha吵架了吗?”Phil问他。

Clint低下头:“我不想说这个。”

“好吧,”Phil说,“你可以不必和我说。但是我觉得你会需要和Natasha谈谈。”

Clint叹了口气。“好的,”他那双大眼睛转向Phil,“但是也许让我先睡一会儿觉再说?”

“当然,”Phil笑着把Clint扶了起来,“然后也许你可以再吃点东西?”

“我不饿,”Clint说,他肯定是看到了Phil脸上的忧虑,迅速改了口,“但是也许我等会儿就会想吃了。”

“听起来不错。”Phil表示赞同,扶着Clint上了楼梯,把他的袖子从石膏处往上卷,等Clint终于脱掉了上半身的衣服,也就是说,等他终于开心起来后,把他送上了床。Clint几乎是马上就再次睡着了。

“上帝啊,真是精彩的一天。”Phil嘟囔着朝楼下走去。现在才刚刚中午,他就已经觉得精疲力尽了,就好像他已经熬了好几个小时的夜一样。他只能希望从现在开始,所有事情都能向好的方向发展。


TBC



不出意外,十一期间应该没有更新啦......但暂时会一直更这篇,不会再朝三暮四了......

祝大家长假玩得愉快~~


评论(26)
热度(180)

© Joa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