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Steve最配的只有Bucky
与Bucky最配的只有Steve
翻译目录:http://joankindom.lofter.com/post/3ca4d7_ee7157c9

【授权翻译】【无差】高歌一曲(6)

原作者:Squeaky

原链接:Sing Your Song (I'm listening)

原系列:Already Where You Belong 吾心归处  Part2

授权及前文见:【1】【2】【3】【4】

                     【1】【2】【3】【4】【5】




Bucky喜欢和Steve一起工作。

Steve喜欢笑,他还不介意和Bucky说话,哪怕后者根本不会回应他。就好像Steve能明白语言这回事,也知道对Bucky来说,讲话是一件多么不可能的事。话虽如此,但是现在他在看着Steve往水槽里倒着水,一小部分的他会想,和Steve有一次真正的谈话会是什么感觉?他就可以回答他一些问题,甚至还可以问他几个问题?

比如说可以问问Steve早上在医院的时候为什么要哭?Steve说他是因为想到了他的妈妈,但这解释不了为什么他这么难过。是因为她死了吗?Bucky不知道。他的妈妈早就死了。他们把她埋进了土里,就在同一天,他失去了他的手臂——

Bucky把思绪拽了回来。想起他的妈妈就意味着他得想起那个晚上,想起汽车摩擦着路面、撞进树林里的声音。

这让他想再次逃走,他想起之前和Tony以及其他人一起在车里的时候,汽车晃动得如此剧烈,还有Natasha的尖叫,让他马上回到了那个晚上,玻璃和鲜血——

“嘿,”Steve说,一只手放在Bucky的肩膀上轻轻捏了捏。Bucky一下睁开了眼睛,这才意识到他把自己缩成了一团,空桶躺在他的脚边,“你刚才看上去不是很好,你还好吧?”

Bucky点了点头,和Steve对视着。他站直了身体,给了Steve一个短暂的微笑。他其实并不觉得‘还好’,但是他也不知道‘还好’是什么感觉。这么长时间了,他一直在和这段记忆做斗争,长到他都记不起不需要这么做是什么感觉了。但他没再缩成一团,Steve正在对他微笑,Bucky觉得也许就现在而言,这样就够了。

“那就好。”Steve冲他咧开了嘴。他双手叉着腰,看了看他们的劳动成果。“看来所有的食槽都填好了,”他转过身来对着Bucky,“想去骑马吗?”

Bucky瞪大了眼睛,露出了自己能露出的最灿烂的笑容。

“棒极了!”Steve叫道,“反正我们今天下午又没课,为什么不去呢?”他拍了拍Bucky的后背,把他朝牧场的方向带去,“我们去找它们吧,虽然Clint早上把它们都放出去了,但是说服几匹再回来应该不是什么难事。”他说着走到了装着燕麦的大桶旁,那里有个挂钩上挂着一个袋子,“再说了,贿赂一下它们总是好的。”他边笑边把手伸了进去,摸出了两个已经不太新鲜的苹果,递给了Bucky一个,“你想要哪匹马,把这个递给它。它就会过来的。”

Winter,Bucky马上在心里这么想道。他早上第一眼看到那匹漂亮的白色公马和Captain一起跑步的时候就被它倾倒了。他把苹果塞进了口袋里,接过了Steve递给他的引绳,把那绳子套在自己的脖子上,好空出一只手来拿苹果。“等我们把它们带进来了,我再给你示范怎么装马鞍,”Steve边说边带着他走到了外面,“虽然一只手可能会有些难,但是我会帮你的。”

Bucky用力点了点,好让Steve知道他明白了。他们来到了牧场,正如Steve说的,才哄了一会儿,一看到苹果Captain和Winter就都回到了谷仓里。

Bucky把Winter绑在了墙边,和Steve一起去马具室拿工具。幸好Winter的笼头和马鞍都放在低柜子里,Bucky很容易就够到了它们。他灵巧地把笼头甩到了左肩上,右手接着马鞍,用左边保持平衡。

Steve带着毫不掩饰的爱慕看着他:“我都没想过可以这么做。”

Bucky咧开嘴笑了,举起马鞍把它放在了Winter的背上,把它调整到了适当的位置。他知道他有点在炫技了,但是Steve爱慕的表情让他感觉很好。Steve做的每一件事都让他感觉很好,Bucky很享受跟他在一起的感觉。

他用手把缰绳曲成一个钩状,左手臂调整了一下绳子的位置,伸手把它套进了皮带扣里,在不会伤到马儿的前提下尽可能拉紧了马勒。Steve已经没在找Captain的用具了,他停了下来看着Bucky的动作:“你看起来像是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你以前骑过马?”

Bucky点了点头,咧开嘴拉伸了一下马镫。他在第一个寄养家庭里学会了怎么上马鞍,虽然离他上次骑马至少已经过去了六年,他仍记得他们教他的所有步骤。他走向Winter的头边,去帮它套笼头。

这可有点困难。这意味着他得先把拴住Winter的绳子解开,但他还没这么了解这匹马儿,不知道Winter在自己被放开后会待在原地不动还是马上跑开。他停了下来,开始思考。

Steve走到了他身边:“需要我帮忙吗?”

Bucky点了点头,让Steve帮他拿着笼头,让他把缰绳套在了马脖子上。然后他和Steve一起把马嚼头塞进了Winter的嘴巴里,调整好了笼头的位置。等他把一切都搞定了,他冲Steve绽开了一个大大的笑容,小小挥舞了一下左手臂,心里说着 ‘ta da’!

他有生以来第一次希望自己可以大声说出来,也许还能把Steve逗笑。

想到这里,他的笑容从脸上消失了,他低下了头。他不能这么想。他知道如果开口说话会发生什么。那些话会像带着倒钩的铁丝卡住他的喉咙。他会被呛住,然后死去。他感觉到自己的心脏在胸腔里加速跳动了起来,那种呼、呼、呼的声音也越来越响。他把额头搁在Winter的肩膀上,感受到马儿的肌肉挨着他的皮肤在轻微动作。

“James?”Steve在他身后问道,“James,怎么了?”

Bucky转过身,冲进了Steve的怀抱,把脸埋在了他的颈窝里。Steve外套的材质粗糙地刮着他的皮肤,他衣领立起的边角刚好戳着他脸颊上的淤青,但是Bucky不愿意放开他。

“嘿,没事的。”Steve说,双臂在Bucky的背上收紧。我想跟你讲话,Bucky在心里说。他颤抖了起来。

“没事的,”Steve重复了一遍,“如果你不愿意的话,我们也可以不骑马。”

Bucky把脸抬了起来,摇了摇头。他确实想去骑马。但他也想就像现在这样和Steve在一起。他在Steve的臂弯里感到很安全,于是就重新把自己的脑袋搁回到Steve的颈窝里。

Steve揉了揉他的背:“我不明白了。你想回去吗?”

Bucky叹了口气,从Steve怀里退了出来。歪着脑袋指了指马儿们。

Steve的表情看上去还是很困惑:“你想去骑马?”

Bucky点了点头,换来Steve的一个笑容,他的表情很开心。“我也希望你这么说呢,”他说着领着马儿往外面走去,“你需要我推你一把吗?Natasha有时候会用一个上马凳——”

Bucky飞身一跃,干脆利落地骑在了Winter的背上,夹紧了自己的双腿,用他的右手和牙齿调整好了缰绳。Winter比他以前骑过的那些马都高一些,但是Bucky已经知道它其实并不难驾驭。它的背在他身下的颤动告诉他它也很想奔跑,Bucky绽开了一个笑容。他们用的是西式姿势,所以用一只手控制马也是可以做到的,Bucky带着Winter跑了起来,他们两个都想这么做,跑向牧场,他在心里笑了出来。

“嘿!”Steve在后面喊道,他花了好一会儿才爬到了Captain的背上,但是他一坐稳就朝Bucky追了过去,他的笑声即使在哒哒的马蹄声中也听得很清楚。

Bucky转过头去看他,看他在阳光下闪烁的金发,和他眼里因为两人骑马的喜悦而荡起的星光。他完美至极,无与伦比,Bucky从没见过比他还要美的人。

但是他永远也没办法告诉他这个了。


“那么,”Tony说着准备站起来,“我们结束了吧?”

Sam向后靠到椅背上:“我们结束了吗?”

“这是一个测试吗?”Tony问道,“因为这听起来就像一个测试。如果我回答 ‘是的’,我们就得花更多的时间来谈论为什么我觉得我们已经结束了,但是要是我说 ‘没有’……”

Sam笑了起来:“这不是一个测试,Tony。我只是想确保你把所有想讲的话都讲出来了。”

Tony抬起一边肩膀,从睫毛下偷偷看向Sam:“我一开始什么都不想说的。记得吗?”

“是的,”Sam回答道,“但是我很高兴你后来还是打开了心扉。被那样忽略过,先是你的妈妈,然后是你的爸爸,再然后还有Obadian?这真的很不好受。”

“我猜是吧。”Tony不置可否道。

“我也会这么想。”Sam说。

Tony急着想打断他。“那么,既然我们已经结束了......”他站了起来。

“等等,”Sam说,“我还有一个问题。”

Tony呻吟了一声重新坐了回去:“我还以为我们已经问完了!”

“马上就完了,”Sam安抚地抬起手,“我只是想知道早上在车里发生了什么。你知道的,就你的角度来看。”

Tony向后扬起脑袋:“你已经知道发生了什么!车子扭动起来,James化身成 ‘沉默的跑步侠’,Clint那超级无敌快的反射神经救了他的命。”他坐直了身体看向Sam,“还有什么要说的吗?”

“我确实已经知道这些了,”Sam表示赞同,“但这些并不能告诉我你当时在想什么?你觉得James为什么会有那样的反应?”

Tony眯起眼睛:“你在试着让我分析James的行为。”

Sam咧开了嘴:“如果我确实在这么做呢?”

“你想让我理解James这样的反应只是因为他有个糟糕的、不好的、非常差劲的童年,从而让我对他产生共鸣,这样也能让我停止做像是,我不知道,砸了厨房之类的事。”

“没错,”Sam说,“该死的,我真是好棒啊。”他大笑了起来。

Tony也跟着笑了起来,但就那么一会儿。“我猜James可能是被我在公路上歪歪扭扭的开车方式激发的。”他小心地检查了一下自己左手上的绷带,“呃,我不是故意要这么做的。不是要故意这么对他的。我没想惹他难过。”

“我知道。”Sam温和地说,“即使你真的很生他的气,我知道你也从没想让他被送走。”

Tony点了点头,有点担心绷带的边角:“他一言不发的样子有时候真的很让我抓狂,你知道吧?”

“我知道,”Sam表示赞同,“我觉得,和其他人一样,如果他能讲讲曾经发生在他身上的事,这会让他好受点,也会帮助他在再次碰到像是在车上的那种情况时,反应不会这么过激。”

“以及当他昨天晚上看到厨房的时候。”

Sam吐出一口气,像一阵笑声:“你们两个好像很容易激发对方。”

“我不是故意要这么做的。”Tony辩解道。

“没人说你是故意的。”Sam和善地说。

“我不是一个坏人。”Tony轻声说,揭起了手上绷带的一角。

“不,你当然不是,”Sam马上说道,“你觉得你是吗?”

Tony摇了摇头表示不是,但是又耸了耸肩。

“Tony,”Sam说,还是那种和善的语调,“我知道在你小的时候没能被好好对待,我也知道没有得到我们应得的爱会让我们觉得好像是自己的错。但这不是你的错。他们没有爱你的能力绝对不意味着你不值得被爱。你明白吗?”

“是的,”Tony点了点头,还在看他手里的绷带,“理智上,这说得通。但是情感上......?”突然,他动作了起来,倒回椅子上去,“说了够多关于我的事了,”他说,用那只没受伤的手指了指Sam,“你怎么样?”

“好了,”Sam冲Tony笑道,“我就暂且放你一马。下一次再来继续谈谈这个。”

Tony呻吟了一声:“还要谈?”

“那是当然,”Sam挂起一抹坏笑,“你知道我们这种心理咨询师的。如果你们不做回头客,我们怎么赚钱啊?”

Tony听到这个咧开了嘴:“你知道我可以付你钱吧,只要你别让我说话。”

“你当然可以,”Sam也咧开嘴笑了,“你讨厌这些谈话什么的玩意儿。我猜你宁愿一个星期不用手机,也不愿意谈论自己的感受。”

“才不是呢!”Tony马上反驳道,“我绝对受不了一个星期不用手机的!说到手机......”他动作敏捷地从Phil的桌子上捞过了自己的Starkphone,“原来我把它落在这里了呀!”他冲Sam扬起了一抹他最天真无辜的笑容。

但是Sam并不买账:“Phil说你可以把手机拿回去了吗?”

Tony的脸拉了下来:“没有,但是话说回来了,他也没说我不可以啊。”

Sam再次大笑了起来:“这可是两码事。”

Tony重重地叹了一口气,倒回到椅子上。“但是我需要它!”他叫道,“求求你?”

“五分钟,”Sam说,听到Tony的欢呼声,他的笑容更灿烂了,“但是得在我的监督下,而且用完了就得马上还回去。”

“我只需要三分钟就好了。”Tony说,一边用右手飞速地打着字,并没有抬头看Sam,他把手机放在左大拇指边上保持着平衡,左手有些僵硬,显然是怕再次扯到伤口。他一边打着字,嘴角一边不由自主地上扬。

“替我向Pepper问好。”Sam说,然后因为Tony惊恐的表情大笑了起来。

“你怎么会……?”

“你在我们的谈话里大概只提到二十次Pepper,Tony,”Sam说,“每次你都容光焕发,”他耸了耸肩,脸上还带着笑意,“那可真有爱。”

Tony有些担心地瞪大了眼睛:“请别告诉其他人。”

Sam摇了摇头。“我是心理咨询师,记得吗?你们跟我说的所有话就只会留在这间房间里。”

“谢谢你,”Tony低声说,“这对我来说还很新鲜,呃。”

“我懂的,”Sam说,“说实话,”他等Tony抬起头来才继续说道,“我觉得这是好事。你们在一起会很好的。”

Tony眨了眨眼睛,咧开嘴笑了:“谢谢。我也这么觉得。”

Sam由着Tony继续发短信去了。看Tony微笑的样子,他猜Pepper肯定给他回了。

“好了,”Tony过了一会儿说道,把手机放下了,“她现在知道我没办法碰手机了,除非Phil把我从 ‘无手机监狱’里释放出来。”

“真是酷刑啊。”Sam说。

“就是说,没错吧?”

“你说不定还不得不用家用电话给她打电话!”Sam用一种可怕的语气嘲弄地叫了起来。

Tony摇了摇头:“我才不要!那就会变成像《松鼠密探(*美国动画片)》里那样了。记得吗?我真的不需要其他孩子们知道这个。”

“哦,好吧,”Sam说,挑了挑眉毛,“但是Natasha不是Pepper最好的朋友吗?”

“哦,该死的。”Tony抽了一口气。Sam大笑了起来。


Clint从睡梦中惊醒。他房间里的光线告诉他,现在已经是下午了。他猜自己最多就睡了几个小时。他的肚子叫了起来。

“我给你拿了点吃的东西,”Natasha说,她正坐在床脚,他的脚边上,一只脚被压在屁股下,腿上放着一只塑料袋,“是一个三明治。”

Clint坐了起来,用那只没受伤的手揉了揉脸。他梦到了Barney和马戏团。好像还有一只狮子,他想藏起来,但是Barney把他从藏身的地方推了出去......

“你做噩梦了吗?”Natasha问道,她一如既往的敏锐。

他耸了耸肩。坐直了身体,坐到了床的最顶端,把腿收了回来,免得碰到她。他的心跳还是很快,但他现在不确定那是因为他的噩梦,还是因为Natasha在这:“你为什么会在我的房间里?”

Natahsa歪了歪脑袋:“我常常来你的房间啊。”

“呃,也许你不应该常常来。”Clint并没有伸手去拿她递过来的三明治。说这话的时候,他觉得心里有一种奇怪的情绪涌了上来,就好像他既感到恶心,又觉得充满了能量。

她眯起了眼睛:“你到底怎么回事?”

“也许——也许我只是受够了这个!”他说,觉得那种情绪更强烈了,“也许我只是受够了你!”

Natasha猛地抬起头:“你这是在生气吗?”

他不知道自己现在这种情绪叫什么,但是Natasha这么一说,他马上就意识到她说的没错。“是的,我在生气!”他叫道。

“你从来都不会生气的。”她皱起了眉头,“你为什么生气?”

“你打了我!”他冲她喊道,“你还冲我吼!你说我是一个胆小鬼!”

“不,我没有。”Natasha马上否认道。

“你有!”Clint瞪着她,“在谷仓里!”

“我不是故意的,”她说,“我只是很难过。”

“你是不是故意的并不能代表什么,”Clint眯起了眼睛,“我听了还是很受伤。非常受伤!你不应该这么说我!”

“那你也不应该总是把事情瞒着我!”Natasha说,“你从来都不跟我说任何重要的事情!”她站了起来,“给你,拿着你该死的三明治。”她把那个塑料袋扔到了他的床上,怒气冲冲地朝门口走去。

“看到没!”Clint在她背后叫道,“你还因为我总是逃跑而叫我胆小鬼,但看看你现在在做什么?你不高兴的时候也总是会跑回你的房间去!你也会逃跑!”

她停了下来,转过了身:“我没有!”

“你有,和我一样!”Clint也站了起来,“那你说你现在这是在干什么?”

“也许我只是不想听你再冲我吼!”

“好吧,也许我只是不想你再打我!”

Natasha瞪大了眼睛,她的瞳孔在略显昏暗的光线里显出一种深绿色。她看上去像是受到了打击:“我没有打你。”

Clint拉下了脸:“为什么你总在否认你做过的事?我就在现场。我知道被打是什么感受!你不是第一个打我的人。”

她摇了摇头,往前跨了一步:“我没有打你。我不会这么做的。”

“你打了!别再撒谎了!”

“我只是扇了你一巴掌!”她喊道,“这不是打!”

“这就是一回事。”Clint有点困惑,Natasha看上去被 ‘她打了他’这个念头吓坏了,但是她确实打了他。

“我妈妈以前会扇我巴掌,”Natasha说,“在我做错事的时候,像是我考试考砸了,或是我在过马路的时候没有看路。”她边说边小心翼翼地伸出手去摸Clint脸上被她的手掌扇过的地方,“这不是打人。这是你在关心别人,希望他们明白事理时会做的事。”

Clint转了转脑袋,让自己的脸颊和她的手掌有了更多的接触,他身上所有的怒气都消散了。“扇巴掌也是打人,”他说,“Phil说过,Sam也说过。Sam过,一个人如果爱你,就永远不会打你。不管发生了什么。”

“扇巴掌不是打人,”她的手从他的颊边落了下来,“我妈妈绝不会打我的。永远不会!她扇我巴掌只是因为她爱我。所以我才扇你巴掌的。”

Clint摇了摇头。“不是的,Natasha。你打了我。而且......”他舔了舔嘴唇,他的心脏开始像刚才那样在胸腔里剧烈地跳动起来,“而且如果你以后要是还会打我的话,我就不能再和你做朋友了。”他这么说着,心疼得缩了起来,整个身体都在尖叫着说不要,不要,不要!但是Sam已经跟他讲得很明白了,打并不是爱,他说过,没有任何人有资格再次对他动手。

但是他从来没想过他会对Natasha讲这样的话。他在一年前第一眼看到她的时候就爱上了她。他跟Phil说过不领养他也可以,如果这意味着未来的某一天他可以跟她结婚。他的生命里不再有Natasha的存在是他能想到的最可怕的事。

但是他也不会再忍受被人打了。就算是她也不可以。

“但是我想做你的朋友。”她说,他可以听到她声音里的焦虑。

“我也想让你做我的朋友,”他握住她的手,“我爱你,我知道你也爱我。但是朋友是不会打对方的。无论他们多生气也一样。你不能再这么对我了。”

Natasha放开了他的手,双臂抱住自己,低头看向地板。“我没想要打你的,”她轻声说,“就只是,你站在马路中央,那辆车开过来了——”她停了下来,“我很生气,”她低声说,“我很害怕。”

“我也很害怕。”Clint说,靠近了她一点,他的手臂可以碰到她的后背了。他不确定她现在还想不想被他拥抱。Natasha有时候对拥抱很敏感,“但是你知道吗?”

她抬头看向他,每次她和他对视的时候,都像是重击了他的肚子,每一次:“什么?”

“昨天晚上你说你不想做我的朋友,我更害怕,”他说,“那是我听到过的最可怕的话。要知道我以前听到过非常多可怕的话。”他想试着微笑,但昨天的记忆还是很新鲜,他笑不出来。

“我永远都想做你的朋友,”她庄重地说,“我爱你。”

“我也爱你。”Clint说。

她伸开双臂环住了他,给了他一个拥抱,他也回抱了她,小心翼翼地避免让自己的石膏弄疼她。她是那么适合他的臂弯,她把前额埋进了他的颈窝里。他可以闻到她头发的味道,感觉到她的后背因呼吸的颤动。这真是世界上最美好的事物了。

“我很抱歉,”她埋在他光裸的胸前喃喃道,“我很抱歉我管你叫胆小鬼,我很抱歉我打了你。我不应该那么做的。”

“没关系的。”Clint说。

“我以后不会再这么做了,”她说,“我保证。”

“我相信你。”他说,把她抱得更紧了。

他是那么地爱她。他愿意为她做任何事情。她在他的怀里动了动,然后抬起头看向他,她那双绿色的眼睛就这么瞪大了看着他,带着一种她从来不愿意流露出的脆弱。

她的喉间动了动,她吞咽了一下:“Clint?”

“怎么了,Tash?”

“我能告诉你一件事吗?”

“什么事都可以。”

“我爱你。”她说。

他咧开嘴笑了:“我知道。”

她也冲他绽开一个灿烂的笑容,但她眼里的脆弱还在。“比朋友的那种爱还要多。”她舔了舔嘴唇,带着一种和她性格不符的紧张。从她来他房间起,Clint第三次感觉到自己的心跳加速了。他们从来没有说起这个:他们对彼此的感情。他们一直和对方说 ‘我爱你’,但他们没有说过这三个字到底意味着什么。Clint在大概半年前承诺过Phil,答应他在他们准备好开始一段成年人的恋爱之前不告诉Natasha他对她的感情的。但是她现在已经十五岁了,而他也已经满了十六岁,虽然这显然还不算成年人的年龄,但他们也许足够大到至少可以讨论讨论他们的感情了?

“像对一个哥哥的爱?”Clint的声音有点尖锐。

她摇了摇头,眼睛瞪得很大。

他因为喉间突然的干涩咽了下口水。“我也爱你。”他说。

“像对一个妹妹那样?”

他摇了摇头。

“哦。”她说,唇角慢慢上扬出了一个微笑。

“是的。”他也冲她笑了起来,觉得自己可能要因为幸福喜悦而爆炸了。

“你可以——你可以当第一个吻我的人吗?”她有些上气不接下气地问道。

“好的。”他也同样上气不接下气地回答她。然后他低下头,吻了她。

这个吻一开始有些尴尬,有些笨拙,然后,就好像他们两个人突然在同一时间领悟了,这个吻开始变得很棒。Natasha的双臂环着他的脖颈,他们的身体从胸口到下半身紧紧地贴在一起。当Clint足够勇敢到用舌头轻轻去触碰她的舌头时,他尝到她的嘴巴带着点夏日苹果的甜香。

“哇哦!”他们分开的时候,Natasha惊呼道,双手滑到了他的胸膛上,掌心贴在他的皮肤上暖暖的。她的笑容带来的光芒被反射在她的眼睛里。

“哇哦!”他表示赞同,“我爱你。”他说,因为他现在可以说了。

“我也爱你。”她的嘴巴咧得更开了,然后她开始变得有些担心,“我们要告诉papa吗?”

“呃,”Clint吸了一口气,“但是我以前曾经答应过他在我们更大一点之前不会做任何事的。”

她点了点头:“我也是。”

Clint惊讶地抬起头:“什么?”

“他问过我对你是什么感觉。大概在六个月前,”她解释道,“就在Steve来了不久后。在我告诉他我爱你——”Clint听到这里不得不再吻了她一下——“他叫我答应他,在我们都变得更成熟之前不会做任何事的。”她扮了个鬼脸,“不管他到底指的是什么。”

“好吧,但是我们已经长大了,”Clint思考道,“至少已经长大了六个月。”

“没错,”Natasha肯定地点了点头,“这也算数。”

“当然算数!”Clint迫不及待地肯定了她,“为了这段感情能够顺利发展下去,我愿意做任何事。”

“我也是,”Natasha冲着他笑道,“它很重要。”

“那么,你不会再打我了?”

“不打了,”Natasha说,她用一只手指顺着他腹部的伤疤摸了下去,让他不由自主颤抖了起来,然后她再次抬头看向他,“不再有秘密?”

Clint吞咽了一下。“我会告诉你的,”他说,“我保证。”

“我不会再逃开了,”她严肃地说,“至少我会试着这么做。”

“我也不会再逃开了,”他重复着她的话,“至少我会试着这么做。”他再次咽了口口水,“我真的很想让我们之间的感情继续下去,Natasha,”他轻声说,“直到永远。”

她点了点头,脸颊贴在他的锁骨上:“直到永远。”

他们就这么抱着对方,谁也没说话,都在回味他们刚才对对方说的话;他们立下的誓言。

然后Clint的肚子叫了起来,打破了这温馨的气氛,把他们两个都逗笑了。

“去吃你的三明治吧。”Natasha说。

“你陪着我?”Clint说着坐回到了床上去,打开了塑料袋,“花生酱!”

她咧开嘴笑了:“还有蜂蜜,你最喜欢的。”

“我最喜欢的!”他也冲她灿烂地笑了起来,大大地咬了一口,“谢谢你。”他嘟囔着,嘴里塞得满满的。

“不客气!”她凑得离他更近了点,他们的腿碰到了一起。“那么,”房间里只有Clint的咀嚼声,过了一会儿,她开口了,“我们要去告诉papa吗?”

Clint停了下来,瞪大了眼睛看着她。


TBC


不要再意更新频率,我们好好看文好咩

终于摆脱这个长长的ID了,开心~~~

评论(15)
热度(171)
  1. 香芋绣球Joan 转载了此文字

© Joa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