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Steve最配的只有Bucky
与Bucky最配的只有Steve
翻译目录:http://joankindom.lofter.com/post/3ca4d7_ee7157c9

【授权翻译】【无差】高歌一曲(7)

原作者:Squeaky

原链接:Sing Your Song (I'm listening)

原系列:Already Where You Belong 吾心归处 Part2

授权及前文见:【1】【2】【3】【4】

                     【1】【2】【3】【4】【5】【6】




“披萨!”Clint边从楼梯上走下来,边大声起哄道。

“衣服!”Phil对他喊,Clint走到一半停了下来,迅速转过身又跑上去了。

Phil觉得有点内疚,他竟然给孩子们吃披萨当晚饭,特别是在他已经买了汉堡和薯条给他们当中饭的今天。但是虽然Tony叫来的工人们工作得都很卖力,但是厨房还是没能完工,而且说实话,Phil今天实在是累到懒得做饭。

“为什么不穿衣服就可以不用帮忙摆桌子?”Tony一边把纸巾放在盘子边上一边抱怨着,“早知道这样的话,我就把我的裤子脱在楼上了。”

“那么我们就会恶心得吃不下东西了,”Natasha甜美地说,把水放在了桌子上,“再说了,Clint今天下午不舒服,他的手腕骨折了。”

“你竟然站在他那边,这可真让我吃惊啊,”Tony干巴巴地说,又放下一张纸巾,“但是不管怎么样,他得负责把披萨盒带到外面去回收。”

“这次轮到我了。”Steve说着在盘子边上放下刀叉。

“我们不需要叉子,这是披萨。”Tony扮了个鬼脸,“我还是觉得应该让Clint拿盒子出去,因为他都没帮忙。”

“我们需要叉子来吃沙拉,”Steve解释说,把刀转了个方向,让刀刃对着外面,“Clint可以帮忙清理。”

“但是他现在没有帮忙。”

“这是披萨,”Steve叹了口气,“摆个盘会有多难?”

“我相信Clint会出力的,像往常一样,”Phil说,他的语气在暗示Steve和Tony的争辩可以到此为止了。然后他面向楼梯,“Clint,披萨摆好了——”

Clint正站在厨房门口,后面站着James。

“看看是谁来吃晚餐了。”Clint兴高采烈地叫道。

James像往常一样面无表情地盯着地面,手掌攥成了拳头。但是他人在这里。即使经过了今天那么多事,他仍然愿意和他们坐在一起吃饭。

这份勇气值得嘉奖。

“欢迎,”Phil对James说,他的话几乎是从因为情绪激动而突然发紧的喉咙里挤出来的,“你想坐在哪里?”

James看了一眼Phil,站到了Steve旁边。

“我很高兴你来了。”Steve低声对他说,James用肩膀撞了撞他。

“谢谢你把James带下来,”Phil对Clint说,后者已经坐在了他的老位置,Natasha的身边。Phil很高兴看到他们两个之前的紧绷气氛已经不见了,现在正神采飞扬地冲着对方笑呢。

Steve帮James拿来了配套的餐具,放在了他的座位上帮他迅速地摆好了。James瞥了他一眼,坐了下来,继续盯着他的盘子看着。Phil和Steve也坐了下来,所以就只剩下Tony还站在那里。他正期待地看着大门:“Pepper会来吗?”

“为什么Pepper会来?”Natasha轻快地抓起一片披萨放到了Clint的盘子上。

Tony冲她扮了个鬼脸:“因为她差不多算是我们家的一员了,这值得在桌子上给她留出一个位置?”

“她有自己的家,”Natasha双手交叉起来支在了下巴下,“而且为什么她今天晚上会想过来呢?”

“没有为什么,”Tony迅速回道,坐了下来抓了两片披萨,“让我们开动吧!”

“呃,”Clint发出一个声音,马上引起了Phil的注意,“我们可以,呃,我们今天晚上表达一下感谢可以吗?”

Natasha轻轻把披萨放回到盘子里。Steve也停下了帮James盛沙拉的动作;Tony嚼到一半停住了。

‘表达感谢’是Phil在Clint刚来的时候开始的习惯。他没有什么宗教信仰,也没有在餐前做祷告的传统,但是他希望孩子们能在吃饭前有那么一刻思考的时间,一个机会去回想他们经历过的美好事物,并和其他人一起分享这些美好。他们之前的生活都不怎么美好,所以Phil希望能保证他们抓住每次机会来享受这种积极的能量。

“我觉得这个主意很好。”Phil缓缓说道,其实他觉得有些吃惊,Clint很少会主动要求做什么。但是不管是因为什么原因,Phil都非常高兴Clint终于觉得自己可以主动提出要求了。

Clint露出一抹灿烂的笑容。“我可以第一个来吗?”Phil点了点头,Clint马上坐直了身体,“我很感谢自己能住在一个让我有安全感的家里。”他说话的时候一直看着Natasha,后者捏了捏他的手,他们对视的感觉不适合在这餐桌上,而应该在一个更私密的地方。

Tony清了清嗓子。“好了,小情侣,”他说,“下一个是我。我要感谢良好的医疗系统——”他动了动左手的指头表示了一下——“还有Phil竟然没有因为我早上借了他的车而杀了我。”他在说到‘借’的时候双手在空中打了个引号。

Phil笑了起来:“你绝对应该为此表示感谢!”

“我还要感谢Pepper。”Tony迅速地加了一句,然后把整片披萨都塞进了嘴里。

“好吧。”Phil冲Tony点了点头。他不是很确定为什么要‘感谢Pepper’,但是Tony脸上隐约的红晕和他那可疑的吃东西方式让他怀疑他们两个之间可能发生了点什么。但他决定现在还是不管这个了吧。等Tony准备好了自然会告诉他的。

Natasha冲着Tony坏笑起来:“说得很顺嘴嘛。”

“闭嘴!”Tony嘴巴里还塞着披萨。

“你为什么不下一个来呢?”Phil对Natasha说。

“好吧,”她小心翼翼地把双手放在了桌子边缘,“我要感谢我的papa,”她说,“和我的哥哥们。”她对着他们一个个笑了过来,“Steve,Tony和James。”

“啊,谢谢你,Natasha。”Steve对她咧开了嘴。

“这话实际上竟然非常中听,”Tony说,“你什么时候嘴巴这么甜了?”

James扫了她一眼,露出一个小小的微笑。这基本上跟他站起来感谢她差不多了。

Phil也对她微笑了一下表示感谢,但是他更关心的是那个她没说出来的名字。

“我还要感谢Clint。”她说,就好像她读懂了Phil的脑子一样。她牵起了Clint的手。

所以这就是原因,Phil想着,很显然,Natasha和Clint解决的不仅仅是他们之间的紧绷气氛。

Clint也看着他,眼睛瞪得大大的,牙齿紧咬着嘴唇。Natasha的目光则更加挑衅,但是很显然这两个人都在等着看他对他们隐晦地坦白了彼此之间的新关系的表态。

“我相信你们,”他说,和他们两个对视着笑了起来,“这是好事。”

“总算!”Tony倒在了椅背上,“我还以为你们两个永远都不会在一起了!”

“恭喜你们,”Steve咧开嘴笑了,“我真为你们两个感到开心。”

“谢谢你们,”Clint用那只打上了石膏的右手揉了揉自己的后颈,像是这才反应过来一样又把手放下了,“我也很高兴。”

“太棒了!”Tony叫道,“我们现在可以吃饭了吗?”

“你不是已经开始吃了吗?”Natasha看了一眼他已经空了一半的盘子。

“我是个正在长身体的青少年,”Tony又抓过两片披萨,往James还空着的盘子里放了一片,“James也是。对不对啊James?我们需要吃东西。”

James点了点头,没有抬起头去看他。他小心地用一只手把披萨折了起来,好放进嘴巴里去。

“轮到我了,感谢,”Steve看向Phil,“我可以开始了吗?”

“当然。”Phil在Tony表示反对的呻吟中说。

Steve点头向他表示感谢。“我为James可以留下来表示感谢。”他说。

Phil皱起了脸。要让Steve忘掉这件事可能得花上一段时间了。“我很感谢James愿意留下来,”Phil说,看着他们话题中的那个男孩,“特别是在我让你感到那么不受欢迎之后。”

James轻轻点了点头,表示他在听,还飞快地看了他一眼,Phil觉得胸腔里有什么东西融化了一点儿。

“你呢?灵魂冲浪手*?”Tony又咬了一口披萨后问James道,“有什么你想感谢的吗?”

“Tony。”Steve开口了,声音里带着明显的恼怒。

James在看Tony,但他的表情更像是在思考而不是害怕。

“你想再加点什么吗?”Phil轻声问他。

“没错,”Clint也冲他笑道,“我们不会笑的。我保证。”

“这个嘛,除非那很好笑。”Tony加了一句。Natasha用手肘顶了他一下。“噢!”他瞪了她一眼,“好吧,扫兴鬼,就算他超级好笑我也不会笑好了吧。”

James低着头,双眉间叠起小小的褶皱。但他看起来不像是在担心,倒像是在考虑着什么。

“你可以不用做的,”Steve轻声对他说,“忽略Tony就好,我们都是这么做的。”

“真是谢谢你了。”Tony翻了个白眼。

James站了起来。

Phil马上换了重心,做好了要是James朝门口冲去就抓住他的准备,但是James只是站在那里。

他的头还低着,右手的两根手指头碰了碰自己心脏的位置,然后沿着桌子的顺时针方向动了起来,他先是碰了碰Tony的肩膀,再是Natasha的,然后是Clint的,最后是Phil的。然后他绕过Steve,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我们也很感谢你的存在。”Clint说。James飞快地给了他一个微笑。

然后他扭过头看向Steve,表情很认真,他的手动了,似乎要去碰他的肩膀,但在最后一刻却只碰了碰他的披萨。

Tony和Clint都大笑了起来。Natasha又用手肘给了Tony一下,但这只让Clint笑得更大声了。

James谁也没看,但却因为自己开的玩笑而咧开了嘴。Steve摇了摇头,眼里带着笑意。

这没准可以行得通,Phil心里这么想着。我们也许都会好起来的。



Bucky躺在Steve房间他的床上,看着外面的天空。

房间里很暗,唯一的光亮来自外面的谷仓和天上的月亮星星。夜空很干净,是那种丝绒般的暗沉,Bucky记不得自己之前有什么时候感到如此平静。他用右手碰了碰窗户,感受到指尖下冰冷的玻璃,看着它因为他的体温糊了一点儿。他可以感受到自己的心跳,听到房间那头Steve素描本轻轻的翻动声,和铅笔在纸上滑过的擦擦声。

你在画什么?他想问他,但是这个想法才刚抵达他的大脑,他就放弃了。没有什么比想到说话能更快地毁掉他的平静的,所以他就只是专心地听着Steve在他的床上画画的声音,想着这一天发生的事。

他有意地跳过了那段惊险的汽车之旅和医院的回忆。那些事情并不能给他带来平静。然后他开始想Steve。

和Steve一起骑马棒极了。他都快忘了骑马会让他感到多么自由,忘了和动物在一起有多么愉快,他们一直跑啊跑啊跑啊,直到骑手和马儿都累了,累并愉快着。很快就可以看出来,尽管Bucky已经有六年没有骑马了,但他骑得还是比Steve好。Steve可以勉强跟上,但有些晃悠,没Bucky那么稳当,这也是源于Bucky曾经在马背上的经历,而Steve才是个新手。接受Clint的邀请和大家一起吃饭好像是自然而然的事。这一开始很难——他感觉到自己像是赤裸裸地暴露在了众人眼前,这跟车子里的那种感觉不一样——但是过了几分钟,Bucky就知道了,没有人期望他做任何他不能做或不想做的事情。每个人都对他的沉默感到习以为常,好像这样才是正常的。就好像他是正常的。

他真的很感谢他们所有人。

他转过脑袋看向Steve。那个金发男孩正垂着头在看他的素描本,他把它放在了曲起的大腿上。在专注地看着它,舌头不由自主地伸了一点点出来,让他看起来比实际的十七岁还要小。他在本子边上夹了一个小小的书灯,暖黄色的光洒在他的肌肤上,让他脸上的淤青看上去更深了点,也更痛了点。Bucky看到那里,缩了一下。他知道Steve已经原谅了他,但他还是觉得很难受。

Steve抬起头,和Bucky对视了,Bucky再一次觉得自己被拖进了Steve的凝视中。后者的嘴角几乎立刻就上扬出了一个微笑。

“我以为你已经睡着了。”

Bucky摇了摇头,坐了起来。他指了指窗户。

“仰望星空,哈?”Steve点了点头,“我也喜欢这么做,在我睡在那张床上的时候。”

Bucky皱起了眉头,指了指身下的床垫,挑了挑眉毛。

Steve摇了摇头。“不,没关系的。我不介意睡在这里。”他用下巴指了指窗户,“但是那很不同,你知道吧?我在布鲁克林长大。城市里没有太多的星星。这很好,可以看到它们。”

Bucky点了点头。他也喜欢星星。他指了指Steve的素描本,歪了歪脑袋。

“我在画什么?”Steve耸了耸肩,“没什么大不了的。如果你想的话,你可以自己来看看。”

Bucky冲他咧开嘴笑了,他穿过房间,到了Steve的床上。Steve往里面挪了一下,让Bucky坐到他身边,两个人都背靠着床头板,他的肩膀轻轻碰着Bucky的。其实真的没有足够的空间让他们两个像这样坐着,但是给他什么Bucky都不愿意离开这里。

“看吧。”Steve翻动着页面让Bucky看。那是一张女人的画像,她有着长长的浅色头发,大大的蓝眼睛。她看上去很年轻,很快乐,她的手上牵着一个小小的金发男孩。那孩子看上去很脆弱,尽管线条很简单,还是可以看出来他并不怎么健康。但是他正抬头笑着看着那个女人,就好像她是他的整个世界。她是Steve的妈妈,Bucky在心里想着。他穿过Steve身前,伸手去碰了碰她,然后又碰了碰那个小男孩。然后他的手继续往前伸了点,碰到了Steve的胸膛,他心脏上方的位置。

Steve点了点头。“如果你是在问我这是不是我妈妈,你想的没错。我们相依为命。我的爸爸在军队里,他在我出生之前就死于一次训练意外。”他吞咽了一下,“她叫Sarah。她,呃,她在我十二岁的时候就去世了。”

Bucky伸手握住了Steve的手腕。他知道失去母亲是什么感受。

Steve的手转向Bucky,直到他们的十指松松地交缠在了一起,既舒适又兴奋。“我知道你现在看不出来,”Steve在一室静谧中说道,“但是我小的时候非常矮小,体弱多病,瘦得皮包骨,看上去永远都很疲倦的样子,而且好像永远也长不大。我的妈妈是护士,她曾经带我去她工作的医院看医生,我肯定看了有一百多位医生了!”他吐出一声笑,但那显得他更脆弱了,“妈妈最后不得已再打两份工好支付我的医药费,她同时还要在医院上班。”

Bucky轻轻捏了捏Steve的指头,表示他的支持,当他感觉到Steve捏回来的时候,他觉得身体好像在发暖。

“所有医生讲的都是大同小异的话,说我的心脏有问题,需要做手术才能好。但是这很难办。我妈妈的收入水平看上去好像可以够得着我医药费的标准,但实际上,我们的钱根本就不够支付。所以她......”

Steve停了下来。

Bucky皱了皱眉头,看着他的朋友。Steve的眼睛有点红,他咬着嘴唇,尽力忍住哭泣。Bucky用手臂圈住他的肩膀,把他拉过来,让他的头靠着自己的头。你没必要告诉我的。Bucky动了动位置,让自己的前额跟他的抵在一起;希望Steve可以读懂他脑子里的想法。希望自己能跟Steve说话。他甚至已经张开了嘴,但是一如往常,那些话没能到他的嘴边,卡在了他的喉间。他只能闭上嘴巴,无声地叹息。

“谢谢你。”Steve嘟囔着,就好像他知道Bucky想要安慰他一样。他也动了动,用额角抵着Bucky的额头,虽然没有刚才的亲密,他们挨得依旧很近。他用手指头揉了揉自己的眼睛。“这些话我谁都没说过,”他低声说,“我相信Phil应该已经知道了。那肯定写在了我的档案里,但是我从来没说过。”

Bucky点了点头,拍了拍Steve的肩膀。

Steve笑了起来:“是啊,我相信你一定知道有时候要讲出来有多难。”

Bucky耸了耸肩,带上了点微笑。他的手移到了Steve的颈后。

“她把我放进了纽约州政府的监护下,”Steve低声说,“她放弃了我好救我的命。但是......这害死了她。她得了癌症,在我做心脏手术的那一年去世了。她是因为我而死的。”Steve用手捂住眼睛,他的肩膀在哭泣的时候颤抖了起来。素描本和铅笔从大腿上滑了下来,被遗忘在床上。

Bucky抚摸着他的脊背,他咬着嘴唇从上摸到下,因为Steve身上发出的痛苦感到心碎。他的妈妈为了他放弃了一切的那种痛苦,还有他活下来了,而他的妈妈却去世了的那种负罪感。

“这都是我的错,”Steve啜泣着,像他还是个小男孩时候一样把自己蜷成一团,“我应该为她努力的,或者我可以干脆跑掉,或者——或者做些什么,好让她不会就这么死去。这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

那种想告诉Steve他错了的欲望太强烈了,有那么一瞬间,Bucky觉得自己快要喘不上气了。那句“不,不是这样的!”却仍旧像石头一样卡在他的喉咙里,它们是那么顽强地想被说出来,最这几乎呛到了他。

他不顾一切地抓过Steve的素描本和一支铅笔,在他看到的第一页空白纸上面写道 ‘这不是你的错!’,还在这句话下面重重地画了条线,重到纸张都凹陷了下去。他把素描本放到Steve眼前,然后不停地拍着他的肩膀,直到他抬起了涕泗纵横的脸看向他。

“你还好吗 ?”Steve的声音有些沙哑,Bucky的心又碎了一点,即使沉浸在自己的绝望悲伤中,Steve第一个关心的还是Bucky。Bucky敲了敲纸上的那句话给他看,盯着Steve的脸看他有什么反应。

Steve念着那句话,然后猛地扭头去看Bucky:“你会写字?”

Bucky翻了个白眼。又敲了敲那行字。

“我知道了,”Steve说,“你觉得我妈妈的去世不是我的错。”他摇了摇头,“我很感激你这么说,但是你不了解。她在放弃我之前是那么坚强、又健康,那之后她的身体就迅速弱了下去......”

‘得了癌症有时候就会这样,’Bucky这么写着, ‘依然不是你的错。’

Steve再次摇了摇头。“我真希望我能相信你的话,”他说,“但是放弃我这件事杀死了她。”

‘不是的!’Bucky用大写字母写下这句话,还加了下划线, ‘她放弃你是为了救你。你要是死了才会真的害死她。而不是因为你有机会可以活下去这件事。’

“但是——”

Bucky举起一只手制止了他,继续写了起来。 ‘她不会希望你这么想的。’

“也许不会吧,”Steve附和道,眼眶里再次涌出泪水,“我只是太想她了。”

Bucky放下铅笔,用大拇指抹去了他的眼泪,他的手温柔地贴在Steve的脸上。他盯着他的眼睛,有意和他对视。这感觉虽然不好受,但也不算害怕。他已经习惯了Steve盯着他的眼睛看了。他当然也喜欢和他对视。

“你可真勇敢,是不是啊,James?”Steve看着他,小声说道。

Bucky耸了耸肩。他没觉得自己很勇敢。他在大部分时间里都觉得焦虑又害怕。这个房子,这间房间是他在记忆里少有的、第一次让他感到安全的地方。

但是Steve觉得他很勇敢,这让他感觉他真的可以很勇敢。他放下了手,再次抓起铅笔。

‘我的小名叫Bucky。’他写道,他想告诉Steve这个,他太想听到Steve叫他Bucky了。但是这个名字已经有十年没被人叫过了。他谁都没告诉过。自从......

他推开素描本和铅笔,重新倒回到自己的床上,眼睛闭得紧紧的,手臂盖着自己的后脑勺。左边剩下的半截手臂插进右小臂下。他不想记起来最后一次被叫做Bucky是什么时候,他很害怕Steve会问他这个名字的由来,或者问他为什么现在人们都不这么叫他了。

这时候,他刚才的冲动才击中了他,Bucky颤抖了起来。他肺里的空气断断续续,像是卡住不工作了。

“James?”Bucky感觉到Steve的重量在他身边沉了下来,S他的大手放在他肩胛骨的中间,“你还好吧?”

Bucky没有动手臂,只是摇了摇头。

“我可不这么觉得,”Steve嘟囔着,他的手开始在Bucky的背上画圆圈,他宽厚手掌上的温度透过Bucky身上的织物穿透进来,“没事的,”他低声说,“我不会叫你Bucky的。我也不会告诉其他人,我向你保证。”

要是Steve愿意这么做,那会让事情简单些,要是就这么让Steve继续抚摸他的后背,继续让他叫他James,忘了他曾经告诉过他自己的另一个名字。

但这不是Bucky想要的。而且Steve说过他很勇敢。

Bucky深深吸了一口气,让肺里再次充满空气,心跳也平静了下来。这花了他好一会儿,但是最后,他血管里的那种呼、呼、呼终于不再回响在耳边了。他坐了起来。

Steve正在对他笑:“好点了?”

Bucky点了点头。他把手放在自己的大腿上,不知道接下来要做什么。

Steve打了个哈欠。“我要去换衣服了,去刷个牙然后就上床睡觉了,”他说,“你呢,James?”他问道,“你准备要睡觉了吗?”

还没等他反应过来,Bucky就把一根手指抵在了他的嘴唇上。

Steve猛地向后退了一下:“怎么了?”

Bucky拍了拍他的胸口,指了指还躺在Steve床上的素描本,然后又拍了拍自己的胸口。这一次,要和Steve对视显得有点困难,但是他坚持让自己这么做了,他要让Steve明白他的意思。

Steve困惑地皱起了眉头:“你想要我的素描本?”

Bucky摇了摇头,更用力地重复了自己的动作。

Steve眨了眨眼睛:“你想让我叫你Bucky?”

Bucky点了点头,笑了起来,虽然他知道这个笑容肯定有些颤抖。

“好吧,”Steve慢吞吞地说,“我可以这么做。”他歪了歪脑袋,“但是看你的反应,我以为你不喜欢这个名字?”

Bucky摇了摇头,又耸了耸肩。这是他能够给出的最好的解释了。

“好吧,”Steve又说了一遍,“你想让我告诉其他人吗?”

Bucky僵在那里。他没有想过这个。

“如果你不想也没关系,”Steve迅速加了一句,“我会只在私下里这么叫你的。”

Bucky试着想象了一下Phil和其他孩子叫他小名的场景。

他想到Natasha说她因为他是她的哥哥而感到感激,想到Tony像他和别人没什么不一样那样跟他开玩笑。他想到Clint说就算他的手腕骨折了也没关系,只要能救Bucky一命就值了的样子。Bucky又拍了拍自己的胸膛。他笑了。

Steve眯起眼睛:“你是在说其他人知道你的小名也没关系?”

Bucky用力点了点头。

“太棒了!”Steve双眼放光地看着他,“我喜欢Bucky这个名字,跟你很配。”

Bucky用肩膀撞了撞他。

Steve也撞了回去。“谢谢你告诉我你的小名,”他轻声说,“我喜欢了解你的事情。”他的笑容有些羞涩。

Bucky也回给他一个笑,他轻柔地抚摸着Steve的脸,小心翼翼地不碰到他的淤青伤口,又从Steve的颈侧滑了下来,一直滑到了他心脏的位置。他可以感觉到自己掌心下的跳动,有力又平稳的跳动。谢谢你,Sarah,他在心里这么想着。

Steve伸出手盖在了Bucky的手上。


TBC


*Soul Surfer (《灵魂冲浪》):美国影片,讲述了女孩瑟妮·汉密尔顿被虎鲨咬掉了一条胳膊之后,得到家人的支持重返冲浪赛场的故事。


啊,好容易在十月份赶了两篇,这可真是,呃,我就不说了orz

好希望自己会画画啊,可以每篇都配个插图,上一更就是两个骑马的少年,这一更就是两个头挨在一起坐一张床的少年~

评论(16)
热度(179)

© Joa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