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Steve最配的只有Bucky
与Bucky最配的只有Steve
翻译目录:http://joankindom.lofter.com/post/3ca4d7_ee7157c9

【授权翻译】【无差】高歌一曲(8)

原作者:Squeaky

原链接:Sing Your Song (I'm listening)

原系列:Already Where You Belong 吾心归处 Part2

授权及前文见:【1】【2】【3】【4】

                     【1】【2】【3】【4】【5】【6】【7】



Pepper凑了过来,在Natasha的耳边低语:“Tony要被揍一顿了。”

Natasha朝那边看去,Clint、Tony和Steve正准备在Thor的监督下来一场搏击比赛。他们在地下室,这间形状不怎么规则的房间在Natasha来了之后就被Phil改造成了健身房。地上是厚厚的锻炼地垫,把地垫拿掉后则是可以用来跳舞的硬木地板。房间有一面玻璃墙,玻璃前是一排给Natasha练芭蕾的木把手。

有时候她和男孩子们会到这下面来,关掉大部分的灯放音乐,跳到站不稳了为止。Clint霹雳舞跳得很棒,Tony也不差。Steve的节奏感则不是那么好。但是如果有人带着他,他可以好好地站在地板上,跟着节奏旋转。这有两台跑步机,几张长凳和哑铃平椅,还有一个从天花板上垂下来的沙袋,但是今天健身房的场地被布置了一下,用来上由Thor和Jane专业指导的武术课。

“他没那么糟糕。”Natasha耸了耸肩。实际上,Tony算是武术课上比较好的学生了。Clint有运动天赋,Tony则是从走路起就开始练咏春。但Thor今天要教他们泰拳,这是一种截然不同的派别。Tony在从一种过渡到另一种上有点困难。Clint则是如鱼得水地吸收着新的套路。很显然,即使现在没人会伤害他了,他还是很乐意学习更多能保护自己的东西。他和Tony通常在武术课上被分为一组。

Clint和Tony现在已经戴好了头盔和护胸,Thor在叮嘱他们只能用脚踢,免得再次弄伤他们的手腕和手后才放开了他们。看着Clint几乎是马上朝着Tony的腹部用力踢了一脚,Pepper不禁皱起了脸,Tony被踢得向后退了好几歩。“Clint厉害一点。”

“是啊。”Natasha笑着说。Clint像往常一样脱掉了上衣,Natasha很享受地看着他护胸下的肌肉随着他的动作抽动着,他的肌肤因为汗水发着光。在健身房的另一边,Thor正在和Steve进行踢腿练习,帮他加大幅度和力度。Steve用尽了全力,但是他得再加把劲,他需要再改进一点,在这方面,Tony和Clint都已经做得不错了。

Bucky也在那。

Natasha看向她的新哥哥。他们的科学老师,Jane Foster,也是Thor的未婚妻,正在教Bucky一些最基础的动作。通常情况下,Jane主要跟Pepper和Natasha对练,因为她们三个的体型差不多。但是今天她叫她们两个自由练习搏击,好腾出空来教Bucky。虽然她们两个都不是很确定一个失去了一只手臂的人要怎么完成自由拳击的拳击部分,但是Bucky看上去还挺感兴趣的。他一脸严肃,上衣衣领已经被汗水打湿了。他这幅努力练习却一言不发的样子感觉真有些奇怪。

不用怀疑,Pepper和Natasha当然是翘掉了自由练习的部分,去看男孩子练习了。

“他不是因为Steve碰了他的左手臂而揍了他一顿吗?”Pepper看着Jane把Bucky的左边残肢卡到身侧,拉近他给他展示她是怎么用膝盖去撞击他的下腹的。Jane的动作很温柔,但Bucky还是看得一脸惊奇。

“我猜那是因为他那时已经被Tony砸了厨房这件事吓到了,”Natasha低声解释道,“如果他知道这将会发生的话,好像就不会介意了。”

“那很好,”Pepper点了点头,“要不然这节课对他来说就很难熬了。”

“我相信Jane一定事先告诉过他她要碰他了。”Natasha说,她猜Phil已经把前天晚上和昨天早逝的事情简单地解释给所有老师听了,好让他们知道Steve的淤青、Tony和Clint的伤是怎么来的,以及Bucky的潜在被激发机制。没人想再次不小心把他给吓跑。

“Bucky这个名字可真适合他,”Pepper说。Steve在早餐的时候跟大家说了Bucky比较喜欢别人这么叫他。Steve讲话的时候,Bucky就站在他后面,还是像往常一样低头盯着地板看着,但是他在微笑,“我就从来没觉得他是个James。”

Natasha点了点头,看着Bucky现在正在踢着Jane手上拿着的一个垫子,他踢得很用力,用力到那个娇小的女人不由自主地往后退了好几步。他咧着嘴在笑。

“看他能这么笑真好,”Pepper继续道,“我还记得他刚来的时候。他被吓坏了!还有他攻击Steve的样子……”她摇了摇头,几缕金红色的头发从马尾里散了出来,“我很高兴一切都好起来了。”

“我也是,”Natasha附和道,她把注意力从Bucky身上转到了Clint和Tony那边。Tony今天穿着一件无袖背心,他的上臂已经有一处明显的淤青了,那是Clint在攻破了他的防线之后踹到的地方,她扮了个鬼脸,“Tony要被揍一顿了。”

“早就跟你说过了,”Pepper看上去也在替他疼痛,然后她的神情变得幸灾乐祸起来,“我猜等下又要给他很多‘亲亲痛痛飞’了。”

Natasha抖了一下。自从昨天晚上的‘表达感谢’后,Natasha就预料到Pepper会告诉她她和Tony的恋情。但她没想到等到真的听到这事后,她竟然觉得这么难过。Pepper是我的!她在心里恶狠狠地想着,紧紧握住了拳头,控制住自己不要冲到Tony面前去把他打倒在地。

“我为你感到高兴,”Natasha最后终于让自己把这话说出来了,“你暗恋他很久了。”

Pepper在一旁看着她:“我可没预料到你竟然会是这个反应。”

“你觉得我应该是什么反应?”Natasha双臂交叉在胸前。

Pepper歪着脑袋说:“我以为你会去杀了Tony,因为他把我从你身边抢走了。因为我是你最好的朋友。”她的笑容让这话里的刺少了一点。

Natasha僵住了。“我现在不会再这么做了,”她扭过头,“你可以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我不在乎。”

“哦,Nat,”Pepper说,“我不希望你不高兴。”

“我没有不高兴,”Natasha睁着眼睛说瞎话,“像我说的,你爱做什么做什么。”

“我很抱歉,”Pepper说,“我本来想用一种更好的方式告诉你的。再让我试一次。”她转过去和Natasha面对这面。“我爱上Tony了,”她说,“我觉得他也爱我。我会努力好好经营这段感情的,因为我想让它可以持续得久一点。但是不管发生了什么,我们之间的——”她在她们两个之间比划了一下,“——和这段感情同样重要。你是我最好的朋友,Tash。我不希望我们之间有什么不愉快。永远不希望。”Natasha盯着Pepper的脸。她一脸真挚地看着她。

“但是如果你们两个分手了怎么办?”过了一会儿她开口道,“你是我最好的朋友,但是他是我哥哥。如果你们两个分手了我应该选谁?”

“你可以两个都选,或者两个都不选。”Pepper摇了摇头,“我的意思是,我不能保证Tony会做或是不会做什么,但是我可以向你保证,我不会背叛他,不会对他撒谎,不会做任何可能影响到我们之间友谊的事情,好吗?”她把双手放在她的肩膀上,“我是真心的。”

“我知道,”Natasha的目光穿过Pepper,停到了Clint和Tony那边,他们现在正在靠着镜子休息,一边喝水一边大笑。两个人的肌肤都因为汗水发着光,看上去开心又惬意,她从来没见过他们这么轻松愉快的样子。Tony还时不时地偷偷看一眼Pepper的后背,笑得像是他的脸就要裂开了,“我只是……”

“怎么了?”Pepper温柔地问她。

Natasha咬着嘴唇。“你是我的,”她最后还是开口了,声音很轻,“我是说,你明明是先和我做朋友的。不是Tony。”

“你也是先和我做朋友的,不是Clint,”Pepper说,她的声音还是那么温柔,“但是我从来都没让你在我们两个之间做选择。因为我知道你可以同时爱我们两个。”

“我确实爱你。”Natasha说。

“我知道你爱我,”Pepper回答,“我也爱你。什么都不会改变这个的。Tony不会,Clint不会,什么都不会。”她伸出手抱住Natasha。

两个女孩就这么抱着彼此,Natasha觉得自己的心沉静下来了。她相信Pepper,也许比相信这个世界上任何人都要相信,只除了Clint。如果Pepper说她爱她,而且会一直爱她,那么,Natasha可以相信她。

“好了,”Pepper过了好一会儿才开口道,“你打算什么时候才告诉我你和Clint在一起了?”

Natasha猛地抬起头去看她:“你怎么知道这个的?”

“Tony,”Pepper大笑起来,“Phil肯定把他的手机还给他了。他给我发了好几条信息讲你们的新关系的,颠来倒去说的都是‘也该是时候了’。”

Natasha低声吼道:“我要去杀了他。”

“我希望不要杀得太过了,”Pepper再次笑了起来,“我还是比较喜欢他保持完整。”

这时传来一声吼声,然后是身体倒在垫子上的声音,她和Pepper回过头,看到Steve正躺在Clint和Tony身上,很显然他把他们两个都绊倒在了地板上。不想被落下,Bucky从房间那头也跑了过去,跳到了男孩子们上面,他们四个现在纠缠在了一起,笑个不停,四肢交缠,头也被其他人卡着,动弹不得。

Thor笑得眼泪都要流出来了。

Jane过来站到了她们两个身边,双臂抱着胸。她长长的棕发被随意地绑成了一个包包头扎在脑后,身上宽松的运动服已经被汗水浸湿了。她用下巴指了指男孩子们:“你们不去加入他们吗?”

Natasha扮了个鬼脸:“你想夹在那一群汗水淋漓又臭烘烘的男孩子们中间吗?”

Jane大笑了起来。“好吧,你要是这么说的话……”她又歪了歪脑袋,指了指垫子中心,“但是我确实得说你们两个这节课上,看的比做的多。是时候来场自由搏击了,女士们!让我们给男孩子们看看什么才是搏击。”

Natasha和Pepper开玩笑地呻吟了几下,走到了Jane叫她们站定的地方,摆好了进攻姿势。

“准备受死吧,Romanov!”Pepper冲她邪恶地笑了起来。

“Potts,”Natasha冷静地说,“我要狠狠地踢你的屁股!”

她们朝对方冲去。


剩下的几天在上课、写作业、做家务中很快就过去了,终于到了周末,孩子们有两整天可以自由支配。

Tony坐在车里,把车停在主干道上,玩着他的手机。他才刚发给Pepper一张他伤口缝线的Snapchat( ‘它们实在是太痒!’),Natasha就打开副驾驶的门坐了进来。

“舞蹈课怎么样?”Tony拍了一张Natasha的照片,她的头发用厚厚的发带绑在脑后,围巾一直围到了下巴。

Natasha对他吼道:“你刚才把照片发给Pepper了?”

“没错,”Tony对她咧开嘴,“但是别担心!”他在她用力打他的时候叫道,“几秒钟那照片就没了!”

“这还差不多,”Natasha嘟囔着扣好了安全带,“舞蹈课还不错,”她终于开始回答他的第一个问题,“但是Grey女士今天心情不好。我猜我们都做了有一百次屈膝了,但是她还是不满意我们的姿势!我觉得她把Pyotr弄哭了。”

“Pyotr是那个从俄罗斯来的大个子,对吧?”Tony把车从路边开走了。他再次开起了自己的Spyder,因为他在这剩下的四天里表现得都很好,包括了没有再随便开Phil的车,Phil在星期五的晚上把车钥匙还给了他。双手再次触碰到他宝贝车方向盘上的感觉真好,特别是他手上厚厚的绷带已经被拆掉了,所以开车兜兜风就不会像星期一的那场吃早餐未遂的旅行一样危险了。他用尽了自制力才控制住自己不要把油门一脚踩到底。

“是的,”Natasha点了点头,“他的舞实际上跳得很棒,只是今天不在状态。”

Tony怪笑起来:“Pyotr,可怜的、来了例假无法做屈膝的人。”

Natasha笑了起来:“听上去就是这样。”

Tony开向那条出镇的路,往Phil的农场开去。星期六的早上才过半,阳光灿烂,在积雪上反射出光。但是有别于最近一直以来的阴冷天气,今天的气温高于了零度,这还是这几个星期来的第一次。Tony都差点要把车子的太阳顶棚打开了。就差一点。

“谢谢你来接我。”Natasha说。

Tony耸了耸肩:“本来Steve想来的,但是Bucky想去骑马,所以我就自告奋勇了。”

“你可真好。”但是Natasha看上去更像是在怀疑,而非话里表现出的感激。

“怎么?”Tony说,“难道我不能为我的朋友做点好事吗?我的兄弟姐妹?血浓于水啊。”

Natasha的表情没有变:“我们在回去的路上接上Pepper?”

Tony用余光瞥了她一眼:“但是这车是两人座的。”

“我肯定你都没有想过我可以坐在Pepper的腿上?反正就五分钟的路程。”

“从来没有,”Tony马上说道,“除非让我拍张照片。”

Natasha翻了个白眼:“你真是头猪。”

Tony咧开嘴笑了:“你喜欢。”

“没有像Pepper那么喜欢,很显然。”Natasha干巴巴地说。“没事的,Tony,”她叹了口气,看到了Tony脸上一闪而过的惊慌,“我知道你和Pepper在一起了。没事的。”

“没事?”

“是的,”Natasha点了点头,“我觉得......我觉得你们两个在一起很好。你是第一个她感兴趣,对她来说又足够聪明的男孩,”她笑着说,“事实上,看了那么多傻兮兮的漂亮男孩,换换口味也不错。”

Tony眨了眨眼睛:“你这是在夸我?等等,你刚才是不是说我丑?”

Natasha大笑起来:“我是说你聪明......”

Tony也跟着笑了起来:“那我就接受了。”他看了一会儿路,又用余光瞥了她一眼,“那么,没有揍我一顿的言论?”

她挑起一边眉毛:“你需要吗?”

Tony咬着嘴唇:“要是我说我宁愿死也不会做任何伤害到她的事,你会相信我妈?”

“我应该相信吗?”

“应该,”Tony马上说道,“是的,绝对应该相信。”

Natasha靠到座位上。“那我们就没事了。”她拿出手机。

Tony呼出一口气:“那就好。”

“那就好,”Natasha,“我刚才给她发了短信,让她知道我们马上就到了。”

“谢谢,”Tony漫不经心地回道,几滴雨水滴到了挡风板上,然后越来越多,他打开了雨刷,“我不知道今天会下雨。”

“气温在下降,”Natasha皱着眉头看着她手机上的天气应用软件,“马上就要到零度了。”

“这可真糟糕,”Tony说,“我们得早点把马带进来。”

Natasha的手指在键盘上飞舞着:“我告诉Clint。”

“还有Steve,”Tony说,“免得他和Bucky跑得太远。”

“我相信他们一定注意到了,”Natasha说,但是Tony看到她把Steve从联系人列表了拉出来准备给他发短信,“我给Phil也发一下。”

“噢!”Tony抱怨道,“别这么做!他会提早回来的!”

Natasha翻了个白眼:“Phil没有那么糟糕,你知道的。”

“但是他今天一整天都在纽约和Melinda和Nick待在一起!”他挑了挑眉毛,“难道你和Clint不想在屋顶上偷偷聚一聚吗?”

Natasha对他皱起眉头:“不想。”

Tony眨了眨眼睛:“不想?真的?”

“好吧,现在还不想,”她补充了一句,“Phil想让我们再等等。”

“说的太多了!”Tony叫道,然后,“你跟Phil谈这个?”

“为什么不谈?”Natasha看着他,“他是我爸爸。”

“哦,”他以前从来都没想过跟他爸爸谈他的感情生活,现在Howard已经死了,Tony永远也没有机会这么做了。这个想法出乎意料地让他的胸口剧烈地刺痛起来。他发现自己在眨着眼睛好把眼泪眨回去。

Natasha还在看着他:“你也可以跟Phil谈谈Pepper,要是你想的话。”

Tony点了点头,不敢说话。

她笑了,但是笑容有点难过:“我真希望我妈妈能认识Clint。”

Tony清了清嗓子:“我爸爸会说我配不上Pepper。”

“那他就错了。”Natasha把手放在Tony放在变速杆上的手上。

他们就这样又开了一会儿,车里唯一的声音是引擎低沉的嗡嗡声和雨刷有规律的刷刷声。Tony用余光瞥了Natasha一眼。她直直盯着前方,侧脸和罗马硬币上的肖像一样完美。

“我真高兴你是我妹妹。”他低声说。

她朝着他歪了歪脑袋,嘴唇上扬成一抹微笑,捏了捏他的手。

Tony开向通往Pepper家的长长的车道,看到她正穿着她爸爸的旧外套,双手插在口袋里弯着腰站着。她的头上戴着一顶黄色的雨帽,脚上穿着配套的雨鞋。他从没见过比她更美的人。

“恶,”Natasha翻了个白眼,“别再那么看着她了。我要吐出来了。”

“除非你能向我保证你永远都不会这么看Clint。”Tony咧开嘴笑着说,目光仍旧一直在Pepper身上。

Natasha打他的那一拳也算值得了。


等Steve看完Natasha短信的时候,雨势已经从毛毛雨变成了瓢泼大雨。

“得回去了。”Steve说,给Natasha发了条短信告诉她短信已经收到,然后他给Clint也发了一条。Tony就不用担心了,他和Natasha在一起呢,他告诉Clint他们马上就回去了。

Bucky点了点头,他看上去已经有些冷了,一副悲惨的样子。他们走的时候天气还很暖和:晴天,几周以来第一次气温零上,所以这种温度的突变绝对不好受。Steve可以感觉到雨水已经渗透到了他的帽子里,打湿了他的头发。他拽着Captain靠得离Winter更近了一点,小心翼翼地注意着狭窄的小路。

“过来。”他说,靠过去帮Bucky带上了兜帽,他放开了Captain的缰绳,好空出手去帮他把兜帽扣得紧一点,免得它再滑下来。

Bucky看着他,左手臂放在胸前做了个拥抱的动作,然后又夸张地抖了抖。

Steve点了点头。“我也很冷。”他说,转过去再次控制住自己的马。一眼就可以看出Bucky比Steve有过更多的骑马练习。Steve是在城市里长大的男孩,而且他童年大部分时候都体弱多病。在和Phil住在一起的这九个月里,他做的锻炼比他过去人生里加起来还要多,虽然他真的很享受,但他确实也没有什么天赋。他小心地带着Captain往小路上走。那条小路很窄,更适合一个人骑行,而不是像现在这样两个人肩并肩,Steve可不想让他的马撞上旁边的树。

Bucky等着他一起转弯。雨势现在已经倾盆了。冰冷的雨滴穿透了他的帽子,从他的后颈滴进了他的毛衣里。他的手套和牛仔裤也湿了,手指和大腿被冰冷的气温折磨得够呛。Captain的鬃毛上都开始结起小冰珠。

“我们得快一点了。”Steve对Bucky喊道。Bucky没有回头,只是点了点头,带着Winter开始小跑。Steve等着Bucky离他有一匹马的距离那么远了,才用脚夹了一下Captain的侧腹。通常情况下,他骑着Captain快步走或是小跑都可以,但是现在地面这么湿,又有点结冰。他可不希望马儿滑倒把自己弄伤了。

他们就这么骑了十分钟,他们变得越来越湿,也越来越冷。Steve的脚都被打湿了,雨水滴进了他的靴子里。

在他万分渴望能冲个热水澡的时候,一道突如其来的闪电把他吓了一大跳。轰隆隆的雷声紧随其后,响彻整个天空,那么突然,那么响亮。

Winter和Captain都吓得跳了起来。

Steve惊慌地叫了一声,在已经被雨水浸湿的马鞍上滑了一下。他猛地拉住Captain的缰绳,想试着把控制住马。Captain的前蹄砰的一声落到了地上,他开始跑了起来。Winter也在前面跑着,但是Bucky控制住了他的马,而Captain跑得太快了。

Steve尽量用力把缰绳往后拉,绝望地想在撞到Winter之前让Captain停下来。然后Captain突然停了下来,Steve却径直越过马儿的肩膀,朝地上飞去。

他两手伸开落在了地上,感觉到了自己右边锁骨清脆的断裂声。他的手臂压在他身下撞到了地上,下巴也用力地撞进地面,害得他的下巴一下子合上了,牙齿深深地撞进舌头里。

他躺在地上,尝到嘴里浓浓的血腥味。Captain站在离他不远的地方,喷着鼻息,上下摇动着脑袋。他觉得头很晕,觉得很冷,他的第一反应是起来,站起来!他用手撑着自己想从地上起来,远离这片冰冷、潮湿和疼痛。

然后肩膀传来一阵闪电般的剧痛。

他不知道自己有没有叫出来,但是等他注意力可以集中起来的时候,他发现自己正躺在地上,看着光秃秃的树枝和阴沉的、下着雨的天空。他的肩膀太疼了,他根本就动不了,只能在疼痛的间隙勉强呼吸。他看不到Bucky,除了树木和雨滴他什么都看不到。他想试着呼喊,但是他的舌头不是很听使唤。他的嘴里都是血。

他不由自主地把血咽了下去,却在下一秒就坐了起来,往外吐血、胆汁和雨水,他太疼了,呼吸不上来。

他的视线开始模糊。


Winter被轰隆隆的雷声吓得跳了起来。

Bucky也被吓得无声地惊喘起来。他放开紧拉缰绳的力道,让Winter放松下来,前蹄安然无恙地落在了地上。一等落地他就开始向前跑,眼里闪着惊恐上下晃着头。

没事的,Bucky在心里这么说,靠过去抱住Winter的脖子。Winter还在跑,不时小小侧跨几步或是小跳一下。路太窄了,Bucky没办法让马儿转弯减速下来。所以他就只好这么让Winter跑着,直到他自己镇静下来。

Steve在他身后尖叫。

Bucky猛地转过头。看到Captain还在他后面,惊魂未定,但是马背上没有人。

然后他看到了Steve。

下一秒,Bucky就让Winter停了下来,跳下马儿,跑到了Steve身边。Steve躺在地上,左手按着右边锁骨。他的双眼没有焦距,脸上已经快好了的黄绿淤青在苍白得过分的皮肤上格外显眼。鲜血从他的嘴角流了出来,变成了谈红色,被雨水冲走了。

Bucky用牙齿咬掉自己的手套,碰了碰Steve的脸侧,感觉到一片冰凉。他的心跳得那么用力,他觉得自己要吐出来了。他强迫自己看着Steve的眼睛,看着其他地方,就是不看流下下巴的那道鲜血。

太多血了。还有汽车撞上什么的声音,玻璃碎掉了——

“Bucky?”Steve在喊他,发音很不自然、很费力。

Bucky点了点头,挤出一个微笑。他小心地用手臂揽住Steve的肩膀,帮他坐了起来。Steve的表情因为疼痛一片狰狞,他不断抽着气。

“好疼。”他嘟囔着,朝泥泞的地上吐了一口血。

Bucky可以感觉到Steve身上因为寒冷和害怕而在颤抖。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他知道情况不好,Steve需要立即帮助。他得让Steve站起来,重新坐到马上去。他用左臂残肢拍了拍Steve。后者抬头看向他,眼神依旧很迟钝。Bucky歪着脑袋指了指Captain,挑了挑眉毛。Steve眨了眨眼睛,缓慢地顺着Bucky的动作看去,直到看到了他的马。他又眨了眨眼睛,然后点了点头。Bucky看到Steve能明白他的意思,松了一口气。如果他能让Steve重新上马,他就能把他带回家了。Bucky又拍了拍Steve的肩膀,直到后者的注意力重新回到了他的身上,然后他用右手拍了三下Steve的后背,在做这些的时候,他一直盯着Steve的眼睛。

“数到三?”Steve问道。更多的血因为他的张口而从嘴边流了出来。他的话讲得有些模糊不清,就好像他的舌头没办法正常工作了一样。Bucky压下心里那因为鲜血而涌上来的恐惧。他希望这不是因为Steve有什么内出血。

Bucky点了点头,又拍了拍Steve的后背。等拍到第三下的时候,Bucky扶着Steve的肋骨,把他拉了起来。Steve大喊了一声,但是能让自己用膝盖支撑着起来了,然后在Bucky的帮助下站了起来。等他们最后站起来的时候,他已经在不停地喘气了。他的右手臂无力地垂在身侧,左手用力按着右肩膀。他看起来比刚才要更苍白,嘴里还在不停流出血来。

到目前为止进展还不错,Bucky这么想着。他轻轻地让Steve转了个身面对着Captain,往前迈了一步,然后又一步,直到他们终于站到了马儿身边。Captain看着他们,上下摆着头,耳朵垂着。很显然,尽管雨下得很大,他还是能闻到Steve身上的血腥味,他不是很喜欢。

Bucky挪动了一下,轻轻拉了拉Steve的左手臂,想把它放在马鞍上,这样Steve就能帮着Bucky一起把自己送上马。Steve点了点头,慢慢把手从肩膀上移开。他的手才往Captain的马鞍那边挪了一点点,就叫了出来,又把手按了回去。

“不行,”他啜泣着,摇了摇头,还在发抖,“不行。疼。”Captain动了动,因为Steve刚才的尖叫而感到不安。他的侧面撞到了Steve的右手臂。

Steve尖叫起来,向后倒去。他单膝跪在地上,低着头小声哭泣。

Bucky攥紧了拳头。他的手指因为冰冷而发疼。他看向Winter,他顶着风站着,耐心地等着他的主人。我可以先骑回去,Bucky这么想着,但是马上又否定了这个主意。Steve很疼,而且现在冷得刺骨。Bucky绝不会丢下Steve一个人在这里的。

Steve挣扎着再次站了起来,他的手仍按在肩膀上。他的眼睛因为疼痛还是雾蒙蒙的,但是他跌跌撞撞地朝Captain走去,神色坚毅。

Bucky阻止了他,他用力地朝他摇了摇头。

“屋们得围聚。”Steve嘟囔着,他的舌头肯定出了什么问题,他连话都讲不利索了。他还在颤抖,头垂在那里。

Bucky再次摇了摇头,指了指Steve的手臂,做了个疼痛的表情。

“口以的。”Steve说,但是他停了下来。

Bucky松了口气,无声地叹息了一下,伸出一根手指和大拇指,举到了自己的脸侧,做了个打电话的手势。还没人给他一个手机。可能是因为他不讲话吧。

Steve慢吞吞地转过身,把右边身体露给Bucky:“屋的口袋你。”

Bucky点点头表示感谢,轻轻从Steve的口袋里把手机拿了出来,打开联络人列表。他正准备给Phil发短信,却突然想起来他今天去了纽约,肯定来不及赶来帮忙。他的手指越来越冷,手机屏幕也被一层冰得要命的雨水覆盖住了。他甩了甩手机,试着再次拉出Steve的联系人列表,但是隔着一层水,手机屏幕辨别不了他的操作。Bucky在心里挫败地低吼了一声。

他看向Steve,想看看他是不是能帮什么忙。Steve闭着眼睛,摇摇晃晃地站着。

他的手机上有两通未接来电:一个是Natasha,一个是Tony。他滑一下就行,然后就可以把手机递到Steve的耳边让他说话。

他碰了碰Steve的左侧,让他睁开了眼睛:“怎么了?”

Bucky向Steve示意了一下手机,然后把它拿到他的耳朵边。

“浩。”Steve说。Bucky看着手机,试着滑动第一个未接来电。但是他没办法。屏幕上积了太多水了。他把手机在自己的裤子上蹭了两下,再试了一遍。这一次手机终于有用了。Bucky如释重负地笑了笑,转过身把手机放到Steve的耳边。

“得拙下来。”Steve嘟囔着,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Bucky瞪大了眼睛,也在Steve身边蹲了下来。他用右手臂圈住Steve的后背,轻轻摇晃了一下他。

“冷。”Steve说,他的眼睛半闭着,睫毛上开始结小冰珠,嘴唇已经发青了。

Steve闭上了眼睛,他倒向一侧,靠在了Bucky身上。Bucky再次摇了摇他,他害怕极了,他的右手还抓着Steve的手机,但是他没办法一边用它一边支撑着Steve。他不知道他要怎么把他们两个带回家。

Bucky坐在了地上,让Steve慢慢滑下来,直到他差不多躺在了他的大腿上。这个姿势别扭又不舒服,地上都是水,非常冷。他拿着手机,右手臂绕过Steve的大块头,把手机放在了大腿上,绝望地伸出手指按在Steve的脖颈上。他的手指冰冰的,害得他花了长得令人恐惧的时间才感觉到了Steve的脉搏。但是他的脉搏还在跳动,在Bucky的手指下稳定又有力地跳动着。他再次晃了晃Steve,比前几次都要用力。

Steve的眼睛勉强睁开了一个缝,又闭上了。

Bucky觉得自己慌了神了。Steve受伤了,他又湿又冷,如果他不能赶紧把他带回家的话,他们两个都会被冻死在这里的。Winter和Captain在雨里温顺地站着,等着主人的下一歩指示。这两匹马儿被训练得太好了,他们不会自己跑回家去,也就没办法让其他人知道他们需要帮助,真是不幸。他又转身看向大腿上Steve的手机。

手机屏幕上再次被覆盖了一层水膜,Bucky用裤子把它擦了擦,在屏幕上留下几个湿淋淋的印子。他点开了信息的图标,点了最上面的名字,是Clint。他开始打字。

在他打了几个字母后,手机屏幕又因为太湿了没办法辨别他的触碰。Bucky甩了甩,再次尝试,但是他甩动手机的动作清除了刚才已经打出来的信息,害得他不得不从头来过。他把左臂放在屏幕上方,但是那真的挡不了多少雨水。他又无力又愤怒,气得咧开嘴露出牙齿,脸皱成了一团。他根本没办法在这么大的雨里用一只手打字,更别提Steve现在正半昏迷地躺在他的大腿上。

手机响了。

Bucky的心狂跳了起来,上涌到他耳边的呼、呼、呼声盖住了马儿的声音,盖住了风的声音,雨的声音和周围的一切。他只有一个办法可以救Steve,但是这意味着他要死了。

他抖着手把手机拿到了自己的耳边,按下了‘接听’的那个绿色圆圈。

泪水滑过Bucky的脸颊,灼伤了他冰冷的皮肤。Steve,他在心里默念着。他逼着自己看着他的朋友,提醒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做。这样,等那些话把他呛死的时候,他也会知道这值得了。

“你把我们都吓死了!”Tony在电话的另一边喊道,“为什么你不——”

“Tony,”Bucky的声音沙哑,他几乎被自己的声音吓坏,“我是Bucky。Steve受伤了。我们需要帮助。



TBC

评论(18)
热度(172)

© Joa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