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Steve最配的只有Bucky
与Bucky最配的只有Steve
翻译目录:http://joankindom.lofter.com/post/3ca4d7_ee7157c9

【授权翻译】【无差】高歌一曲(9)

原作者:Squeaky

原链接:Sing Your Song (I'm listening)

原系列:Already Where You Belong 吾心归处 Part2

授权及前文见:【1】【2】【3】【4】

                     【1】【2】【3】【4】【5】【6】【7】【8】




Tony坐在手术等候室的一张不怎么舒服的塑料椅上,盯着自己的手掌。

好吧,说的再具体一点,是盯着他横跨左手的那条缝线看着,脑子里乱七八糟地想着什么时候要去医生那里拆线。

这比想着为什么他们又回到医院里等着要好。

Tony让Clint、Natasha和Pepper开着一辆方便在农场里行驶的车(车后面拖着一辆拖车)去找Steve、Bucky和他们的马。他自己则去借了一辆四扇门开的农用卡车,在小路和公路的交叉口等着,他像一个瞎了眼的老奶奶一样在冰冷的雨水里开得飞快。Pepper负责把那两匹马带回谷仓,然后在家里等他们回来。他感觉过了一辈子才看到Clint和Natasha出现在林子外面,Bucky和Steve抱在一起躺在拖车上。

Steve看起来糟透了,脸色苍白,嘴唇青紫,在Clint和Tony半拖半拽地把他放进卡车后座的时候完全无法配合。

他们最后勉强让他在Natasha和Clint之间坐定了,Tony让Bucky好好地坐在副驾驶上不要动,该死的!然后他就万分小心地开着他们五个去了医院。

Tony打开了车上的供暖系统,把车子里的温度搞得跟热带差不多,车里的湿气也跟热带差不多,多亏了Steve和Bucky身上湿的不得了的衣服。Steve在他们到达急症室的时候清醒了过来;他的嘴唇终于不是之前那令人恐惧的青紫色了,思绪也清晰了起来,可以在医护人员问他问题的时候作出回应。检查下来,他舌头上的伤口太严重了,需要缝上几针。他的锁骨也干脆地摔成了两半。他现在在手术室里,医生要在他的锁骨上放进金属板,在骨头愈合之前支撑住它。

其他人在无菌室等着,这里的椅子实在是太不舒服了,要是在让Tony再在这里多坐一分钟,他就要把这栋该死的大楼买下来,然后把它变成一个只准生产舒服椅子的家具厂。也许只生产沙发。那种特别大的沙发。带坐垫的。Tony刷地站了起来,走到了窗户边。外面还在下雨,这是前几个小时那场令人恼怒的暴风雨残留的遗迹。但是冰雪已经开始融化了;他可以看到从外面的标志牌、树木和其他东西上滴下来的水痕。如果天气一直像现在这样暖和的话,Phil就可以在明天早上到家了,小菜一碟。

想到Phil,Tony转过身看向其他人。Natasha坐在房间里唯一的那张沙发椅上靠着Clint。她还在和Phil讲电话,在跟他讲Steve现在的情况,并安慰他说其他人都很好。好吧,算是很好吧。

Bucky从在电话里和Tony说过话后就一句都没再说过了。他穿着Natasha带给他的衣服,所以现在身上还是暖和干燥的,但他看上去依旧很糟糕。他坐在塑料椅上,把自己弯成两半,右手臂盖在头上,左臂放在眼睛前面,在上下抖着。他看上去像是马上就要爆发、或是马上就要晕倒了,或者两者皆是。

Tony双手攒成拳头,感觉到那道伤口在他的掌心上被拉扯着。他讨厌看见Bucky这个样子。这很糟糕。

Clint从沙发椅上站了起来,拖过一把可怕的塑料椅,在Bucky的右边坐了下来。“Steve会没事的,”Clint低声说,抚摸着他的后背,“别担心。他会没事的。”

Bucky动了动身子,让Clint的手从他身上落了下去。他的脸沉了下来。Tony完全理解Bucky现在非常不好受。他只讲了一句话就再也没吭声了,这个事实表明了徜徉在他大脑里的那艘小船并非一帆风顺。但是看到Bucky这种无视Clint的行为还是激起了Tony心中的怒火。他转身再次面向窗户,看着外面的雨帘,提醒自己Sam跟他说的话,提醒自己他因为Bucky而起的怒火其实跟Bucky毫无关系,而是源自他糟糕透顶的童年。

所以他不需要用他的拳头去砸任何东西。比如说Bucky的脸。

Tony双手揉了揉脸,感觉那道缝线擦过他的肌肤。他真希望Pepper在这,或者Phil。或者Steve。上帝啊,他希望Steve能没事。

Tony再次转过身,靠在窗户上,感觉到冰凉的玻璃按压在他的后脑勺。他才和Phil以及大家住在一起不到四个月的时间,他刚来的时候,绝对是讨厌Steve的,像他那样一个自诩正直无比的混蛋金发大块头。但是随着相处时间的增加,他开始喜欢这个男孩。Steve在运动上真是一塌糊涂,像个可乐自动贩售机一样 ‘优雅’,而且他已经尽力了。也许他确实有些正直得过了头,但是他一直都很公正,一直在试着做正确的事,因为他认为那样才是对的。他还很有幽默感。

所以,在这半年不到的某个时间点上,Tony开始喜欢这个男孩。像一个他一直想要的哥哥一样喜欢他。

实际上,Tony看着Natasha和Clint,在心里想着,他已经在心里为他这所有没有血缘的兄弟姐妹都留出了一个柔软的位置。也许在他第一次出现在这里,在Natasha叫嚷着要杀了他的时候就开始喜欢Natasha了,那种哥哥对妹妹的喜欢。Clint就只是......Clint。个子不高,好心的,棒极了的小子。Tony是独生子,他那样的童年绝大多数时间都是一个人孤零零的,他心里的一个声音在告诉他,也许他度过那样的岁月,就只是为了在他遇到Steve、Natasha和Clint——是的,甚至是Bucky——的时候,在心里为他们留出一个空间。

不再寂寞的感觉真好。

Tony知道Phil是很大的原因,但他还没有做好大声承认这一点的准备,就算在自己的脑袋里也一样。Tony看向Bucky,他还是字面意思上地把自己蜷成一团,一个人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看上去和Tony曾经感受过的一样孤单寂寞。

Tony记得那是什么感觉,当他在麻省理工的时候。即使在他父母去世之前他就知道他不属于那里。他太张扬,太傲慢,太年轻了,融入不进那里。他记得那种曝光过度,那种脆弱的感觉,所以他各种乱七八糟的闹剧,他酗酒、嗑药,把他把所有人都从身边推开。Bucky现在感觉到无比的脆弱,可能不只是因为他在医院,也不只是因为他刚刚认识的最好的朋友在做手术。可能还有其他的什么,Tony猜他也知道那是因为什么。

他清了清嗓子。“呃,Bucky?”他开口道,朝那个男孩靠近了一点,“呃,我猜你可能在担心你之前在电话里讲话的那件事。”他看了一眼Natasha和Clint,两个人都带着好奇却耐心地看着他。Natasha的手机还放在耳朵边上。Bucky没有抬头,但是他停止了抖动,所以Tony就把这当作他是在听他说话的表现了,“但是我只是想告诉你,那个,虽然你告诉我们Steve需要帮助,但这不意味着我们从现在开始就期待着你能开口讲话了。事实上,”他继续道,确保在讲下面的话之前看着Natasha和Clint,“我们都没有期待你会再次开口,没有期待你以后会继续讲话。所以你不用担心这个。一点儿也不用。”

“没错,”Clint说,“如果你不想的话,没人会逼着你讲的。”

“我们保证。”Natasha附和道,她把电话重新放回到耳边继续轻声和Phil讲话。

“那么,”Tony说,“我要讲的就是这些。”他走到一张不舒服的椅子上坐了下来,双腿摊开。

Bucky在看着他。

“不用讲话,”Tony跟他说,“我们保证。”

Bucky利落地朝他点了点头,坐了起来,靠到椅背上。他还是很僵硬,但是身体已经没那么紧绷了,那种压力从他的身上消失了一些。他看上去......在思考,这个样子比刚才那种快要崩溃的样子好多了。

Natasha走到了Tony身边,把手机递给他:“Papa想跟你说话。”

Tony舔了舔嘴唇,接过手机。“我知道你说过再也不要,永远不要没经过你的同意就开走你的汽车,”Tony语速飞快地说,“但是首先,我们开走的是卡车,不是汽车,其次,Steve受伤了,而且——”

“Tony!”Phil打断了他,“Tony,我没有生气!没关系的。”

“没关系?”Tony重复了一遍,“好吧,当然没关系。我是说,我们得帮Steve。”

“就是这样,”Phil说,他的声音和善得有些发蠢,“你做了一个非常正确的决定,Tony。你把Steve安全地送到了医院。我为你感到骄傲。”

Tony眨了眨眼睛。他记不得上一次听人说他们为他感到骄傲是什么时候的事了:“你为我感到骄傲?”

“是的,Tony。我非常、非常为你感到骄傲。我为你们所有人都感到骄傲。情况并不好,但是你们一起完美地解决了它。Steve受伤了,天气又那么冷,我还被困在纽约,更别提——”Phil没有再讲下去。电话那头传来一阵奇怪的,像是什么东西被被抑制住的声音。

“Phil?”Tony问道,“你在哭吗?”

“我的大儿子多亏了他的弟弟妹妹才能捡回一条命,”Phil突然激烈地说,“如果你们都不在他身边,他可能会死!我是一个父亲!我当然会哭!”

Tony再次眨了眨眼睛。一种强烈的确定感在他心头尘埃落地:“你真的很爱我们。”

“是的,”Phil说,“当然。”

“我是说,我们所有人。”Tony说。

“是的,当然,”Phil回答道,“Tony,我以为你知道这个。这话要从何说起?”

Tony收回了他的腿,用另一只手环住了自己的腰。他的心跳在加剧:“你爱我?”

“是的,”Phil干脆利落地说,“你是我的儿子,Tony。虽然你是一个Stark,但你也是我的孩子。我爱你。”

“哦,”Tony抽了一口气,他擦掉了不知道为什么突然聚集在眼眶里的泪水,“那很好。”

“你是我的儿子,我爱你,”Phil重复了一遍,“我也为你感到骄傲。非常骄傲。”

“你想和Clint讲话吗?”Tony问道,他的声音有些破碎,他站了起来,没等Phil回答就把手机递给了Clint。

Tony再次回到窗户边,看着外面的雨,假装自己并没有哭。Phil爱我,他这么想着。他甚至还说了出来。就好像这是这世界上再自然不过的一件事。

Tony甚至都不记得他自己的爸爸是不是说过这个。

“我也爱你。”他对着雨幕小声说,过了一会儿,露出一个笑容。



第二天中午,Phil把Steve带回了家。他很累,又痒,他甚至有些难以理解地感谢那道缝合了他舌头上伤口的黑线。Phil把他带到了客厅的沙发上,和其他孩子们一起小心地让Steve躺在了上面。这操作起来比他想象的要困难,鉴于他现在只有一只手可以用。但是更令他印象深刻的是Bucky的坚持。

“我要再回镇上一趟,”Phil说,“我得去拿Steve的处方药。你们其他人还需要点什么吗?”

“我们可以吃冰激凌吗?”Tony问,把他那双棕眼睛瞪得不可思议的大,“Steve很喜欢吃冰激凌。”

“哦?”Phil干巴巴地问,“Steve喜欢吃哪种口味的冰激凌呢?”

Tony看向Steve:“巧克力?上面还带点碎屑?”

“我不能吃碎巧克力。”Steve说,但是他说出来像 ‘屋不能吸睡早克逆。’

“你不能洗热水澡了?”Clint问道,他靠得近了点,然后转头对Phil说,“也许你应该买点海绵球或是什么的,让他可以擦擦身体?”

Steve翻了个白眼,指着自己的嘴巴。“吸睡早克逆!”这弄疼了他的舌头,皱起了眉头。

“他不能吃碎巧克力。冰激凌上的碎巧克力。”Natasha帮他解释了一下,她过去坐在了沙发的另一头,近到可以碰到他,但是也不会不小心碰到他的右侧身体,她伸出手抓了抓Steve的头发,“所以我们要最普通的那种就好了。”

“好的。普通的巧克力冰激凌,记下了。”Phil在手机上坐着笔记,“还有什么?”

“我可以吃碎巧克力啊。”Tony嘟囔着。

“汤?”Clint说,“Steve可以喝汤吗?”

“我已经列出来了。”Phil点了点头,Steve则是露出了一脸苦相。他的大部分童年时光都因为身体太过病弱而不得不喝汤或是不含糖分的粥,或者是干巴巴的吐司。想到又要回到那种生活真让他感到可怕。

Phil注意到了他的表情:“就这几天,等舌头消肿了,你就可以正常地咀嚼了。我保证会给你买你喜欢的汤的。”

Steve叹了口气,点了点头。他朝Natasha靠近了点,好让自己的头更好地靠在她身上。她轻柔的抚摸具有奇特的安抚作用。“我会给你做杂烩汤的,”Natasha低声说,“那会对你的舌头有帮助,比起粥,你会更喜欢这个的。”

“我不确定生鸡蛋会适合现在的Steve吃,”Phil说,“特别是他现在嘴巴里有伤口。但是我会买点甜菜和酸奶油回来的,如果你想做罗宋汤(*俄罗斯甜菜浓汤)的话。”

Steve喜欢Natasha的自制浓汤。他热切地点了点头,看着Natasha对着他微笑,她的眼里都是爱。

“我的妈妈在我不舒服的时候总会给我做牛奶吐司,”Pepper跟Steve说,“你觉得你会喜欢吃这个吗?”

Steve点了点头,对她笑起来。

“更多的面包还有......”Phil冲Steve挑了挑眉毛,“巧克力牛奶?”

Steve再次点了点头。他喜欢巧克力。

“你需要配着苹果酱或是布丁还是其他的什么吃药吗?”Clint问Steve道,“因为我就是这样吃的。”

Steve终于摇了摇头,但是他又停了下来。布丁听起来挺不错的。“谱丁,谢谢。”

“他想吃布丁。”Natasha再次帮他翻译。

Phil点了点头:“巧克力呢?”Steve再次点了点头,Phil把这个加到了单子上。“好了,”他说,“我得走了,要不然天就要黑了,还有什么吗?”他转过去特意对Bucky问道,他一直在楼梯边上徘徊着,看上去小小只又很害怕,“你有什么想要的东西吗?”Phil的声音很温和,“你可以写下来给我。”

Bucky摇了摇头,视线却没有从地板上移开。

“好吧,”Phil说,声音依旧温和,“如果你们还想要什么,给我发短信。”大家都点了点头,Phil走了。

门一关,Bucky就过来坐在了Steve身边,像一只大猫咪一样蜷在他的左侧。Steve伸出手臂圈住他。回家的感觉真好。他看向大家。Pepper和Tony像平常一样坐在双人沙发上,Clint坐在沙发扶手上,一如既往地裸着上半身。Natasha的手臂放在他的大腿上。他们都在看着他,拙劣地假装他没有不小心把他们吓个半死。

“屋恨抱歉,”Steve说,突然觉得很过意不去,“屋恨抱歉屋恰到里们了。”

“你不用为这个感到抱歉!”Natasha用力说道,“你不是故意受伤的。”

“而且我们知道你骑马骑得有多烂,”Tony说,“你从马上摔下来也没什么稀奇的。”

Steve皱着眉头生气地看着Tony在大笑。Pepper打了他一下:“Tony!”

“抱歉。”Tony举起双手,“现在还不能开玩笑还是我说了实话?”

Pepper笑了起来,但还是打了他一下。

“切切你们,切切里们帮了屋。”Steve继续说道,他现在说话还很疼,但是他想让他们知道,“非藏砍谢。”

“别再说话了,”Natasha拉了拉他的头发,“我们知道那很疼。”

Steve皱了皱眉头,在她的掌控下尽可能点了点头。她放开了手。

“其实是Bucky救了你,”Clint说,“是他在Tony打电话过去的时候告诉Tony你们遇到了麻烦。所以我们才知道你需要帮助的。”

Steve猛地看向Bucky,后者在Clint提到他名字的那一刹那就坐了起来,拉开了和Steve之间的距离,再次盯向楼梯,右手攥成拳头。

Natasha瞪着Clint。“你为什么要告诉他?”她叫道,与此同时,Tony举起双手喊道:“喂,拜托!”

Clint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我做了什么?”

“你应该先问问Bucky愿不愿意让你告诉Steve。”Pepper同情地看着他,“我不是很确定他想让Steve知道这个。”

Steve看着Bucky,Clint刚才泄漏的那个巨大秘密代表的意义现在才慢慢渗进他的大脑:“里讲话了?”

Bucky点了点头,眼睛仍旧看着地板。

“哇哦。”Steve抽了一口气。

“没错,”Tony说,“那令人印象非常深刻。”

Steve仍旧看着Bucky。“切切里。”Bucky没有动,但是他缩了缩下巴表示听到了Steve的话。

“他,呃,那之后就没再说过话了,”Tony说,“这没关系的!”他在Bucky看向他的时候迅速加了句,“完全没关系。但是,你知道的,你不会叫他开口吧?”

Steve摇了摇头。他把一只手放在Bucky的后颈上,用大拇指在上面打着圈。Bucky的视线重新回到Steve身上。“我不会的,”Steve跟他说,“保证。”

Bucky点了点头,身上紧绷的情绪消散了点,但是他没有再蜷回去了。

“我很抱歉我把这个说出来了,”Clint喃喃道,“我只是觉得这很酷。”

Bucky耸了耸肩,无声地表示 ‘接受你的道歉’,Clint看上去高兴了那么一点儿。

大家再次沉默下来,Steve突然意识到自己很累。他肩膀上的疼痛慢慢爬了上来,在不舒服地扩散至全身。他的舌头酸痛,还为自己不能正常地说话而烦恼。Bucky现在还是坐在沙发边上,看上去明显地不开心,但是Steve却不能说点什么来安慰他。

“我们是不是可以看个电影?”Tony说,“我可以打开Netflix......”

“去做杂烩汤怎么样?”Clint说,然后看向吊着Steve右手臂的吊绳,他动了动自己石膏下面的手指,就好像才刚想起来自己的伤还没好一样,“或者算了......”

“我们可以玩牌,”Natasha建议道,“或者大富翁?”

Tony扮了个鬼脸:“要是你不总是赢我的话,我说不定会想玩。”

“要是你玩得不是那么烂的话。”她反驳道。

“要是你不——”

“我是在一场车祸里失去手臂的。”Bucky说。

大家马上僵在原地,没有人再讲话。

Steve的手还放在Bucky的后颈上。他的眼睛吃惊地瞪得大大的,嘴巴也不由自主张开了:“Bucky?”

Bucky还盯着地板,他的喉咙在他说话的时候还是感觉有点抽搐,就好像它还不知道要怎么处理它发出来的声音。但是他脸上的表情很坚定,就好像既然他现在已经开口了,他宁愿死也不会停下来了。

“我那时才六岁,”Bucky继续道,他的声音很沙哑,深沉又悦耳,Steve太震惊了,他不确定自己是不是还在呼吸。他不知道为什么Bucky决定要再次开口,但是如果可以的话,他愿意献上自己的另一边锁骨,只要他不会停下来,“我的——我的爸爸开车带着我和妹妹从妈妈的葬礼上回家。他喝了酒。醉醺醺的。他总是醉醺醺的。他偏离了公路——”

Bucky停了下来。

没有人动。Steve可以听到自己的心脏在胸腔里剧烈地跳动着,他的脉搏也跳得飞快,一开始是因为震惊于Bucky竟然开口讲话了,现在则加上了恐惧,他知道接下去的故事不会好听。他吞咽了一下。

“呃,”Tony低声说,他的声音在安静的房间里就像枪声一样响亮,“你不用。你真的可以不用继续讲下去。”

“是的,”Clint说,他的声音同样轻,“如果这太难......”

Steve仍旧盯着Bucky。他看到了Bucky轻轻地摇了摇头。

“我坐在后排座位上。妹妹的婴儿椅在爸爸的后面。她在哭。我叫他停下来。”他声音里的害怕清晰可闻,“我求他停下来。他转过身打了我一巴掌。然后车子滑出了公路,沿着路堤滚了下去。我的妹妹在尖叫。我的头撞在了窗户上。等我醒过来的时候,车子上下颠倒着,挡风玻璃碎得到处都是,它撞到了树上。我妹妹的婴儿椅卡着我——卡着我的手臂。那应该支撑着它的扣子没用了,她——”他停了下来,咽了口口水,喉结上下浮动得很明显,“她的血滴得我身上到处都是。我的爸爸也死了。我不得不踢开我这边的窗户爬了出去,我爬上路堤,一个女人停下车子帮了我,然后我就不记得后来发生了什么,一直到我在医院里醒来。他们截掉了我的手臂。”

“Bozhe moy(*俄语’我的上帝’)。” Natasha低声叹道。

“我想我知道你为什么不喜欢讲话了。”Clint柔声道。

Steve可以听到Tony安慰Pepper的声音,后者抽着鼻子听声音像是马上就要哭出来了。Steve知道那是什么感觉。他觉得自己也要哭出来了,想到那么小的Bucky,受了伤,只剩他孤零零的一个人,他的家人都不在了。

“这不是我不说话的原因,”Bucky说,“是因为问题。”

“他们问你问题,对吧?”Natasha说,“你醒过来之后,他们问你发生了什么。”

Bucky点了点头。眼泪在他没有注意到的时候流下了脸颊。

“不说话更容易点。”Clint说。他声音里有种异样的感情让Steve转过头去看他。他在看着Natasha,脸上的表情无望又坚决,“因为一旦你开始讲话了,一旦你听到自己讲出发生了什么……”

“你就会死的。”Bucky帮他讲完了,他擦了擦眼睛。

“是的,”Clint表示同意,“但是你不会死的,对吧?”他没在问Bucky。

“如果有人听你说话的话,”Natasha说,她现在整个身子都转向了Clint,“如果有人在乎你说的话的话。”

“我爸爸以前会把我的衣服拉过我的头顶,把它留在我的手臂上,”Clint突然说,“我会被卡在自己的衣服里。然后他会打我,但是我却不能保护自己。”他耸了耸肩,露出一个微笑,但是那个笑容没能抵达眼底,“所以我就不再穿上衣了。那样安全点。”

Natasha跪在沙发上站了起来,紧紧地抱住了他。他也回抱了她,身体不由自主地微微颤抖。

“既然现在是坦白的时候,”Tony说,“我爸爸从来不关心我。我是说,从来没有。我记得有一次,我在他的工作间跑来跑去,就为了让他注意到我。就像个愚蠢的熊孩子。然后,我摔倒了还是绊倒了还是怎么样,把自己的手腕弄骨折了。就和你差不多,Clint。我就那么躺在地上,因为那只手臂哭了起来,然后我爸爸说:‘要是你还是这么吵的话就滚出去。’所以我就不哭了,站起来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一直到我的保姆疑惑我为什么花了那么长时间还没刷完牙,才注意到我的手腕骨折了。所以,是的,”他干巴巴地笑了一下,“我是说,我没有被打或是怎样,但是,哇哦,虽然我没有经历过你那么恐怖的事故,Bucky,但是这也不怎么好玩。”

Clint从Natasha的肩上抬起头:“这糟透了。”

Tony耸了耸肩:“没有你们经历过得那么糟糕。”

“都是一样的,”Pepper说,她在擦着自己的眼睛,“受伤就是受伤。这不是比赛 。”

“我妈妈很爱我,”Natasha说,“但是她在我们来到纽约后就去做了妓女,因为她不怎么会讲英语,找不到更好的工作。她感觉非常羞耻,于是她开始嗑药。但是我阻止不了她,她死了。”她的笑容带着水汽,“我很想她。每天都想。”

“我知道那是什么感觉,”Steve说,他开口说话的时候还是很疼,他讲出来的话仍旧有些含糊,因为受伤的舌头,但是他强迫自己的嘴巴好好工作,他想和他的朋友们分享,“我的妈妈放弃了我,把我放进了领养系统里,好让我能做心脏手术。我小时候成天生病,常常住院吃药……但是她从来都没放弃过我。她在我做手术的差不多时间里得了癌症。”他看着Bucky,后者也同样炽热地看着他,“我还是觉得她的去世都是我的错。”这是他人生第二次大声地讲到这个,他觉得这些话仿佛要呛到他了,卡在了他的喉咙里,那么大的一团,卡住了出不来。

哦,是的,他知道Bucky的意思了。

“哦,上帝啊,”Pepper呻吟了一声,她现在已经不管不顾地哭了出来,徒劳地用袖子擦着脸颊,“我的父母都还活着,他们都是很好的人,他们愿意为我和我的哥哥做任何事情,我遇到过最糟糕的事,除了Steve摔下马,就是去年我奶奶的去世。但是你们,经历过那么糟糕那么可怕的事,我完全不知道我能做些什么,或是说些什么来帮上忙。但是我很骄傲能认识你们。我很高兴能成为你们的朋友。”

“所以我们才爱你,”Natasha对她笑着,“你给我们展示了我们实际上是可以感觉到安全,感到高兴,可以正常生活的。你还爱我们,即使在我们自己都不爱的时候。”

“我真需要给你一个拥抱。”Pepper站了起来,Natasha冲进了她的臂弯。

“过来,”Steve说,把Bucky拉到了他的身边,让他松了一口气的是,Bucky倒在了他的身上,“我真高兴你告诉了我们这些,”Steve在Bucky的发间喃喃道,“我真高兴自己能知道你的故事,我真抱歉你不得不经历这些。”

“我很高兴我能在这里。”Bucky说。

Natasha和Pepper坐回到Clint和Tony身边,他们把女孩子拉进了自己的怀抱里。客厅里一片安静,大家都在消化刚才说的话,刚才听的话。Steve不知道其他人怎么样,但是他觉得自己不知道为什么整个人都轻松了不少。就好像向大家大声说出他的负罪感可以从某种方面减轻他的罪恶一样。他摩挲着Bucky的后背,想着他经历过的悲剧,还有他最后终于没再一个人憋在心里了。Steve希望Bucky的坦诚也同样可以让他轻松点。

“那么,Netflix?”Tony在几分钟沉思的寂静后说道。

“上帝啊,要看!”Pepper叫道,“要看欢乐的不用脑子的电影。”

“那就是《星球大战》回放!”Tony叫道,开始去设置电视。Phil回到家就看到他们这幅样子:所有人都抱成一团在沙发上看着反叛军接收着帝国的武士力量,带着比这一幕应该获得的注意力还要多的热情。

Phil停了下来,看着他们思考了一会儿,他皱起了眉头。“好了,孩子们,”他说,“我错过了什么?”



TBC


像日更这种事在我这里只能发生这么一次.......

评论(36)
热度(165)

© Joa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