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Steve最配的只有Bucky
与Bucky最配的只有Steve
翻译目录:http://joankindom.lofter.com/post/3ca4d7_ee7157c9

【授权翻译】【无差】某人,某地 (8)

原作者:Squeaky

原链接:Somebody, Somewhere (is missing you now)

原系列:Already Where You Belong 吾心归处  Part3

授权及前文见:【1】【2】【3】【4】

                     【1】【2】【3】【4】【5】【6】【7】【8】【9】【10】

                     【1】【2】【3】【4】【5】【6】【7】



Bruce被什么声音惊醒了。

他把下巴上的口水擦掉,这才猛然想起来自己这是在哪,以及为什么会在这。他迅速站了起来,靠着墙让自己平衡一下。他的双脚还没睡醒呢。他有些笨拙地转向发声的地方,侥幸地希望不管那是谁,他们都可以对一个陌生人睡在走廊上这件事接受良好。或者至少给他一点时间,让他的双脚回血,好让他在不得不逃跑时迈得开腿。

“……还有咖啡,”其中一个人在转过拐角时说道,“还要一个艺术园区那边嬉皮士咖啡厅卖的、棒得不得了的香蕉巧克力屑马芬。但你还是得给我洗盘子,至少——Robert?你在这里做什么?”

Bruce咽了口口水,几个小时以前感受到的那种恐慌和无助突然又回到了他身上,还带着几乎有些疼痛的解脱,因为Tony终于在这里了。“Tony?”他的声音还在发抖,“我需要你的帮助。”

那个和Tony走在一起的金发大个子突然就出现在了他的身边,扶着他减轻了些他放在脚上的重量,想帮助他恢复平衡。“发生什么事了?”他问,声音里带着一种镇定人心的急迫,“你的脚——你受伤了吗?”Bruce摇了摇头,“不是的,我的脚还在睡觉。”他用脚支撑着自己的重量,因为刺痛感皱起了眉头。

“这绝对是我的兄弟,Steve,还是你不想见到的那种,”Tony的语气里带着一种Bruce现在已经十分熟悉的讽刺,但下一秒他的表情就变了,“你说你需要帮助?”他像是突然反应过来他们三个还站在宿舍外面的走廊上,“你就睡在这里?”

“我的弟弟生病了,”Bruce开门见山地说道,“很严重。非常非常严重。有人让我进了这栋大楼,我敲了门你没反应,所以我就打算在这里等你。我不知道还可以做什么。”

“他在哪里?”Steve看向走廊的另一端,就好像Pietro会凭空出现在那里一样,“你打911了吗?”

“不,”Bruce跟Steve说道,“我——”他深吸了一口气,意识到他有多少事情不能告诉他们。他又重新转向Tony,“我只是希望你可以去看看他。看你是不是可以帮上忙。”他还希望Pietro和Wanda能别纠结于他把Tony Stark带回家去帮助他们的这个事实。但是不管怎么样,他都会在事情结束后面对可能的后果的。

“什么?”

“我从凌晨就等在这里了,”Bruce有些慌乱地解释说,就好像这可以帮助Tony理解前因后果一样,“你很聪明,我想……”他没有再说下去。他来Tony的宿舍,是因为这个举动在凌晨一点、Pietro咳嗽严重到甚至都快不能呼吸的时候显得很合理,但是现在,Tony确实在这里了,Bruce才反应过来自己根本就没有想明白。

“我不是那种聪明。那是Steve。”

Bruce看向Steve,但后者摇了摇头:“我才在护理学院待了六个星期。我知道怎么急救,但也就是这样了。如果你的弟弟病到让你半夜等在这里,他可能需要去医院。”

“不能去。”Bruce脱口而出,打911叫救护车到他们住址的后果将会是毁灭性的。

“没关系的,我来付,”Tony掏出手机,“我们应该让救护车去哪里?”

“不行!”Bruce一下把Tony的手机从他手上拍掉,Tony和Steve目瞪口呆地看着他,Bruce双手攥拳放在大腿上,“不行,你不能叫救护车,拜托。”

Tony眨了眨眼睛,慢慢蹲了下去从地板上捡起了他的手机,“但是你的弟弟——”

“你不能去看看他吗?”Bruce绝望地问道,他知道这不是最好的办法,但他不能想象医护人员、消防人员乃至警察出现在那里会有多糟糕,然后等他们发现了Wanda和Pietro...... “我相信你可以帮上忙的。”

Tony再次眨了眨眼睛:“不行,我帮不上忙,我不是医生,差得十万八千里。”

“听着,”Steve还是用刚才那种镇定又紧迫的语气说道,“我们知道你弟弟生病了,我们也非常想帮助他,但是我们需要救护车来做这个。你得让我们给他们打电话。”

“但是——”Bruce试图反驳,他用手扒了扒自己的头发,用力地拽着它们试图让自己镇定下来。他可以感受到自己的挫败极快地转变成了愤怒。他真的不想失去控制,但他们怎么就是不明白。他们不明白,除非他告诉他们,但要是他告诉了他们,对他来说一切就都完蛋了。他被困在两难的夹缝之中,帮助了Pietro的后果就是会把他们三个人都毁了。他可以感受到自己身体里的怒气在堆积,血管里已经呈现白热化了。

他喊了一声,一拳头砸在墙上。

“哇哦!”Tony叫了起来,Steve也惊呼了一声,“你该死的在做什么?”

Bruce把手放在自己的胸口上。他的指关节在流血,刺痛感让他觉得他也许弄坏了它们,再一次的。他低头看向自己的手,然后又抬头看向Tony:“我不是故意要这么做的。”

“就像你不是故意要把我推下楼梯一样?”

“让我来看看,”Steve轻柔地拉过Bruce受伤的手,然后肯定是这时候才听明白了Tony的话,他猛地转过脑袋,“什么?”

Tony挥了挥手:“等下跟你说。”

Steve瞪了Tony一眼,但他放在Bruce迅速淤青的指关节上的手依旧很温柔:“你想让我们帮助你弟弟,但我们却不能打911?”

Bruce点了点头,他的喉咙紧得发疼。

“好吧,这是我的主意。我们去你住的地方,先看看你的弟弟,如果他的情况很糟糕,却又没有那么糟糕,Tony就开车带他去医院。但如果他的情况非常糟糕,我们还是会打911的。你同意吗?”

Bruce闭上眼睛,点了点头。他现在意识到,来这里只是增加了Pietro等待救助的时间而已,并没有实质解决任何问题。在来找Tony Stark的时候他就已经背叛了Pietro,但现在,他让所有事情变得更糟糕了。

“我很高兴看到争议解决了,”Tony拿出钥匙,看了一眼Bruce,“Robert,”他轻声说,Bruce花了一秒钟才反应过来Tony是在叫他,“你弟弟会没事的,我保证。”

Bruce点了点头,但他没有真心相信。一切都不会没事的。



Robert把他们带出了学校,最后来到了这片区域的一个学生们都被警告不适宜居住的地方。

Steve在他们走过破破烂烂的楼道大门,走上五层嘎吱作响、一片漆黑、闻起来充满了排泄物味的楼梯,走向Robert和他的弟弟一起住的公寓时带上了十万分的警惕。这地方让Steve非常不舒服地想起了他和他的妈妈在他小的时候不得不住的那些房子。他向自己保证过绝对、绝对不会再靠近任何类似的地方。但是现在,他却在这。

“就是这了,”Robert说着打开了门,他的手还蜷在胸口上。

Tony率先走了进去,像个进了动物园的孩子一样伸长脖子四处打量着,Steve有些焦虑地跟在他身后走了进去。

这间公寓只有一个狭小的房间,拥挤又不舒服。

唯一的窗户正对着逃生通道。它现在被关上了。这个房间的味道就和Steve能想象出的、一个有着病人居住的小房间的味道一个样:闻起来充满疾病和消毒水。一道被吊起来的布帘可怜兮兮地阻隔了这个房间和放在地板上的一个床垫。

一个年轻的女孩正跪在床垫旁边的地板上,支撑着一个在咳嗽的年轻男孩。后者看上去差不多已经昏过去了,他的眼睛半睁着,眼皮看上去沉重不堪。女孩在他们进来的时候刷地回过了头,她瞪得大大的绿眼睛里充满着忧虑。他们看上去相似得可怕。

“Bruce?”她喊了一声。

Tony转过身看着Robert:“Bruce?”

Bruce舔了舔嘴唇。“我的中间名是Bruce,”他说,好像这就能解释什么似得,“我的名字确实就叫Robert。”

“但没人这么叫你,”Tony抱着手臂说,“除了那些你撒谎不告诉真实姓名的人以外。”

“我没有撒——”

“Bruce!”女孩轻柔地把男孩放在了床垫上,站了起来,“这些人是谁?”她说起话来带着一些口音,让她听上去有点像难过时候的Natasha。

“他们是,呃......”

“我们是他的朋友,”Tony打断了他,锐利的眼神仍旧盯着Bruce,“是Bruce的朋友,而不是Robert,显而易见。”Tony转向那个女孩,“你不是Bruce的弟弟。”

“他在床垫上,”Bruce说,“这是Wanda,我的妹妹。”

“惊喜真是越来越多了,”Tony歪了歪脑袋,“我也许早就应该问这个问题。我是说,很早很早以前。但你们的父母呢?”

Wanda和Bruce交换的那个恐惧的眼神说明了一切。

“就是说,”Tony颠了颠自己的鞋跟,“没有父母。那你们到底是怎么回事?一个贫穷版本的蝙蝠侠?”

“闭嘴,”Steve对Tony说,“来做我们来这里本来要做的事。其他的可以迟点再说。”他面向Wanda道,“我是Steve,”他的声音柔和,确保自己的双手一直在对方的视线里,他可以看得出她有多害怕,“Bruce把我和Tony带到这里来是想让我们看看你的兄弟。”

她没有动:“你是医生吗?”

“他是护士,”Tony说着来到了Steve的身边,在后者试图反驳的时候用手肘撞了撞他的肋骨。

“拜托,Wanda,”Bruce说,”他们不会伤害他的。”

她咬了咬嘴唇,最后还是点了点头,Steve跪在了男孩的身边。

“他叫Pietro,”Wanda跪在他身边,伸手抚摸着Pietro的额头,她的笑容里充满了伤痛,“他是我的双胞胎哥哥。”所以这就是他们长得和对方那么相像的原因了,而Bruce长得和他们却不是很像。眼前的情况远比Bruce透露出来的复杂。但他们是被带过来帮助这个生病的孩子的,其他的都可以等。

Steve也许确实只学习了六个星期的护理课程,但他不需要太多的知识也可以知道Pietro病得非常严重。他看上去糟糕透了,脸色苍白,带着明显的黑眼圈,虽然睡着但仍不停地在咳嗽。Steve在还没去摸他的脉搏时就已经能够感受到他皮肤的热度。在摸到那微弱、若隐若现又跳得过快的脉搏时,他惊了一下。Pietro的呼吸也太急促了,就算没有听诊器,Steve也能听到空气卡在他胸腔血液里的声音;Pietro要花多少力气才能让氧气进入他的肺部。他的双手满是斑点,摸上去也冷冰冰。

Steve抬起头。“情况很糟糕,”他因为Wanda惊恐的表情在心里皱了皱眉头,“我猜这是败血症。我们需要现在就送他去医院。”

Wanda用Steve听不懂的语言说了些什么,她的双手捂在嘴巴上,眼睛充溢着泪水。

Tony看向Pietro,然后看向Steve:“要用我的车带他去吗?”

“不用你的车。他需要救护车。”Steve把手放在Pietro的胸口上,担心他会在他眼前停止呼吸。

“好的吧,”Tony拿出自己的手机,冲Bruce挑了挑眉毛,“地址?”

Wanda抓住Bruce的手臂,她显然已经被吓坏了。Bruce向Tony飞快地说出了地址,后者把它报给了911接线员。

“你要在他们到达之前跑掉。”她低声对他说,Steve控制不了自己听到了这句话。

Bruce摇了摇头。“我会告诉他们一个假名字,像之前那样,”他也低声回道,“会没事的。”

“预计抵达时间七分钟,”Tony说,手机仍按在耳边,他看向Wanda和Bruce,“你们谁想下楼去接他们?”

“我去。”Bruce说。

“我也一起去,”Tony说,“我不确定他们会从哪边来。”

“我不会跑掉的。”Bruce低声说,他边说边盯着Wanda。

“我没说你要跑掉,”Tony说,和他的声音一样低,“我只是觉得你也许需要一些支持。”他捏了捏Bruce的肩膀强调道。

Steve知道Tony说的’支持’是指他的姓氏。Bruce很显然有东西隐瞒着大家,有一个Stark家的人在一边金光闪闪地分散着注意力,肯定能让他们不那么关注Bruce。这对Tony来说,已经算得上是一个非常友善的举动了,出人意料的友善,考虑到Bruce刚刚欺骗了他,如果他听到的没错的话,也许他还曾经把Tony推下过楼梯。Bruce和Tony走了,Steve把他的注意力转到了Pietro身上。男孩的双眼仍旧闭着,他的呼吸声还是太过嘈杂和急促,嘴唇透着一点殷红,Steve真的不太喜欢放心他这个样子。他希望救护车能马上到。

“他要死了吗?”

Steve抬头看向Wanda,她现在站在了他的身边,然后双腿交叉着半跪半坐在床垫上、Pietro的另外一边,伸手把他额头上不正常的白头发拂开。

“他是我仅剩的血亲了,”她用那有些异域的口音说道,低头看着她的兄弟微笑着,表情哀伤,“我不知道没有了他我要怎么活下去。”

她的痛苦完全让他记起了失去母亲时的感受。你会活下去的,他想说。你会找到活下去的办法的,虽然你只想一起死在他身边。但他只是说:“他不会死的。”

“你又不知道。”

“是的,”Steve坦诚道,“我猜我确实不知道。”他再次抬起Pietro的手腕,感受了一下他的脉搏。很微弱,很急促,但还在跳动。他扫了一眼Wanda,后者抬起眼睛转向他,就好像感受到了他的注视一样,“但他不会死的,我保证。”

这话说出来荒谬,他其实并不能向Wanda保证Pietro会活下来。这和他为了让他妈妈活下去而做的祷告一样空洞,和他求她别离开他时的举动一样无用。

但Wanda在看着他,用她那双带着戒备和希望的绿眼睛在看着他。她的嘴角上翘绽出了一抹小小的微笑。

“他不会死的。”Steve又重复了一遍,与此同时,医务人员带着他们的担架走进屋子,Tony和Bruce跟在他们身后。




亲爱的大家,

我决定要尽早返回纽约好开始参军申请的流程。Tony好心地愿意开车把我送回去,这就是我们两个都不在家的原因。我不知道我什么时候会再回来,鉴于从现在到我可以去基地报道之前我会有很多事情要做。如果一切顺利的话,我应该会在春天接到我的调令。

我知道我的决定让你们难过了,我对此感到非常抱歉。但这对我来说是一件正确的事情。我希望你们能够理解,如果你们不能理解,也至少请尊重我的选择。

你们的,

Steve


“好吧,”Sam在电话那头小心翼翼地说,“我知道为什么你们会这么沮丧了。”

“沮丧?”Phil对着电话抱怨道,“我都气死了!我都记不得我有这么生气过!”

“听出来了,”Sam说,“我知道Steve特别擅长激起剧烈的情绪。”

“你说的可一点儿也没错。”Phil在书房的桌子前来来回回地走着,他激动到完全没考虑到要坐下。他才晨跑完回来就发现了Steve留的纸条。他的第一反应就是打电话给Steve,因为他的不告而别好好吼他一顿,但他接着意识到自己过于愤怒了。然后Clint和Bucky下楼来也看到了那张纸条,结果他就没能够给Sam打电话,一直拖到了早上八点以后,这也许也是一件好事,毕竟今天是周末。

“说到剧烈的情绪,”Sam继续道,“其他孩子都Steve这样离开接受得怎么样?”

“这可真是个艰难的早晨。”

“听起来这个形容词也许用轻了。”

“你完全难以想象。Bucky告诉我他醒来发现Steve已经离开了。然后Tony也不见了。然后Bucky叫醒了Clint,他倒是还在自己的房间,但是在他和Bucky没能马上找到Natasha的时候,他恐慌发作了。其实她只是去了谷仓照顾那几匹马而已,但是Clint不知道这个。很显然,先来问问我并不在他的考虑之中。”

“这听起来真的非常兵荒马乱。”Sam说。

“我花了一个小时多的时间才帮Clint冷静下来,这还是在Natasha回到屋里的情况下,然后是Bucky.......”

“他怎么了?”

“他读了Steve的纸条就上楼回了自己的房间,然后再也没出现了。我知道我得去和他谈谈,但我现在还不能这么做。我还是太生气了。”

“等等,”Sam听起来很困惑,“你在生Bucky的气?”

Phil吸了一口气想回答,然后停顿了一下:“我一直没这么想过,直到这一秒。”

“你为什么要生Bucky的气?你觉得他和Steve的离开有关?”

“Bucky并没有和Steve沟通。Steve做过尝试,但Bucky自从他离开后就一直孤僻又消极。也许Steve是忍不下去了。”

“听起来Bucky像是被什么激发了,”Sam若有所思地说道,“就像Clint以为Natasha也走了的时候一样。也许Steve去上学这件事对Bucky来说比我们想象的都更要艰难。”

“这为什么会成为问题?Steve只是去了纽约而已!他周末都会回家。这为什么会激发他?”

“我不知道。但是话说回来,我的全家也没在我六岁的时候都死光。”

Phil长长地吐出一口气,垂下了头:“所以Bucky是觉得被抛弃了,然后他把自己的情绪发泄了出来。”

“我可没这么说,但这也是一种可能。”

“该死的。Bucky一直在难过,但我甚至都没意识到。”Phil叹了一口气,“我在那个孩子的事情上做的一直都不是很好。”

“你只是个普通人,”Sam安慰他道,“Bucky又不是那种健谈的孩子。这很容易就会被忽略。”

“但Steve又是怎么回事?他之前对去护理学院表现得那么兴奋,而他对在大学里和Tony、Pepper住在一起看起来又是那么高兴。为什么这一切突然就变了?”

“很难说。在我看来,比较说得通的是Steve也许是受了Bucky在情感上对他疏远的刺激,并做出了反应,正如Bucky被Steve地理上对他的疏远做出的反应一样。也许Steve逃跑到军队去只是一种极端的表现。”

Phil停了下来,慢慢消化着Sam的话。在这之前,他一直愤怒于Steve这令人难以理解的选择,离开学校去当兵?但是现在,有了Sam的启发,Steve的一系列举动也开始说得通了。如果Steve是被Bucky激发了,那么选择去参军也许就完全不能算得上是一种选择。

“Bucky最近决定要留在这里上学,不去纽约了,”Phil补充了一句,“我很确定这个决定并没有帮助到他们的情况。”

“这么一来,Steve的选择就更能说得通了吧。”

“我们竟然在他们都缺席的情况下搞清楚了他们的问题,这可真棒,”Phil挖苦了一句,“不幸的是这什么问题也没解决。”

“只除了也许你没打电话之前那么想杀了Steve了?”

Phil可以听出Sam声音里的笑意,他吐出一个笑:“没错,我的嗜杀冲动确实减弱了。”

“那我的工作就算完成了。”Sam轻笑了一声,“该死的,我可真棒!”

“只除了Bucky还需要安慰,Clint还需要纾解以外。我知道今天是周末.......”Phil皱了皱眉头,心里明白自己提的要求有点太超过。

“我也想不到一个更好的方式来度过我的周六啦,”Sam在电话那头叹了口气,“我只是希望我今天的拜访能包含一瓶啤酒。”

Phil笑了:“我确定这会发生。”

“棒极了。早上我还有些杂务要处理,下午两点左右过去可以吗?”

“完美。鉴于你也许会在这儿待到晚餐,你想要你的啤酒配牛排还是鸡肉?”

“我都可以。但牛排也许会更配。”

Phil笑了起来,松了一口气,意识到Sam竟然通过一个电话就帮他卸除了所有的怒气:“我付给你的钱真的不够多。”

“也许确实不够多,”Sam悠闲地说,“请你随意改正,我随时恭候。”

Phil再次笑了起来,正准备回话的时候,他的手机在耳边哔了一声。“先别挂,是Tony,”他跟Sam说,声音里带着一丝惊诧,“我得让你先挂电话了。”



TBC


对你们没有对昨天的肉渣渣发表任何评论的情况我感到很欣慰,看来大家都已经脱离了这个追求,很高兴告诉你们那是这篇文现存的、仅有的接近肉的存在~



评论(13)
热度(75)

© Joa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