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Steve最配的只有Bucky
与Bucky最配的只有Steve
翻译目录:http://joankindom.lofter.com/post/3ca4d7_ee7157c9

【待授权翻译】【Evanstan】All of You, I Will Hold

原作者:melonbutterfly

原文链接:All of You, I Will Hold


*作者还没回应我,先放上来吧,不行我就删。

给肥美帝的小甜饼,虽然她不知道跑哪里去了,这样就可以在四月份一大波糖来临的时候催文了~

一个别别扭扭双向暗恋的故事。



Chris没想吻Sebastian,但事情就这么发生了。



首先,Chris想要声明,不是他的错

他们那时候正在Sebastian的拖车里,原本的午餐休息时间因为意外的技术调整还是什么的延长了,Sebastian还是他往常那副大大咧咧,轻轻松松的样子——或者也不算是。好吧,Chris不是说Sebastian不是这样的,但他会很腼腆,他看起来好像有种天生的,可以随着讲话人不同而随时调整自己的能力。这很隐晦,Chris很确定他那甚至都不是有意识的举动。但他看着Sebastian根据跟他说话的人,态度从崇敬到挑逗再到暖心。这不是——Sebastian很虚伪什么的,完全不是,Chris可以看出这二者的不同。不管他在跟谁说话,总有那么一丝不变的Sebastian在里面——他总是有些腼腆,带着那么些随意。他只是看上去可以根据实际情况和他觉得合适的选择来展示自己人格的不同面而已。说真的,这总让他游刃有余。

好吧,Chris也许不应该如此关注他的同事们,好吧,同事,单数,因为虽然他也关心别人,但这根本比不上他对Sebastian的关心程度。他在很早以前就意识到了这点,Sebastian小小的歪嘴坏笑他都觉得很令人着迷,还有他基本上可以和任何人和谐相处的本领。而Chris呢,除非他在扮演一个有名有姓,有来龙去脉的角色,要不他总难那么自如,所以Sebastian令他着了迷,让他总是盯着他看,想弄明白他。

所以,他总是在和他在一起的时候试着去探究Sebastian是什么样的人,想看看这和,好吧,他不会说“真的Sebastian”有多么接近,因为所有的他都是真的,但他想弄明白当他一个人独处的时候是什么样子?在他不需要为了迎合别人的期许而调整自己的时候。

说实话——Chris总是试着对自己诚实一些,要不然他会搞得自己很焦虑,关于这个,他吸取的教训可不少——说实话,Chris为此着迷,甚至可以说着魔,是的,他非常明白这意味着什么。

他本来以为在第一部电影结束之后,他的这种感觉会慢慢淡去。Sebastian给他的生活带来的那种闪亮的新鲜感会像他本人一样在《复仇者先锋》拍完后淡出他的生活,在电影宣传结束,红毯也走完了之后。他没有想到还会在第二部电影里再看到Sebastian,但是再次见到他真的令他欣喜若狂,这其实已经是他需要的所有证据了。

所以,这不仅仅是Sebastian带给他的新鲜感,因为Sebastian对他来说算不上新鲜了,虽然从某种意义上来看,他对他来说还是那么新鲜,因为Chris还是不能让自己的视线从他身上移开,一半还是为了搞懂他,另一半则纯粹是是在欣赏他的存在。他觉得自己真是......好吧,真是非常幸运,不知道为什么,尽管身边有那么多很棒的人,Sebastian却选择和Chris呆在一起消磨时间。但不完全是这样,他也不算是故意把Chris和其他人区分开来,只是他们总是会在日程允许的情况下尽可能多地和对方见面。甚至比上一部电影还要多,这说明了些什么,要知道,他们这次在荧幕上同框的机会可不多。他们只是把两个人的互动带到了荧幕下,片场外,这让他们的接触变得更加私人,更加亲密。

Chris又在盯着他看了,Sebastian在说着Robert,说着和他的拍摄,以及自己是多么紧张,在大声地自嘲,还戏谑地评论着Chris刚才告诉他的,关于他在和Samuel的第一次见面时表现得像个大傻瓜的事情。Chris真的应该别再这么诡异地看着他了,他应该多说说话。

至少我没有撞到冰箱。Chris想这么说,他已经张开了嘴巴,但手机在这一时刻响了起来,这让他无法再阻止Sebastian注意到他一直这么傻兮兮盯着他看的样子了。他接起了电话。他们做了些调整,他在五分钟前就应该出现在片场了。为什么他还没出现?

“没人告诉我我应该去片场!我是被他们赶出来的!”Chris表示不满,说着已经站了起来准备去穿鞋,边朝着大门走去。Sebastian关于在室内,像是在家一样的地方,穿什么鞋很有讲究。Chris还不是很确定他真的是对此有执念呢,还是只是跟他开玩笑,不必要地强调他那来自欧洲血统的习惯。他模糊地注意到Sebastian好像也站了起来,他花了大部分精力听着他的助理在叫他赶紧回到片场上来。Chris已经在心里想着自己是不是就不应该离开片场,但确实是他们把他赶出来的,他们明明白白地告诉他,说他可以去休息了,他还穿着戏服,带着妆,而且又不是说他真的离开片场了——

“给,”Sebastian递给他一个旅行用马克杯,Chris猜里面装着他之前煮的最后一点咖啡,“去吧,待会见?”

咖啡,Chris想着,但他其实想说的是Sebastian,甜到不像是真的,Chris马上就要让自己恐慌起来了,但Sebastian却不知怎么在这种情绪真的形成起来之前就把它化解了。这个,好吧,这可不是什么容易的事。

“谢谢你。“Chris说,也许过于诚心了,鉴于那只是咖啡,Sebastian,不知怎么明白了刚才其实发生了什么,给他倒了咖啡,现在正冲着他微笑,哦,好了。Chris爱上他了。别再管什么咖啡了。

所以这也许有一半是他的责任,但他坚决地认为Sebastian应该负起另一半责任,他现在已经来到了Chris身边,替他打开了门,他的手臂蹭过了他的手臂。“祝你愉快,亲爱的。”他说,声音里带着些戏谑,但他笑得很甜蜜,然后。

然后Chris又说了一遍“谢谢”,然后他靠了上去,在Sebastian的唇上轻轻地印下了一个吻,几乎是漫不经心的举动,但又完全不是漫不经心。自然而然,也许,虽然离他有一个会在门口吻别他的女友已经过去很多年了。

他看到Sebastian瞪大了眼睛,心里想着,哦,该死的,他转过身,从房车的台阶上跳了下去,匆匆忙忙朝片场的方向跑过去,挺起胸膛,双手紧紧攥着金属马克杯。

所以,这就是他干的蠢事。

当他来到片场时,没有人冲他大呼小叫,只是赶着他去补补妆,也许为了修复他之前因为笑得太多还是什么的造成的后果,然后他就进入了状态,成为Steve Rogers很容易,他让自己沉静下来,去忘了刚才才吻了Sebastian,就好像他们一直这么做,就好像Sebastian是他的男朋友,正在门口吻别他一样。显而易见,所有都很清晰明了了,但是。

他吻了Sebastian。他的嘴唇很软,这一切都结束得太快了,Sebastian看上去震惊极了。

哦,上帝。

所以实际上他完全没有忘了这个,但是他很专业,他可以先把这个推到一边。但是在每场戏之间,他总是会回想起来,这让他控制不住一直脸红,带着丢脸和焦虑半参的情绪。Sebastian会说些什么呢?他会怎么做呢?

一直过去了几个小时,Chris才反应过来,实际上不应该是Sebastian说些什么,或做些什么。因为是Chris先做了些什么,所以他才是那个应该要做些什么,或说些什么的人。

也许他应该道歉。这想法让他感到万分难受,这可真令人吃惊。道歉意味着他后悔这么做了,或是很遗憾这事发生了,但是Chris,说实话,既不后悔这么做,也不遗憾它的发生。哦,他是有点后悔,他不应该这么做,他没有权利这么对Sebastian,就好像他获取了可以亲吻他的权利一样地去吻他,他还没有权利侵入他的私人领地,但是Chris......好吧,他应该为这个向他道歉,绝对的。但是他不想暗示......他是做错了事情,没错。但是他一点儿也不觉得这个吻不好。也不为想要这么做感到抱歉。他只是为没有先取得允许再付诸行动而感到抱歉。

这个想法在他拍完了戏,洗了澡,脱掉了戏服,在他吃饭之前(虽然他已经快要饿死了,但是这个要远比饿肚子重要),在他去Sebastian拖车的路上一直萦绕在他的脑海里。他既希望Sebastian不在拖车里,又害怕他真的不在,事实上他都不知道Sebastian今天是不是还有戏份要拍,他非常可能并不需要拍。但是车里亮着灯,Chris听了一会儿,并没有听到其他声音,所以他非常有理由相信Sebastian现在是一个人在里面的。

即使他不是一个人,Chris也打算这么干,但知道Sebastian不会因为有客人而不方便让他进去让他更容易鼓起勇气踏上那个台阶去敲门。

他没有听到里面的响动,虽然这是拖车,但是这至少算是隐秘的地方。门突然打开了,Sebastian就站在那里,穿着厚厚的黑白斑点袜子,黑色的紧身牛仔裤,那裤子紧紧地包着他那双长腿,让人很难将视线移开,宽大的连帽衫......Chris的连帽衫。

“嗨。”Chris还因为Sebastian穿着他的连帽衫而有些晕眩。那是他的,对吧?胸前还有那个Boston Bruins的logo,但是......

那也许是他的。哦,上帝。Chris把所有那些他打算说的、深思熟虑的话都忘得一干二净。

“嗨。”Sebastian说,往旁边走了一步,无声地邀请Chris进来。

Chris完全读不懂他的表情。他走进了拖车,在Sebastian在身后关门的时候,漫无目的地看了一圈房间。他突然想起了那个旅行马克杯,那个塞在他连帽衫口袋里的旅行马克杯。是他身上穿着的连帽衫,不是,不是另外一件。因为另外那件Chris的连帽衫正被Sebastian穿在身上呢。

旅行马克杯!没错。

“谢谢你。”Chris突然说,把杯子拿了出来,像一个什么象征一样递还给了Sebastian。

Sebastian接了过来,看了Chris一会儿,卷起嘴角。“怎么,这次没有亲吻了吗?在我忍痛割爱把我心爱的马克杯借给你之后?”

这确实是他心爱的马克杯。Sebastian每天早上都靠着它才能活过来。Chris非常明白这点。

只是。那个吻。

“我很抱歉。”Chris突然开口,Sebastian踌躇了,很明显地缩回去了,虽然他完全没有移动哪怕身上的一寸肌肉,操,这话听上去不对。“我是说,我很抱歉没有经过你的同意就吻了你。但是我很想再这么做一次。经过你的允许,我是说,显然的。”

Sebastian眨了眨眼睛,脸上绽出了一抹灿烂的笑容:“好的,我也想。你可以?我是说,授予许可。完全许可。”

“哦,太好了。”Chris听到他自己这么说。他还是有些飘飘然。比之前更飘忽了。这......是真的吗?

Sebastian冲他眨了眨眼睛,笑得更灿烂了,真是甜蜜,哦,这是真的。

等等。Sebastian说了好的。Chris可以——

他伸出两只手捧住Sebastian的脸,把他那令人难以抗拒的下巴握在了手里,他的肌肤暖暖地靠在他的掌心上,胡渣在他的手指尖上痒痒的。Chris靠了过去,Sebastian瞪大了眼睛,Chris靠得太近了,太近了,近得能感受到Sebastian的呼吸,他现在没在笑了,他们的嘴唇终于碰到了一起,这比之前的那个吻要好太多了。Sebastian在回应他,他的嘴唇非常欢迎地张开了些,他的唇瓣是那么柔软,丰盈,温暖。这真是......太完美了。

Chris停下了脑子里的思考,全身心地去感受这个吻, Sebastian的嘴唇像丝绒一样柔软,挨着他的嘴唇移动着,他的心脏在胸腔里砰砰砰地跳动着,他的帽衫被轻轻地抓了一下,Sebastian把他拉得更近了,他们就这么靠着对方靠了一会儿,然后才慢慢分开。

Chris的头晕晕的,他看着Sebastian,和他那诱人的红嘴唇,他那蓝蓝的眼睛和脸颊上那抹可爱的红晕。

Sebastian吞咽了一下:“哇哦。”

就是“哇哦”。Chris轻轻吐出一声笑声,松了一口气:“你不会相信我期盼这个期盼了多久。”

“如果跟我期盼的时间一样久的话,我就真不会相信了,因为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我们两个就都是大傻瓜了,竟然没有更早地采取行动。”Sebastian说。

他说的没错。但还是,也许正因为这个原因,Chris最好还是不要提起他们第一次见面时,他是怎样除了他那因为紧张而不停咬着而变得红肿的嘴唇之外,什么都看不到的事情吧。

现在他可以亲吻那双红嘴唇了。他现在不用看,他可以吻它们了。他获得了允许,明明白白的许可。Sebastian想要他吻他。所以他就吻了他,Sebastian笑着投入到这个吻里,他的眼神如此明亮。这一切都太完美了。



END


评论(7)
热度(204)

© Joa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