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Steve最配的只有Bucky
与Bucky最配的只有Steve
翻译目录:http://joankindom.lofter.com/post/3ca4d7_ee7157c9

【待授权翻译】【Evanstan】时间和地点

原作者:melonbutterfly

原文链接:The Time and Place




Chris一直到和漫威的合作结束之后才反应过来一件事。他合同上的部分已经完成了,再多就是在接下去的电影里打个酱油。一直在这个时候之前,他的生活都有种内在的保障,那就是他很快就会再见到Sebastian的。


Chris一直到和漫威的合作结束之后才反应过来一件事。他合同上的部分已经完成了,再多就是在接下去的电影里打个酱油。一直在这个时候之前,他的生活都有种内在的保障,那就是他很快就会再见到Sebastian的。“很快”的定义从几个月到几天不等,但到最后,他总能确定Sebastian会再次出现在他的生活里。他对此太确定了,确定到完全没意识到他的潜意识里有这个所谓的“保障”,直到这种“保障”突然不复存在。

一开始Chris还没有反应过来;他还有一堆更紧急的事情要处理,首要的就是不再受合约束缚带来的焦虑和自由。但是有一天,在他最后一部漫威电影上映后不久的一天,他一早上醒来心就沉了下去,他意识到了:我再也见不到Sebastian了。

这么说对也不对。他当然能够再见到Sebastian,他们在同一个圈子里,还会在很多颁奖典礼和活动上碰到彼此。但这不一样,这太不一样了,他甚至不能理解自己以前为什么完全没想过这点。

现在,他想说他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联系Sebastian,和他讨论一下这个,确保他们对于想一直和对方保持联系这件事上态度一致。这才是聪明的,合理的做法。

但事情却不是这么发展的。相反,Chris犹豫不决地僵在了原地,纠结于该不该顺从自己的意愿,又担心Sebastian根本没注意到这点不同,或者他根本就不在乎这个。一个月变成了两个月,两个月变成了三个月,到了这个时候,Chris痛苦地意识到已经太迟了,他现在再突然地打电话给Sebastian就很尴尬了。但是他又没办法这么放开手,把这当作是另一个不怎么成功的人脉拓展,然后就抛之脑后继续生活。一想到再也不能和Sebastian好好聊天,那种长长的、真正的谈话,就让他感到痛苦万分。再也没办法看到Sebastian因他而出现的笑容,那种真实的、更加私人的笑容,再也看不到Sebastian在脑袋里组织语言回答问题时咬着下唇的样子,他走神时那细长优雅的手指随意把玩着什么的样子。Sebastian有一双钢琴家的手,Chris总这么认为,却从来没觉得自己花那么长时间想Sebastian的手,他的眼睛,他的温柔和调皮有什么不对。再也看不到他从来不会刻意去吸引注意力,但在焦点放在他身上时也总是会大放光彩的样子。Sebastian身上有一种沉静,一种Chris总是很喜欢的甜蜜气息,但他从来也没有停下哪怕一秒钟来思考一下Sebastian到底是怎么用一种完全不同于他的其他朋友和同事的方式占据了他的思想。

通常,Chris对这类事都相当谨慎,比起去探究那些他不确定的事,他宁愿选择完全不参与其中,但这不同。

他坠入爱河了。但却在事后才意识到这其实有多明显,这让他感到痛苦。Chris觉得竟然以前完全没意识到这点的自己真是蠢得够可以。为什么他之前从没有停下来想想自己看着Sebastian的样子是多么接近于惊叹?对那张漂亮脸蛋的喜欢只是开端,他讲话时双手挥舞的样子,就好像要靠这个动作把自己的思想变成句子,他想压下笑容时嘴角翘起的惊人美丽,他那双蓝得像是夏日暴风雨中海水般的眼睛冲他眨眼的迷人模样。

回忆起他曾经多么自由地就可以触碰到Sebastian让他后知后觉地又冷又热,他明明白白地想起的这些场景也是信号之一。比如说他就记不得曾经碰过Anthony。他们之间肯定有过触碰,至少像是拥抱着打招呼和告别的触碰总是有的,但Chris完全想不起来Anthony身上的味道,想不起来被他抱着和抱着他的感觉,但他能记得Sebastian的。

这可真是可笑,虽然Chris现在如此痛苦,对这份感情如此后知后觉(如果它不是在他们分开后才产生的话),但他却不敢做任何改变。然而,不管Chris是如何自我认识到这点的,这都没能把他从焦虑、犹豫、不安和渴望的循环里解救出来。

等他们再次见面距上一次已经过去五个月了,在红毯上。Chris隔着一段距离看到了他,他那时已经因为将要看到Sebastian而开始紧张不安,看到他的第一眼就让他呆楞在了原地,愣了起码有整整一分钟。他就那么看着Sebastian,他是那么迷人美丽,完全在闪闪发光,他正在娴熟地和人群打交道,在回答采访问题,和他的同事,他刚刚拍好的那部戏里的两个女演员,笑闹着。也许Chris应该把Sebastian加到他的Google Alert上,虽然这会有些尴尬,还有点诡异,但至少这比直接联系他本人要来得容易,后者现在不知怎么的简直就是难以客服的困难。

他被人不怎么温柔地撞了一下,在他的思绪失控之前把他从里面撞了出来,他猛然反应过来自己现在在哪,以及他为什么要来这里。这是他工作的一部分;社交、曝光、回答问题、摆姿势拍照。所以他开始扮演他的角色,但就是这样了:扮演。他和Sebastian之间的距离在慢慢拉近,这成为了他脑袋里第一件想着的事,他只能希望他分心得没那么明显。

事情进展得没那么顺利,当然不会那么顺利;首先,Sebastian先完成了采访,他消失在了场内。这让Chris的胃有些刺痛,这种痛一直到他也进到了场内才消失——当然不是去躲开记者和其他人的视线,里面也有媒体。但是场内还有酒水,而且那里面更加隐秘。他可以喝一杯酒放松一会儿,深吸几口气让自己镇定下来,然后再去找Sebastian。这可真是荒谬;他现在太可笑了,他得停下来。

Chris在踏进场内的时候就是这么打算的,但通常来说,没什么能真的按计划行事。因为Sebastian已经在那里等着他了,很显然他确实是在等他。他的手上拿着两杯香槟,他的脸在看到Chris的瞬间一下亮了起来;他径直朝他走了过来,所以他确实是在等Chris,这点毋庸置疑。

喘口气的计划就到此为止吧。

“Chris。”Sebastian走过来打了声招呼,绽开一抹笑容,一抹灿烂到根本无法抑制的笑容,他的眼神亮晶晶的,一簇像是特意打理,却又有些凌乱的头发垂在他的额头上。上帝啊,他可真美。

“Sebastian,”Chris吸了一口气,“嘿,嗨,见到你真高兴。”他现在就只想把他拉进他的怀抱里,但鉴于Sebastian现在两只手都被香槟占据了,拥抱可能会有些尴尬。

但是他很自然就解决了这个问题,他递给Chris一杯香槟,在他接过去后,单手把他拉进一个短暂的拥抱里:“嘿,好久不见。”

“太久了,”Chris回他道,他这不是不受控制蹦出来的话;他完全就是特意这么说的。就是这样了;他接下来要完全坦诚自己的内心。虽然这很有可能会让两个人都感到尴尬,但如果他现在不这么做的话,他就永远不会做了。不要再犹豫不决了,再想下去只会让他放弃这个决定 ,“我很想你。”

"你想我?”Sebastian的笑容变得更软和,他看上去很开心,他低下了脑袋,脸上有一抹红晕,Chris想不起来Sebastian还有哪一刻比现在更可爱,“我们不是第一次这么久没见面啊。”

“是的,但是那些时候,我总是知道很快就能再见到你了,”坦诚。完全坦诚。上帝,这怎么那么难?他曾经在摄像机前干过比这更尴尬,更窘迫的事,但那些都没有现在这么困难,“我,呃,我一直想和你联系的,但我对此一直有些犹豫不决,觉得有些突兀。如果你没有一样的想法也没关系,我是说,我想说的是......呃,我真的很想你。抱歉。”

一开始,Sebastian只是这么盯着他看,眼睛瞪大了一点儿,显得有些茫然。然后他才好像反应过来,迅速摇了摇头:“不!不,你没有什么好抱歉的,我本来可以——我应该主动和你联系的。但是我以为你......你曾经说过很高兴能从中脱离出来喘口气。”

“没错,但我指的不是你。”Chris无助地解释道,但他其实根本没有表达清楚自己的意思,不是吗?

好吧,该死的。这样下去什么都说不清楚了。Chris真的需要......虽然这很难,Sebastian现在这么和善,又宽容,他值得Chris跟他解释得更清楚些。

他张嘴这么坦白了:“我......我,呃。这都是我的错,我是认真的。我只是,我陷入了死循环,我猜,我惊慌失措了。因为我,呃,你是不一样的,因为我对你有感觉。对你。”

Sebastian张开了嘴巴。他惊呆了,他就这么瞪着Chris过了好一会儿,甚至都没有眨眼睛,然后他的脸突然变得通红,红得都有些令人晕眩了。这很好,因为Chris现在也有些晕眩。哦,上帝。“你......有。”

“我......是的。”Chris低下头开始认真打量自己的鞋子。它们非常......闪亮。毫无瑕疵。因为他对这种事有种偏执。

“在这种地方讲这个真是再糟糕不过了。”Sebastian缓缓开口道。Chris抬起了头,透过眼睫毛看向他,Sebastian看起来还是有些震惊,但还有些下定决心的样子,他看上去有些挫败,还有点兴奋得像在发光。

兴奋?

哦,上帝。“你说的没错。该死的,我搞砸了这个,对吗?我很抱歉,我不应该......我这就离开——”

一只手指抵在他的嘴唇上打断了他的胡言乱语。那是Sebastian的手指,不让他继续讲下去,他现在看上去就只剩下坚定了。他的脸上还有那种可爱的红晕,他的眼睛依旧闪亮,但还透露着一种已经做好准备去谈这个,做好准备打倒敌人的神情。

好吧,也许不是这个。

“这是最糟糕的时间和地点,因为我现在真的很想吻你,但我不认为在公共场合这么做是个好主意,我们得先好好谈谈。”Sebastian说,他的声音坚定;他要比Chris勇敢得多。

等等,什么?“你——真的吗?”现在轮到Chris目瞪口呆了。他这是在做梦吗?Sebastian刚才真的说了Chris以为他说的那些话吗?

虽然Sebastian脸上的红晕再次加深了,但他还是对上了Chris的眼睛。“是的。我——我以为我已经够明显了,但是我猜其实还不够?我们——”他扮了个鬼脸,环顾了一圈四周,没错,他们周围都是人。他们正在公共场合,到处都有摄像机和人们的视线,操。“我们真的需要换个地方好好谈谈这个。你可以,呃,你愿意明天和我一起喝杯咖啡吗?”

这个嘛,明天真的该死的太遥远了。

Chris眨了眨眼睛,一口气喝完了他之前碰都没碰、差不多已经被忘到一边的香槟。“哦,不好,”他干巴巴地说,“我猜我喝的太多了。我现在真的需要去一趟厕所。待会儿见?”

然后他转过身,径直朝厕所走去,他走的很快,让任何看上去想上来跟他搭话的人在得到他的一个点头或是微笑示意后就都退了回去,他没有停下来。厕所里没什么人,晚上刚刚开始呢,Chris这才有机会稍微在墙上靠了一会儿。他深吸了一口气,试着搞明白刚才发生的事。

他向Sebastian坦诚了他的感情。然后Sebastian说他想吻他,然后Chris......操。Chris用了隐晦史上最不隐晦的一招,他甚至都没停下来等Sebastian同意。如果Sebastian误会了Chris把他叫到这里来不是为了谈话......而是......其他的事怎么办?

该死的,Chris甚至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想要和Sebastian私下里见一面。就好像刚才他的大脑罢工了那么一会儿,他这么做都是出于觉得明天太遥远了而做出的直接......反应。也许是想让两个人更坦白点。

绝对的。Chris早就应该对自己的感觉坦诚一些,也许Sebastian只是想在更隐私的地方温柔地拒绝他——

不,他刚才说他想吻他。“残忍”是人们最不可能用来描述Sebastian的形容词;如果他不是这么想的,他就不会这么说。

门开了,Sebastian跌跌撞撞地走了进来,他的脸还是有点红,眼睛还是瞪得很大,头发比刚才更凌乱了,就好像他之前用手拨拉了好几遍一样。

“Se——”

Chris再一次被Sebastian打断了,但这次放在他嘴唇上的不是他的手指。不:带着很坚定的决心,Sebastian双手捧住了Chris的脸,他的动作很温柔,姿势却很坚定,他向前迈了一步,在Chris准备叫他的名字时把两个人的嘴唇贴在了一起。

厕所。他们的初吻发生在一个厕所里。

他们的初吻。

否认这个也没什么意思;Chris曾经无数次想过这个时刻。他脑海里的场景总是有些模糊,但他的内心深处是个浪漫主义者,所以他也想过Sebastian更......火热的场景,他当然也幻想过这个吻。他以前吻过别人,他在乎的人,他以前爱上过别人,所以他觉得自己做得还不错。

但他的想象和现实完全不一样。

这个时刻有种让人无法呼吸,几近魔幻的感觉,不要再去管发生的地点了;Sebastian的嘴唇很暖,有一点湿润,一点肿胀,就好像他刚才一直在咬着它,还有些开裂。他的嘴唇轻柔地贴着Chris的嘴唇,慢慢地移动着,不像是在探索,倒像是在享受。就好像Sebastian也一直在幻想这个时刻,他们第一次接吻的时刻,他曾经想象过这个时刻,所以当幻想成真了,他就要好好享受一番。

上帝啊,Chris太爱他了,他觉得自己的心脏要从胸腔里跳出来了。他要控制住自己不要把Sebastian按到自己的胸膛上,狠狠抱着他就好像再也不愿意放他离开那样。他伸出双臂抱住了Sebastian,虽然这不是他的双手第一次放在他的背上、他的腰上,但这一次的感觉完全不一样,完全是前所未有的。

Sebastian向他靠得更近了些,他伸出一只手插进Chris的头发里轻轻拉扯着它们,让Chris发出了一声叹息。Sebastian也跟着叹了一口气,他退后了一点儿,就只是让他们的嘴唇分开,但气息还在交融着。

Chris睁开了眼睛,他都没意识到原来自己之前竟是闭着眼睛的,他睁开眼睛看向Sebastian,他看起来和Chris感觉到的一样晕眩:“这可真......”

“是啊。”Sebastian吸了一口气。

“......不像我计划的那样。”Chris讲完了后半句,这话一出来,他就觉得不对劲了,“不是那个——我很喜欢这个,我还想再来一次,愿意从现在开始至少每个小时都能来一次,直到我死去的那一天,但是我想说的是......我想跟你说的是,我爱上你了。我本来想在一个比在外面更好的地方说的。”

“厕所并不比在外面好多少。”Sebastian说,他的手还留在Chris的头发里,手指还慵懒地在他的发间拨弄着,也许已经无可救药地把他的头发拨得乱七八糟了。和这一样令人分心的,是他脸上那个开心的笑容,那个让他的整张脸都在闪闪发光的笑容,完全没有消失预兆的笑容。

要是Chris对此有什么权力的话,从现在开始,Sebastian要一直像这么笑,直到永远;在不怎么好的日子里也是一样,Chris会尽己所能让他至少笑一次的,他暗暗在心里发誓。

他有些迟钝地说:“我对此可不负责任,是你觉得在这地方干这个是不错的选择。”

Sebastian挑了挑一边的眉毛,他的笑容变成了那种有点狡猾的坏笑,这总是能让Chris膝盖发软。幸运的是,他身后的墙很好地支撑住了他;他现在需要的就是这个。“说的没错,”Sebastian柔声说,“看样子我们对这种事情的时间和地点选择上都很差劲。我觉得我们只能和对方搭在一起了。你觉得呢?”

现在就哭出来也许不是一个好的选择,就算是幸福的眼泪也是一样。所以Chris就只是吞咽了一下,露出一个带了些水汽的笑容,在Sebastian的嘴唇上又啄了一下。然后他又啄了一下,因为Sebastian:“我觉得你值得拥有所有想要的东西。如果你想要的是我的话,当然......没问题。”

“油嘴滑舌,”Sebastian低声说着闭上了眼睛,额头抵着Chris的额头,“当然是你。”

也许Chris最后还是有点哭出来了,但Sebastian看起来并不是很介意。




END


不行啊,这个糖分根本干不过官方,输了orz

评论(8)
热度(203)

© Joan | Powered by LOFTER